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金疮秘传禁方--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674-金疮秘传禁方--
金疮秘传禁方

  目录

  秘书源流

  刘国师禁方

  追毒神楼散

  箭吸筒药

  无价千金散

  生肌散加减定式

  寻痛散

  五通

  秘传叶保太仙授接骨奇方临症口诀

  秘书源流

  是书称禁书耶?因禁故秘之也。夫谓之曰:秘闭之不欲传也。书则为大道之公也,何以不发,于焚烧乎!非耶!称之曰禁者,出自朝廷宫禁之中也,非使禁之而不行也。盖夫厌胡元久秽于中华,我太祖高皇帝应运而生,扫荡腥膻,除残伐伪,亲冒矢石。当时武将不爱命,破釜沉舟,缺枪之下,沉舟破釜之后,难免锋镝死伤,疮痍痛苦之厄。又产异人如中山等以佐之,随伤轻重制方,随手应病其间,实有起死回生之奇。太祖不忍使民肝脑涂地,用选无不屡验者。命采录禁中,为生民立命也。时刘青田预军国大计,君臣一体,亦得集之,因上曾录之。故称禁书而秘于家,民间罕得传写,今幸文武公后裔某者,仰体今上如天之仁,相与业青囊辈,讨论轩岐,谋试昔秘奇方。予因偶记之,得一则计一,日积月累,谨成快焉。

  此禁外传之始,惜非全书,特豹文之数斑耳,予遂因而酷好此,恐后人将有覆酷之用,乃笔之篇首,开卷先入目,使之为秘书,不敢轻滥,又使知是方所自源流云云。

  刘国师禁方

  一煎水洗,二相度损处,三拔伸,四或用刀入骨,五捺正,六用黑龙散通,七用风流散填疮,八夹缚,九服药,十再洗,十一再用黑龙散通,十二或再用风流散填疮口,十三再夹缚,十四仍前用服药治之。

  凡脑骨伤碎,轻轻用手撙令平正,若皮不破,黑龙散敷贴,若破用风流散填疮口,绢片包之,不可见风,着水恐成破伤风。若水风入脑成破伤风,则必破发头疼,不复可治。在发内者,须剪去发敷之。

  凡头骨跌碎陷下者,用鲜虎脂四两、川芎五钱煎,好酒入脂热服,即头晕疼。

  凡跌损小腹有瘀血作痛者,用当归五钱、大黄五钱、桃仁七粒、红花一撮,用酒一碗同煎,五更早服。

  凡跌伤小便不通,用小桐子树根二两,切碎,水、酒各半煎服,即通。

  凡指头断者,凑上须端正,外用草药水,蜡烛(草药名)内膜包裹完固,候皮肉接上,再用膏药贴之,收口生肌药搽之。

  凡喉颈刎断者,用银丝缝合,外用草药敷之,一日一换。二次,待皮肉相合,再换膏药贴之,上生肌散,内服上部汤药。

  凡刀斧损伤肠胃突出者,用麻油、药和水,浸湿青布,搭在肠上,候软托边拔入。凡手脚伤骨出者,皆有两胫,若一胫断可,两胫俱断决不可治矣。

  凡伤损重者,大概要拔伸捺正,或取开捺正,然后缚贴顿涂夹缚。拔伸当相近本体损处,不可别去一节骨上。

  凡拔伸且要相度左右骨如何出,有正拔伸者,有斜拔伸者。

  凡左右损处,只相度骨缝,仔细捻捺忖度,便见大概。要骨头归旧,要撙捺皮相就入骨。

  凡认损处,只须揣摸骨头平正,便可见。

  凡拔伸或用一人,或用二三人,看难易何如。

  凡皮破骨出差旧,拔伸不入,撙捺相近争一二分,用快刀割些捺入骨,不须差。又人拔伸不入,割肉自烂碎了,可以入骨,骨入之后,用黑龙散贴疮之四围肿处,留疮口别用风流散填。所用刀最要快利,剜刀、雕刀皆可。

  凡骨碎断,须看本处平正何如?大抵骨低是骨不曾伤损,左右看骨方是损处。要拔伸捺正,用药贴缚,要平正方是。

  凡夹缚三两日,冬四五日,解开用热药水泡洗,去旧药时,不可惊动损处,仍用黑龙散敷夹缚,大概伤重者方如此。

  凡肿是血作,用热药水洗,用黑龙散敷贴。

  凡伤重破者,用风流散填、更涂;未破处,用黑龙散贴,须用杉木皮夹缚上。令一人默含冷水一口喷之,一惊,自然收入,然后用银丝缝之上草药(内服口部药)。

  凡大人小儿顶门打开碎者,不可用草药,用止血散搽之即止。(内服末药,万无一失)凡上身初跌破血出,用四味草药敷上,内服末药加接骨丹三分。

  凡中身初跌损,先服末药加接骨丹五分,轻者七日后服煎药,重者十四日服前药。

  凡下体初跌损,先服末药同中治。

  凡不时闪挫外贴膏药而服末药。

  凡脑骨伤碎,在头脑骨上则可治,在太阳穴乃是命处,断然不可治也。又云:治跌伤上法,先将药以末药搽口外,将伞纸贴以头,将伤上又将杉树皮紧缚定。

  凡肩甲骨出,相度如何整治,用椅当圈住胁,仍以软衣被绵罩,使一人捉定,两人拔伸,却坠下手腕,又着曲手着腕,绢片缚之。

  凡金井骨在胁之下,有损不可夹缚,须是捺正平令安,贴平正,用黑龙散贴,绢片缚。

  两胁骨亦如之。

  凡跨骨从臀上出者,可用两人挺定腿拔伸,乃用脚捺入,如跨骨从裆内出,不可整理矣凡手骨出者,看如何出,若骨出向左,则向右边拔入,骨向右出则向左。

  凡拔伸捺正,要软物如绢片垫之。

  凡皮里有碎骨,只用黑龙散敷贴,后来皮肉自烂碎,骨必然自出来,然后方愈。

  凡骨打断或筋断有破处,用风流散填涂。却用针线缝合其皮四围,用黑龙散贴之。

  凡夹缚用杉树皮开如指大,四围排均,用绳带紧缚,必一二度,仍须紧缚。

  凡平处骨碎皮不破用药贴。缚夹大概看曲转折之处不可夹缚,恐愈后不能伸曲正,用黑贴帛片包缚,使其曲转屈伸,便于患者自有知觉。如指断正用苎麻夹缚,腿上用苎麻绳须如钱大。

  凡贴药用板子一片将皮纸或油纸以水调黑龙散摊匀在上,然后卷之损处。

  凡用杉木皮浸约如指大,疏排均匀,周匝用小绳三度紧缚,三日一次,如前淋洗换涂贴药。

  凡曲转如手腕凹手指之类要曲伸转动用药贴,以绢片包裹之后时时运动,盖能动则能伸,能伸则自能曲也。

  凡损一月,尚可整理,久则不能治矣。

  凡损不可吃草药,吃则所损出骨不能如旧。

  凡跌损肠肚中瘀血,且服散药。四物汤之类。

  凡跌损大小便不通未可便服接骨丹药,盖接骨方药大约湿热,又用酒调服,反助燥结,服四物汤更看如何。又服大成汤加木通。如大小便未通,又加朴硝,通后却服接骨丹药。

  凡伤重者,未服损药,先服气药和匀气散之类,是也。

  凡浑身无故损痛是风损,当服风损散药如排风汤之类。

  凡服损药不可吃生冷及牛羊诸鱼,若吃牛肉痛不可治。

  凡服损药汤散必须热服,热便生血气行易接骨耳。

  凡用酒调药不拘有灰无灰,生热皆可。

  凡药三四月炼不可合,五月尤甚,存散药随时旋丸。

  凡收药丸子末子并用罐收入厨内,以火焙之。

  凡损忌用火炙,如用之则医不得服药不效矣。慎之!慎之!诸药惟小红丸大活血丹最贵。

  盖其间用乳香没药贵重,大活血丹内,若无亦可有则更佳。枫香可代乳香用。

  凡所用药材有外产者,有土产者,用各不同,如当归土与川不同,丸子宜土,末子宜川来道地者。

  一伤腰笑不止及伤闪腰不能转动,宜服寻痛散加红花、苏木、嫩桑叶、牛膝、忍冬藤,共为末入寻痛内服效。

  一破伤风牙关紧急,口闭手足拘挛,诸药不效。此为风气关塞万否而不能通行四肢,即用消风散治之。

  一打伤重血气上攻口眼鼻中皆出血者,即用红花破血散加木鳖子、紫金皮服之效。

  一他伤外血破打伤肚腹,伤重阴血肠外脂膏,腹内痛如不治其人日渐羸瘦,如怯正服此药。

  大黄朴硝金砂虻虫卷柏叶上咀,姜三片,童便、水各半,煎七分服。

  一伤血结大小便不通,诸药不能奏效,即服此。大黄木通红花上咀片,水煎此药,当通诸损应妙。

  一刀伤破疮口不合,此药洗之。

  香附子浓朴羌活紫金皮共咀片,入姜葱煎水洗一打伤破青紫肿如馒者,用老茄通黄者六两,切作片,干为末,临睡时,酒吞三茶匙,一夜即消之。

  一破伤风用杏仁去皮留尖为末,小麦面和井花水刷上即消。

  一倒须箭射入骨痛抽箭扯带筋出肿痛欲死,服此有命也。

  大黄黄连全蝎乳香刘一治毒药箭射入肉,急服此,名曰追毒神楼散,更用另煎药竹筒吸之否则毒瓦斯入肉必死莫救。

  追毒神楼散

  连翘知母甘草白芷独活上咀姜三片。

  箭吸筒药

  夏枯草千层楼乌树皮铁骨稍(如无不用)血见愁山水牛上水二碗刮薄薄苦竹筒服去风散及搽生肌散。

  一治箭入皮肉用麻药定整骨,取出箭头,名曰昏昏散。山黄花香附子川芎黄土上共为细末,每服一钱五分,酒调服,以草乌自然汁解之,或醋调冷水解之。

  治火燎。粪淬苦竹筌者,或被苦竹枪杀伤有火毒走痛肿痛,服诸药不效,此药大效,名曰无价千金散。

  无价千金散

  木瓜僵蚕全蝎侧柏叶川芎白芷防己黄连共咀片,每服七钱,姜三片、葱三根,水、酒各半钟,煎七分温服,以香辛散频频洗去疮毒,上生肌散。

  一杀伤疮口深者,于及及散内加入大黄、草乌搽疮口上,此二味为末用蜜调贴疮口四围,住痛去旧血,生新血,疮口燥生肌散不能入,用此药贴之其肉自生满也。

  一杀破肚腹肠出者,治之已结口,肚内作痛,不能饮食,此是搅了肠也。缺治法。

  一跌粪门膀胱大小便不通,日轻夜重,潮热往来,宜服五苓散。

  一伤重麻药内加血竭生磨,若胸膈有血膨闷,多服麻药,不知何麻药。

  一伤轻者,不必用麻药,只加血竭服。

  生肌散加减定式

  白芷(新者小者去皮)作极细末,一两一包,名曰千金散。乳香、没药各二钱五分,疮口疮痛加一钱血竭、白芨或加归尾作末入前药内,又能住痛生肌,如疮口干用麻油调搽。

  寻痛散

  治百般伤损折断肢骨,常常服之。

  乳香没药木香川芎川归茴香木瓜虎骨(一

  五通

  治伤重及血瘀归肚攻作闷胀,急宜灌之。连服巴豆七粒(去壳以油纸七重包打去油),生姜一腹中瘀血就将冷粥汤补之,如不住,用水洗口面手足即止。

  秘传叶保太仙授接骨奇方临症口诀

  凡被杀肠破出者,可效。百不下死。用真麻油搽医人之手送肠入,如肠出久被风吹胀干入者,用麻油搽肠待润滑用手伴送入肚,急须伤口捻住,用线或银丝缝好,用收口止血药敷,仍以膏药贴外少顷腹中作响声乃肠复故位,然腹之伤否目难见,不待屎出难治,虽小有针孔亦不可救。药试之法,取好烧酒令伤人吃一小钟或二三口,医人嗅闻伤处,若作酒气即肠破伤,万不可治,切莫妄施汤药,自取庸凡之诮也。

  凡人脚盖骨乃另生者,或跌打磕碎或脱出治之之法。极难施巧合,用物亦做成一箍以盖骨大箍住盖骨,用长线织带缚定,护膝再缚愈日取箍。

  凡割喉见者必惊惶,多皆奔避,束手待毙,枉死多焉。殊不知事势虽凶死中可活,于被时,不问气食二喉急令人以手扶住其头,托凑喉管紧捻不令气出,急用大针穿银丝隔寸许一缝合讫,用收口药敷膏药贴外,愈日银系自脱出,其人家银系多或不备业此者,当预置备以全好生之心耶!凡从高坠下,昏沉不苏,形如已死,但未气绝者,俱可效。治急进接骨丹,姜葱油酒调若坠之时尽力叫喊声闻远近,身上油汗如雨,此内伤五脏,万不救一。死在旦夕之间,切勿贪利害名。

  凡随跌扑打伤损臃肿之处,不肯令人着手摸看或肿硬难辨,肉内骨损医人用手缓缓捻肿久,肿暂软消如骨损肉内有声,医者用左手仰掌把捉被伤之手,挺直不可让退,恐畏疼不肯再伸直,用右手施捻骨果碎,用药膏贴讫,外再用做鞋硬荀箬层,再外添用纸重包好以布织长带缠扎。如欲换药,解开照前扎缚,倘止伤肿只用末药方服,膏贴。如痛不可忍者,服药及膏药各加乳香末药好。

  凡骨折刺出肉外折处两头必如利锋,须先用药麻定,然后用锉锉去两头尖头,按入用药外荀箬数层,如法扎缚,再服汤散,筋骨脉络相生,其骨自然坚固矣。若因患者畏惧疼痛,医者畏难苟安不锉去尖锋,潦草按入皮肉患处正欲生长肌肉,而一或劳动则尖芒复,新肉又重作掀,以致日久伤口不合,常流清水或脓血,频仍是谁之过欤?可不慎哉!凡手腕出臼者,医人用左手仰掌托捻被伤手臂,用右手拿住下节手近肘处,一把拿定,不可令被伤者于低矮去处坐定,自两手指相叉抱膝上,将膝借力着实一衬其手臂,随手直前轻轻一放两手就入故位,若假他人扯拽反受痛苦,未必就入臂臼也。

  凡肩胫之间其骨谓之天井骨,此骨若折必一头高跷不相平,服以膏贴之用纸数层铺衬,施以薄薄杉板压或用粉匝板以长布带穿缚在腋下紧紧系拴,仍服接骨丹,愈日任意挑负无害。

  头颅乃百骸之尊,一身之主。或被跌打颅裂,骨陷有出白浆如髓者,见者可畏,多信为出其能生乎?往往待毙者多矣。吁特未加察耳。非髓也,髓外之浆也,治如常法倍下落得打,陷骨自起,裂颅自合,功用之妙有如是。夫凡切人术者,盖亦察而知之全而生之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673-金匮钩玄-元-朱震亨 下一页 675-金疮跌打接骨药性秘书--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