723-马王堆帛书五十二病方-汉-佚名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723-马王堆帛书五十二病方-汉-佚名


  五十二病方 汉 撰者不详

  【诸伤】:

  □□膏、甘草各二,桂、 (姜)、椒□□□□□□□□□□□□□□□□□□□□□(一)□□毁一垸 (杯)酒中,饮之,日【壹】饮,以□其■(二)

  【一】,□□□□朐,令大如答,即以赤答一斗并□,复冶□□□□□□□□□□□(三)

  孰一,冶齐□,□淳酒渍而饼之, 瓦 炭□□□□□□□□□□□□□渍□(五) 之如□,即冶,入三指最(撮)半 (杯)温酒□□□□□□□□□□□□□□□者(六) 百冶,大□者一,燔白鸡毛及人发,冶【各】等。百草末八灰,冶而□□□□□□□一垸温酒一 (杯)

  中一,以刃伤, (燔)羊矢,敷之(一○)。

  一,止血出者,燔发,以安(按)其 (一一)。

  一,令伤者毋痛,毋血出,取故蒲席厌□□□燔□□□□ (一二)。

  一,伤者血出,祝曰:“男子竭,女子 。”五画地□之(一三)。

  一,令伤毋般(瘢),取彘膏、□衍并冶,敷之(一四)。

  一,以男子洎敷之,皆不般(瘢)(一五)。

  一,金伤者,以方(肪)膏、乌 (喙)□□,皆相□煎, (施)之(一六)。

  一,伤者,以续【KT (断)】根一把,独□长支(枝)者二廷(梃),黄KT (芩)

  二□梃,甘草□廷(梃),秋乌 (喙)二□□(一七)□□□者二瓯,即并煎□孰(熟),以布捉取,出其汁,以陈【一】,□者,冶黄黔(芩)与□□□□□彘膏□□之,即以布捉【取】,□□□□□□□□(一九) 之(二○)。

  一,久伤者,荠(齑)杏KT 〈KT (核)〉中人(仁),以职( )膏弁,封 ,虫即出。【●尝】试(二一)。

  一,稍(消)石直(置)温汤中,以洒痈(二二)。

  一,令金伤毋痛方,取鼢鼠,干而冶;取彘鱼,燔而冶;□□、薪(辛)夷、甘草各与【鼢】(二三)鼠等,皆合挠,取三指最(撮)一,入温酒一 (杯)中而饮之。不可,财益药,至不痈而止。●【令】(二四)。

  一,令金伤毋痛,取荠孰(熟)干实,KT (熬)令焦黑,冶一; (术)根去皮,冶二,凡二物并和,取三(二五)指最(撮)到节一,醇酒盈一衷 (杯),入药中,挠饮不者,洒半 (杯)。已饮,有顷不痛(二六)。复痛,饮药如数。不痛,毋饮药。

  药先食后食次(恣)。治病时,毋食鱼、彘肉、马肉、龟(二七)、虫、荤、麻○洙采(菜),毋近内,病已如故。治病毋时。壹冶药,足治病。药已冶,裹以(二八)缯臧(藏)。冶 (术),暴(曝)若有所燥,冶。令(二九)。

  伤痉:

  痉者,伤,风入伤,身信(伸)而不能 (屈)。治之,KT (熬)盐令黄,取一斗,裹以布,卒(淬)醇酒中,入(三○)即出,蔽以布,以熨头。熬则举,适下。为□裹更【熨,熨】寒,更KT (熬)盐以熨,熨勿(三一)绝。一熨寒汗出,汗出多,能 (屈)信(伸),止。熨时及已熨四日内,□□衣,毋见风,过四日自(三二)适。熨先食后食次(恣)。毋禁,毋时。●令(一,伤而颈(痉)者,以水财煮李实,疾沸而抒,浚取其汁,寒和,以饮病者,饮以□□(三四)故。节(即)其病甚弗能饮者,强启其口,为灌之。节(即)毋李实时□□□□□□(三五)煮炊,饮其汁,如其实数。毋禁。尝【试】。●令(三六)。

  一,诸伤,风入伤,伤痈痛,治以 絮为独□□□伤,渍□□□□□彘膏煎汁□(三七)□□沃,数□注,下膏勿绝,以欧(驱)寒气,□□□□举□□□□□,以敷伤空(孔),KT (蔽)□(三八)休得为□□□□□□□□□□□□□□□□□□□□痈□□□□□(三九)。敷药先食后食次(恣)。毋禁,【毋】时。□ 不□□□尽□(四○)。

  一,伤而颈(痉)者,小KT 一犬, 与薛( )半斗,毋去其足,以□并盛,渍井KT□□□(四一)出之,阴干百日。即有颈(痉)者,冶,以三指一撮,和以温酒一(杯),饮之(四二)。

  一,伤胫(痉)者,择薤一把,以敦(淳)酒半斗者(煮)KT (沸),【饮】之,即温衣陕(夹)坐四旁,汗出到足,乃□(四三)。

  一,冶黄黔(芩)、甘草相半,即以彘膏财足以煎之。煎之KT (沸),即以布足(捉)

  之,予(抒)其汁,□敷□(四四)。

  婴儿索痉:

  索痉者,如产时居湿地久,其 ( )直而口扣,筋KT (挛)难以信(伸)。取封殖土冶之,□□(四五)二,盐一,合挠而 (蒸),以扁(遍)熨直 ( )挛筋所。道头始,稍□手足而已。熨寒□□(四六)复 (蒸),熨干更为。令(四七)。

  婴儿病间(痫)方:

  取雷尾〈KT (矢)〉三果(颗),冶,以猪煎膏和之。小婴儿以水【半】斗,大者以一斗,三分和,取(四八)一分置水中,挠,以浴之。浴之道头上始,下尽身,四支(肢)

  毋濡。三日一浴,三日已。已浴,辄弃其(四九)水 中。间(痫)者,身热而数惊,颈脊

  婴儿螈:

  婴儿螈者,目 KT 然,胁痛,息瘿(嘤)瘿(嘤)然,KT (矢)不○化而青。取屋荣蔡,薪燔之而□(五一)匕焉。为湮汲三浑,盛以 (杯)。因唾匕,祝之曰:“喷者居(剧)喷,上○○○○○○(五二)如KT (彗)星,下如KT ( )血,取若门左,斩若门右,为若不已,磔薄(膊)若市。”因以匕周KT (五三)婴儿螈所,而洒之 (杯)

  水中,候之,有血如蝇羽者,而弃之于垣。更取水(五四),复唾匕KT (浆)以KT ,如前。毋征,数复之,征尽而止。●令(五五)。

  狂犬啮人:

  取恒石两,以相靡(磨) (也),取其靡(磨)如麋(糜)者,以敷犬所啮者,已矣(一,狂【犬】啮人者,孰澡(操)湮汲,注 (杯)中,小(少)多如再食浮(浆),取灶末灰三指最(撮)□□(五七)水中,以饮病者。已饮,令孰奋两手如□□间手□道□□□□□□(五八)

  一,狂犬伤人,冶 与橐莫,【醯】半 (杯),饮之。女子同药。如■(六○)

  犬筮(噬)人伤者:

  取丘(蚯)引(蚓)矢二升,以井上 断处土与等,并熬之,而以美【醯】□□□□(六一)之,稍垸,以熨其伤。犬毛尽,敷伤而已(六二)。

  一,煮茎,以汁洒之。冬日煮其本(六三)。

  一,犬所啮,令毋痛及易瘳方,令【啮】者卧,而令人以酒财沃其伤。已沃而□(六四)越之。尝试。毋禁(六五)。

  巢者:

  侯(候)天甸(电)而两手相靡(摩),乡(向)甸(电)祝之,曰:“东方之王,西方□□□□主冥冥人星。”二七而□(六六)。

  一,取牛KT 、乌 (喙)、桂,冶等,淆□,【熏】以□病(六七)。

  【夕】下:

  以黄 (芩),黄 (芩)长三寸,合卢大如□□豆卅,去皮而并冶。□□□□□□□(捣)而煮之,令(六八)沸,而 去其宰(滓),即以汁□□凄夕【下】,已,乃以脂□□

  【毒乌(喙)者】:

  炙□□,饮小童弱(溺)若产齐赤,而以水饮■(七一)

  一,屑勺(芍)药,以□半 (杯),以三指大 (撮)饮之(七二)。

  【一】,取杞本长尺,大如指,削,KT (舂)木臼中,煮以酒■(七三)

  一,以□汁粲叔(菽)若苦,已(七四)。

  一,煮铁,饮之(七五)。

  一,禺(遇)人毒者,取麋(蘼)芜本若□荠一□□□□□□□□□敷宥( )(七六)。

  一,穿地□尺,而煮水一 □□□□□□□□□□□一 (杯)(七七)。

  【KT(虿)】:

  □□□□□□□以财KT 薤■(七八)

  【一】,■(七九)

  一,濡,以盐敷之,令牛 (舐)之(八○)。

  一,以疾(蒺)黎(藜)、白蒿封之(八一)。

  一, (唾)之,贲(喷):“兄父产大山,而居□谷下,□□□不而□□□□而凤鸟□□□□□□(八二)寻寻 且贯而心(八三)。”一,“父居蜀,母为凤鸟蓐,毋敢上下寻,凤【贯】而心(八四)。”

  蛭食(蚀)

  人 股【膝】,产其中者,并黍、叔(菽)、秫(术)三,炊之, (蒸)□□□□病(八五)。

  一,KT ( ) ,敷【之】(八六)。

  :

  KT ( )兰,以酒沃,饮其汁,以宰(滓)封其 ,数更之,以熏□(八七)

  一,以 印其中颠(八八)。

  一,以产豚 ( )麻(磨)之(八九)

  一,以堇一阳筑(筑)封之,即燔鹿角,以弱(溺)饮之(九○)。

  一, :“KT (嗟),年,KT 杀人今兹。”有(又)复之(九一)。

  一,以青梁米为鬻(粥),水十五而米一,成鬻(粥)五斗,出,扬去气,盛以新瓦 ,冥(幂)口以布三□(九二),即封涂( )浓二寸,燔,令泥尽火而KT ( )之,己(九三)。

  一,亨(烹)三宿雄鸡二,洎水三斗,孰(熟)而出,及汁更洎,以食□逆 下。炊五KT ( )、兔□(九四)肉陀(他) 中,稍沃以汁,令下盂中,孰(熟),饮汁(九五)。

  一,贲(喷) :“伏食,父居北在,母居南止,同产三夫,为人不德。”已。不已,青敷之(九六)。

  一,湮汲一 (杯)入奚蠡中,左承之,北乡(向),乡(向)人禹步三,问其名,即曰:“某某年□今□(九七)。”饮半 (杯),曰:“病□□己,徐去徐已。”即复(覆)

  奚蠡,去之(九一,煮鹿肉若野彘肉,食【之】,KT ( )汁。●精(九九)。

  一,燔 皮,冶灰,入酒中,饮之。多可 (也),不伤人。煮羊肉,以汁□之(一○○)。取井中泥,以还(环)封其伤,已(一○一)。

  尤(疣):

  取敝蒲席若藉之弱( ),绳之,即燔其末,以久(灸)尤(疣)末,热,即拔尤(疣)

  去一,令尤(疣)者抱禾,令人 (呼)曰:“若胡为是?”应曰:“吾尤(疣)。”置去禾,勿一,以月晦日之丘井有水者。以敝帚骚(扫)尤(疣)二七,祝曰:“今日月晦,骚(扫)

  尤(疣)北。”入帚井中(一○四)。

  一,以月晦日日下 时,取由(块)大如鸡卵者,男子七,女子二七。先【以】由(块)

  置室后,令南北【列】(一○五),以晦往之由(块)所,禹步三,道南方始,取由(块)

  言曰由言曰:已靡(磨),置由(块)其处,一,以月晦日之内后,曰:“今日晦,弱(搦)又(疣)内北。”靡(磨)又(疣)内辟(壁)二七(一,以朔日,葵茎靡(磨)又(疣)二七,言曰:“今日朔,靡(磨)又(疣)以葵戟。”有(又)以杀本若道旁KT ( )根二七,投(一○九)泽若渊下。●除日已望(一一○)。

  一,祝尤(疣),以月晦日之室北,靡(磨)宥(疣),男子七,女子二七,曰:”今日月晦,靡

  颠(癫)疾:

  先侍( )白鸡、犬矢。发,即以刀 ( )其头,从颠到项,即以犬矢【湿】之,而中( )鸡□(一一二),冒其所以犬矢湿者,三日而已。已,即孰(熟)所冒鸡而食之,□一, (癫)疾者,取犬尾及禾在圈垣上【者】,段冶,湮汲以饮之(一一四)。

  白处方:

  取灌青,其一名灌曾,取如□□盐廿分斗一,灶黄土十分升一,皆冶,而□□(一一五)指,而先食饮之。不已,有(又)复之而□灌青,再饮而已。○令(一一六)。

  【一】,□□其□□□□□与其○真□□,冶之【以】鸟卵勿毁半斗,□甘盐□□□□(一一七)□□□□□□□□□□□者□□□□□□其中,卵次之,以□□□□□(一一八)

  冥(幂) 以布四□□□□□□□□□□□□□□□□□三□□□□□□(一一九)蔡。已涂之,即县(悬)阴燥□□□□□□□□□□□□□□□□□□□□□(一二○)浓蔽肉,扁(遍)施所而止,□□□□□之于□□□□热弗能支而止,而止施□□(一二一)虽俞(愈)

  而毋去其药。药○□□而自□ (也)。□□已□。炙之之时,□食甚□□□(一二二)搜,及毋手敷之。以旦未食敷药。已【敷】药,即饮善酒,极厌而止,即炙□。已炙□(一二三)

  之而起,欲食即食,出入饮食自次(恣)。旦服药,先毋食□二、三日。服药时毋食(一二四)鱼,病已如故。治病毋时。●二三月十五日到十七日取鸟卵,已□即用之。□□(一二五)鸟 (也),其卵虽有人(仁),犹可用 (也)。此药已成,居虽十【余】岁到□岁,俞(逾)良。□(一二六)而干,不可以涂身,少取药,足以涂施者,以美醯□之于瓦KT中,渍之□(一二七)可河(和),稍如恒。煮胶,即置其KT 于KT 火上,令药已成而发之。发之□□□□涂(一二八),冥(幂)以布,盖以KT ,县(悬)之阴燥所。十岁以前药乃干(一二九)。

  一白KT :白KT 者,白毋奏(腠),取丹沙与 鱼血,若以鸡血,皆可。鸡湮居二□□之□(一三○),以蚤挈(契)KT 令赤,以□之。二日,洒,以新布孰暨( )之,【复】敷。如此数,卅【日】而止。●令(一三一)。

  大带者:

  燔KT ,与久膏而□敷之(一三二)。

  一,以清煮胶,以涂(涂)之(一三三)。

  冥(螟)病方:

  冥(螟)者,虫,所啮穿者□,其所发毋恒处,或在鼻,或在口旁,或齿龈,或在手指□□(一三四),使人鼻抉(缺)指断。治之以鲜产鱼,□而以盐财和之,以敷虫所啮□□□(一三五)□□□之。病已,止。尝试,毋禁。【●】令(一三六)。

  【□者】:

  □□以 一入卵中□□□□之(一三七)。

  入■(一三八)兔皮■(一三九)

  一,KT ( )兰■(一四○)

  一,以淳酒■(一四一)

  一,以汤沃■(一四二)

  KT:

  取兰■(一四三)

  一,炙KT ■KT (一四四)。

  【人】病马不间(痫)者:

  ■以浴病者。病者女【子】□(一四五)男子■即以女子初有布(一四六)燔■(一四七)

  ■饮以布■(一四八)■酒中饮■(一四九)

  □□□□□□干葱■(一五○)盐隋( )炙尻(一五一)。

  一,KT 华,以封隋( )及少【腹】■(一五二)

  一,冶KT 少半升、陈葵种一□,而■(一五三)

  一,湮汲水三斗,以龙须(须)一束并者(煮)■(一五四)

  一,久(灸)左足中指(一五五)。

  一,□□三湮汲,取 (杯)水 (喷)鼓三,曰:“上有□□□□□□□□□□锐某□□□(一五六)□□饮之而复(覆)其 (杯)(一五七)。

  一,□□及瘪不出者方:以醇酒入□,煮胶,广□□□□□□□,燔段( )□□□□(一五八)火而 酒中,沸尽而去之,以酒饮病【者】,□□□□□□□□饮之,令□□□(一五九一,KT ,痛于脬及衷,痛甚,弱(溺)□痛益甚,□□□□【治】之,黑叔(菽)

  三升,以美醯三□(一六一)煮,疾炊,KT (沸),止火;KT (沸)下,复炊。参(三)

  KT(沸),止。浚取【汁】。牡【厉(蛎)】一,毒堇冶三,凡【二】物□□(一六二)。

  取三指最(撮)到节一,醯寒温适,入中□饮。饮先食【后】食次(恣)。壹饮病俞(愈),日壹【饮】(一六三),三日,病已。病已,类石如泔从前出。毋禁,毋时。冶厉(蛎);毒堇不暴(曝)。以夏日至到□□(一六四)毒堇,阴干,取叶、实并冶,裹以韦臧(藏),用,取之。岁【更】取○毒堇。毒堇□□□(一六五)堇叶异小,赤茎,叶从(纵) 者,□叶、实味苦,前【日】至可六、七日KT (秀),一,以水一斗煮葵种一斗,浚取其汁,以其汁煮胶一廷(梃)半,为汁一参,而■(一六八)

  一,赣戎盐若美盐,盈隋( ),有(又)以涂( )隋( )□下及其上,而暴(曝)

  若□(一六九)

  一,亨(烹)葵而饮其汁;冬□□本,沃以□□(一七○)。

  一,亨(烹)葵,热 ( )其汁,即□□隶,以多为故,而□□尻厥(一七一)。

  一,以酒一 (杯),渍襦颈及头垢中,令沸而饮之(一七二)。

  一,KT ,弱(溺)不利,脬盈者方:取枣种 (粗)屑二升,葵种一升,合挠,三分之,以水一斗半【煮一】(一七三)分,孰(熟),去滓,有(又)煮一分,如此以尽三分。

  浚取其汁,以 (蜜)和,令 (才)甘,寒温适,□(一七四)饮之。药尽更为,病【已】而止。●令(一七五)

  一,KT ,取景天长尺、大围束一,分以为三,以淳酒半斗,三【KT 】煮之,孰(熟),浚取其汁,【 ( )】(一七六)之。不已,复之,不过三饮而已。先莫(暮)毋食,旦饮药。●令(一,KT ,坎方尺有半,深至肘,即烧陈 其中,令其灰不盈半尺,薄洒之以美酒,□(一七八) 荚一、枣十四、 (KT )之朱(茱)臾(萸)、椒,合而一区,燔之坎中,□以隧下。已,沃(一,KT ,燔陈刍若陈薪,令病者北(背)火炙之,两人为靡(磨)其尻,KT 已(一八○)。

  一,以水一斗煮胶一参、米一升,孰(熟)而啜之,夕毋食(一八一)。

  一,取蠃牛二七,薤一拼(KT ),并以酒煮而饮之(一八二)。

  一,以己巳晨,KT (寝)东乡(向)弱(溺)之。不已,复之(一八三)。

  一,血KT ,煮荆,三温之而饮之(一八四)。

  一,石KT ,三温煮石苇若酒而饮之(一八五)。

  一,膏KT ,澡石大若李KT ,已食饮之。不已,复之(一八六)。

  一,女子KT ,取三岁陈霍(藿),取其汁,□而饮之(一八七)。

  一,女子KT ,煮隐夫术,饮之。居一日,KT ( )阳□,羹之(一八八)。

  一,以醯、酉(酒)三乃(KT )煮黍稷而饮其汁,皆□□(一八九)。

  一,以衣中衽( )缁〈缋〉约左手大指一,三日□(一九○)。

  【弱(溺)】□沦者方:

  取□□□□□□其□□□□。先取鹊棠下蒿(一九一)。

  膏弱(溺):

  是胃(谓)内复,以水与弱(溺)煮陈葵种而饮之,有(又)KT ( )阳□而羹之(一九二)。

  种(肿)橐:

  种(肿)橐者,黑实橐,不去。治之,取马矢粗者三斗。孰析,沃以水,水清,止;浚去汁,洎以酸浆□(一九三)斗,取芥衷夹。壹用,智(知);四五用,种(肿)去。【毋】禁,毋时。●令(一九四)。

  颓():

  操柏杵,禹步三,曰:“贲者一襄胡, 者二襄胡, 者三襄胡。柏杵臼穿,一母一□,□(一九五)独有三。贲者种(肿),若以柏杵七,令某KT ( )毋一。”必令同族抱□□颓一,令斩足者清明东乡(向),以 KT 之二七(一九八)。

  一,KT ,以月十六日始毁,禹步三,曰:“月与日相当,日与月相当。”各三;“父乖母强,等与人产子,独(一九九)产颓( )尢,乖已,操葭(锻)石墼(击)而母。”即以铁椎 段之二七。以日出为之,令颓( )者东乡(向)(二○○)。

  一,渍女子布,以汁亨(烹)肉,食之, ( )其汁(二○一)。

  一,破卵 (杯)醯中,饮之(二○二)。

  一,炙蚕卵,令篓篓黄,冶之,三指最(撮)至节,入半 (杯)酒中饮之,三、四日(二○三)。

  一,以辛巳日古(辜)曰:“贲辛巳日。”三;曰:“天神下干疾,神女倚序听神吾(语),某一,以日出时,今颓( )者屋 下东乡(向),令人操筑西乡(向),祝曰:”今日□,某颓( )尢,今日已。某颓( )已□(二○六)。而父与母皆尽柏筑之颠,父而冲,子胡不已之有?一,辛卯日,立堂下东乡(向),乡(向)日,令人挟提颓( )者,曰:“今日辛卯,更名曰禹(二○八)。”一,取 垢,以艾裹,以久(灸)颓( )者中颠,令阑(烂)而已(二○九)。

  一,令颓( )者北首卧北乡(向)庑中,禹步三,步 (呼)曰:“吁!狐 。”三;若智(知)

  一,KT ( )及瘿,取死者 (蒸)之,而新布裹,以囊□□□□前行■(二一一)

  一,阴干之旁逢卵,以布裹□□(二一二)。

  一,颓( )者及股痈、鼠复(腹)者,□中指蚤(搔)二【七】,必瘳(二一三)。

  一,以秆为弓,以 衣为弦,以葛为矢,以□羽□。旦而射,莫(暮)而□小(二一四)。

  一,以冥蚕种方尺,食衣白鱼一七,长足二七。熬蚕种令黄,靡(磨)取蚕种冶,亦靡(磨)白鱼、长(二一五)足。节三,并以醯二升和,以先食饮之。婴以一升(二一六)。

  一,穿小瓠壶,今其空(孔)尽容颓( )者肾与KT ,即今颓( )者烦夸(瓠),东乡(向)坐于东陈垣下,即内(纳)肾(二一七)KT 于壶空(孔)中,而以采为四寸二七,即以采木椎 ( )之。一□□,再靡(磨)之。已 ( ),辄 (二一八)

  垣下,以尽二七 而已。为之恒以入月旬六日□□尽,日一为,□再为之。为之恒以星出时(二一九)为之,须颓( )已而止(二一,KT ( ),先上卵,引下其皮,以砭(砭)穿其【隋( )】旁;□□汁及膏□,挠以醇□。有(又)久(灸)其 ,勿令风(二二一)及,易瘳;而久(灸)其泰(太)阴,泰(太)阳□□。【●一,治颓( )初发,伛挛而未大者【方:取】全虫蜕一,□□□,皆燔□□□□□□□□酒饮财(二二三)足以醉。男女皆可。●令(二二四)。

  一,颓( ),以奎蠡盖其坚(肾),即取桃支(枝)东乡(向)者,以为弧;取□母□□□□□□□□□□□上,晦,壹(二二五)射以三矢,□□饮乐(药)。其药曰阴干黄牛胆。干即稍□□【一】,冶 (菌)【桂】尺、独□一升,并冶,而盛竹甬(筒)中,盈筒□□□□□□□□□□□□□□□□(二二七)□□即 (幂)以布,而敷之隋( )下,为二处,即道其□□□□□□□□□□□□□□(二二八)□□□之。炊者必顺其身,须其身安定,□□□□□□□□□□□□□□□□(二二九)□□颓( )己,敬以豚塞,以为不仁,以白□□□□□□□□□□□□□□□□□□(二三○)□县(悬)茅比所,且塞寿(祷),以为■(二三一)

  【一】□【取】女子月事布,渍,炙之令温□□□□□□□□□□□□□□□□□□□□□(二三二)□□□四荣□,燔量簧,冶桂五寸■(二三三)■上■(二三四)

  颓( )□久(灸)左 ■(二三五)

  一,夕毋食,旦取丰(蜂)卵一,渍美醯一 (杯),以饮之(二三六)。

  【脉】者:

  取野兽肉食者五物之毛等,燔冶,合挠□,诲( )旦【先】食,取三【指大撮】三,以温酒一杯和,饮之。到(二三七)莫(暮)有(又)先食饮,如前数。恒服药廿日,虽久病必□。服药时禁毋食彘肉、鲜鱼。●尝【试】(二三八)。

  【牡】痔:

  有蠃肉出,或如鼠乳状,末大本小,有空(孔)其中。□之,疾久(灸)热,把其本小者而KT (KT )绝之,取(二三九)内户旁祠空中黍 、燔死人头皆冶,以修膏濡,而入之其空一,多空(孔)者,亨(烹)肥 ,取其汁KT (渍)美黍米三斗,炊之,有(又)

  以( )之,孰(熟),分以为二,以□□□,各□(二四一)一分,即取KT (KT )

  末、菽酱之宰(滓)半,并KT (舂),以敷痔空(孔),浓如韭叶,即以浓布裹,□□更温(二四二),二日而已(二四三)。

  一,牡痔居窍旁,大者如枣,小者如枣KT (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孰(熟)二斗米顷,而张角, 以小(二四四)绳,剖以刀。其中有如兔KT ,若有坚血如 末而出者,即已。●令(二一,牡痔之居窍KT (廉),大如枣KT (核),时养(痒)时痛者方:先 ( )之;弗能 ( ),□龟KT (脑)与地胆虫相(二四六)半,和,以敷之。燔小隋(椭)石,淬醯中,以熨。不已,有(

  【牝】痔

  之入窍中寸,状类牛几三□□然,后而溃出血,不后上乡(向)者方:取弱(溺)五斗,以煮青蒿(二四八)大把二、鲋鱼如手者七,冶桂六寸。干KT (姜)二果(颗),十沸,抒置 中, (埋)席下,为窍,以熏(二四九)痔,药寒而休。日三熏。因(咽)敝,饮药将(浆),毋饮它。为药浆方:取KT 茎干冶二升,取(二五○)KT (署) ( )

  汁二斗以渍之,以为浆,饮之,病已而已。青蒿者,荆名曰【 】。KT 者,荆名曰卢茹(二五一),其叶可亨(烹)而酸,其一,牝痔有空(孔)而栾,血出者方:取女子布,燔,置器中,以熏痔,三【日】而止。

  ●令一,牝痔之有数窍,蛲白徒道出者方:先道(导)以滑夏铤,令血出。穿地深尺半,袤尺,【广】(二五四)三寸,【燔】□炭其中,段( )骆阮少半斗,布炭上,【以】布周盖,坐以熏下窍。烟灭(灭),取肥□(二五五)肉置火中,时自启窍,□□烧□节火灭(灭)

  □以□。日一熏,下□□而□。五六日清□□□□(二五六)。骆阮一名日白苦、苦浸(二五七)。

  一,痔者,以酱灌黄雌鸡,令自死,以菅裹,涂( )上〈土〉,炮之。涂( )干,食鸡,以羽熏纂(二五八)。

  一,冶麋(蘼)芜本、方(防)风、乌 (喙)、桂皆等,渍以淳酒而垸之,大如黑叔(菽),而吞之。始食一,不智(知)益一,□(二五九)为极。有可,以领伤。恒先食食之(二六○)。

  一,未有巢者,煮一斗枣、一斗膏,以为四斗汁,置般(盘)中而居(踞)之,其虫出(二六一)

  一,巢塞直( )者,杀狗,取其脬,以穿 ,入直( )中,炊(吹)之,引出,徐以刀【 ( )】去其巢。冶黄黔(芩)而娄(屡)敷(二六二)之。人州出不可入者,以膏膏出者,而到(倒)县(悬)其人,以寒水KT (溅)其心腹,入矣(二六三)。血KT(痔),以弱(溺)孰(熟)煮一牡鼠,以气熨(二六四)。

  朐养(痒):

  痔,痔者其直( )旁有小空(孔),空(孔)兑兑然出,时从其空(孔)出有白虫时从其空出,其直( )痛,寻( )然类辛(二六五)状。治之以柳蕈一 、艾二,凡二物。

  为穿地,令广深大如KT 。燔所穿地,令之干,而置艾(二六六)其中,置柳蕈艾上,而燔其艾、蕈;而取KT ,穿其断,令其大圆寸,以复(覆)之,以土雍(壅)(二六七)

  KT,会毋□,烟能KT (泄),即被KT 以衣,而毋盖其KT 空(孔)。即令痔者居(踞)

  KT,令直( )直(值)KT (二六八) 空(孔),令烟熏直( )。熏直( )热,则举之;寒,则下之;圈(倦)而休(二六九)。

  一,取石大如卷(拳)二七,孰(熟)燔之。善伐米大半升,水八米,取石居中,□□孰(熟),即 ( )之而已(二七○)。

  睢(疽)病:

  冶白 (蔹)、黄蓍( )、芍乐(药)、桂、 (姜)、椒、朱(茱)臾(萸),凡七物。

  骨睢(疽)倍白签(蔹),【肉】睢(疽)【倍】黄蓍( ),肾睢(疽)(二七一)倍芍药,其余各一。并以三指大最(撮)一入 (杯)酒中,日五六饮之。须已■(二七二)

  一,三KT 煮逢(蓬) ,取汁四斗,以洒睢(疽)痈(二七三)。

  一,睢(疽)始起,取KT 〈商〉牢渍醯中,以熨其种(肿)处(二七四)。

  【一】,睢(疽),以白蔹、黄耆( )、芍药、甘草四物者(煮),□、 (姜)、蜀焦(椒)、树(茱)臾(萸)四物而当一物,其一骨□□□三(二七五)□□以酒一 (杯)

  □□□□筋者 翟一,□□□□□□□□□□□□□□□□□□□□□□□□□者方:以□□(二七七)

  斗□□□□□□□□□□□□□□□□□□□□已洒睢(疽)□□□□□(二七八)以羹■(二七九)

  一,睢(疽)未□□□□乌 (喙)十四果(颗),以【美】醯半升□□□□□□泽(KT)泔二参,入药中□□□(二八○)令如□□□□□灸手以靡(磨)□□□敷□□□□□之,以余药封而一,益(嗌)睢(疽)者,白蔹三,罢合一,并冶,□□□□□□□饮之(二八三)。

  一,烂疽:烂疽者,□□起而□□□□□□□□冶,以彘膏未湔(煎)者灸销(消)以和□敷之。日一【敷】(二八四)乐(药),【敷】乐(药)前洒以温水。服药卅日□已。

  尝试。●【令】(二八五)。

  一、诸疽物初发者,取大叔(菽)一斗,熬孰(熟),即急抒置甑□□□□□□□□□置其□□(二八六)醇酒一斗淳之,□□○即取其汁尽饮之。一饮病未已,□□□□□□□□□□□(一、血睢(疽)始发,KT ( )KT ( )以热,痛毋适,□□□□□□睢(疽)

  □□□□□□□□□□□□(二八九)○戴KT (糁)、黄芩、白 (蔹),皆居三日,□□□□□□□□□□□□□□一,气睢(疽)始发, 以KT ,如□状,KT (抚)靡(摩)□而□□□□□□□□□□□□□□□□(二九二)二果(颗),令KT 叔□KT (熬)可□,以酒沃,即浚□□□□□□□□□□□一,□睢(疽)发,出礼(体),如人KT 之□,人携之甚□□□□□□□□□□□□□□□□□(二九五)□□半斗,煮成三升,【饮】之,温衣卧■(二九六)

  【一】,□□□□□□□□□□喙■(二九七)■虽■(二九八)

  【一】,■睢(疽), (姜)、桂、椒□居四■(二九九)■淳酒半斗,煮,令成三升,■(三○○)

  【一】,■三KT (KT ),细切,淳酒一斗■(三○一)■即淙而□之,温衣■(三○二)

  【一】,■桂、椒■(三○三)

  一,煮麦,麦孰(熟),以汁洒之,□□□膏■(三○四)

  一,灸梓叶,温之(三○五)。

  □阑(烂)者方:

  以人泥涂之,以犬毛若羊毛封之。不已,复以■(三○六)

  一,阑(烂)者,爵(嚼) 米,足(捉)取汁而煎,令类胶,即冶浓 和敷(三○七)。

  一,热者,古(辜)曰:“ ,从灶出毋延,黄神且与言。”即三 (唾)之(三○八)。

  一,煮秫米期足, (才)孰(熟),浚而熬之,令为灰,敷之数日。干,以汁弁之(三○九)。

  一,以鸡卵弁兔毛,敷之(三一○)。

  一,冶 米,以乳汁和,敷之,不痛,不瘢(三一一)。

  一,燔鱼衣,以其灰敷之(三一二)。

  一,燔敝褐,冶,布以敷之(三一三)。

  一,渍女子布,以汁敷之(三一四)。

  一、 (蒸)KT 土,裹以熨之(三一五)。

  一,浴汤热者熬彘矢,渍以KT (醯),封之(三一六)。

  一,以汤大热者熬彘矢,以酒 ,封之(三一七)。

  一,般(瘢)者,以水银二,男子恶四,丹一,并和,置突【上】二、三月,盛(成),即□□□囊而敷之。敷之,居室(三一八)塞窗闭户,毋出,私内中,毋见星月一月,百日己(三一一,去故般(瘢):善削瓜壮者,而其瓣材其瓜,其□如两指,以靡(磨)般(瘢)令□□之,以□□(三二○)敷之。干,有(又)敷之,三而己。必善齐(斋)戒,毋□而己□(三二一)。

  【一】,□□者,靡(磨)□□以□,以汁敷,产肤(三二二)。

  一,般(瘢)□□□□□□□□□□□□者,【燔之】令灰,以□,□如故肤(三二三)。

  一,■(三二四)

  一,取秋竹者(煮)之,而以气熏其 ,己(三二五)。

  :

  治 ,取陈黍、叔(菽),冶,以犬胆和,以敷(三二六)。

  一,取无(芜)夷(荑)中KT (核),冶, 膏以KT ,热膏沃冶中,和,以敷(三二七)。

  一,取雉二,孰(熟)者(煮)余疾,鸡羽自解,隋(堕)其尾,□□□□□皆燔冶,取灰,以猪膏和【敷】(三二八)。

  一,夏日取堇叶,冬日取其本,皆以甘〈口〉沮(咀)而封之。干,辄封其上。此皆已验(三

  伤:

  取久溺中泥,善择去其蔡、沙石。置泥器中,旦以苦酒□□。以泥【敷】伤,敷□□三○)之,伤已。己用(三三一)。

  一, 久伤: 久伤者痈,痈溃,汁如靡(糜)。治之,煮水二【斗】,郁一参, (术)

  一参,□【一参】,●凡三物。郁、 (术)皆【冶】,□(三三二)汤中,即炊汤。汤温适,可入足,即置小木汤中,即□□居□□,入足汤中,践木滑□(三三三)。汤寒则炊之,热即止火,自适 (也)。朝己食而入汤中,到 【时】出休,病即俞(愈)矣。病不□(三三四)者一入汤中即瘳,其甚者五、六入汤中而瘳。其瘳 (也)□痈,□痈而新肉产。肉产,即毋入【汤】(三三五)中矣,即自合而瘳矣。服药时毋禁,及治病毋时。●令(三三六)。

  加(痂):

  以少(小)婴儿弱(溺)渍 羊矢,卒其时,以敷之(三三七)。

  一,冶雄黄,以彘膏 ( ),少淆以醯,令其□温适,以敷之。敷之毋濯。【先】孰洒加(痂)以汤,乃敷(三三八)。

  一,冶仆累,以攻( )脂膳而敷。敷,炙之。三、四敷(三三九)。

  一,刑赤蜴,以血涂( )之(三四○)

  一,冶亭(葶) (苈)、 夷(荑),熬叔(菽)□□皆等,以牡□膏、 血膳。【先】以酒洒,燔朴炙之,乃敷(三四一)。

  一,冶牛膝、燔 灰等,并□□,孰洒加(痂)而敷之。炙牛肉,以久脂涂( )其上。

  虽已,一,以□脂若豹膏□而炙之,□□□而不痛,娄(屡)复【之】。先饮美【酒】令身温,乃□(三四四)

  一,善洒,靡(磨)之血,以水银敷,【有(又)】以金KT (KT )冶末皆等,以彘膏【膳而】敷【一,寿(捣) 庆(蜣) 良(螂),膳以醯,封而炙之,虫环出(三四六)。

  一,取庆(蜣) 良(螂)一斗,去其甲足,以乌 (喙)五果(颗), 大如李,并以□斗煮之,汽,以敷之(三四七)。

  一,大皮桐,以盖而约之,善(三四八)。

  一,燔牡鼠矢,冶,以善 膳而封之(三四九)。

  一,燔 ,冶乌 (喙)、黎(藜)卢、蜀椒(菽)、庶、蜀椒、桂各一合,并和,以头脂□□□布炙以熨,卷(倦)而休(三五○)。

  一,以小童弱(溺)渍陵(菱) (芰),以瓦器盛,以布盖,置突上五、六日,□【敷】之(三一,冶 夷(荑)、苦瓠瓣,并以彘职( )膏弁,敷之,以布裹【而】约之(三五二)。

  一,冶乌 (喙) 四果(颗)、陵(菱) (芰) 一升半,以南(男) 潼(童)

  弱(溺)一斗半并一,冶乌 (喙),炙 脂弁,热敷之(三五四)。

  一,取陈葵茎,燔冶之,以彘职( )膏淆弁,以【敷】 (三五五)。

  一,濡加(痂):冶巫( ) 夷(荑)半参,以肥满剡 膏□夷□□□□□□□善以水洒加(痂),干而敷之,以(三五六)布约之。□□死人 骨,燔而冶之,以识( )膏■(三五七)

  一,产痂:先善以水洒,而炙蛇膏令消,敷。三敷■(三五八)

  一,痂方:取三岁织( )猪膏,敷之。燔 (腐)荆箕,取其灰□□三□□【巳】。【●】令(三五九)。

  一,干加(痂):冶蛇床实,以牡彘膏膳,先括(刮)加(痂)溃,即敷而□□,干,去□目■(一,以水银、谷汁和而敷之。先以KT ( )□□□敷(三六一)。

  一,加(痂)方:财冶犁(藜)卢,以 (蜂)骀弁和之,即孰□□□□加(痂)□而己。尝试。毋

  蛇啮:

  以桑汁涂( )之(三六三)。

  痈:

  取□□羽□二□二,禹步三,□□一 (杯)■(三六四)

  一,痈自发者,取桐本一节所,以泽(KT )泔煮■(三六五)

  一,痈种(肿)者,取乌 (喙)、黎(藜)卢,冶之,□□□□□□□□□□之,以熨种(肿)所一,痈首,取茈半斗,细KT (KT ),而以善 六斗□□□□□□如此□□医以此教惠■(三六一,身有痈者,自睾(择)取大山陵:“某幸病痈,我直(值)百疾之□,我以明月若,寒□□□□(三六九)以柞KT , 若以虎蚤,抉取若刀,而割若苇,而刖若肉,□若不去,苦。”一,白 、白衡、菌○桂、枯 (姜)、薪(新)雉,●凡五物等。已冶五物□□□取牛脂□□□细布□□(三七二),并以金铫 桑炭, (才) (沸),发KT ( ),有(又)

  复 (沸),如此□□□布【抒】取汁,即取水(三七三)银靡(磨)掌中,以和药,敷。

  旦以濡浆细□□□之□□□□□。敷药毋食□(三七四)彘肉、鱼及女子。已,面类□□者(三七五)。

  一,身有体痈种(肿)者方:取牡□一,夸就□□□□□□□□炊之,候其洎不尽(三七六)一斗,抒臧(藏)之,稍取以涂身体(体)种(肿)者而炙之,□□□□□□【痈】种(肿)尽去,已一,颐痈者,冶半夏一,牛煎脂二,醯六,并以鼎□□□如□KT ,以敷。勿尽敷,圆一寸(

  鬃:

  唾曰:“ , (漆),”三,即曰:“天啻(帝)下若,以 (漆)弓矢,今若为下民 ,涂( )若以豕矢。”以履下靡(磨)抵之(三八○)。

  一,祝曰:“啻(帝)右(有)五兵,KT (尔)亡。不亡,泻刀为装”。即唾之,男子七,女子二七(三八一)。

  一,“ , (漆)王,若不能 (漆)甲兵,令某伤,奚(鸡)矢鼠襄(坏)涂( )

  (漆)王(三【一】,□□□鼠□KT (腕),饮其□一 (杯),令人终身不 (三八三)。

  【一】,□□□□□□□□□□□□敷之(三八四)。

  【一】,□□□□□□□□□□□□□□□□□□□□□□□□□□(三八五)□□以朝未食时敷□□□□□□□□□□□□□□□□□□□□□(三八六)【病已】如故。治病毋时。治病,禁勿■(三八七)

  【一】,□□以木薪炊五斗米,孰(熟),□之,即□□□□□□□□□□□□□□□(三八八)□□时取野狼牙根(三八九)。

  虫蚀:

  □□在于KT (喉),若在它所,其病所在曰□□□□□□□□□KT (核),毁而取□□(三九○)而□□,以□洒之,令仆仆然,即以敷。敷□□□□□□□□□汤,以羽靡(磨)□□(三九一)□□□,即敷药。敷药薄浓盈空(孔)而止。□□□□□□□□□明日有(又)洒以汤(三九二),敷【药】如前。日壹洒,日壹敷药,三□□□□□□□□□数,肉产,伤□□(三九三)肉而止。止,即洒去【药】。已去药,即以彘□□□□□□□□□□□, 瘳而止。□□(三九四)三日而肉产,可八【九日】而伤平,伤平□□□□□□□□,十余日而瘳如故。伤□□(三九五)欲裹之则裹之,□欲□勿□□□□□□□□□□矣。敷药先旦,未敷□□(三九六)敷药,欲食即食。服药时□□□□□□□□□(三九七)。

  一,燔 (漏)KT (芦),冶之。以杜(牡)猪膏■(三九八)

  一,取雄鸡矢,燔,以熏其 。□□□□□□□□□□鼠令自死,煮以水,□(三九九)

  布其汁中,敷之。毋【以】手操 (四○○)。

  一,虫蚀:取禹灶□□塞伤 □□□□□□□□。●令(四○一)。

  一, ( ) 食(蚀)口鼻,冶KT (堇)葵□□□,以桑薪燔□□其□□令汁出,以羽取■(四【一】, (遽)斩乘车 椁■(四○三)

  【一】,□食(蚀),【以】猪肉肥者■(四○四)□□□□以■(四○五)

  一,冶陈葵,以■(四○六)

  一, ( )食(蚀)齿,以榆皮、白□、美桂,而并□□□□敷空(孔)■(四○七)

  干骚(瘙)方:

  以雄黄二两,水银两少半,头脂一升,□【雄】黄靡(磨)水银手□□□□□□□(四○八)雄黄,孰挠之。先孰洒骚(瘙)以汤,溃其灌,抚以布,令□□而敷之,一夜一■(四○九)

  一,熬陵(菱)KT (芰)一参,令黄,以淳酒半斗煮之,三沸止,蚩其汁,夕毋食,饮(四一○一,以般服零,最(撮)取大者一枚,寿(捣)。寿(捣)之以KT (舂),脂弁之,以为大丸,操(一,取茹卢(芦)本,KT 之,以酒渍之,后日一夜,而以【涂( )】之,已(四一二)。

  一,取犁(藜)卢二齐,乌 (喙)一齐, 一齐,屈居(据)□齐,芜华(花)一齐,并和以车故脂,如□□□(四一三)裹。善洒,干,节(即)炙裹乐(药),以靡(磨) 其骚(瘙),□靡(磨)脂□□脂,骚(瘙)即已(四一四)。

  一,取阑(兰)根、白付,小 一升,舂之,以 、沐相半洎之, (才)□□,置温所三日,而入猪膏□□(四一五)者一合其中,因炊【三】沸,以敷疥而炙之。干而复敷者□。居二日乃浴,疥已。●令(四一六)。

  一,煮桃叶,三KT ,以为汤。之温内,饮热酒,已,即入汤中,有(又)饮热酒其中,虽久骚(瘙)【已】(四一七)。

  一,干骚(瘙):煮弱(溺)二斗,令二升;豕膏一升,冶黎(藜)户二升,同敷之(四一八)。

  身:

  毋名而养(痒),用陵(菱)叔〈 (芰)〉熬,冶之,以犬胆和,以敷之。敷之久者,一, :KT 葵,渍以水,夏日勿渍,以敷之,百 尽已(四二○)。

  一,黎(藜)卢二, 一,豕膏和,而KT 以熨 (四二一)。

  一,久 不已,干夸(刳)灶,渍以敷之,已(四二二)。

  一,行山中而 出其身,如牛目,是胃(谓)日■(四二三)

  一,露 :燔饭焦,冶,以久膏和敷(四二四)。

  一,■(四二五)

  一,以槐东乡(向)本、枝、叶,三KT 煮,以汁■(四二六)

  一,其祝曰:“浸KT 浸KT 虫,黄神在灶中。□□远,黄神兴■(四二七)

  一,涿(瘃):先以黍潘孰洒涿(瘃),即燔数年【陈】 ,□其灰,冶□□□敷涿(瘃)。

  已敷灰,灰尽渍□□□(四二八)摹以 去之。已 ,辄复敷灰, 如前。【虽】久涿(瘃),汁尽,即可瘳矣。敷药时禁□□□□(四二九)。尝试。●令(四三○)。

  一, (蒸)冻土,以熨之(四三一)。

  一,以兔产KT (脑)涂之(四三二)。

  一,咀 (薤),以封之(四三三)。

  一,践而涿(瘃)者,燔地穿而入足,如食顷而已,即□葱封之,若 (蒸)葱熨之(四三四)。

  □蛊者:

  燔扁(蝙)辐(蝠)以荆薪,即以食邪者(四三五)。

  一,燔女子布,以饮(四三六)。

  □蛊而病者:燔北乡(向)并符,而 (蒸)羊尼(KT ),以下汤敦(淳)符灰,即□□病者,沐浴一,病蛊者:以乌雄鸡一、蛇一,并直(置)瓦赤铺(釜)中,即盖以□,□东乡(向)

  灶炊之,令鸡、蛇(四三八)尽 ,即出而冶之。令病者每旦以三指三最(撮)药入一 (杯)

  酒若鬻(粥)中一,蛊,渍女子未尝丈夫者【布】□□ (杯),冶桂入中,令毋臭,而以□饮之(四四一)。

  魃:

  禹步三,取桃东枳(枝),中别为□□□之倡而 门户上各一(四四二)。

  一,祝曰:“ 者魃父 母,毋匿□□□北□巫妇求若固得,□若四 (体),编若十指,投若(四四三)□水,人 (也)人 (也)而比鬼。”每行□,以采蠡为车,以敝箕为舆,乘人黑猪,行人室家,□□(四四四)□□□□□□□若□□彻KT □ □□□□所(四四五)。

  去人马疣方:

  取段(锻)铁者灰三□□□□□□□□□□□□□□□□□□□□(四四六),以KT煮,安炊之,勿令疾沸,□不尽可一升,□□□以金□□□□□□□□□□(四四七)去,复再三敷其处而已。尝试。毋禁。令(四四八)。

  一,去人马疣:疣其末大本小□□者,取夹□、白 □,绳之以坚 □□手结□□□□(四四九)疣去矣。毋禁,毋禁。尝【试】。●令(四五○)。

  【治KT:KT】者

  痈痛而溃。KT 居右,□马右颊【骨】,左□【马】左颊骨,燔,冶之。KT (煮)

  叔(菽)取汁洒□(四五一),以彘膏已湔(煎)者膏之,而以冶马【颊骨】□□□敷布□膏□□□更裹,再膏敷(四五二),而洒以叔(菽)汁。廿日,KT 己。尝试。●令(四五三)。一,KT :KT 者有牝牡,牡高肤,牝有空(孔)。治以丹□□□□□□□□□□为一合,挠之,以猪织( )(四五四)膏和,敷之。有去者,辄逋之,勿洒。□□□□□□□□□□面 赤已一,KT :KT 者,痈而溃,用良叔(菽)、雷矢各□□□□□□□□□□而KT (捣)

  之,以敷痈空(孔)(四五六)中。敷【药】必先洒之。日一洒,敷药。敷药六十日,KT■(四五七)□筮(噬):□○○○取莓茎,暴(曝)干之■(四五八)毋□□,已饮此,得卧,卧KT (觉),更得□□□□□□已解弱(溺)(四五九)□□○○○○○○○○○□□□□□□□干莓用之(四六○)。□□根,干之,剡取皮□□采根■(四六一)□十斗,以美■(四六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722-马培之医案-清-马培之 下一页 724-验方家秘--山野居士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