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经验麻科-清-沈望桥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564-经验麻科-清-沈望桥
经验麻科

  嘉庆道光年间,安徽太平县沈望桥根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写了《经验麻科》一书,当时仅以手抄本形式流传。由于该书经验确切,药效显著,得书者往往视同珍宝,秘不示人。

  子总论(第一)

  药性(第二)

  升药加减(第三)

  降药加减(第四)

  升药良方(第五)

  降药良方(第六)

  自拟表降备用方(第七)

  半表半降良方(第八)

  误降再表方(第九)

  后(第十)

  小便赤涩(十一)

  大便秘结(十二)

  泄泻(十三)

  呕吐咳逆(十四)

  三消症(十五)

  不食(十六)

  惊搐(十七)

  失血(十八)

  误降(十九)

  咽喉(二十)

  舌刺咽干(二十一)

  音哑(二十二)

  弄舌咂唇(二十三)

  发狂(二十四)

  烦躁不宁(又二十四)

  谵语不眠(二十五)

  咳嗽痰壅(二十六)

  呃逆(二十七)

  腰胁痛(二十八)

  腹痛恶心(二十九)

  腹胀(三十)

  喘息(三十一)

  预料疹后(三十二)

  手足疼痛(三十三)

  口渴(三十四)

  寒热(三十五)

  厥冷(三十六)

  头温足冷(三十七)

  发痒(三十八)

  便下脓血(三十九)

  症(四十)

  痘疹相连(四十一)

  表里实热(四十二)

  疹后症(四十三)

  发搐(即悸症四十四)

  掏口(四十五)

  烦哭(四十六)

  干呕(四十七)

  切牙(四十八)

  谵语(四十九)

  自汗(五十)

  切牙惊搐热渴(五十一)

  手揉眉目鼻面(五十二)

  咳嗽气促喘急(五十三)

  抠咬指甲(五十四)

  瘾症(五十五)

  作吐(五十六)

  疔(五十七)

  疹后痢(五十八)

  触肺扬涕(五十九)

  发热腹痛(六十)

  舌肿无声(六十一)

  狂躁(六十二)

  身热不收点(六十三)

  夹斑丹(六十四)

  口舌生疮(六十五)

  眼赤肿痛(六十六)

  两目红肿(六十七)

  月事(六十八)

  五脏受毒辨(六十九)

  寒热往来(七十)

  口中臭气(七十一)

  疹痒(七十二)

  头目肿(七十三)

  鼻掀口张,气喘气粗,胸胁吸动(七十四)

  余毒不清(七十五)

  寒战(七十六)

  气短倦怠口干出汗(七十七)

  紫红白三泡(七十八)

  遍身紫黑纹(七十九)

  连出不收(八十)

  疹后牙根血出肿烂(八十一)

  齿腮肿痛口角流涎(八十二)

  五经热症(八十三)

  瘟毒发疹(八十四)

  疹后癖积(八十五)

  疹后遍身糜烂(八十六)

  疹后痧疳(八十七)

  疹后阴囊肿痛(八十八)

  疹后疟疾(八十九)

  疹后生风(九十)

  胃烂发斑(九十一)

  余毒论(九十二)

  摘要(九十三)

  昏睡不醒(口燥唇干不食。九十四)

  小便赤血(凉膀胱为主。九十五)

  大便血痢(凉肠作主九十六)

  呕吐咳逆(九十七)

  咽喉痛(先治风火并治喉咙。九十八)

  音哑(先清肺火,重用生黄芩。九十九)

  咳嗽(肺火清则咳止矣。一百)

  目赤上星肉浮睛(一百零一)

  呃逆(肺气上冲,胃火呃逆。一百零二)

  口唇齿龈燥裂血出(一百零三)

  发痒(清脾火而去风。一百零四)

  昏睡不食,舌胎浓,唇燥齿龈烂(一百零五)

  肠毒发斑(一百零六)

  走马牙疳(一百零七)

  头疮(一百零八)

  咽干音哑发呛(一百零九)

  身发沸子(一百十○)

  消肿(一百十一)

  疹后气喘发热(一百十二)

  疹后身瘦潮热(一百十三)

  疹后遍身流水(一百十四)

  附补疹子诸方

  忌用药物

  治例

  升药主方

  用药调治

  降药方

  疹后杂症

  前后治疹总论

  子总论(第一)

  夫之初发,咳嗽喷嚏,鼻流清涕,眼胞微肿微赤,泪欲汪汪,腮赤面肿,皆是出之兆,一冒风寒食积,论其大概,不必一一如是。重则遍身膨胀,眼赤封闭,或壮热无汗,气粗气喘,呕吐,惊搐,鼻煤,咳嗽声哑,至五六七日不见点者,急用表散以升发之,用麻黄汤主之。若出稠密如云,片疙紫红干燥,其毒甚重,表时宜表,回时速当清火解毒为要,此时宜用清龙汤或双解汤使之。大便燥实者加生军五六钱,回时尤宜重用。胃火盛于回后,用生石膏两余。若不出足而回者,须用麻黄、石膏解之。肺火盛于回后,片芩宜之。回后小便不利,山栀泻之。心火刑克肺金,黄连清之。表若未透,宜慎之戒之。疹出黑暗者,不起不透也。焦枯惨暗者,血滞也。糊涂者,凶也。手指先见者,犯本位也。头面身上全无者,闭症也。或感风寒而不出者,须用麻黄重表也。头面不出而体多者,疹后生死难料也,急宜荷鼻、笋尖、升、羌、芎也。手足尖头不到者,后变症无穷也,药宜桂枝鞭芽而起之。一热即出,一出即没者重,只要出足,回速何妨。不进饮食者重,胃火所致也。鼻掀口张,目无神气者,死。鼻乃肺窍,掀则肺绝,口乃脾窍,张则脾绝,皆难治也。气喘胸前吸者死,天君不宁者,安得不死?发不出者,闭症也。及腹胀、气喘、烦躁者,毒火不出,反攻于内也。昏睡者,死。脾困者,面黑色滞者,血死也。目无光彩者,热则冷之,寒则温之,莫良于眸子也。痰喘音哑者,肺窍塞也。指甲黑色者,血死也。鼻煤项软者,肺火盛也。四支冰冷者,脾土倾也。睡卧不宁者,内毒伏也。眼红眼障者,肝火甚也。鼻燥者,肺火甚也。唇硬舌红者,胃火攻心也。口焦者,脾火甚也。或痰或喘者,火壅危也。若桃红色者,轻正色也。白色而烦者重,血不足也。紫色而成堆者重,血滞也。点粒者轻,毒散也。一片者重,从上出下者轻,从下出上者重。四肢先见者不治,此乃脾经阴不转阳也。鼻青粪黑,咳嗽连声,面青声哑者不治,回时虽云可治,然亦难也。白色有二症:饮食如常者,不犯胃气也;精神如旧者,不困肺经也。色润体安不大热者,汗透也。无舌胎者,心火轻也。大小便如常者,此谓顺症也,不必强治,反是则重,为其气弱也,表降宜慎之。未出之时,鼻红出者,佳兆也,汗流如淋则美,呕吐亦佳。喜三者何也?《经》云:衄能散毒,汗能松火,吐能解热毒。从衄消热,以汗透火,以吐松肺。火盛者,则衄血流而不必止,误止者则毒奔于内也。如此者非恶症也。故汗吐下三者美也,可不药而自愈矣。凡治之法,三日宜升,四日宜降,倘误降者则不治也。此治顺症之常规,未言乎变症。然看手足指尖有红点者方为出完,倘不透明而不见者,仍用表方中加桂枝鞭芽以发之,切不宜降,慎之慎之。若表而不齐,必须后停药,以待变之来。《经》云:变症难逆于将来,何能预料?所谓不药为中医之说也。妇人胎前出三日之前,用升麻以提之,恐其堕胎也。回后则用黄芩以安胎,速降以消火,又能解毒。如产后加凌霄花、丹参可也,而人参切不可用,用则杀人。用补亦然,富贵之家常犯此病,不可不慎。书云:不可用人参,叮咛如此其切。参歌有云:肺热还伤肺,为人参能助气与火也,为肺热者言之,肺火既清,何忌之!有又热补之药断不可用,如疹后日久虚喘坐立不安,可用生甘熟地,若一月之外,便宜重用。太阴主肺,阳明大肠,肺与大肠相表里,毒从大肠出者为贵。《经》云:毒因利减,此之谓也。回后不可久泻,久则肺经移热于大肠,宜凉肠。出形云片如锦纹者为斑,其色红赤者胃火热甚而失下也,此冲入足少阳胆经,助相火而成斑矣,必须重用石膏,以清胃与肝胆可以成功而消斑。隐隐红点为疹,胃火冲入手足少阴心肾经,则助君火而成疹,黄连能奏效如神。若斑重而疹轻者,初起时最忌寒凉热辣酸冷之味,并忌冒感风寒,急宜麻黄、苍耳二味以托肌肤之闭密。毒瓦斯阻遏而内攻不出者,初起之药斟酌用之,但麦冬、生地为其补肺敛皮恐不能发越,又参、、姜、附子、丁、术、桂燥悍酸热之味为其助火伤肺,补气发喘。但痘与疹用药不同,疹出之时泻利不止者,吉也,盖泻毒不泻元气也。回时自利不止者,又吉也,毒以利减。若利久而至八九日者方谓过多,恐肺火移热于大肠,必须先下顺利之水,则自止矣。利水者何也?《经》云:小水愈长而大便愈结也。骤用补涩如桂、附、术、木、诃、蔻、参、等药补涩之剂,必须胸腹胀满,重滞而死矣。《经》云利不可止,疟不可截,其斯之谓欤!疹子未出与正出之时,不进饮食者,谓此毒瓦斯内蕴,实未解也。

  出则宜表回,后重用石膏以开其胃,又加竹茹最妙。

  药性(第二)

  麻疹未出,升发为先。防风、荆芥散腠理之留邪;升麻、干葛开营卫之蕴热。麻黄发斑毒之出现,淹延热盛,发不出而无汗者,不拘冬夏可用桂枝,令血气之横流。四肢不出者,便宜加入薄荷、竹叶,解肤热之汪洋。苏叶、葱头疏肌表之拂郁。既知君臣还有佐使,青皮拔毒止痛,陈皮理气化痰。咳嗽咽痛,肺燥贵乎滋润,桔梗、大力最宜。呕吐不食,痰气滞于胸隔,散涎毒出,前胡、复花为良。色不红润,川芎、红花行血而开滞。色若紫黑,急宜火烧人粪路朝东,必然黑色而转红。大便秘结,用大黄、枳壳。小便不利须用木通。出不快者,宜大力、蝉衣,能透肌解表,此乃未出与见点之前,用之一法也。

  若既出足之后,解毒清火为良。里热毒重,药宜降之,柴胡、黄芩入肺加苏子以定喘;玄参、石膏治邪火之浮游;生栀、连翘开恶毒之郁结。栝蒌润肺止渴,滑肠化痰而解毒,合用麦冬解烦渴而清肺金;生知母降火生津;黄柏解毒蒸用;犀角解心胃之热;羚羊泄肝肺之炎;牛膝去下部之邪;力子解阳明之毒;柴胡去厥阴之邪;黄连泻心火;大黄号名将军;生甘和中得国老之称;蒸山楂通气血而去腹中之宿垢;止咳嗽,解涎痰,石膏、贝母争先;利咽喉者桔梗、大力、射干、豆根、玄参最宜;荆芥去皮肤之热;薄荷、钩藤解惊悸之宗。痰药尤要,苏子、杏仁、天麻、竹沥、消痰而下气,陈皮、枳壳,利气以开痰;钩藤、桑皮、定喘;花粉、干葛止渴。若风热痰壅,胆星九制;痰毒便闭,栝蒌仁莫去壳油,消肿定喘解毒最妙,化痰定嗽,顺气为良。

  升药加减(第三)

  石菖蒲、木通能制谵语,小草、莲心清心而定惊,食积以神曲、麦芽、枳实而消,河柳加于回后面赤之时,荷鼻加于太阳不起之候,四肢不到桂枝鞭芽何疑,额上不起川芎、羌活、升麻、桔梗、笋尖宜早加,目直视者天麻、胆星、石菖蒲。若是伤暑,青蒿、香薷进;大力、蝉衣、钩藤、薄荷加干不起,郁火相扇用连翘,痰结在于皮里膜外,昏迷发热不出者,竹沥佐以葱白,一发而出矣。

  降药加减(第四)

  胃火盛者,则用石膏三两,不嫌其过。多汗不出,发不透者,用麻黄一二钱,不谓其太热。四肢不到,或桂枝五六钱,不愁其已甚。肺火毒重,则用黄芩八九钱,不见其多。大肠闭结栝蒌仁三两,尤谓其少,不泻,又加大黄五六钱。喘嗽仍用钩丁,汗多须用知母,喉痛射干、山豆根、大力、枯草、玄参、荆芥、桔梗与甘草,八味之中最宜深。痰症天麻共胆星,更加竹沥贝母吞。吐脓吐血,芩连山栀用,腹痛枳实效如神,骨蒸地骨又柴胡,骨节酸痛石菖蒲。钩丁、知母、贝母、石蒲、榧子、通草与栝蒌,能开声之哑。槐花、黄芩、枳壳、川连、山栀,能治脓血之泻。又加石膏而重用,回后发不透,而喘者仍用大力、蝉衣、钩丁、葶苈、桑皮、兜铃数味,甚则青龙汤,百发百中。尤宜慎之。

  升药良方(第五)

  如额角两太阳多见者,本方去升麻,而头面多者为佳,荷鼻、笋尖要多加,身上起而四肢不到者,桂枝鞭芽无差。

  壮热腮红升葛用,前桔陈皮复花红,川芎枳壳并木通,荷鼻笋尖额上同。

  面青神慢,葱苏饮发之:面青神慢葱苏红,复花陈桔前川芎,发疹最妙莱菔子,和解散用去防风。

  和解散:和解升葛桔荆防,覆刀蝉衣薄荷郎,气闷烦躁难二便,枳壳木通功效彰。

  淹滞不出,毛孔闭密,皮肤干燥,身热喷嚏,毒瓦斯郁内,急用升麻散发之。

  升麻散:升麻干葛复花芎,大力薄荷红木通,蝉衣桔梗煨天麻,前陈钩藤疹有踪。

  降药良方(第六)

  小儿出疹,见风罩没,未得清爽者,和解发之,即消毒饮。疹出已足,宜清金散风热,泻心火,使金不受火克,否则肺之母受寒邪所闭,必至痰喘声嗽,身热喉痛,不进饮食,后生疮疥,渐成疳瘵。下流传入大肠为泄泻自痢等症,良以心火未散,或咳血、吐血、衄血,或伤眼目。下流传入小肠,小便赤涩为血痢等症,以上诸症俱用降之。

  润肺消毒饮:润肺消毒用紫芩,枳壳花粉栝蒌仁,桑杏陈苏并山栀,石膏莱菔下气清,喘加麻黄淡竹沥,便闭大黄真河柳。

  此汤即清金降火汤。若疹出已到指尖及天庭可用此方不必更换。若不到者,不作出齐论,但人多安静如常,且缓服之。统论看症用药加减:以石膏、莱菔下气定喘;麻黄重用以开肺窍;生熟大黄以通闭结;竹茹开胃郁;枇杷叶蜜炙以止嗽;绿豆、芝麻解毒润肠;加竹沥消痰润燥以降火;西河柳使疹毒出于外,兼治疹后痢;地栗能治噎膈,开胃消食,除胸中之实热;白芥子豁痰、理气、发汗;水芦根降火除呕哕;白茅根治血妄行,止呃逆,兼治肺热喘急,止淋沥;木通能利小便,引火下降,加刀豆止呃下气,葱白发汗而解肌。

  自拟表降备用方(第七)

  备用表药升羌防,复花蝉衣大力当,川芎桔梗荆芥穗,前胡葛根钩藤方。

  半表半降良方(第八)

  半表半降紫力芩,苏子钩藤山栀仁,石膏甘草与木通,桑杏便闭大黄均。

  消痰化毒汤:消痰化毒覆蝉衣,薄荷钩藤白桑皮,紫杏甘桔大力子,石蒲全梢僵蚕宜。

  此汤回后,人倦气粗,痰嗽声哑,感冒风寒,以此服之能解毒化痰,开音发散。

  误降再表方(第九)

  误降之说,谓其麻未出透,降之太早,见他气急便实,无汗昏睡,目赤眼开便可服之。如误服酸涩热补之剂,不可救药矣。

  误降重表有钩藤,大力蝉衣复花同,薄荷苏子甜桔梗,大青龙汤合剂攻。

  解毒汤:自古黄连名解毒,黄柏黄芩共合成。

  后(第十)

  鼻红弄舌,牙有鲜血者,须用石膏、栀子、笋根,能清脾胃之热,再加茅根煎汁。如便血、吐血不止者,解毒汤中加犀角、鲜地黄。烦渴作泻者,猪苓汤加黄连、花粉、石膏。干呕者,解毒汤。呕不止者,陈皮、竹茹、石膏。下痢不止者,黄连、猪苓、泽泻、滑石、甘草。或滞后重,黄芩、枳壳、木通、桔梗、升麻、叭杏、六一散与栝蒌仁。疹后气急咳嗽,连声不绝者,加栝蒌仁、苏子、桑皮、枳壳、桔梗、麦冬,最用葶苈、冬花极妙,如若喘重者,麦冬清肺饮为宜。

  清肺饮:清肺饮中又二冬,甘桔石膏杏仁同,二母要求大力子,兜铃加上肺气通。

  后壮热不退,发为搐搦,烦躁不宁,此心脾不宁也,宜四物汤加山栀、麦冬、甘草、木通,或下安神丸。

  疹后虚烦不得眠,竹叶石膏汤加陈皮、麦冬。

  疹后毒瓦斯攻内,循衣摸床,谵语神昏,丧珠者死。

  疹后泻久不止,而变惊风者死。

  疹后咳嗽连声不绝,而口哑者死。

  疹见发不透而颈项肿硬者死。

  疹见牙疳肿烂,唇齿肉落者死。

  疹没后下痢不食,兼赤白口噤者死。

  疹回后壮热,昼夜不退,身瘦弱者死。此因初起失表,毒火不能尽出,急宜表药与解毒治之。

  疹出四五日不收者,内有热毒,清利治之,则热自解,疹已消回后,禁忌风寒湿水,否则必致咳嗽不休。

  四十九日内余毒未除,肺虚咳嗽,下汗如雨,头汗如蒸,全身浮肿,宜用此方:麦冬、冬花、知母、橘红、百合、百部、阿胶(面粉炒)、沙参、贝母、钩藤、枇杷叶、榧子、兜铃、栝蒌仁。

  疹若回后,如见发热,每渴用绿豆、芝麻炒米和煎茶饮,切不可饮寒水,更宜生津解热而止渴,或用白虎汤代之亦可。

  疹后二十日之后,其毒不解,邪火拂郁,浑身发热,昼夜不退,发枯肌燥,渐成疳瘵,宜清热除疳丸主之。

  清热除疳丸:清热除疳又黄连,归芎胆草陈干蟾,发枯肤痒成疳瘵,加上君子治五疳,再加笋荟共为末,神曲糊丸米汤下。

  如浑身壮热未至瘦弱,但每烦躁搐搦不宁,此热在于心肝二经,以当归养血汤、黄连安神,间而服之。

  当归养血汤:后壮热每烦躁,定知心脾有火熬,四物汤中除芍药,安神养血须医早,枇杷麦冬栀子入,灯竹木通甘草高,假如气结连声嗽,桔梗蒌仁不可少,天门麦冬入口消,知母枳壳天花炒,若似气急耸肩嗽,血退场门鼻面色焦,若非泻肺终难治,二冬二母与甘草,桔梗杏仁与葶苈,兜铃糯米带甘草。

  疹后咳嗽气喘,连声不住,此乃毒瓦斯流于肺,肺叶焦而动也。如胸前凸起,龟背直从而喘急,血出鼻掀,握手摆头,面青色或白枯者,皆不治之症,如胸前不动用麦冬清肺饮治之。

  疹后牙疳红肿者,宜服清胃饮。

  升麻(二钱)川连(一钱)丹皮(二钱)生地(二钱)胃烂加生知母(二钱)生石膏(三两)清胃饮合加荆芥(一钱)大力(二钱)玄参(二钱)生甘草(一钱)桔梗(二钱),疹回后杂症,或前或后,稍为加减酌用。

  小便赤涩(十一)

  心火移热于小肠,小肠入于膀胱,膀胱热炽于小便,则小便赤涩,血随之。又肺受火邪之克,以致毒瓦斯无从而泄,盖因失降下之故也。或生烦躁不宁者有之,不必专于利水,宜清金降火气为要,用导赤散加生山栀、川连、升麻等药治之,火气既出,小便自然清利矣。

  导赤散方:木通麦冬车前生地生甘草(一钱)赤苓生栀生黄苓滑石泽泻川柏知母加灯芯煎(以上各二钱)盖溺血总系烈毒内攻也,况出自小肠乎,故五淋病惟浊血尤重,非下极清凉之药,难以缓其流,澄其源也。

  淋症从溺窍来,浊症从精孔来,贝母六一散能分水道。

  尿血即血淋也,溺血者,心与小肠实热也,可加贝母、前胡、石苇、牛膝各二钱。

  大便秘结(十二)

  血气下行,大便自无阻滞,苟热气燥结于下,毒火流住于大肠,以致津液干枯不得润滑,故大便有秘结之症。苟不攻其胃则胃实,胃实则生谵语,腹胀目赤者有之。《经》云:毒瓦斯归胃,胃气闭塞,喘急烦躁不免矣。急用大黄、栝蒌仁、枳壳润下以去毒,外导亦可,加升麻提之更好,盖清气提上,而浊气自下也。

  泄泻(十三)

  发热与见点并回后五六日之间作泻者,是泻火毒不泻元气也,切勿止之,《经》云:毒以泻松,痛以利减,回后泻至八九日外当用四苓散加升麻、槐花、桔梗、柴胡、栀子、黄连、车前、六一散、杏仁、条芩、豆根、栝蒌仁,切勿用白术、木香健脾等药。泻出之物如鸡卵臭者,伤食也。宜用山楂、麦芽、槟榔、川朴等味以消食积。

  《经》云:泄泻者,邪入于大肠,原进原出者,邪热不化谷也。盖因火性沸腾,不暇分消,故其出也。

  泄泻大作,一切寒凉清解之药在所禁忌,然非所以概治热毒下痢之症也。热毒太甚,其毒不能尽行肌表;势必至于壅滑凝滞,所幸内实不受邪,侵注于大肠,大肠为传送之官,不至毒害迫于其中,频频下痢,虽与泄泻相似,而实不同。此之泻者滑而不禁,彼则坚而闭塞,此之泻者溏而不实,彼则凝结如胶漆。有纯下清水,或秽气不甚,或便塞难出,或腹痛烦躁不宁,重用芩连以清其火,稍加大黄以攻毒而痢自止矣。若以泄泻治之,则左矣。《经》云:热毒冲肠便自频,喜肠传送毒难侵。频频欲解仍难塞,误认脾虚终内攻,久泻者饮食内停中气阻,转运失职脾困苦,纵然顺症亦淹迟,内伤消积止泻吐,热退便塞须加升麻,一提而大小便自顺矣。

  呕吐咳逆(十四)

  呕吐者,胃火也。胃火上冲,呕吐而食不下咽。咳逆者,肺火也。肺火上冲而咳逆不止也。《经》云:呕吐者,邪甚于上。顺其气,清其火,则自止矣,切勿用姜汁,有痰在膈,在经络非吐不可,吐中亦有发散之义,《经》所谓:因其高者因而越之也。

  呕吐不止者,用葛根煎汁服之,不能下气消痰。呕哕不止者,用枇杷叶煎服之,能止痰嗽咳逆。

  三消症(十五)

  渴而每饮为上消,肺热也,心火移热于肺。多食善饥为中消,胃热也。渴而小便数,且有膏为下消,肾热而水亏也。

  不食(十六)

  人以胃气为主,不食则胃气必伤,此为实热壅塞而然也。回后重用石膏以清胃火,大便秘结须加大黄,不忧寒凉太过,不忧荡涤伤胃,《经》云:百凡欲食最为先。《经》云:安谷则昌,绝谷则亡。不食应知各有缘,有热邪犯胃而不食也,亦有胃虚火闭不食者,此则火闭无疑非胃虚也。胃虚不食身安静,胃热人烦体自炎外。又有饮食过多,或痰凝气滞,与夫寒邪闭塞胃热者,皆令不食,须知其食过多,致脾不消谷而成痞胀者有之。

  惊搐(十七)

  热毒犯心,心为君主,忽被风邪束缚,不得汗泄,大小肠郁结不得内行,是以心火亢极,金受火克,不得平木,木动风生以侵脾土,故吐食更兼搭眼,面青又见头摇,气乱神昏,遂生惊搐之症。《经》云:木邪盛而伤土,宜发散兼利小便,使其内外之毒,分消而惊搐自定,发散用消毒饮加防风、川羌、煨天麻、木通、小草、甘草、钩丁、陈皮、青皮。回后加大黄、麦冬、柴胡、山栀,或用清解散。防风、荆芥、蝉衣、桔梗、前胡、川芎、升麻、黄芩、木通、大力、连翘。治法当平肝木,利小便为要。泻肝则风去,利小便则心热清。此因心火火炽盛,肺金受克不能制肝木,以致火风相搏,神不得安,邪火退,正火旺,则心肝宁而惊搐定矣。发搐惟利关节,毋为惊治,须清烦热安神治,宜疏风消食透毒为良。

  失血(十八)

  今夫血阴物也,有质而凝,寒则凝,热则行,热毒之气内外不得分消,内闭结,外无汗,营家失所,奔窜妄行,传注督脉,必从鼻软关而出。《经》云:毒从衄散不必止之。若从口来犯胃,难治,急用犀角地黄汤。或溺血者,加山栀、车前、石苇、木通、升麻、槐花(各二钱),或大便下血者,加黄芩(四钱)、槐角(三钱)、黄柏(二钱)、升麻(二钱)。血属阴本静,因相火所逼,故越出上窍,耳鼻衄出者加山栀(二钱)、防风(二钱)、荆芥(八分)。若九窍出血者不治。若吐蛔,泻蛔。

  蛔者,嘈食虫也。不食而出者,胃火实也。见食而出者,胃中虚寒也。气虚不食而吐蛔者死,泻蛔亦然。不食,虫无存养之所,故出。虫畏胃火,不安其身,亦出,宜重用石膏。

  误降(十九)

  疹虽出齐,天庭不明,手足尖不至,而时师误降者,或自回者,于降药中加发散开提之药,如大黄、钩丁、薄荷、蝉衣之类。或用青龙汤不可迟延,生甘草、知母、薄荷、黄芩、栝蒌仁、胆草、大青、红花、忍冬花、通草、谷精草、西瓜汁、升麻、砂仁、竹沥、僵蚕、槐花。

  咽喉(二十)

  咽者,胃脘水谷之道路,主纳而不出;喉者,肺经呼吸之往来,主出而不入。咽喉系一身之橐,使毒火上炎,不得发越,锁于咽喉,或燥或破,或呛或噎,或痛或肿,甚至水入则吐,食入则呕,音哑,言语不明,无论火毒重轻,即以甘桔汤加大力、荆芥、玄参、复花、前胡、芍药,消火毒,清咽喉为要。回后加豆根、麝干、麦冬、防风、石膏、苦参。《经》云:切要解炎并清喉痹。咽痛甚,毒火灼,只恐一朝封管,锁杀声,哑却徒劳。

  舌刺咽干(二十一)

  舌胎生刺,咽干如炙,伤寒难症见之,阳盛阴消之象,然扶阴益阳其危可解,痘疹若见,总以烈毒肆虐,非仅爆炙已也。甚则干焦日黑,总以咽喉壅毒,所以咽哑水呛无言。若,舌刺如煤者,不治欲解其危,非寒凉荡涤不可,即使攻解须在回时早图可也,用大黄、栝蒌仁、石膏、枳壳为主。音哑是肺热,有肺痿,有风毒入肺,哑有火郁,舌有痰迷。

  音哑(二十二)

  心者,声音之主;丹田者,声音之府;喉者,声音之门也。被热毒煎熬,热甚生痰,津液胶锢,痰毒填实,肺窍有碍气道,其毒不能尽行于肌表,故音哑。然热毒既已不行,以致肺窍填实,虽有根有主,声音亦不能发越也。且肺金以空而鸣,不空则不鸣,宜用力子(二钱)、桔梗(一钱)、花粉(二钱)、甘草(一钱)、菖蒲(八分)、黄芩(八钱)、麦冬(二钱)、知母(二钱)、钩丁(二钱)、川贝(一钱)、天麻(二钱)、前胡(二钱)、芍药(二钱),以清其火,顺其痰,则肺开而声音出矣。如久泻后音哑汗出者,元气脱也,不治痰,疹始中声哑者,以人事安静,饮食如常者佳。若起发之时,即音哑失声音,切牙者,寒战者,烦躁昏迷者,干呕水呛锁喉者,痰壅喘急者,泄泻不止者,腹胀闷乱者,皆凶。未出声变者,表郁病也。已出声变者,膈热病也。出后而声不出者,表膈兼病也。又咳嗽出声者,不在此例,此时亦用北沙参清肺,肺敛则声开,惟疹回一月外,方可用诃子、阿胶、糯米。

  弄舌咂唇(二十三)

  (唇未肿则肺热,燥则唇干,利湿热唇烂,肺热则唇生核,狐惑则唇浓上疮或则唇下疮,风则唇动,虚则唇白无色,寒则唇青或噤。)舌乃心之苗,心宁则舌安,心扰则舌乱。且肺之络又连舌本,心肺有热,其苗自不能宁,故搐弄不息,长出不收。脾乃仓廪之官,其华在唇,且胃脉环于唇口,咂唇者、硬肿者,乃是脾火也。若破荷叶浸软贴之,或辰砂和蜜敷之,倘若唇肉已伤,不治。疹回后倘有此症,重用黄连、石膏、莲心、栀、柏,以清心苗。

  盖舌乃心苗,口为脾窍,火降则热自疏矣。

  发狂(二十四)

  发狂一症,虽不得见,然总因风寒外束,腠理闭密,大肠干燥,身热无汗,毒火郁结而不得发越故也。

  初起用麻黄散加大黄,回后用石膏(四两)、知母、黄连(各一钱)等味,治之可愈。

  烦躁不宁(又二十四)

  《经》云:烦躁者,毒瓦斯壅塞并表里不宁也。如抓搔者,疹痒也。不安者,内热也。呻吟者,疼也。

  又烦者,气血燥也。《经》云:内烦外躁,小便不通,小肠热积也。疹每有此症,或至昼夜不安。

  谵语不眠(二十五)

  谵语发狂,啼叫多时,治宜发汗兼通大小便,《经》云:心烦乱用凉膈散,快胸又疏表,透毒凉解清火以去其根。又云:肾燥故心躁,火屈于水而出也。《经》云:肾枯燥急食辛以润之。又肺主烦,肾主燥,有痰,有火,有毒,有虫,有痒,用黄芩、黄连、麦冬、知母、贝母、连翘、车前、羚羊、犀角、防风、胆草、干葛、冬花、茯苓、柴胡、山栀、槐花、石膏、栝蒌仁等味,又加玄参、生甘草、茯苓、山栀解清肺火,宜重或用大黄、六一散之类。

  咳嗽痰壅(二十六)

  咳嗽者痰涎壅盛,外感风寒,热毒壅遏而不得发越,以致肺窍不通,始用和解散,回后痰多加川贝、胆星,或麦冬、清肺饮。咳嗽者乃邪气上冲,痰滞不活之故,治嗽宜以治痰为先治,痰要以治气为本,用枳壳、橘红以利其气而痰气自除,痰饮自消。清肺金,解热毒,而邪火自退矣。夫人身之津液所以资生精血也,火毒煎熬,而津液不得流通,变为痰涎,胶固于中,致使正气被塞于胸膈,或喘或嗽或舌强不能言语,或喉中作声乳汁难下,入口即嗽而吐出者,此毒瓦斯停滞于肺胃也,宜升发解毒,当以前胡、桔梗、复花、枳壳、橘红,大力等药,以运动其痰。如先有痰在颈项者,不必妄治,即用生大力移之亦可。

  呃逆(二十七)

  呃逆者,气噎也。乃是胃枯槁而成,此下焦毒火郁于胃中,不得发越之故,非是阴火上升,根据胃而发也,治宜用石膏、茯苓、麦冬、橘红、鲜斛、山栀、竹茹、九头兰、茉莉花、树上干桃等药。

  腰胁痛(二十八)

  毒伏于肾,肾传于腰,腰乃一身之关节也。毒火煎熬,肾水枯槁,水火失济,故腰疼也。初起用败毒散(川羌、独活、前胡、柴胡、川芎、桔梗、升麻、干葛、甘草、青皮),若外感风寒必兼头痛,亦用此药。两胁疼痛尚有余毒在中,阴阳之气不能升降,故作胁疼治,宜柴胡、枳壳、桔梗、赤茯苓之类,使二便气流通而疼自止矣。

  腹痛恶心(二十九)

  疹出不透,脾胃有毒,邪正交攻,脏气相击,火毒郁结,凝滞而作腹痛。腹痛者毒郁于阴,脐以上属太阴,当脐属少阴,小腹属厥阴,治直升发解利。《经》云:痛以利减,毒以泻松,加枳壳、枳实、大黄、栝蒌仁之味,胃口有热有痰而作干呕者,是为恶心,大便秘结忽作腹痛者,燥粪欲出也,用外导法,如平日原有蛔痛之症,此为内热蛔不安而作痛也,宜用大黄、枳壳、栝蒌仁等味微微利之,泻出即安,切勿妄用使君子等酸药也。

  腹胀(三十)

  毒瓦斯凝于胃,不能外越,而毒留于内,甚则气喘发厥,治宜升发解利散邪,使毒瓦斯分消,则胀自愈。

  《经》云:疼以利减,胀以自消。肺热生胀而大便秘结,仍用枳壳、大黄、栝蒌仁。胃热生胀,小便赤涩,可用木通、川连、黄芩、石膏。乳食停积,可用升发加消导,又加枳壳、杏仁、桑皮、陈皮之类,喘者加葶苈子。又方用田螺一个,将麝香、五味子、入于田螺内,覆脐中,布包,昼夜小水即利矣。

  喘息(三十一)

  毒火流于肺金,气为火毒所郁也,治宜清金解毒,退火消痰,顺气为主,如鼻塞咳嗽,乃风入皮毛,可加麻黄、杏仁。泄泻久而喘者,虚喘也。不泄泻而喘者实喘也。实喘非伤食即便闭,宜陈皮、枳壳、苏子、前胡。疹后发喘者,毒火绕肺也,宜用条芩、知母、大力子、石膏、桔梗、地骨、兜铃、杏仁、桑皮、葶苈、川贝。喘后腹胀者,利小便而喘自止矣。气喘痰盛者,当服三子养亲汤,苏子、芥子、莱菔子,微炒黄。注云气有余便是火,火升而痰亦升,气高而喘亦高,故用苏子降气以解之,芥子开气以理之,菔子利气以下之,气下则火清而痰喘自止矣。再加竹沥、枇杷叶、绿豆更妙。

  预料疹后(三十二)

  起发时先看头上,旋视手足透发如何。若手足尖出到,额上皆明,此毒瓦斯得泄,脾胃素强,不必虑也,勿药有喜。若遍身虽起,而手足尖不到者,此毒郁于脾胃。盖人之一身,脾胃为君主,然后灌溉于四肢。今脾胃津液不能行,其毒不泄,所以起发不到,此根本已拨,枝叶必萎之兆。天庭亦要紧之处,定要透发,若太阳太阴两颧并鼻左右不起,不比金木不分之症可挽救也。

  手足疼痛(三十三)

  疹出之后,被风寒邪气侵袭肩窝手臂,以致毒火凝滞不散,疼痛无时,不能摇动,回后必须发壅,降药之中加羚羊角、青皮、桔梗、独活、川芎,以治之可愈。

  口渴(三十四)

  渴者,胃中有热,津液为热所耗,故发渴而欲饮也。宜炒米、绿豆、芝麻煎茶与饮,切勿饮水,回后加石膏、知母、麦冬、冬花、花粉、干葛,以生津液而止渴。

  津液流通于三焦,以制火也。火气上炎,熏灼心脾,是以津液为之下陷,华池为之干涸,故发渴也,治宜清金。《经》云:烈火刑金,咽燥发渴,火清则华池自润矣。咽喉干燥则渴,虽有虚实,均属肺病,金生水而畏火不能输降下之,令华池干涸而渴,从之喜热恶冷,稍饮即止,宜生津液而渴自止。喜寒恶热,百杯未足,宜制烈火而渴自解,是金被火烁,火焰如炉,五脏皆竭,而肺更何言哉!《经》又云:降火则渴止。

  寒热(三十五)

  火动则热,火郁则寒。盖毒欲发泄而不得散耳,将出而有气血与火毒相攻也。出之而有者,毒盛则邪胜也,宜用柴胡、知母、石膏、地骨,便闭加大黄可也。

  热如炮烙者有之,头温足冷者有之,唇焦颊赤者有之,青惨黯滞者有之,周身发热参半者有之,阴阳殊绝者有之。其所以然,毒火有隐现之分,非真有寒热之界也。热者有微热,有半热,有极热之不同者,宜知之。

  厥冷(三十六)

  厥者,手足逆冷人事不知也。阳气独上,火随痰涌气塞不行而厥也。热毒之气郁遏于内,元气不得流通,以致外表无阳而厥冷也。宜发散之中加麻、桂、葱头,阴虚火旺则内热生风,火气焚灼,故身热肢冷,痰随火涌,故不知人事。又有血厥者,汗出过多,血少则阳气独上,气塞不通之故耳。

  头温足冷(三十七)

  头乃诸阳之会,毒瓦斯上蒸故温,足之六经属水土木,水寒则冰,土寒则拆,木寒则枯,足冷者,阳气绝也。《经》云:足冷过膝者不治。但疹出郁于上而足冷者,宜清之于上,则火降而足温。四肢脾胃主之,是以四肢先见者不治,疹后四肢冰冷亦不治也。

  疹后头汗如淋,毒惨阳位者则不治。若治,宜前开录四十九日后之方治之,此因火性炎上,兼之渗泄无门,不容滂达,焰光上窜,汗之所以上涌若蒸也。四肢属脾宜和暖之故,不宜热,尤不宜冷,通身火热而手足独冷者,皆烈毒涌遏于脾阳,邪莫透,火郁则寒之象,冷之极,正热之极也。未出之时,则用麻桂以散之,而火自收矣。

  发痒(三十八)

  有血热发者,有毒盛发者,有感风发者,此三者宜消毒散加防风、连翘、玄参、蝉衣、地骨、生地、黄芩、荆芥等药。又曰痒者急疏风以开其牖,攻毒以达其滞则止矣。

  又云:热毒壅于皮肤,气为郁遏,血被煎熬,气非不足也,锢之则焰,血非自热也,灼之则迫,游行皮肉,痒之所以作也,重加石膏、生地凉解,以杀其热毒之势,庶气血不受邪虐,何患乎痒之有哉!若内症猖狂,大便秘结,用大黄、麻黄、枳壳,速宜荡涤,不可临渴而浚井也。又有俗法,升麻、苍术、桑皮、荆芥、防风、柳枝、槐枝,共水煎以布拭之,即止。

  便下脓血(三十九)

  疹后泄泻而便脓血,此邪热内陷,大忌止涩,最宜升发开提,虽云清气不复,脾胃虚弱,不得轻用生,但解其热,凉其血,而诸症自愈。治疹之法与他症大不相同,宜清热发散,凉肠为主。便下纯血者风伤肝也,宜散风凉血。如豆汁者湿伤脾也,宜清热渗湿为主,倘若鲜血者为肠风,随感而见也,瘀血者为脏毒积久而发也,粪前为近血,出于肠胃。粪后为远血,出于肺肝,用药切忌酸涩之味,如疹后见之者,此移热于大肠,药宜降之,随进槐角、川连、石膏、木通、六一散、山栀、黄芩、杏仁,久则地榆亦同功。《经》云:肾者胃之关也。肾主二便,久泻肾虚,不可专责脾胃也。疹毒传大肠,或泻痢脓浆,此是脏传腑,能知其因必得安康矣。

  症(四十)

  乃太过之症,比疹更重,夹毒上浮,从毛窍中出,形如蚊咬之状而色紫赤,宜用石膏、生地、丹参、荷鼻、大力、黄连、川芎、羌活、山栀、防风、荆芥、连翘、甘草、大黄等味,便有神功。

  痘疹相连(四十一)

  痘若现形之后,有碎密如芥子者,疹也。皮肉鲜红成块者,斑也。此火毒薰灼于中,急宜解毒,使斑疹消散,痘得成功。《经》云:痘疹连呈甚是奇,夹斑夹疹总为非,斑消疹散先解毒,芩母石膏玄参宜。

  又云:疹先痘后小儿哭,退疹方能痘自来,莫道寒凉忧冰伏,时师一见便痴呆。

  又云:治疹不治痘,惟要开其腠,腠开毒自出,毒出为宁候。

  又云:先退其麻疹,痘疮自然发越,宜服生甘草、防风、黄芩、荆芥、黄柏、玄参、大力、石膏,再加升麻。

  表里实热(四十二)

  红紫干滞、黑色焦枯者,表热而实也。大便秘结,小便赤涩,身热鼻干而燥,气热唇焦烦渴者,里热而实也。表热宜清凉发散分利之,里热宜重解毒兼清凉发散为主。

  疹后症(四十三)

  后现点或疔多者,热毒抑遏皮肤也。《经》云:急宜清毒始为美,连翘饮下莫磋砣。

  又有疹后牙根出血,咽喉肿痛者,《经》云:甘桔汤中用荆芥、防风、玄参、大力,可扶伤牙根舌上。

  若生疮,连翘解毒桔玄当。

  发搐(即悸症四十四)

  发热惊悸,心肝受病,心主火,肝主风木,风火相搏激而发搐,升解主之。又有咳嗽喘怯,肺肝受病。

  肺主气,肝主血,是为金木相并,气血两搏,亦要发搐,宜清肺饮主之。《经》云:治惊之法要平肝,利水之时势自安。诸风掉眩皆属肝木,心火热盛,肺金受克,不能制水,肝木热则生风,风火相搏,神气不宁,故发惊搐,治法平肝木、利小便为要。筋抽脉惕动者状似惊也,筋属肝,毒在于肝不得寻窍而出,筋脉受冲激,以致抽动如惊,而实非惊也,或用苏解散即清解散去芩、连,加羌、苏。

  掏口(四十五)

  口为脾之外窍,脾热盛故掏之。又火邪客于心肺,心火炽盛,金受火克亦掏口,宜双解散主之,回后重用生石膏。

  烦哭(四十六)

  肝主怒,肺主声,毒结于肺肝之中,故烦哭而不绝声,泻火即愈。

  干呕(四十七)

  肝肺有毒,而毒冲于胃,肺胃受毒在内,故发干呕也。

  冲任之火,上犯清道,干呕无物者,此脏腑内伤。若饮食而呕,此热呕也,宜用陈皮、黄芩、石膏、竹茹。饮食而硬塞呕者,此咽中作痛闭塞而呕也,加味大力子汤。甘草、射干、豆根、荆芥、防风、陈皮、连翘、苦参、大力、桔梗。

  切牙(四十八)

  心肝火旺,相戈而鸣,又有胃热则切牙,肝热则寒战。肺热而切牙者治宜清解散。切牙者,乃足阳明胃经主之,阳明主肌肉,其经走于上下齿龈,邪并阳明,故切牙且胃热,非石膏不为功,黄芩次之。《经》云:毒火深藏肾与肝,升沉二脏扰何安,齿牙相戈声何惨,透解潜藏自贴然。此痘疹兼论。

  火毒在肝,肝则藏血而养筋。毒在肾,肾则主骨而生肝还以养血。犹唇齿之邦,两受其虐而失其和,齿其妄剧而自斗矣,但虚者则声松,实者声紧,痘疹皆同。

  谵语(四十九)

  心经之症,邪毒蕴结于心,心主声言,心神安则声言自清。邪热在内,心神不安,故谵语,宜升解散少加小草、石蒲、木通治之。狂言宜退火,痫声宜安神。

  自汗(五十)

  自汗者腠理流通,蕴毒发越,《经》云:液汗通。皮润。又云:毒从汗泄,不必止之。若汗出如淋者,火炽极也。火扰于内,而汗涌于外,是汗为火逼可知。宜用桂枝合清火主之。

  回后有此汗者,是余毒无所容,以汗而解也。验其人因汗而适快者是也,不宜再服收敛等药。

  论汗者,血之液也。肾液从毛窍出者为汗,是汗亦血也。原其本,在肺之通调四布而得润乎一身,以滋养四体,犹曰白露下降,草木敷荣可知。藏则存而为液,疏则泄而为汗,涸则皮毛枯涩,郁则肢体浮肿,寒则凝,热则沸,血一枯则汗亦因而枯也,必矣。

  切牙惊搐热渴(五十一)

  疹属阳明胃经,又移于各脏,移于心者则惊悸发热,移于肝者则切牙发搐,治宜小柴胡汤、导赤散,加麦冬服之。

  手揉眉目鼻面(五十二)

  (鼻毛生鼻中,昼夜伸长一二寸,渐系如绳,痛不可忍,速用砂乳香为散敷之,如神。)疹出于脾,脾传于肺,肺中火炽,以致眉目鼻面状如虫行而不能禁者,故手揉之,治宜甘桔汤、清肺饮,重用石膏、条芩、柴胡,此太阳阳明之脉形于面,非石膏、条芩不能成功。否则咳嗽喘急,气促至危,鼻为肺窍,贵乎滋润,鼻干黑燥,如煤之状,肺火炽也,即火克金也。面者,阳明经之所聚也。贵乎鲜明透发,若面色焦黑,精华散矣。皮者,肺之合也。欲其色淡红,苟如涂朱,并紫色,火之象也。火之所郁结也,或如橘色者,火极土燥也。

  咳嗽气促喘急(五十三)

  疹属脾胃,脾乃肺之母邪,传于肺,主气而气喘促急,咳嗽,皆主于肺,以清肺饮主之。

  抠咬指甲(五十四)

  疹发于肝,指甲乃肝经外窍,肝经有毒,外窍形焉。此木克土,故小儿抠咬指甲,治宜小柴胡汤主之,或伐肝或扶肝俱可。

  瘾症(五十五)

  疹出未收,复感风寒邪气,风邪外袭皮毛而入肺,肺中毒瓦斯合而伏于两胁背脑腰腿之间,形如鬼崇疙瘩,名为疯瘾,痒不可忍,宜荆芥防风败毒散洗之可也。

  作吐(五十六)

  疹子既出,毒瓦斯不透,兼热痰积于胸膈之间,痰在膈上,喘促气逆,水乳饮下为酷为所膈,略嗽即吐,治宜利气消痰,加竹茹、竹沥、黄荆沥,更好再加枇杷叶,若被胃火所冲,重加生石膏,火毒上冲,水火相激,两不相下,任其吐逆往上,而我之药进一步则吐,退一步频频与之,自然消受矣。

  疔(五十七)

  疹出余毒未尽,兼食辛辣毒物,致令藏于脾胃,脾胃主肌肉,其毒发于肌肉之间,变生疹疔矣。其症壮热不除,烦渴欲饮,躁乱不宁,盖热毒使然也,治宜柴胡合化毒汤。

  疹后痢(五十八)

  出之后,食物不谨,风寒不避,致伤脾胃,遂传于肺,肺与大肠为表里,故成痢疾矣。又有余毒未尽,余火未清,则毒移热于大肠,而成痢矣,必须清金凉肠主之。行血则使脓愈,调气则后重除。膀胱之气不通则癃秘,大肠之气凝滞则后重,其理一也。须加杏仁、升麻,兼消积治之。

  触肺扬涕(五十九)

  诸香闻鼻触了肺,难免头疼鼻涕扬,急服苓、杏、薄荷、荆芥、桔梗,若无霜打茄同进,苦楚难当就灾殃。

  发热腹痛(六十)

  发热腹中急痛时,毒扰于里不须疑,大便不通宜攻下,莫待临时懊悔迟。《经》云:毒留于腹中,腹痛肠如触,徐徐入大肠,下血污秽浊,急服生军、枳壳可愈。

  舌肿无声(六十一)

  君火炎上热若蒸,咽喉疼痛亦非轻,舌根肿胀难言语,甘桔玄参连倍增,再加犀栀并连心,立时煎服岂无声。《经》云:肿消声响可无惊,随进二冬知玄参,薄荷连翘荆芥穗,条芩射干与豆根。

  狂躁(六十二)

  毒瓦斯壅盛于内为风邪所闭,不能骤发而惊搐狂躁,治宜苏芥散加大黄、枳壳,大小便闭者最宜清利之。

  身热不收点(六十三)

  发热蒸蒸,自虚收,如不收者,毒瓦斯未尽解也,退其热,邪疹自消,宜用清表散毒汤去当归、泽泻、猪苓,宜加骨皮、黄芩、麦冬、花粉、大力、天冬、甘草、柴胡、车前、木通。

  夹斑丹(六十四)

  夹丹者,此皆毒火浮游散漫于皮肤之间也。宜投甘桔荆防黑玄参,牛蒡知柏与黄芩,木通苦参连翘入,连进数剂斑丹青。

  《经》曰:皮肉鲜红如云片者,丹也;点粒如蚊咬者,斑也。皆由毒火熏灼于中,故斑丹与疹齐出于外也,宜用荆芥散毒汤或消斑汤主之。

  口舌生疮(六十五)

  口为脾窍,舌乃心苗,引火下降,则热自除,宜用清上饮。

  薄荷、桔梗、甘草、黄芩、防风、大力、干葛、连翘、玄参、麦冬、花粉、川连、石膏。

  口舌生疮用有功,敷药方中薄荷柏,黄连青黛月石同,冰片少许研为末。

  眼赤肿痛(六十六)

  眼者,五脏血气之精华也。毒瓦斯郁滞于肌肤者为痈为疖,而其留滞于精华者则发为眼患矣。其毒火发露在表,又在至高之地,宜用麦冬清肺饮或蝉化散治之。蝉衣、荆芥、防风、甘菊、川芎、黄芩、柴胡、车前、桔梗、山栀、升麻、木通、胆草,再加蒺藜、蕤仁、蒙花。

  两目红肿(六十七)

  两目红肿,羚羊、荆芥为先,次以菊花、连翘。《经》曰:毒内流于肺,精珠不得看,搜去肝风毒,眼目自安然。凡目病在表宜疏风兼清热,或向外下泪难开名羞明,宜清热兼疏风,加升麻、黄芩。论疹毒为害,咽喉先,眼次之,但观两眼红脉虬缠,或闭或肿,多生眵泪,或上星障,急泻肝火,以免伤目之患,蝉化散主之。

  月事(六十八)

  发热之时,忽经水适来如期,此积污随出,毒从此解,勿药而愈。倘若不止,热邪乘血海之虚,逼血妄行,回时宜服小柴胡汤合生地黄汤以清其热。又有非其期而忽行,此毒火内蕴,扰乱血海妄行,亦宜凉血为主;或发热之时,经水适断,宜柴胡四物汤治之,以防毒邪乘虚而入。使已憎寒壮热,神气不清,言语错乱,此为热入血海。血海者,冲任是也。肝主之肝藏血,肝为血海,天癸至后,血已空虚,热乘而入,四物合导赤散加麦冬,与安神散间而服之,加丹参、凌霄花可也。

  五脏受毒辨(六十九)

  毒归于心者为斑疹、惊悸、痒痛、壮热、咽喉干渴、盗汗、丹瘤,皆其候也。毒归于肝者,则为闷乱、水泡、腰痛、目疾、卵肿、干呕、手足拘挛、吐蛔、寒战、切牙者,皆其候也。毒归于肺者,为咳嗽喘急、衄血、皮肤燥竭、肩臂痛,皆其候也。毒归于脾者,则为吐泻、腹痛、肿胀、唇烈口燥、手足病、不欲食,此之谓也。毒归于肾者,为失音、手足逆冷、咽中干痛、耳、饥不欲食而多。毒归于大肠、胃者,为泻痢脓血、肠鸣失音、大便不通。毒归于膀胱者,为小腹满、溺血、遗尿、头额肿痛而目视。此论五脏六腑受毒之症也。

  寒热往来(七十)

  疹所最忌者寒战也,如发热之时,憎寒壮热,身体振振战动,其毒欲出不出,留于腠理之间,邪正交争,故发振振战动也,宜服柴葛桂枝汤。

  口中臭气(七十一)

  口中之臭气,勃勃冲人,是肺胃中火所致,此症多有失声,喘呕,兼吐脓血,皆其候也。药宜清金汤、泻火汤主之。

  疹痒(七十二)

  疹出遍身作痒,爬搔不宁者,此毒瓦斯火邪传于肌肤之间,不能发出,与伤寒汗不出而作痒者,同也。况诸疮痛痒皆属心火,《经》云:痒者,火之变也。又肝木主风,爬搔不宁者,风使然也。肝主筋而运乎爪,皆心肝二脏之症,药宜清风化毒汤主之。荆芥、防风、升麻、羌活、大力、干葛、麻黄、桂枝。

  头目肿(七十三)

  毒瓦斯发越,聚于三阳,故掀肿也,宜解毒汤(羌活、防风、荆芥、大力、条芩、连翘、柴胡、桔梗、石膏各二钱),如未透时去石膏。

  鼻掀口张,气喘气粗,胸胁吸动(七十四)

  鼻掀者,肺气绝也。口张者,脾气绝也。气喘胸闷者,肺火盛极而难下也,不治。服清肺饮重加石膏、黄芩一两余,或冀挽回于万一,然必要胸中、鼻尖不动,乃可用药耳。

  余毒不清(七十五)

  气高而喘息作声,掀胸抬肚者,余毒在于肺脏也。痰涎稠粘,切牙戈齿,泄不止,口臭者,余毒在于脾胃也。盗汗身热不退,渴盛者余毒在于心经也。梦中多惊,摄手振动,目赤者,余毒在于肝胆也。耳手足尖热者,余毒在于肾脏也。身肿不消,壮热不退,郁闷不舒,诸经皆有未尽之余毒也。

  寒战(七十六)

  心火亢极,上灼肺金而孔窍闭塞,故寒战不止,宜发汗以去表热。如大便闭,宜下之,小便不通,宜利之。论火性甚烈,喜散而不喜郁,则拂其性矣。欲达而不达,气血与火毒,五内搏激,其能免身之不战乎?火郁固战,每过郁而反似寒者,是热极反见水化,如嗜强酒,若不胜其所寒矣。惟用麻黄为先,毒火松透,自必炽热火性得顺而寒战自止矣。

  气短倦怠口干出汗(七十七)

  火气熏赫,肺金受制而寒水生化之源已绝,故气短、倦怠、出汗,皆本经症,宜麦冬清肺饮以濡肺金之枯燥。

  紫红白三泡(七十八)

  紫红泡起于化肌传肝,表里不解,致血鼎沸,以黄连解毒汤加犀角、紫草、生地、丹皮、山栀、木通治之。白泡者,乃气有余而血不足也。化肌传肺,热毒注于皮肤之间,其津液亦随气而泡也。白而空者,其气虚也;白而有清水者,其气实也,用川连、石膏、丹皮、黄芩、生地、僵蚕、连翘、玄参。又云:白泡亦热之故,《经》云:血热则斑,气热则泡。又云:皮湿之故,肾水盛耳,总有热毒未出而热邪先为所害也。论气盛则泡,气盛者毒瓦斯盛也。冲突处毒锋如射膺,锋者囊随毒瓦斯而发也,则泡之有自来矣。气血关锁之极者,色白而囊空也。气得浮动者,内含清水;血得浮动者,水若腌鱼。总为毒瓦斯所致。又云:血热则枯,血凉则生洵然。

  遍身紫黑纹(七十九)

  热邪内外熏蒸,遇风寒辄与内热相拒而不得入内,热为风寒所闭而不得出,毒瓦斯壅于肌表,故形如痕点,其色青紫者有之,宜用生地、紫草、凌霄花、丹皮、玄参、连翘、黄芩、红花、全蝎、石膏、川连,如大便秘结加生军。

  连出不收(八十)

  连出不收者,热毒太甚也。不能一时发透,宜重表之。如回后用化斑解毒汤治之(玄参、知母、升麻、力子、人中黄、连翘、石膏),大便闭结加生军、生地、红花、紫草。

  疹后牙根血出肿烂(八十一)

  牙根血出胃火并,宜投天麻枳花粉,麦冬生地黄连入,重用石膏生条芩。此因积热毒火入胃,宜用清胃饮、凉膈散(薄荷、山栀、连翘、桔梗、黄芩、生地、甘草、川连、升麻、丹皮、石膏)。

  齿腮肿痛口角流涎(八十二)

  齿颊肿痛口流涎(宜用川芎、防风、石膏、黄连、玄参、黄芩、甘草、牛蒡子),不投阳剂痛连绵。

  疹后红斑作痒,疹后发热一二日,红斑作痒遍身散出,愈爬愈痒,状如细粟,或成云片,一涌而出,此因回后不禁辛辣、油腻之味,放心纵食,以致风热寒湿之气外感而成也。急宜三花斑汤加防风、黄连,以除风热,免生泻利。倘泻痢日久不已,此余毒移入于大肠也,切勿妄投止涩,以致内毒上攻,转成呕吐,噤口不食,而莫可疗生也。如滑泄不止,或下鲜血,或如屋漏尘水者,急服三黄汤加槟榔、枳壳、六一散,治之可望愈矣。

  五经热症(八十三)

  五经热症病原分,热气熏蒸上冲心,谵语妄言神志乱,犀角黄连可定神。热蒸于肝,则搐搦如惊,治宜天麻、羌活、胆星。热蒸于脾,则腹胀,渴饮,目肿,大便闭,宜投枳壳、山栀、大黄。热蒸于肺,喘嗽鼻涕,兜铃、贝母、桑皮。热蒸于肾,玄参、知母。

  瘟毒发疹(八十四)

  瘟毒发疹者,由小儿感冒风邪,藏蓄于肌肉之间,阳气发动,潜形于皮肤之外,一年之中,屡受不正之气,而出于两腋之下者,气之道路也。瘟邪随气道而出者,肺之瘟毒发疹也,治宜清肺饮主之。

  疹后癖积(八十五)

  疹后癖积,麻既回,饮食不谨,惊唬不忌,以致积久成病而痰气包裹,遂成癖疾,故令小儿面黄肌瘦,项细脚软,腹如胀鼓,身热口疮,治宜痞气丸、褐子丸,二药消之。

  疹后遍身糜烂(八十六)

  疹后遍身糜烂者,发在子已收,饮水过多,嗜食不节,致使食伤脾胃,至于肌肉、背心、两胁间发出小水泡,其形光明,此水晶也。一日之间变成浆泡,如汤沸然,而溃烂成糜,法当胃苓丸治之,外用白云散敷之。

  疹后痧疳(八十七)

  后痧疳者,乃脾胃虚热上炎,熏蒸于口,涎流清水,是为口疮,口疮日久,遂流血水,血聚成脓,黑烂臭秽,是为痧疳,治宜丙金散、HT散敷之。

  疹后阴囊肿痛(八十八)

  回后阴囊无故赤肿,明亮如灯笼,痛不可忍,此乃余毒邪热流注于膀胱,宜用导赤散治之。

  疹后疟疾(八十九)

  疹后疟疾,乃肺腑娇嫩,洗之太早,湿热水气客于皮肤,卫气不守,邪气潜乘,阴阳交争,虚实更作。

  阴胜阳则内外皆寒,阳胜阴则内外皆热,以截疟丹治之。(方见《金镜录》。)

  疹后生风(九十)

  疹后生风,疹没而荣卫俱虚,虚极则生热,热极则生风,其症手足螈,目直项急,角弓反张,口吐白沫,是脾虚为肝木所制,治宜平肝散风。

  胃烂发斑(九十一)

  胃烂发斑者,热甚血复,里极表虚则发斑,轻如疥子,重如锦纹。紫黑者,热极而胃烂也,十有九死。

  如赤斑烦痛宜犀角大青汤化之。若后有因伤寒者,或当下不下,宜汗不汗,以致热毒蒸于内,胃受热毒而发于皮肤之间。赤者为斑,以化斑汤解之;黑者为胃烂发斑,十无一生也。

  余毒论(九十二)

  论余毒是血热毒重之症,或凉解不早,或寒冷太过,二者均失于调剂。或误投温补,辛酸燥辣之味,带火收结,故余毒仍留,且血热毒重,其症非虚,凉泻则气复矣。所谓凉泻而成其补者,此也。

  摘要(九十三)

  鼻气通于天,天者头也。肺窍开于鼻,而阳明胃脉环鼻而上行,脑为之元神之府,而鼻为命门之窍,清阳不升,则头为之倾,九窍为之不利,疹子未发将发之时,宜用升麻。发表如不透者,急用麻黄、桂枝二味。如过用酸药,势必至于发不透明,所以荆、薄、紫、陈、苏、葱等药,表时定不可缺也。但用亦不可太重,更有复花,亦表药方内而冷利大肠之药,亦不可过用,或有用松毛尖,其性极寒,尤为不可,切嘱切嘱。夫表时忌用最寒之药,间有用大黄者为救急也,大便一去寒不停留,故不敢废耳。疹出足,另有土药备用,当降之时,不论贫富可服而愈。枇杷叶与荆竹黄,绿豆芝麻糯米汤。以上五味常服,小儿定然安昌。痰甚又加荆竹沥,气喘还须萝卜子,胃火盛加水芦根,溺赤便血白茅根,肺热气喘一同吃,呃逆不止刀豆入,遍体风痒桑枝用,气喘荞麦合苏子,骨蒸青蒿效如神,灯芯竹叶解烦渴,能利小便在其中。无汗加上葱白透,利气消痰芥子逢,目赤山栀夏枯草,发灰吹鼻止衄红。又云:疹出不到而回者,有未足而误降者,惟此方能生人也,石膏黄芩天门冬,知母蝉衣栝蒌仁,钩藤黄枳壳冲,不泻气实大黄顺,气喘兜铃葶苈子,肚痛要加枳壳充,火泻车前不可缺,咳嗽苏子冬花同,喉痛射干山豆根,起死回生此方神。

  小柴胡汤:柴胡芩连归桔翘,知胆葛防粉甘草,大力陈皮芎贝母,薄荷丹皮夏枯草。

  宁肺桔梗汤:桔梗枳贝归蒌仁,甘草百合桑皮用,加减葶苈地骨皮,还加知母与杏仁。

  清咽利膈汤:连翘黄连与黄芩,甘桔栀子荆芥穗,防风银花薄荷叶,大力玄参大黄添。

  柴胡清肝汤:柴胡清肝地归芎,黄芩栀子又防风,连翘花粉大力子,再加甘草一味冲。

  三黄解毒汤:三黄解毒又黄芩,黄柏黄连一同行,山栀木通甘大力,解毒还加连翘升。

  加味四苓汤:加味四苓猪泻并,车前木通赤茯苓,黄芩川连大力子,疹后过泻服之灵。

  清肺饮:清肺饮中有二冬,甘桔石膏杏仁同,二母要求大力子,兜铃加上肺气通。

  清金泻火汤:清金泻火天麦冬,知母片芩甘木通,兜铃石膏花粉栀,肺火煎熬用其中。

  荆芥解毒汤:荆芥解毒亦玄参,防风力子与黄芩,知母石膏甘草入,还进川柏木通升。

  蝉化散:蝉衣蒙花当归梢,羌防芎柴龙胆草,川连木连白蒺藜,栀子车前作引好。

  黄连解毒汤:黄连解毒柏连芩,山栀石膏薄荷荆,连翘甘草生大力,口舌生疮桔梗真,疹后如见喉痛症,急投甘桔汤有灵。

  化斑汤:(里热发斑表虚者,须用浮萍煎药。)化斑汤中黑玄参,人中白与石膏升,知母连翘牛蒡子,急进川连与大青。

  胃苓汤:胃苓泽泻赤茯苓,陈皮浓朴合猪苓,木通山栀甘草炙,茅山苍术软防风。

  四顺汤:四顺汤中又杏仁,紫菀贝母冬花共,桔梗甘草淡条芩,肺嗽不眠此方顺。

  清上饮:清上饮内薄荷风,干葛力子麦门冬,桔梗连翘甘草壳,川连黄芩天花同。

  凉膈散:凉膈薄荷山栀翘,黄芩桔梗同甘草,手足指尖如不到,大力蝉钩麻黄表。

  昏睡不醒(口燥唇干不食。九十四)

  生石膏每剂用二三两,黄芩每剂用五六钱,此二味终不可少,不怕寒凉过度。手足指尖不到,勿论回者误降者,须更用笋鞭芽十个,荷鼻五个,可同煎服。脾病困倦,昏沉多卧,口乃脾窍,故口燥唇干不食,是亦胃火不清之故,肺病则嗽,一切鼻煤、鼻煽、鼻干、鼻疮、呕吐,皆胃火也。至若眼红涩是肝病,须伐木清金,兼去风胆病,多烦而不眠,重用石膏,即四五两一帖亦不妨。若喘息,生芩作主,石膏次之。力子桑皮葶兜铃,知桔苏麻与条芩,天冬杏贝生石膏,引加芦根与茅根。

  小便赤血(凉膀胱为主。九十五)

  猪泻车前栀木通,滑石芩柏石地冬,石苇一金麦葶苈,通草顺引膀胱中。

  大便血痢(凉肠作主九十六)

  大黄复花翘桔梗,枳荷力子连条芩,银花槐栀栝蒌杏,荆芥升麻与苦参。

  凉大肠利小便,盖小便愈长则大便愈结,然亦不可强止。《经》云:毒以利泄,若利止则不能出而腹痛也。

  干桔升荷枳木通,石蒲芩连胡天冬,知母豆根苓槐骨,滑石人中柏杏仁。

  呕吐咳逆(九十七)

  《经》曰:胃火抑郁,肺火上冲而为逆重,用生石膏、生黄芩。次之又方:柴前蝉桔曲二冬,茯苓石膏芩蒌仁。

  咽喉痛(先治风火并治喉咙。九十八)

  甘桔复花前玄参,射干荆防枳豆根,冬花芩薄生大黄,蒌仁木通与苦参。

  音哑(先清肺火,重用生黄芩。九十九)

  石蒲桔梗力子冬,黄芩花粉甘木通,通草薄荷玄参入,前麻贝槐知母同。

  咳嗽(肺火清则咳止矣。一百)

  大力兜铃与三冬,双骨葶苈二母同,蒌仁黄芩枳石膏,苏子百部与橘红。

  目赤上星肉浮睛(一百零一)

  《经》曰:总要截去风火兼治眼目,非升麻提之不愈。入方:桔菊胆草羌活升,栀子车前与条芩,荆芥蝉衣川柏服,又加姜荆去目翳。

  呃逆(肺气上冲,胃火呃逆。一百零二)

  石膏条芩与橘红,石斛蝉衣麦门冬,竹茹茅根引加入,清肺降火呃逆通。

  口唇齿龈燥裂血出(一百零三)

  此乃脾家本病,全以生石膏、条芩为主。若上下齿龈臭烂,舌胎浓白,宜石膏为主。入方:栀子桔梗共升麻,木通花粉川柏加,荆芥薄荷淡条芩,重用石膏胃火瘥。

  发痒(清脾火而去风。一百零四)

  荆防薄荷葛玄参,地骨桑皮桂连芩。

  蝉衣大力芎银花,百部升麻有苦参,

  昏睡不食,舌胎浓,唇燥齿龈烂(一百零五)

  (口臭若是喘,加葶苈子,黄芩重用不可留。)黄芩知母生石膏,天门冬合花粉好,薄荷玄参栝蒌仁,枳壳更加川相炒。

  肠毒发斑(一百零六)

  《经》曰:按此症心胃两经热毒熏蒸于内,庸师皆谓重疹也,而用药不对,则火愈炽而发斑也,须用靛花水飞过,加锻石淘净晒干,研末取人乳调敷,斑即消矣。又云:宜泻肝火而郁火亦散,热毒伤血而里实,虚则发斑,轻则如疹,重若锦纹,紫黑者热极而胃烂也,则多死。重用石膏、大青草、犀角三味,缺一不可,此泻心胃热毒,必用之矣。诗曰:毒火流入在脾脏,眼目起发翳膜障,上星掀肿在两嘴,脓血淋漓眵泪汪。

  拨云散加减:拨云胆草荆苓羚,地木甘连木贼羌,大黄硼砂条芩石,银花升麻菊花良。

  毒流于脾在上者,唇裂而掀肿,堆结如煤,动即血出,血出即燥结。在下者,毒注于大肠,下垢如胶漆,或下鲜血痛不可忍,以涤除救苦汤治之。

  涤除救苦汤:涤除救苦用生军,芩连石膏枳木通,生地力子红滑石,蝉衣荆芥叭杏仁。

  走马牙疳(一百零七)

  倘有血紫坚凝毒流于肾胃,则口内生疳,牙龈腐烂,甚生穿腮落牙,渐入喉咙,名为走马疳,最恶症也。宜用忍冬解毒散加减服之,外敷消疳散。

  忍冬解毒散加减:忍冬石膏芩木通,力子桑皮玄二冬,甘桔豆根银花贝,荆菊连翘地丁同。

  外敷消疳散:消疳散用连儿茶,人中花粉甘硼砂,青黛石膏冰片入,共为研细牙龈搽。

  头疮(一百零八)

  《经》曰:毒流于头项,头乃诸阳之首,倘毒入阳会而溃烂生蛆时,值炎天臭不可闻,急以清凉攻毒汤治之外,以金银花洗之。又用金盖散即牛粪晒干为末,少加冰片、青黛合研掺之,则愈矣。

  清凉攻毒饮:(即泻黄散。)清凉攻毒用大黄,川连石膏犀角镑,荆力木通鲜生地,丹皮地丁合成方。

  咽干音哑发呛(一百零九)

  若毒流于肺,津液遂不能上行,则咽喉干燥,音哑发呛,以清金饮主之。若毒锁喉咙者,则不治之症也。

  清金饮加减:清金甘桔与玄参,大力麦冬花粉荆,前胡枳翘姜虫炒,豆根石膏天冬芩。

  身发沸子(一百十○)

  《经》曰:时值隆冬,表邪未尽,风邪与热毒抑郁于皮毛,发一身沸子,宜清肌散毒饮主之。

  清肌散毒饮加减:清肌散毒薄荆风,前葛蝉衣力子芎,桔梗姜虫生甘草,无汗还加麻黄通。

  消肿(一百十一)

  《经》曰:肺主皮毛,脾胃主肌肉,故用石膏清胃火,黄芩泻肺火,则皮毛开而肌肉平矣。宜服:知柏石膏麦门冬,生栀六一芩木通,百部枳实白百合,车泽赤苓贝杏仁,昆布海藻桑白皮,金银葶苈与天冬,麻黄香薷荷鼻立,瓜蒂牙根紫菀茸,榆白皮煎蔓荆子,萝卜子与灯草逢。

  疹后气喘发热(一百十二)

  大便秘结,庸医以为宜投大黄,二次仍不能通,但此症非泻不能回生矣,速进济川煎,内加肉苁蓉、枳壳、牛膝,以泄大便秘结。又加升麻五六分之数,随用大黄七八钱之,则顷刻黑粪先出,而后大便通泄即安矣。故用升麻一提则清气上升,用大黄一泻则浊气下降也。

  疹后身瘦潮热(一百十三)

  疹后,身瘦潮热而胃口欲食,甫食则饱,饱过即饥,而肚大痛,大小便利,口臭而身发疥,此乃误服热药大八味故耳。如一月间,先宜石膏、条芩一大剂,次服熟地、百部、枳壳、沙参、知母、山栀、天冬、黄芩、谷芽二大剂,则愈矣。又服六味,方内去萸肉,加当归、防风、麦门冬、沙参等分,可以收功。

  疹后遍身流水(一百十四)

  疹后遍身流水,日夜发厥,此以疮疥溃烂之故。如四十日外,可服六味,重熟地,去萸肉加蒺藜、荆芥、丹参、沙参、二冬、漏芦、苦参等分,煎服可以收功。

  [附补疹子诸方] 忌用药物

  疹子初发热时,忌用麦冬、生地,恐其清肺而敛邪也。发散不出,忌用人参、黄、白术、恐其补气而发喘也。忌用诸热药,恐其助火而伤肺也。切忌鸡、鱼、虾、鸭,四十九日内,食之必然重出,食鸡子多令儿眼白,食糖多令儿牙疳,食酸碱物均害肺。如泄泻太过,以加味四苓散与之,切忌诃子、豆蔻、参、补涩之药,即生甘亦不宜多用。

  [附补疹子诸方] 治例

  疹有出没,治分升降,且如壮热腮红便服升麻,面毒神慢宜用紫苏、葱头,气粗热壅,心烦便涩,即须和解。喘呼咳嗽,眼封肌燥,急宜疏散。未出之前,遵斯而用,再思回后,别有奇方,发不透而毒邪内蕴,当识内外分消之妙,回速而黑赤枯焦须用清凉解毒,气喘而肚膨胀,声哑喉痛,不食二便不通,身热燎人,解毒降痰并用。立此二方乃治疹之良规,后之学人慎勿妄图。

  [附补疹子诸方] 升药主方

  发热时壮热腮红,以此方主之:升麻干葛前胡川芎枳壳桔梗复花陈皮木通发热时面青神慢,以此方主之:苏叶桔梗前胡陈皮复花红花葱头发热时气喘烦躁,二便不和以此方主之:防风荆芥前胡葛根升麻大力蝉蜕薄荷枳壳复花木通竹叶发热时迟延不出,皮肤干燥,身热喷嚏,毒瓦斯抑郁,以此方主之:麻黄干葛柴胡蝉蜕天麻大力复花薄荷木通川芎陈皮红花加笋尖

  [附补疹子诸方] 用药调治

  喘加钩藤,感寒加升麻、葛根,惊石菖蒲、小草,无汗加麻黄、桂枝,疹出不快加薄荷、力子,痰多加大麻、胆星,额不出加荷鼻、笋尖,谵语加石菖蒲,四肢不出加桂枝,食积加枳实、莲心,头面不出加升麻或用老酒煎热洗,即起。

  面赤加柳芽,通身不起加大力,发斑加荷鼻,目直视加天麻、胆星,吐甚加姜汁,色不红润加丹参,伤暑加青蒿,六经火加连翘,时遇暑热加连翘、木通,郁火相煽加连翘,时遇寒冷加麻黄、桂枝,时遇温加薄荷、竹叶,痰结在皮里膜外发不出者,加竹沥、姜汁。凡疹发热昏迷,不知人事者单用竹沥、姜汁少许,汗之则疹自现矣。疹后下痢不止者,用猪苓、泽泻、茯苓、滑石、甘草、黄连,或滞下后重加黄芩、归尾、赤芍、枳壳、木通、六一散。

  疹后气喘,连声咳嗽不绝者,用栝蒌仁、桔梗、桑皮、苏子。渴加麦冬、枳壳,或用清肺饮。知母、贝母、桔梗、大力、杏仁、天冬、麦冬、甘草、石膏、兜铃。

  疹后壮热不退者,发为惊搐烦躁,精神不宁,此脾有热也,宜用四物汤,山栀、竹叶、灯草、生地、白芍、赤芍;或用安神丸,黄连、当归、胆草、蝉蜕、茯苓、菖蒲,上为末,蒸饼汁加猪血、朱砂为衣,灯芯汤送下。

  疹后虚烦不得眠者,用竹叶石膏汤去人参,麦冬、甘草、石膏、法夏、竹叶、糯米百粒。

  疹出三日不收者,宜加清里药,则退而疹自消。

  疹后浑身壮热未至瘦弱,但每烦躁不宁,此毒在心肝二经,以当归养血汤主之。

  当归、川芎、生地、甘草、麦冬、山栀、竹叶。大便秘加大黄。

  疹后牙疳臭烂,时时出血,呼吸气息,名为走马疳,以文蛤散主之。

  文蛤五分,雄黄五分,五倍子二钱,枯矾五分,蚕蜕包纸灰一钱。上共为末,米泔水洗过,一日搽三次,以平为度。

  疹后四十九日内,或热除而毒未除,肺虚咳嗽,以沙合散主之。

  麦冬、冬花、知母、橘红、百部、百合、阿胶、钩藤、北沙参,加榧子肉、枇杷叶。

  [附补疹子诸方] 降药方

  凡疹宜清金降火,不致金受火克,否则肺之母受病,必致变症多般,俱用后药降之可也。

  柴胡橘红黄芩枳壳花粉栝蒌仁山栀杏仁陈皮苏子竹叶汗加知母,舌胎重加黄芩,骨蒸加地骨皮,骨节疼痛加石菖蒲,吐血加黄栀(炒焦)、黄芩。

  凡疹是脾肺之毒,倘用山栀不足,须用石膏。按石膏不必拘多少,只看病如何。

  凡疹发不透而喘者,加葶苈、百部、白果、茯苓。

  凡疹见风罩没,未得清爽者,又宜和解再入升散之药,虽不复出亦可痊愈。(和解散清毒饮。)凡疹三朝出不甚者,毒瓦斯内攻,声音不出,咳嗽痰涎,大便秘结,服此方神效;蒌仁二两,炒黄芩四钱。

  如热甚,加一两枳壳、知母、桑皮、花粉、玄参、山栀、杏仁、柴胡、钩藤、石菖蒲、天麻、竹叶、灯草,水煎服。如此之症,二日必愈。

  [附补疹子诸方] 疹后杂症

  疹后作泻,烦渴者白虎汤加苍术、知母、石膏、甘草。

  疹后干呕者宜解毒汤,黄连、黄芩、黄柏、山栀,俱用酒炒。

  疹后呕吐不止者,用陈皮、竹茹、石膏。

  [附补疹子诸方] 前后治疹总论

  总之,疹与痘不同色,痘怕太红,防破。疹喜统红,不可紫黑。但所虑者疹不出尽,若出尽而毒便散。故治疹者于发时,当察天时寒暄以药发之。

  发散方,表出而愈。复花、前胡、桔梗、菖蒲、川芎、天麻、麻黄、桂枝、枳壳。

  凡疹便血、吐血、衄血不止者,另用犀角地黄汤(生地、犀角、丹皮、赤芍)合解毒散。

  凡孕妇出疹,宜四物汤加白术、黄芩、苏叶、砂仁。

  凡疹不进饮食者,但得麻色淡红润泽亦无害也,此乃毒瓦斯未解,内蕴实热,故不食耳。

  凡风寒感冒重者,毛孔如粟状,额青足冷,身热无汗,至六七日或十余日尚不见点,有外症咳嗽,鼻流清涕,眼胞微肿,决定是疹,不可妄治,宜先用麻黄汤发散,则疹自出矣。

  大无比散:粉草(一两)飞滑石(六两)飞辰砂(三钱)飞雄黄(一钱)小无比散:粉草(五钱)飞滑石(六钱)寒水石(五钱)飞石膏(一两)广郁金(七分)上二散研末服,凡疹喘嗽气急面赤者,用二散,每服大一钱,小六分,毒从小便出,热退为度。

  稀疹经验方:用丝瓜一个,风干,岁除日放在新瓦面上灰,摊地上,去火气,研末,以百沸汤冲服,每岁如此,服至三四次,小儿永不患麻疹矣。(按:既有牛痘种法,小儿可免痘患,又有此善方以稀疹,育子者洵堪奉为希世之宝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563-经验奇方-清-刘一明 下一页 565-绛囊撮要-清-云川道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