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皇汉医学--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512-皇汉医学-- > 17-皇汉医学--
撂溃卵埂!?br />   一妇人,暑疫数日不解,虚羸烦热,脉微细,手足微冷,不能饮食,仅啜米饮少许耳。…元气稍复,食少进,一日,下黑血过多,舌上干燥,而身发热,精神恍惚,殆至危笃。余作黄土汤使服之。一昼夜,下血止,精神爽然矣。
  求真按:「上二治验,为肠伤寒之肠出血之剧者。然本方有如是之速效,西医以为何如?」
  黄土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伏龙肝,(重涩。调中,止血,燥湿,消肿)。辛温,调中,止血,去湿,消肿。咳逆,反胃,吐衄,崩带,尿血,遗精,肠风,痈肿(醋调涂),催生,下胎,为釜心多年之黄土。」
  《腹证奇览》曰:「有传欲得黄土之真物,须由山野僻地之民家,以不杂他土之生土作灶,烧用不断。凡廿余年,其色紫者,水干七次,去砂石灰,澄清用之。上黄土一味,名龙肝散,功能如下。
  龙肝散之功能,可用于心痛、反胃、中恶等证。腋臭,小儿脐疮,频涂亦可用之。小儿重舌,和醋涂。又产后恶血攻心而痛者,以酒服二钱。崩漏带下,吐血咳血,及催生,下胞衣,有大效。」
  子玄子《产论》曰:「病候曰逼心下,呕吐者,治法曰以虎翼饮、伏龙肝汁煎服。」
  一妇临月,呕吐不止,请子为之,且说以坐草,子先与伏龙肝汁,不复呕矣。
  由以上诸说观之,则本药为温性收敛药,有镇呕止血之特能。
  
  少阴病篇
  少阴病之注释
  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但』字之下,脱『恶寒』二字,宜补之。因原文所说『但』者,示无他事之辞也,如『但头汗出,余无汗』、『不恶寒但热』、及『温疟身无寒但热』等语可见。少阴病岂得以『但欲寐』之一证尽之乎?若以『但欲寐』为少阴病,则所谓『太阳病十日已去,脉微细而嗜卧』者,亦名少阴病耶!其为缺文也明矣。但恶寒者,所谓无热恶寒者是也。故麻黄附子细辛汤条云:『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通脉四逆汤条云:『少阴病,反不恶寒。』可见无热恶寒,乃少阴之本证也。凡外邪之中人也,其人属实热者,则发为太阳;其人属虚寒者,则发为少阴。寒热虽不同,然均是外感之初证耳。故太阳篇辨之云:『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此二『发』字是示其初证也。今邪从虚寒之化,故其脉微细,但恶寒而欲寐也,与麻黄附子甘草汤,微发其汗也(求真按:『山田氏谓麻黄附子甘草汤者,云少阴病有表证之处也,非谓治少阴病之全体也,不可误之』)。」
  上说甚是,本条宜作「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恶寒欲寐也。」故假令一切之病证,苟有此证候时,皆宜作少阴病而施治之。以下所载诸方,亦不外此义,然其证剧者,不无兼发厥阴病,不可忘之。
  少阴病,欲吐不吐,心烦,但欲寐五六日,自利而渴者,属少阴也。虚,故引水自救。若小便色白者,少阴病形悉具。小便色白者,以下焦虚有寒,不能制水,故令色白也。(《伤寒论》)
  【注】
  本条似非仲景之正文,然能示少阴病之病形,故列之。凡阴病者,为新陈代谢机能之沉衰,若此病渐达高度时,更使其机能衰减,因使尿中少固形成分,故尿中清白也。
  附子汤之注释
  少阴病,得之一二日,口中和,背恶寒者,当灸之,附子汤主之。(《伤寒论》)
  【注】
  《医宗金鉴》曰:「背恶寒者,为阴阳俱有证。如阳明病,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微恶寒者,乃白虎加人参汤证也。今少阴病,但欲寐,得之二三日,口中不燥而和,其背恶寒者,乃少阴阳虚之背恶寒,而非阳明热蒸之背恶寒也,故当灸之,更主以附子汤也。」
  魏荔彤曰:「『少阴病』三字中,含有脉沉细而微,与但欲寐之见证,却不发热,只该背恶寒,此为少阴里证之确据也,全篇亦视此句为标的。」
  求真按:「二说虽俱是,然口中和者,是味觉与平常无异也,宜附加之。」
  少阴病,身体痛,手足寒,骨节痛,脉沉者,附子汤主之。(《伤寒论》)
  【注】
  太阳病之身体骨节痛,必脉浮。今虽身体骨节痛,然手足寒而脉沉,则以少阴病之本方为主治也。
  附子汤方
  附子5克,茯苓、芍药各7克,人参5克,朮9.5克。
  上细锉,以水二合五勺,煎一合,去滓,一日分三回,温服。
  先辈之论说治验
  东洞翁曰:「附子汤,治身体挛痛,小便不利,心下痞硬,或腹痛者。」
  求真按:「治身体挛痛者,附子芍药朮也。疗小便不利者,附子茯苓朮也。医心下痞硬者,人参作用也。」
  附子汤方是真武汤之去姜加参者也。真武汤条下有心下悸、头眩、身动证,则此汤证有脱证也明矣。
  求真按:「本方虽不可无心下悸、头眩、身动证,然不过是客证,故仲景不言及之。」
  《方机》本方主治曰:「脉微细,其背恶寒者,身体痛,手足冷,骨节痛,脉沉者(应钟),身体痛,小便不利(仲吕),心下悸,或痞硬者。」
  《成绩录》曰:「一男子两脚疼痛,不得屈伸,手足寒,腹拘挛,食颇减,羸瘦尤甚,时时痔血二三升,他无所苦。先生与附子汤,疼痛退,拘挛缓,食亦进,能行步,唯有痔血,乃投黄连解毒散而止。」
  《古方便览》本方条曰:「一僧年三十六,请余诊治,曰:『贫道二十前后,患淋疾二三年,愈后诸证杂出。此后腰下冷,如在冰雪中,虽盛夏,须覆重絮,每发时心腹痛,而手不得动,腰脊痛,痉而不得反侧,甚则不能息,又忽忽少气,终夜不安席,大抵每夜必发,且自幼即有痔漏,自初患至今,经十四年矣。』余诊以心下悸,痞硬,腹皮拘挛,乃使饮附子汤及平水丸,时时以紫圆攻之。服半岁许,诸证痊愈。」
  一妇人,年五十余,患胸痹,饮食无味,身体尪羸,半岁许不愈。余诊之,心下痞硬,心悸,小便少,即作人参汤及三黄丸使饮之,二十余日未见其效。病者欲速,乃更他医。医视之,率尔灸脐旁,忽心腹切痛,下利数十行,臭秽不可近,殆至欲死。于是复召,余乃以大承气汤下之。五六日,诸证顿退,饮食倍前。七八日,小便不利,遍身浮肿,心下痞硬,腹皮拘挛。余又用附子汤及平水丸,三十日,诸证痊愈。
  一十岁儿,脊梁曲而伛偻,两脚挛急不能起,已二年矣。余以此方及紫圆使饮之,两月痊愈。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水病,遍身肿满,小便不利,心下痞硬,下利腹痛,身体痛,或麻痹,或恶风寒者。」
  《金匮?妊娠病篇》曰:「妇人妊娠六七月,脉弦,发热,其胎愈张,腹痛恶寒者,小腹如扇。所以然者,子脏开故也,当以附子汤温其脏。」按扇,扉也。《正字通》曰:「户之开合,犹如鸟羽之翕张,故从户从羽。」今验之妊娠六七月间,小腹时时缩张而为痛者,多发热恶寒,小便不利。若用附子汤、当归芍药散,则小便快利,胀痛速瘥。又按「愈张」者,恐为「翕张」之误,此条似张氏之口气,用之即有效,学者试之。
  真武汤之注释
  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擗地』二字,诸说纷纭。按…《字典》云:『擗,音僻。』《类编》:『仆也。』《正字通》云:『与辟通。』又《字典》「擗」字注云:通做「辟」,合考之,「」、「擗」、「辟」三字通用,所谓擗地者,即地也。盖字以音为本,形则亚之。若音既同则互相通用,而不泥于字义。又按《脉经》作『仆地』,字异而义同。《宋版》注云:『擗,一作僻。』是亦同音,故通用耳。…此条谓太阳病,以麻黄、青龙辈大发其汗,其人充实者,当汗出复常矣。若虚弱者,汗出,表证罢,病仍不解,发热,心下悸,头眩,身动欲仆地者,此因汗出多亡阳故也,虽有发热,非表不解之发热也,乃虚火上炎之发热也,即后世所谓真寒假热者是也。心下悸者,胃阳虚,水饮停蓄也。头眩者,头中之阳虚也。《灵枢?卫气篇》所谓「上虚即眩」是也。身欲仆者,经中之阳虚也(求真按:『头眩,身欲仆者,由阳虚者无论矣,然水毒之侵袭与大有力焉』),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汤条所谓『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是也。此为表里上下俱虚之候,故与真武汤以复其阳,行其水也。」
  求真按:「患太阳病者,身体虚弱或误发其汗,或身体壮实因误汗,虽汗出病犹不去,病者续发其热(此非表证之发热,少阴之发热也),心下悸,身体亦肉筋惕,震颤而欲倒地上者,为表里俱虚。若已陷于少阴者,则以本方为主治也,与『伤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汤主之』相似。而有阴阳虚实之别,不可误也。」
  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其人或咳,或小便利,或下利,或呕者,真武汤主之。(《伤寒论》)
  【注】
  尾台氏曰:「《玉函》『或小便利』,作『或小便自利』。按『或下利』者,当作『或不下利』,否则与上文『自下利』语不相应故也。或下四证,亦皆为本方所治也。」
  此说是也。「或」以下,宜看作「或咳,或小便自利,或不下利,或呕者,真武汤主之」。余不及解。
  真武汤方
  茯苓、芍药、生姜各2克,朮7克,附子3克。
  煎法用法同前。
  先辈之论说治验
  《伤寒绪论》曰:「不得眠者,皆为阳盛,切禁温剂。惟汗吐下后,虚烦,脉浮弱者,因津液内竭,则当从权,用真武汤温之。」
  《医史?撄宁生传》曰:「宋可与之妻,暑月身冷,自汗,口干,烦躁,欲卧泥水中。伯仁诊其脉,浮而数,内之,豁然而虚数。曰:『…此为阴盛格阳,得之于饮食生冷,坐卧风露者。』煎真武汤,使冷饮之。一进汗止,再进烦躁去,三进而平复如初。」
  《易简方》曰:「真武汤,不惟阴证伤寒可服。若虚劳之人,憎寒壮热,咳嗽下利,皆宜服之,因易名为固阳汤。」
  求真按:「虽虚劳之人,憎寒壮热,咳嗽下利,然不认为阴证,则不可漫然服本方。」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心下悸,身动,振振欲擗地,腹痛,小便不利,或呕,或下利者。」
  《方机》本方主治曰:「腹痛(消块),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下利,或咳,或呕者。心下悸,头眩(应钟),身动,振振欲擗地者。舌上干燥而生黑苔,口中有津液,身热,头眩,手足振振,或下利者(紫圆)。」
  求真按:「阳证舌之黑苔,以舌上干燥,口中亦干燥,而决无津液者。阴阳虚实,宜判别之。」
  《成绩录》曰:「一僧年三十许,胸中烦闷数日,吐下黑血,诊之脉沉微,腹满,小便难,手足浮肿,沉重不仁,大便日二三行,默默不欲饮食,食即停滞胸间,入腹则气急,腹满殊甚,其状如世所谓黄胖病者。先生与真武汤,百患悉治。」
  一妇人腹痛,硬满挛急,时时发热,小便不利,手足微肿,微咳,目眩已百余日。一医投大柴胡汤,诸证日甚,热亦益炽。先生诊之,与以真武汤。一二日,热退利止,经五六日,小便快利,而肿随去,食亦渐进,腹已不痛,目亦不眩,但硬满挛急如故,兼以当归芍药散,诸证痊愈。
  《古方便览》本方条曰:「一男子,年四十二,患下疳疮后,左半身不遂,手足颤掉,欲掷地,且兼发痫,十日五日必一发,食时使人代哺之,仰卧蓐上已三年矣。余诊之,自小腹至心下硬满,心悸而拘挛,乃作此方及三黄丸与之,时时以备急圆攻之。服一月,痫不发。又作七宝丸服之,每月一次,凡七次而痊愈。」
  求真按:「自小腹至心下硬满者,即右腹直肌挛急之谓也。」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痿躄病,腹拘挛,脚冷不仁,小便不利,或不禁者。腰疼,腹痛,恶寒,下利日数行,夜间尤甚者,此称疝痢,宜此方。又久痢见浮肿,或咳,或呕者,亦良。产后下利,肠鸣,腹痛,小便不利,肢体酸软,或麻痹有水气,恶寒发热,咳嗽不止,渐成劳状者,尤为难治,宜此方。」
  《方伎杂志》曰:「某人年四十,乞诊云:『二三年来,气分非常不舒,而食无味,夜不安眠。』诊之,面色青黑,一身无滋润气,少有水气,舌色刷白,声嘶息迫,脉不浮不沉,但无力如绵,所谓游魂行尸状,重患也。余说明之,使病人有所觉悟,先与真武汤。半岁许,少有气力,息迫亦缓,声音渐出矣。冬月腰痛,自脚至少腹麻痹而息又迫,转八味丸料,通计一年而全快。因思纵令难证,而尽力治之,亦有得效者,医人之于术,不可不勉焉。」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本方条曰:「此方以内有水气为目的,而与其它附剂不同。此因水饮,心下悸,身动,振振欲擗地,或觉麻痹不仁,手足牵引,或水肿,小便不利,其肿虚濡而无力,或腹以下有肿,而臂、肩、胸、背羸瘦,其脉细,或浮虚而大,心下痞闷,而饮食无味者。或四肢沉重、疼痛、下利者,用之有效。方名宜从《外台》,及《千金翼》,作玄武也。」
  《橘窗书影》曰:「一人旅行后,婴瘟疫,医疗之,数十日不解。微热,水气,脉沉微,四肢微冷,精神恍惚,但欲寐。余诊曰:『病在少阴。』因与真武汤加人参,二三日,精气大复,微热已解,而食大进,调理数旬而愈。余每逢此等证,不论热之有无,与真武加人参,每每奏效。或难曰:『异于仲师之旨也。』余曰:『唯认其为少阴病,与真武汤、附子汤等之正方耳,况发热一证,真武汤中具载耶!』」
  一妇人年垂七十,自春至夏,头眩不止,甚则呕逆欲绝,脉沉微,两足微肿,医二三疗之,不愈。余与真武汤兼用妙香散,数日,目眩大减,起居得安矣。
  通脉四逆汤之注释
  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赤色,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伤寒论》)
  【注】
  本条之病证山田正珍曰:「此亦少阴兼病厥阴者,寒邪太盛,阳气虚脱也,是四逆汤证之更剧者。『反不恶寒』四字,对少阴病言之,此证外虽发热,然非表有实邪也,乃后世方书所谓无根之虚火上泛也,若以此汤救其虚脱,则瘥矣。『或』字以下,则为所兼之客证耳。『里寒外热』四字,说其因也,非谓其证也。」
  虽为四逆汤证之更剧者,然所穷极者,不外为该汤证之急迫虚脱皆剧也。故亦如四逆汤,主用甘草,且增量干姜之本方以应之。中医之强心疗法,缓和无害,同时下利清谷、手足厥逆、腹痛、干呕等,亦皆治愈矣。
  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出而厥者,通脉四逆汤主之。(《伤寒论》)
  【注】
  本条,亦少阴病兼厥阴病者。汪氏云:「下利清谷者,为里寒也。外热者,为身微热,兼汗出也,此为真阳之气,外走欲脱也。」
  因虚脱而脱汗者,则有脉微欲绝之候也明矣。
  通脉四逆汤方
  甘草、干姜各4.8克,附子2.4克
  煎法用法同四逆汤。
  先辈之论说
  《心法附录拔萃》曰:「附子理中汤(求真按:『此即本方也』),治中风无汗而身凉者。」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四逆汤证,而吐利厥冷甚者。」
  《方机》本方主治曰:「吐利,汗出,发热,恶寒,四肢厥冷,脉微欲绝,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者,通脉四逆汤主之。」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通脉四逆汤,比诸四逆汤,则其证更剧,『面赤色』以下则兼证也。疑『其人』之下脱一『或』字。」
  《霍乱治略》曰:「下利甚,呕,腹中水鸣,或腹痛,小便不利,四肢冷,或挛痛者,真武加半夏汤(真武汤、小半夏汤之合方)。下利不止,厥冷烦躁,四肢转筋,腹拘急,面青肉脱,眼凹声嘶者,四逆汤,随证宜用四逆加人参汤(宜用直根人参)。下利转筋益甚,厥冷过臂膝,精神衰弱,脱汗缀珠,脉微细,或沉伏不见者,通脉四逆汤。前证,心胸气闭,干呕甚,或发呃逆者,宜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无猪胆时,可用极上熊胆),此证多死。若下利干呕皆止,厥冷烦躁,转筋自汗,呃逆不止,小便不利者,宜茯苓四逆汤,此证亦多死。然用此方,而小便通利,至于大便带黄色,诸证渐退,有回生者。」
  白通汤及白通加猪胆汁汤之注释
  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白通加猪胆汁汤主之。服汤,脉暴出者死,微续者生。(《伤寒论》)
  【注】
  少阴病,下利,脉微者,可与白通汤。服此汤,尚下利不止,四肢厥逆,脉沉微而难触,干呕烦躁者,为白通加猪胆汁汤之主治也。服此汤后,脉暴出者,则必死,微现持续者,回生也。尾台氏曰:「按,疑此条『下利』之下,脱『腹痛』;『利不止』下脱『若』字。」此方证比四逆汤证,则下利稍缓,且无清谷大汗,四肢拘急等急迫证,故不用甘草也。葱白,陶弘景曰治伤寒头痛,陈子良曰止阴毒腹痛。此说是也,可从之。
  白通汤方
  葱白6.8克,干姜、附子各2.8克。
  煎法用法同前。
  白通加猪胆汁汤方
  葱白6.8克,干姜、附子各2.8克,猪胆或熊胆0.8克。
  上细锉,以水一合五勺,煎五勺,去滓,和猪胆,顿服。以上二方,原方加人尿(童便),今去之。
  先辈之论说
  《活人书》曰:「病人有谵语者,有郑声者。郑声为虚,宜用温药,白通汤主之。谵语为实,须调胃承气汤主之。」
  求真按:「谵语者,未必以调胃承气汤为主治。」
  《名医方考》曰:「白通加人尿猪胆汁汤(求真按:『此即白通加猪胆汁汤』),久坐湿地则伤肾,肾伤则短气,腰痛,厥逆,下冷,阴脉微者,宜此方。」
  东洞翁此二方定义曰:「白通汤,治下利腹痛,厥而头痛者。白通加猪胆汁汤,治白通汤证而厥逆,干呕,烦躁者。」
  《餐英馆治疗杂话》白通加猪胆汁汤诀曰:「一切大吐泻后,面色眼彩,属于虚寒而厥冷。其冷发自指里,完全不背虚寒,而心下有膨满烦躁证,夏月霍乱亦间有之,脉微欲绝,或全绝。世医于此证,虽知用附子理中等回阳药,然忘治心下之膨满,故药无效。此时宜用此方,有十倍参附理中之效。夫大吐泻后,何故心下痞塞乎?究其病源,因大吐泻后脾胃暴虚,气与余邪相搏结而聚心下,故用此方。以附子、干姜回阳,以猪胆汁压痞塞,以葱白温下元,用人尿镇坠下行之品,引肾中欲飞腾之阳气而归源。以一方而四能备,仲景之制方,其精密如此,如何世之庸盲者,岂不知耶?且此方不仅有效于霍乱吐泻证,凡中风卒倒,小儿慢惊,及其它一切暴卒病,脱阳证等,亦能建奇效。总以心下为目的而用之为要,今仅举其效能之一隅耳,圆机活法,存乎其人。」
  葱白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葱,生者辛散,熟而甘温。…故发汗解肌,以通上下之阳气。治伤寒腹痛,…阴毒腹痛,益目睛,利耳鸣,通二便,气通则血治,故治吐血、衄血、便血、痢血、折伤出血、乳痈风痹。通乳安胎。妇人妊娠伤寒,以葱白一物汤,发汗安胎,加姜亦佳。通气故能解毒,解药毒、鱼肉毒、蚯蚓毒,涂猘犬伤。」
  由此观之,则本药为温性兴奋药,而有杀虫杀菌作用。
  熊胆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熊胆,苦寒凉心,平肝明目,杀虫,治惊痫瘛瘲。通明者佳,性能辟尘,扑水上尘,投胆米许,则豁然开矣。」
  《一本堂药选》曰:「熊胆,疗症瘕、疝痞、痃癖、心胸痛、腹痛、伤食不吐不下、癫狂、疟疾、痢疾。杀虫,止呕吐,发痘疮。疳疾、惊痫、妊胀腹痛、产后腹痛、催生,点眼去翳,涂痔止痛,用于一切之急病,以唤起元气,开通蔽塞。」
  由以上诸说及余之实验观之,则本药为有力之兴奋药,而有镇痉、镇痛、解毒等之特能。又有时现镇呕、催吐、缓下之作用。实医家不可一日或缺之要药也。
  桃花汤之注释
  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伤寒论》)
  【注】
  本条之病证汪氏云:「此条乃少阴中寒,即成下利证。下利便脓血者,虽协热者多,然今谓少阴病下利,则必脉微细,欲寐,而复下利也。下利日久,至于便脓血者,乃里寒滑脱也。」
  钱氏曰:「见少阴证下利者,为阴寒之邪在里,湿滞下焦,大肠受伤也。故皮折血滞,变为脓血,滑利下脱,故以温中固脱之桃花汤主之。」
  尾台氏云:「便脓血者,是肠垢(求真按:『是指黏液』)与血同出也。《病源?痢候》中所谓脓涕耳,肠痈与下利真脓血不同。」
  如上所言,为大肠黏膜(下行结肠以下)糜烂破溃,下痢黏血便,因而有衰弱,脉微细,但欲寐之病情也。
  少阴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伤寒论》)
  【注】
  本条之病证钱氏云:「自二三日至四五日,为阴邪在里,气滞肠间,故腹痛也。下焦无火,气化不行,故小便不利,且下利不止,则小便随大便频出,膀胱不得潴蓄,小便不得分利也。下利不止者,气虚不固,而大肠滑脱也。便脓血者,邪在下焦,气滞不流,而大肠伤损也。此属阴寒虚利,故以涩滑固脱,温中补虚之桃花汤主之。」
  腹痛者,因肠溃疡面为病的异产物刺激而引起。小便不利者,因下利不止,消耗体液也。下利不止者,因于肠管麻痹,故用温性收敛剂之本方以治之也。
  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金匮要略》)
  桃花汤方
  赤石脂6.4克,干姜0.4克,粳米4克。
  上细锉,以水一合五勺,煎五勺,去滓,纳赤石脂末4克,顿服之。若一服愈,余勿服。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腹痛下利,便脓血者。」
  《方舆輗》本方条曰:「此方用于脓血痢,久不止者。便脓血,痛在小腹者,良(求真按:『本方证为大肠黏膜溃疡,故其痛在下腹部也』)。盖脓血痢,有阴证阳证之别,阳证有柏皮汤(求真按:『是后世方也』)、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阴证有桃花汤、柏皮汤已如前粗辨之矣。桃花(求真按:『是略汤字』)、赤禹(求真按:『是赤石脂禹余粮汤之略也』)。痛在小腹,此与素有里热者,痛及小腹之下,而已成里寒肠滑等时,乃桃花汤之阴证也。因是痢疾痛在小腹者,纵令有里热,亦以赤石脂、阿片之类止之为良(求真按:『有里热时,虽纵令痛在小腹,不可用赤石脂、阿片也』)。此时热势大减,不渴,只脓血甚者,用桃花汤,其利脓血不甚,而下利尚不止者,宜赤石脂禹余粮汤。此时若误阳证之柏皮汤,而用此阴证之桃花、赤禹,则更加腹满,或为气肿,或为气块,或为痿躄、鹤膝诸证,宜细辨之,不可有误。此余所试验也,后阅《本事方》,已有载之,且为丸用,但效验迟钝,故不如从论煎汤也。若有嫌恶此汤者,宜随分以轻剂服,较为有利。」
  痢疾经久,如阴证者,其痛在大腹,是理中、四逆、白通等方之所也,不可用赤禹之类。又经久无肠滑,只下真脓血者,桃花汤之正证也(求真按:『此方以黏血便为目的,非主真脓血也』),以常下血,无脓,无痛,亦可知之。下重亦有里寒者,非一概热证也。盖痢有始终不痛者,逐毒乎?止利乎?决其可止者,有后重(谓但有下重者),又遗尿也(遗尿者,谓十次有二三次也),故有后重,亦有遗尿者,当遏止之。大概属阳证者,赤物多白物少,若系里寒,用赤石脂者,多带白物。此谓肠滑,而非后重也。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按,干姜分量甚少,可疑。《外台》载阮氏桃花汤,作赤石脂八两,粳米一升,干姜四两,余多用此方。吴仪洛曰:『服时再加末方寸匕者,以留滞固肠胃也。』痢疾累日后,热气已退,脉迟弱,或微细,腹痛下利不止,便脓血者,宜此方。若身热脉实,呕渴,里急后重等证犹存者,当先随证以疏利之剂,驱逐热毒,荡涤肠胃也。若执腹痛下利便脓血证,而用此方及禹余粮汤等方者,犹关门养盗,其患宁可测耶?学者思之。」
  求真按:「此说有理,可信。」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本方条曰:「此方《千金》为丸用,至极便利也。脓血下利,非此方则治。若有后重,则非此方之所主也,宜用白头翁汤。后重而大腹痛,用之则有害。又此方与禹余粮汤稍有不同,病专下焦。称肠滑者,宜赤石脂禹余粮汤也。」
  赤石脂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赤石脂,甘温,故益气,生肌,调中。酸涩,故收湿,止血,固下。疗肠澼泄痢,崩带遗精,肠痔,溃疡,收口,长肉,催生,下胞。本药不外于过格鲁儿铁,故有收敛、止血、止泻作用。然无益气,生肌,催生,下胞之能,故不可不取舍之。」
  赤石脂禹余粮汤之注释
  伤寒,服汤药,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服泻心汤已,复以他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复利不止者,当利其小便。(《伤寒论》)
  【注】
  在人参汤条。
  赤石脂禹余粮汤方
  赤石脂、禹余粮各6克。
  上细锉,以水一合五勺,煎五勺,去滓,顿服。
  先辈之论说
  《幼科发挥》曰:「自大肠来者,则变化尽而成屎,但不结聚,而所下皆酸臭也,宜禹余粮汤(求真按:『此即本方也』)。」
  《方机》本方主治曰:「下利,小便不利者。小腹痛,小便不利者。若下利者。」
  《百疢一贯》曰:「有一种肠滑证,续下而肠胃失固者,此证无毒,以脐下微痛为目的,用赤石脂禹余粮汤。」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肠澼滑脱,脉弱无力,大便黏稠如脓者,若腹痛干呕者,宜桃花汤,又合用二方亦妙。」
  禹余粮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禹余粮,甘平性涩。…能固下,治咳逆下痢,血闭,血崩,又能催生。」
  由此说观之,则本药有收敛作用也明矣。
  厥阴病篇
  厥阴病之注释
  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伤寒论》)
  【注】
  厥阴病者,吉益南涯曰:「厥者,谓其病之暴迫也。血气暴迫,上攻内位者,谓之厥阴。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不能食,此其候也。阳明与厥阴,均是暴急者也,厥起上行,直在内位,外不循气,四肢厥逆,此为阴气暴剧之状,因名曰厥阴。阳明者,阳气明实,故曰阳明,而不曰明阳也。厥阴者,厥而有阴状,故曰厥阴,不曰阴厥也。」
  吉益羸齐曰:「里极,而无实状也。先于表里之位,血气不行,而成厥状。内之血气,不循于外而上迫,极则血气不得止,却反下行,而现下利,致成阳状也。故设厥阴篇,示其极后不实而上迫,有见阳状者。」
  如上所述,因阴证之极,病毒迫于上半身而及头脑,致现消渴(渴虽饮水,然尿利不增进者),心中疼热等证,且虽感空腹,然不欲饮食,强食时,则吐蛔虫,若误下之,遂致下痢不止也。一言尽之,此因阴虚证而致上热下寒之剧者是也。
  伤寒脉迟,六七日,而反与黄芩汤彻其热。脉迟为寒,今与黄芩汤复除其热,腹中应冷,当不能食,今反能食,此名除中,必死。(《伤寒论》)
  【注】
  本条山田正珍云:「『伤寒脉迟』句下,当有『发热』二字,可与下文『反与黄芩汤彻其热』语相应。盖黄芩汤本为治太阳少阳合病之方,岂可用于不发热者耶!『彻』与『撤』通,除去也。经典通作『彻』。…除中者,谓中气翦除也。…除中反能食者,胃气将绝,引食以自救也。」
  如上说,脉迟发热者,为阴证之发热,所谓真寒假热证是也。误与黄芩汤除去其热,致腹中冷却,不能饮食,至当也。今反能饮食者,称为除中,恰如灯火将灭,一时反加明者,必死也。
  凡厥者,阴阳气不相顺接,便为厥。厥者,手足厥冷是也。(《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阴阳之气,不相顺接者,谓血气痞塞,不能升降,所谓天地不交,否者是也。尝考《和兰解体书》,人身血行有二:一起心脏,以顺行周身,是谓动脉;一起动脉尽处,受动脉之血逆行,还入于心,是谓血脉(求真按:『静脉也』)。更出更入,如环无端,若有痞塞,则出者不入,入者不出,厥逆于是发,脉道于是绝,乃至于死也。所谓阴阳二字,盖动脉、血脉是也。」
  病者手足厥冷,言我不结胸,小腹满,按之痛者,此冷结在膀胱关元也。(《伤寒论》)
  【注】
  本条解如《金鉴》曰:「病者手足厥冷,言我不结胸者,是大腹不满,惟小腹满,按之痛也。」
  《论》中有小腹满,按之痛,小便自利者,是血结膀胱证。小便不利者,是水结膀胱证。手足热,小便赤涩者,是热结膀胱证也。此则手足冷,小便数白,知是冷结膀胱证也。
  程氏曰:「虽发厥不结胸,然小腹满,作实结痛者,则似可下矣。然下焦结多冷,不比上焦结多热也。况手足厥而上焦不结,惟结于膀胱关元处耶,故曰冷结也。」
  钱氏曰:「关元者,任脉穴也,在脐下三寸。」
  求真按:「本条是暗示厥阴病,冷结膀胱者,不可泻下之所以也。另示桃核承气汤、抵当汤之瘀血结在膀胱者,大黄甘遂汤之水与血结在膀胱者,大承气汤之热结膀胱者之鉴别法也。」
  伤寒发热,下利厥逆,躁不得卧者,死。(《伤寒论》)
  【注】
  阴证之极,里寒外热,下利厥逆,加躁不得安卧者,必死也。
  伤寒发热,下利至甚,厥不止者,死。(《伤寒论》)
  【注】
  厥不止者,谓服药无效,则至死必然也。
  伤寒六七日。不利便,发热而利,其人汗出不止者,死。有阴无阳故也。(《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不利便者,当作小便不利。有阴无阳故也,六字系后人之言。」此说是也。
  伤寒五六日,不结胸,腹濡,脉虚复厥者,不可下,此为亡血,下之,死。(《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濡』,程应旄改作『满』,是也。若腹濡脉虚而厥,则皆无可下之理,而曰不可下,则为无谓矣。」此说亦是,可信。
  伤寒脉促,手足厥逆者,可灸之。(《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以灸挽回阳气,继以四逆辈可也。」此说亦可信。
  伤寒四五日,腹中痛,若转气下趣少腹者,此欲自利也。趣,《成本》作趋。(《伤寒论》)
  【注】
  本条山田正珍曰:「此乃心下有水,渍入肠中,为利之兆。盖承『厥而心下悸』条(求真按:『伤寒厥而心下悸者,指先宜治水,宜服茯苓甘草汤条也』)而发也。俚语有之,肠鸣者必下,盖喻事必有前兆也。此条之意与一百五十七条生姜泻心汤证曰:『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下利。』同是有水而雷鸣也。《金匮》曰:『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者,附子粳米汤主之。』此条亦宜用粳米汤,不可用生姜泻心汤也。水虽则一,然证有痛与不痛之别也。」
  自患伤寒四五日,腹内疼痛,水鸣自上方下走于下腹部者,必为下利之先兆也。附子粳米汤证,虽如山田氏说,然此汤与生姜泻心汤,不但有痛与不痛之差,且有阴阳虚实之别也,不可不追加之。
  下利,手足厥冷,无脉者,灸之不温,若脉不还,反微喘者,死。(《伤寒论》)
  【注】
  本条宜作「下利,手足厥冷,无脉者,灸之不温,若服白通加猪胆汁汤,而脉不还,反微喘者,死也」。
  下利清谷,不可攻表,汗出,必胀满。(《伤寒论》)
  【注】
  山田正珍曰:「下利清谷者,为里寒甚,宜与四逆汤温之。虽有表证,不可发汗,汗出,则表里俱虚,中气不能宣通,故令人胀满(求真按:『胀满,即腹胀满也』),亦四逆汤证也。」
  下利后脉绝,手足厥冷,晬频率还,手足温者生,脉不还者死。(不还之下,《玉函》、《千金》有不温二字,是也。)(《伤寒论》)
  【注】
  本条下利后脉绝,手足厥冷,服通脉四逆汤,晬频率还,手足温者生,脉不还,手足不温者死也。晬时者,《证类本草》弘景云:「晬时,周时也。」即今旦至明旦也。方有执云:「晬,音醉,晬时,周时也,即一昼夜也。」
  伤寒下利,日十余行,脉反实者,死。(《伤寒论》)
  【注】
  《金鉴》曰:「伤寒下利,日十余行,则正气虚矣,其脉当虚。今反实者,邪气盛也,正虚邪盛,故主死也。」
  山田正珍曰:「《素问?玉机真藏论》曰:『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皆难治。』」
  呕家有痈脓者,不可治呕,脓尽自愈。(《伤寒论》)
  【注】
  《金鉴》云:「心烦而呕者,内热之呕也。渴欲饮水而呕者,停水之呕也。今呕而有脓者,此内有痈脓,故曰:『不可治呕,呕俟脓尽,而自愈矣。』此是体内有化脓性疾患,而有呕吐脓汁者,决不可镇吐,而以适方排脓,脓尽时,则呕吐自治矣。」
  伤寒,哕而腹满,视其前后,知何部不利,利之则愈。(《伤寒论》)
  【注】
  因呃逆而腹满者,视病者之前(小便)后(大便),知因何者不利,以适方利其不利,则呃逆腹满,皆自治矣。然哕而腹满,恐是「腹满而哕」之误。何则?有因腹满而呃逆者,然未有因呃逆而腹满之理也。又,若非腹满为主,呃逆为客,则下文「视其前后,知何部不利,利之即愈」数句全无意义矣。
  乌梅圆之注释
  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藏厥,非为蛔厥也。蛔厥者,其人当吐蛔,今病者静而复时烦,此为藏寒,蛔上入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蛔闻食臭出,其人当自吐蛔。蛔厥者,乌梅圆主之,又主久利。(《伤寒论》)
  【注】
  成无己曰:「藏厥者死,阳气绝故也。蛔厥者,虽厥而烦,然吐蛔已则静,不若藏厥而躁无暂安时也。病人藏寒,胃虚,蛔动上膈,闻食臭出,因而吐蛔,与乌梅丸温藏安蛔。」
  希哲氏曰:「此为藏寒,蛔上入膈,故烦」十字,为一句。…藏寒者,胃寒也。古书有指府为藏者,不可拘泥也。」
  《医宗金鉴》曰:「伤寒脉微而厥者,厥阴之脉证也,至七八日不回,手足厥冷,更加通身肤冷,躁无暂安时者,此为厥阴。阳虚阴盛之藏厥,非阴阳错杂之蛔厥也。若是蛔厥,其人当吐蛔,今病静而复时烦者,不似于藏厥之躁无暂安时,则知为蛔上入膈,故其烦须臾复止也。得食而吐又烦者,是蛔闻食臭出,故又烦也。得食蛔动而呕,蛔因呕吐出,故曰其人当自吐蛔,主以蛔厥之乌梅圆也。又主久利者,此药之性味酸苦辛温寒热并用,故能解阴阳错杂,寒热混淆之邪也。」
  喻氏曰:「脉微而厥,可知阳气衰弱矣,然未能定其为藏厥、蛔厥也。惟肤冷而躁,无暂安时者,乃为藏厥,用四逆汤及灸法,而厥不回者,则死矣。」
  参照上之四说,可知本条之义矣。
  乌梅圆方
  乌梅、细辛、附子、桂枝、人参、黄柏各12克,干姜20克,黄连32克,当归、蜀椒各8克。
  上细锉,以蜂蜜及米糊为丸,一回4克许,一日三回服用。
  先辈之论说治验
  《内科摘要》曰:「乌梅丸,治自胃府发咳,咳而呕,呕甚则长虫出。」
  《圣济总录》曰:「乌梅丸,为产后冷热剂,治久下不止也。」
  《方舆輗》本方条曰:「吐蛔证,先哲已有论之。或为寒,或为热,其治法由此丸分出。虽似各有确见,然余以此药由寒热各性,错综成方,即是立方之妙旨,故余常守故规,不为一味之去加,而屡得巧验,兹举一二例以证之。一人年二十余,久患虫积腹痛,更医数人不效,上呕下泄,羸困颇甚。余以此丸为料,用之十余帖而痊。以此丸为料用,不载于书,又不见世医为之,顷读陈复正《幼幼集成》『以乌梅丸方为末,水煎十分之一亦可』,此说可谓先得我心矣。」
  《百疢一贯》曰:「以乌梅圆煎剂亦有效,蛔证虽有脏寒、热病之分,病末吐蛔,多难治而死,此处后世有用理中安蛔汤者,即古方之乌梅丸也。」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胃反、噤口痢,间有宜此方者,以生姜汁汤送下为佳。」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本方条曰:「此方之蛔厥,全冷者也。痛、烦,有休发者。轻证起时,有厥者。柯琴谓不仅蛔厥,概为厥阴之主方,又厥阴多寒热错杂证,茯苓四逆汤、吴茱萸汤外,运用此方多能奏效,故虽别无蛔厥之候,亦用于胸有刺痛者,又反胃之坏证,以半夏干姜人参丸料,送下此方,有奇效。又能治久下利也。」
  乌梅之医治效用
  《本草纲目》曰
  乌梅
  求真按:「由梅实熏制而成也」。
  【气味】酸温,平涩,无毒(杲曰:「寒,忌猪肉」)。
  【主治】下气除热。…止肢体痛,偏枯不仁,死肌,去青黑痣,蚀恶肉。(《本经》)
  去痹,利筋脉,止下痢。(《别录》)
  治伤寒烦热。(弘景)
  止渴,调中,去痰,治疟瘴,止吐逆霍乱,除冷热痢。(藏器)
  治虚劳骨蒸,消酒毒,…治休息痢,有大验。(大明)
  敛肺,涩肠,止久嗽、泻痢、反胃、噎膈、蛔厥、吐利,消肿,漏痰,杀虫,解鱼毒、马汗毒、硫黄毒。(时珍)
  由此等说观之,本药为清凉性收敛药兼有杀虫、杀菌、赘肉腐蚀作用矣。
  当归四逆汤之注释
  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伤寒论》)
  【注】
  和久田氏曰:「平素气虚之人,外邪袭入于心胸,正气为之抑压,自四肢厥逆,脉细欲绝者,以此方排心胸间之寒邪,导下水气,舒畅正气,则厥寒复温,脉带阳气而愈矣。与三味之四逆汤不同,彼已在内,有下利清谷证,故于四肢谓厥冷。冷者,自内冷也,属于内之词也。寒者,自外来也,属于外之词也。此证在心胸间,非腹内之变也,故变文而书厥寒,示其异也。细者,脉幅如丝也,故曰欲绝也,可以想见其情矣。」
  下利,脉大者为虚,以强下之故也。设脉浮革,因尔肠鸣者,属当归四逆汤。(《伤寒论》)
  【注】
  和久田氏曰:「脉大者,所谓洪大无伦也。浅按则大,虽有幅,然重按则细如蛛丝之脉也。革者,谓弦大而芤之脉也。芤者,中空,如葱之切口也。此为虚寒之候,但此言下利脉大者,为虚之一语,例也。『以强下之』以下,谓此方证也,谓凡下利脉大者,虚寒之例也。今病人以强下之故而胃肠衰,设脉浮革者,则不可以实论也。因尔者,因强下也。因强下,虽不下利,然脉浮革,而肠中水鸣者,当为虚寒,此方主之也。此证与前章『脉之细大』如相反,其归一也,而此脉较彼更虚也。余按凡虚寒证,脉浮大者,腹候时,其动气迫于心下,有浮大之状也,不可误为阳证。又案三味之四逆汤,因下而致下利清谷者,此方因下而但肠鸣脉有虚证者,亦内外之不同也。」
  当归四逆汤方
  当归、桂枝、芍药、细辛、大枣各5.5克,甘草、通草各3.5克
  上细锉,以水二合五勺,煎一合,去滓,一日分三回温服。
  先辈之论说治验
  《伤寒六书》曰:「伤寒少阴病,但厥无汗,强发之,必动其血,或自口鼻耳目中出,名曰下厥上竭,为难治。又咽喉闭塞,不可发汗,发汗则吐血,气欲绝,手足厥冷,蜷卧而不能自温。又脉弱者,不可发汗,发之则寒栗不能自还,皆以当归四逆汤主之。」
  《幼幼集成》曰:「当归四逆汤,治小儿血虚体弱,寒邪伤荣,以致眼目翻上,身体反张,盖太阳主筋病故也。」
  求真按:「本方虽非主治太阳病,然不去于桂枝汤之去加方。」
  《续建殊录》曰:「一童子年十余,有寒疾,初二三日,虽服药,发汗,然不解,而热反倍于前日,眼中赤,短气,躁烦,手足厥冷,大便秘涩。众医皆谓元气虚,曰若非参附及白朮等,则不能补其虚。因与理中汤,得汤疾弥进。因求先生治,诊之曰:『此所谓厥阴证血气内迫所致。』乃与桃仁承气汤,翌日下利如倾盆。续服数贴,后厥冷甚,殆将如死状。更与当归四逆汤,厥冷即愈,再用前方,疾痊愈。」
  求真按:「下利如倾盆,厥冷甚,殆将如死者,是以桃仁承气汤强下之。则已存之本方证突然发现也,与前述之仲景原文对照,可明此旨。」
  《方舆輗》曰:「当归四逆汤,用于下纯血痢之血便耳。伤寒下血,虽为恶候,然非痢疾之下血,可以此汤愈之。」
  和久田氏曰:「腹皮拘挛,似桂枝加芍药汤及小建中汤之腹状,且左脐旁天枢(求真按:『天枢者,脐作一寸宽,由其端左右各一寸之处也』)上下有挛痛者,似当归建中汤、当归芍药散证,于右小腹腰间有结聚,手足冷,脉细无力者,当归四逆汤证也。按此方为桂枝汤方中去生姜,代以细辛,更加当归、通草而增大枣也。下焦之寒气,上在心下,正气抑塞,不充肌表,不及四肢,血脉涩滞,无决流之势。细辛能散中焦之冷气,排除抑塞胃口之水气。通草能引其水而利小便,通关节,便导其阳。余为和血脉,滋达正气者,桂枝汤之方意可知矣。但以当归为主,和以芍、甘二味,能解腹中之结血挛引者也。」
  《百疢一贯》曰:「休息痢(求真按:『此谓下痢与便秘之交代性者』),有因疝来者,此时有用当归四逆汤等者,黑便与血交下,当归四逆汤有效。」
  五更泻(求真按:「谓昼不下利,深更有之」),有用当归四逆、真武等者,二方无效,死证也。
  译者按:「未尽然也。五更泻,有因于伏暑者,作伏暑治,都效。」
  《餐英馆治疗杂话》本方条曰:「此方证,以热手按之,则如蛙鸣,又腹中或左或右,病人自觉有冷处,或自腰至足股处,或左足全体觉冷证,是用此方之标准也。此证属慢性,有历五年十年不愈,时发时止者,但起居形态不衰,精神疲惫耳。」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疝家,发热恶寒,腰腹挛痛,腰脚拘急,手足寒,小便不利者,兼用以消块。治妇人血气痛,腰腹拘挛者。治经水不调,腹中挛急,四肢酸痛,或一身习习如虫行,日头痛者。」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本方条曰:「此方虽为治厥阴表寒之厥冷药,然原系桂枝汤之变方,故用于桂枝汤证之血分闭塞者有效。是以先哲谓不仅厥阴病,亦可用于寒热胜复而手足冷,又加吴茱萸生姜汤,为后世疝积之套剂。阴(求真按:『此阴,鼠蹊小肠气也』),轻者以此方治之。」
  清川玄道曰:「冻风,俗谓冻疮。《外科正宗》云:『冻风者,肌肉寒极,气血不行,肌死之患也。』冻风证,诸家有种种之治方,虽未必皆无效,然未闻有神方也。余壮年西游时,访远州见付驿古田玄道翁,翁笃信仲景(着有《伤寒论类辨》),伤寒勿论矣,即其它杂证,皆以《金匮》、《伤寒论》为规矩。见翁治冻风,用当归四逆汤,奏速效。余问其所以,翁云:『《伤寒论.厥阴篇》不云乎?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余因大有所得,别后殆将三十余年,于冻风每用此方,必见效。庚辰二年,一妇人年三十许,左足拇指及中指,紫黑溃烂,自踵趺上及脚膝,寒热烦疼,昼夜苦楚,不能寝食。一医误认为脱疽之类证,虽种种施治而无效。因是主人仓皇,邀余治,余诊曰:『去年曾患冻风乎?』曰:『多年有之。』余曰:『决非脱疽之类,是冻风也,完全误治矣。』乃与当归四逆汤,外贴破敌中黄膏等,一月余,痊愈。此为冻风之最重者也,若平常紫斑痒痛者,仅用前方四五帖,效如桴鼓也,可谓神矣。」
  因云:「当归四逆汤,如《伤寒溯源集》、《伤寒论注》以下诸注家,疑方中无姜附,而有区区之论说,然余以为皆拘泥四逆之方名,而误其病候也。盖厥寒者,为寒在表,候之外冷,其人自觉寒也。厥冷者,寒在里,候之冰冷,其人自不觉也。夫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由太阴所分歧也。太阴第二条(因于宋板之名号)云:『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也,以其脏有寒故也,宜服四逆辈。』此由太阳中篇第十条小青龙汤所岐分也(小青龙汤条云:『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或利』)。由是观之,当归四逆汤,为桂枝汤加减之方,专以外发寒邪,非如他四逆汤,专救里寒之剂也,岂可怪方中无姜附耶?余今不敢诽谤古人,是欲活用仲景师之方剂,可治万病,此不过其一端耳。」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之注释
  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若其人内有久寒者,宜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主之。(《伤寒论》)
  【注】
  参照下说可解本条之义。
  和久田氏曰:「久寒者,非水毒之寒也,乃下焦之虚寒、疝毒、宿饮之类,集于胃口,抑塞阳气,而妨饮食克化之利,是也。此证但谓久寒,不详其证,或虽有指吐利者。然由余所试验,或因宿饮滞于中焦而成吐酸、吞酸等证者。或因冷气冲逆,迫心下,攻胸胁,干呕,吐涎沫者。或为腹痛,或为吐利,或成转筋。妇人冷积血滞,经水短少,腹中拘挛,时迫心下胁下,肩背强急,头项重痛之类,概因久寒之所致。审其脉证而得手足寒,脉细者,若用本方,无不效也,不仅吐利一证也。吴茱萸、生姜、细辛,尽力以排除胸膈之宿饮停水,豁胃口,散冷气,下冲逆,使利其用也。一老翁患转筋,其证胸腹拘急,背膊强,头脑痛,口舌干燥,若弄舌濡唇,则忽转筋,强直欲死。使门生处方,虽进桂枝加芍药汤或瓜蒌桂枝汤无寸效,因服鸡屎白二钱亦无效。近邻有汤村生者,诊之曰:『脉涩转筋,宜用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其口舌燥者,由于舌筋不转,血分动而津液干,不宜作热候也。』乃作本方使服之,且加针治,病热稍减,续服一昼夜,翌夕愈而复常,翁大称叹汤村生之伟效。」
  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方
  当归、桂枝、芍药、细辛、大枣各3.5克,甘草、通草各2.5克,吴茱萸12克,生姜9.5克。
  上细锉,以水、酒各一合三勺,煎一合,去滓,一日分三回,温服。或如当归四逆汤,水煎,温服。
  先辈之论说治验
  《千金方》曰:「四逆汤(求真按:『此即本方也』),治霍乱多寒,手足厥冷,而脉欲绝者。」
  《续建殊录》曰:「某人一日患头痛,状如感冒。及次日,谵语烦躁,不得眠,翌日周身厥冷。于是求治于先生,诊之脉微细欲绝,眼中赤,四肢强直,口不能言而呕,乃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食顷,呕止,诸证稍瘥,但心下如石硬,按之则痛,不欲以手触之,更与桃仁承气汤二帖,大便快通,硬痛顿除。于是复与前方,数日而痊愈。」
  一丈夫,恶寒身热而呕,腰痛,口干燥,一日,振寒发热,汗出而渴,如疟状,朝夕皆发,脉缓,恶寒,后呕止,身热,腰痛,口干燥如故,五六日,振寒再发,其状如初,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诸证少退。八九日,发悬痈,痛不可忍,与大黄牡丹皮汤,脓溃,数日而愈。
  一男子,初患头痛,恶寒,手足惰痛,恍惚如梦,微渴,微呕,胸肋挛急而引胸下痛,咳嗽吐痰血,处以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兼用解毒散(求真按:「此即黄连解毒散之略也」),服之,诸证得以痊愈。
  《成绩录》曰:「一男子,寒热六七日,谵语,不大便,至八九日,昏冒不能言,舌上黑,腹硬满,按之痛不可忍,干呕而食不下,四肢疼痛,不得屈伸。先生诊之,与以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兼用桃仁承气汤,大便快利,大下黑物,黑苔去,神气复,诸证乃已。」
  一丈夫患疫,四肢惰痛,身热恶风,干呕不能食,头汗出,腹挛急,按之即痛。先生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经五六日,不大便,小便日夜仅一行三四合许,谵语烦闷,喘咳潮热,心下硬满,舌上有黑苔,于是与大柴胡加芒硝汤,遂得全治。
  《方舆輗》本方条曰:「内有久寒者,男子为疝瘕,妇人为带下之类是也。此病痛引脐腹腰胯者,此汤甚良。戴氏《证治要诀》曰:『治阴大如斗,诸药不能效者。』余以为可疗一般之疝瘕。阴已至大者,犹蚍蜉之撼大树,是此方等不能敌也。」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当归四逆汤证,而胸满呕吐,腹痛剧者。治产妇恶露绵延不止,身热头痛,腹中冷痛,呕而微利,腰脚酸麻或微肿者。」
  《方伎杂志》曰:「水(求真按:『此即阴囊水肿也』),以针取水,是为上策,然有一度治者,有取二度三度而愈者。肠疝(求真按:『此即小肠气也』),则不宜用针,以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大黄附子汤、芍药甘草汤合方之类,至小腹柔软为佳。然下成惯性者,不能治之。若施纽带,虽为姑息之事,但可救其苦痛。如下在左,则步行起居如常人。」
  求真按:「本方未必为小肠气之特效药,不可妄信。」
  《橘窗书影》曰:「一女子年十九,患伤寒,尼崎医员高井玄益疗之,十余日,精神恍惚,舌上无苔而干燥,绝食五六日,四肢微冷,脉沉细,按其腹,自心下至脐旁之左边拘急,重按则如有痛,血气枯燥,宛如死人。余以为厥阴久寒证,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附子汤(求真按:『此即本方加附子』),服一日夜,心下大缓,始啜粥饮,三日,精神明了。始终服一方,其人痊愈。」
  一妇人,数年患头痛,发则吐苦清水,药食不下咽,苦恼二三日,头痛自然止,饮啖忽如故,如此一月二三次,两医交治之,无效。余诊曰:「浊饮上逆,头痛也。饮留则发,饮涌则止,所以休作也,宜制其饮。」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兼用半硫丸(求真按:「是半夏、硫黄二味之丸方也」),服一月病不发。继续二三年,积年之头痛得愈。
  通草(木通)之医治效用
  《本草纲目》曰
  通草(《释名》木通)
  【气味】辛平,无毒。(甄权曰:「微寒。」)
  【主治】除脾胃之寒热,通利九窍、血脉、关节,…去恶虫。(《本经》)
  疗脾疽常欲眠而心烦,出音声,治耳聋,散痈肿,诸结不消,及金疮,恶疮鼠瘘,踒折,齆鼻息肉,坠胎,去三虫。(《别录》)
  治五淋,利小便,…治人多睡,去水肿,脉浮大。(甄权)
  安心,除烦,止渴,退热,明耳目,治鼻塞,通小肠,下水,破积聚血块,排脓治疮疖,止痛,催生,下胞,女人血闭,月候不匀,…头痛目眩,羸劣乳结,及下乳。(大明)
  利大小便,宽人心,下气。(藏器)
  主诸瘘疮,喉痹咽痛,浓煎含咽。(珣)
  通经,利窍,导小肠火。(杲)
  《本草备要》曰:「木通(古名通草),甘淡轻虚。上通心包,降心火,清肺热,化津液;下通大小肠膀胱,导诸湿热,自小便出,通利九窍、血脉、关节。治胸中烦热,通身拘痛,大渴引饮(中焦之火),淋沥不通(下焦之火),耳聋目眩,口燥舌干,喉痹咽痛,鼠齆失音,脾疽好眠,除烦退热,排脓止痛,行经下乳,通窍催生。汗多者禁用。」
  由以上诸说观之,本药为消炎性利尿药,兼有镇痛、排脓、通经作用矣。
  四逆加人参汤之注释
  恶寒脉微而复利,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伤寒论》)
  【注】
  本条虽列于霍乱病篇,然不外于厥阴病,故载之。《金鉴》云:「利止,当是『利不止』;亡血,当是『亡阳』;如利止亡血,如何可用大热补药乎?」
  此说甚佳,则本条当作「恶寒脉微而复利,利不止者,亡阳故也,四逆加人参汤主之。」复利者,如山田正珍云:「复利者,其利暂止而复利也。」
  四逆加人参汤方
  甘草4.8克,干姜3.6克,附子、人参各7克。
  煎法用法同四逆汤。
  先辈之论说
  《景岳全书》曰:「四味回阳饮(求真按:『此即本方也』),治元阳虚脱,危在顷刻者。」
  《卫生宝鉴?补遗》曰:「四逆加人参汤,治伤寒阴证,身凉,额上手背有冷汗。」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四逆汤证而心下痞硬者。」
  求真按:「以此说,可知本方之腹证矣。」
  《方机》本方主治曰:「下利恶寒,脉微,手足厥冷,或心下痞硬者。」
  《方舆輗》本方条曰:「血脱,及于手足逆冷者,…宜亟与四逆加人参汤,若迟延即不救。」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此方主因下利脱证,茯苓四逆汤主汗下脱证,然医者不必拘泥,唯能操纵自在,诸方莫不如是。按,此条疑有脱误。」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本方条曰:「此方以亡血、亡津液为目的,后世一名参附。然仲景阳虚主附子,阴虚主人参。」
  茯芩四逆汤之注释
  发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烦躁者,茯苓四逆汤主之。(《伤寒论》)
  【注】
  本条由下说可解。
  《金鉴》曰:「大青龙证,为不汗出之烦躁,乃未经汗下之烦躁,而属于实也。此条为病不解之烦躁,乃汗下后之烦躁,而属于虚也。然脉之浮紧与沉微,自当有别。」
  山田氏曰:「发汗或下之后,仍不复常,反生烦躁者,为亡阳假热(求真按:『亡阳假热,作阴虚为佳』)之烦躁,与干姜附子汤之烦躁同(求真按:『宜作与干姜附子汤之烦躁相似』),而与干姜附子汤相比,则其证稍异。大青龙汤条所谓汗多亡阳,遂虚而恶风烦躁者是也,非实热之烦躁也,宜与茯苓四逆汤而回复其阳气。按干姜附子汤条,是汗下俱犯证,此则或汗,或下,仅犯其一耳,观『若』字可知,成无己作汗下两犯解,非也。此盖四逆汤证(求真按:『宜作四逆加人参汤证』)而兼烦躁耳,何谓四逆汤证乎?曰:『下利清谷,或下利腹胀满,或自利不渴,或大汗出,腹内拘急,四肢厥逆而恶寒,或吐利汗出,发热恶寒,四肢拘急,手足厥冷,或膈下有寒饮干呕,或大汗大下利而厥冷之类是也。若夫言脉,则或浮而迟,或弱,或沉,或脉微欲绝之类是也。』」
  茯苓四逆汤方
  茯苓4.8克,人参1.2克,甘草2.4克,干姜7.8克,附子12克。
  上细锉,以水一合,煎五勺,去滓,顿服。
  先辈之论说治验
  《圣济总录》曰:「平胃汤(求真按:『此即本方也』),治霍乱,脐上筑悸者。」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四逆加人参汤证而悸者。」
  求真按:「宜作治四逆加人参汤证而有茯苓证者。」
  《方机》本方主治曰:「手足厥冷而烦躁者。肉筋惕,手足厥冷者。心下悸,而恶寒,腹拘急,下利者。」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治四逆加人参汤证,而心下悸,小便不利,身动,烦躁者。」
  求真按:「此说较东洞翁之定义,则更具体矣。」
  霍乱重证,吐泻后,厥冷筋惕,烦躁,无热,不渴,心下痞硬,小便不利,脉微细者,宜用此方。服后小便利者,得救。治诸久病,精气衰惫,干呕不食,腹痛溏泄而恶寒,面部四肢微肿者,产后失调,多有此证。治慢惊风,搐搦上窜,下利不止,烦躁怵惕,小便不利,脉微数者。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本方条曰:「此方以茯苓为君者,以烦躁为目的也。《本草》云:『茯苓,主烦躁也。』四逆汤证(求真按:『宜作四逆加人参汤证』),汗出,烦躁不止者,若非此方则不能救。」
  《橘窗书影》曰:「一女子患疫八九日,汗大漏,烦躁不得眠,脉虚数,四肢微冷,众医束手。余诊,投以茯苓四逆汤,服一二日,汗止,烦闷去,足微温。」
  一妇人四十许,经水漏下,一日,下血块数个,精神昏愦,四肢厥冷,脉沉微,冷汗如流,众医束手。余与茯苓四逆汤,厥愈,精神复常。
  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之注释
  吐下已断,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脉微欲绝者,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主之。(《伤寒论》
  【注】
  吐下已断者,吐下已尽而自止也。吐下自断,汗出而厥者,殆因吐下,体液尽后,更由脱汗亡失之,益使血液浓稠,障碍其循环,故致厥冷也。四肢拘急不解者,四肢肌肉之挛急,服通脉四逆汤后,尚不解也。脉微欲绝者,即上血行障碍之应征也。
  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方
  甘草、干姜各4.8克,附子2.4克,猪胆或熊胆0.8克。
  上细锉,先以水一合五勺,煎三味,成五勺,去滓,纳胆,和之,顿服。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通脉四逆汤证,而干呕,烦躁不安者。」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霍乱吐泻太甚后,脱汗如珠,气息微微,厥冷转筋,干呕不止,烦愦躁扰,脉微欲绝者,死生系于一线,若非此方,则不能挽回。服后脱汗烦躁俱止,小便利者为佳兆。若无猪胆,则以熊胆代之。」
  诸四逆汤证,无不危笃,而此为最重极困之证,宜查照参究,以了其义。
  子炳曰:「慢惊风危笃者,此方有效,可信。然云猪胆代以水银、铅丹、金汁等,反有效者,误也。」
  《勿误药室方函口诀》通脉四逆汤及本方条曰:「二方皆治四逆汤之重证,后世虽用姜附汤、参附汤等单方,然其妙旨在有甘草,有混合姜附多量之力,所以名通脉也。分布地、麦(求真按:『地黄、麦门冬之略』)之滋润,所以名复脉,非漫然也。」
  
  补遗篇
  此篇名,余所定也。本篇虽为仲景之方剂,然临床上不紧要者,及疑非其方者,集录之。
  葵子茯苓散之注释
  妊娠有水气,身重,小便不利,洒淅恶寒,起即头眩,葵子茯苓散主之。(《金匮要略》)
  【注】
  洒淅恶寒者,如被注水之恶寒也。起即头眩者,为茯苓之主治,似于苓桂朮甘汤证,然无如彼之上冲证,唯眩晕而已。
  葵子茯苓散方
  葵子20克,茯苓12克。
  上为细末,一回4克许,一日三回服用,小便利则愈。若增量二倍以上,作煎剂亦可。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小便不利,心下悸而肿满者。」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妇人妊娠,每有因水肿而坠胎,若难用其它逐水剂者,宜煎服此方。喘咳者,合甘草麻黄汤为良。」
  葵子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云:「冬葵子,甘寒淡滑,润燥利窍,通营卫,滋气脉,行津液,利二便,消水肿,通关格,下乳,滑胎。」
  由此观之,则为黏滑性利尿药,兼有缓下作用也。
  蒲灰散之注释
  小便不利,蒲灰散主之。(《金匮要略》)
  厥而皮水者,蒲灰散主之。(《金匮要略》)
  蒲灰散方
  蒲灰10.5克,滑石12克。
  上为细末,一回4克许,一日三回服用。
  蒲灰之医治效用
  本药为香蒲草之烧灰存性者,兹列原植物之医治效用于下。
  《本草纲目》曰
  香蒲
  【气味】甘平,无毒。
  【主治】去热燥,利小便。(宁原)
  补中益气,和血脉。(《正要》)
  捣汁服,则治妊妇之劳热烦躁,胎动下血。(时珍)
  由此观之,则本药为消炎性利尿兼止血药矣。
  滑石白鱼散之注释
  小便不利,蒲灰散主之,滑石白鱼散、茯苓戎盐汤并主之。(《金匮要略》)
  滑石白鱼散方
  滑石、乱发霜、白鱼(今以鲤鱼代之)各4克。
  上为细末,一回4克许,一日三回服用。
  乱发霜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发(一名血余),发为血之余,味苦微寒,入于少阴、厥阴,补阴消瘀,治诸血疾(能去心窍之血),烧灰吹鼻,止衄,合鸡子黄煎为水,疗小儿惊痫,合诸药为膏,凉血,去瘀,长肉。」
  据此说观之,则本药为清凉性止血药。
  鲤鱼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
  鲤鱼
  甘平,下水气,利小便,疗喘嗽脚气,肿胀黄疸。
  《丛桂亭医事小言》曰:「鲤鱼汤。治脚气上气而渴,脉大者。水肿亦用之,治一切水肿有光艳者。」
  生鲤鱼(一尺者去肠洗净)
  上以水六合,煮至三合,去鲤,服一合,日二夜一,凡服,用漆器,随好,加生柚皮、独活芽、山椒等,以避腥臭。
  《方舆輗》曰:「一人病痨病中脚气肿满,诸药不应,众医皆不能治。余亦诊之,笃疾交加,真无生理,然肿病则我将消之,须戒慎口味耳。与鲤鱼汤,小便稍长,肿胀渐消,病家大喜,过十余日尿复短少,余不解其所以然,反复问之,且究侍病妪。妪沉思稍久曰:「病人养护,无异于前。但现今因煮过鲤鱼,弃之可惜,再用豆油煎为下饭耳。」余曰:「水能浮舟,亦能覆舟。食药不得法,岂得无害乎?」因是益慎口腹,仍进前方,小便复利而肿全消。此人及水病愈,而向患之劳病,亦乌有矣!岂非奇事乎?」
  据以上诸说观之,则本药为一种之利尿药矣。
  茯苓戎盐汤之注释
  小便不利,蒲灰散主之,滑石白鱼散、茯苓戎盐汤并主之。(《金匮要略》)
  【注】
  和久田氏曰:「茯苓戎盐汤,治小便淋沥难通,或小便闭者,渴而好盐味者,此方为妙。」
  茯苓戎盐汤方
  茯苓24克,朮6克,戎盐7克。
  上细锉,以水二合,先煎二味,为一合,去滓,纳盐,一日三回分服。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心下悸而小便不利者。」
  戎盐之医治效用
  《本草纲目》曰
  戎盐(《释名》胡盐、青盐。)
  【集解】当之曰:「戎盐,味苦臭,是海潮水浇山石,经久盐凝,着石取之。北海者青,南海者赤。」
  【气味】咸寒无毒。
  【主治】助水脏,益精气,除五脏症结、心腹积聚、痛疮疥癣。(大明)
  据上说观之,则本药为一种解凝性利尿药。
  麻黄醇酒汤之注释
  《千金》麻黄醇酒汤,治黄疸。(《金匮要略?黄疸病脉证并治篇》)
  【注】
  虽仲景以之治黄疸,然甚漠然。东洞翁下此定义为治喘而发黄,或身微痛者,此说有理,可信。
  麻黄醇酒汤方
  麻黄36克。
  上细锉,以酒二合,煎一合,去滓,一日分三回,温服。
  半夏麻黄丸之注释
  心下悸者,半夏麻黄丸主之。(《金匮要略?惊悸吐衄下血胸满瘀血病证治篇》)
  【注】
  心下悸者,未必以本方为主治也。东洞翁定义为治心下悸,喘而呕者。
  半夏麻黄丸方
  半夏、麻黄各等分。
  各为细末,以蜂蜜为丸,一回4克许,一日三回服用。
  赤丸之注释
  寒气厥逆,赤丸主之。(《金匮要略》)
  【注】
  仅寒气厥逆,不甚明了。东洞翁以本方治心下悸而有痰饮,呕而腹痛,恶寒,或微厥者为定义。
  赤丸方
  茯苓、半夏各8克,乌头4克,细辛2克。
  上为细末,纳真朱为色,以蜂蜜作丸,一回4克许,一日三回,以酒服用。
  先辈之论说
  《方机》本方主治曰:「治厥逆恶寒,而心下悸者。」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疝家,胁腹挛痛,恶寒,腹中辘辘有声,呕而眩悸,其证缓者,常用此方为佳。若不能酒服者,可以白汤送下。」
  蜀漆散之注释
  疟多寒者,名曰牡疟,蜀漆散主之。(《金匮要略》)
  【注】
  牡疟,为「牝疟」之误。其意疟疾发作时,发热少而恶寒多者,名曰牝疟,即以本方为主治也。
  蜀漆散方
  蜀漆、云母、龙骨各等分。
  上为细末,于发作前,以水和醋少许,顿服2克。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寒热发作有时,脐下有动者。」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牝疟七八发或十余发后,病势渐衰者,于未发前一时许(求真按:『古之一时,即今之二小时也』)以酢水等分,或新汲水,服一钱匕(当今之4克)则吐水而愈。按『牡』为『牝』之误。」
  云母之医治效用
  《本草备要》曰:「云母,甘平,入肺。下气,补中,坚肌,续绝。治劳伤疟癖,疮肿痈疽。」
  据此说以观,则本药有多少之杀虫杀菌作用矣。
  矾石汤之注释
  矾石汤,治脚气冲心。(《金匮要略》)
  【注】
  仲景曰:「治脚气冲心。」只用外治恐不能奏效,为辅佐内治之剂耳。
  矾石汤方
  矾石16克。
  上锉细,以水一升二合,醋三合,煎,浸脚。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脚气痿弱不仁,及入于上而抢心者。」
  《古方便览》本方条曰:「脚气肿满之类,或脚痛、中风、痛风、或腰痛之类,皆以此汤浸洗其脚,或可为腰汤。」
  矾石之医治效用
  矾石为明矾之别名,有收敛、消炎、催吐、防腐诸作用也明矣。
  硝石矾石散之注释
  黄家,日晡所发热,而反恶寒,此为女劳得之。膀胱急,少腹满,身尽黄,额上黑,足下热,因作黑疸。其腹胀如水状,大便必黑,时溏,此女劳之病,非水病也。腹满者难治。硝石矾石散主之。(《金匮要略》)
  【注】
  本条《杂病辨要》云:「色欲内伤,额上黑,微汗出,手足中热,薄暮即发,膀胱急,小便自利者,名曰女劳疸。其腹胀如水状,大便必黑,时溏者,硝石矾石散主之。」
  则本方不仅此证已也,全身贫血,腹部膨满,恰如腹水之剧者,而排出黑便,且时时缓下痢者,亦所能治,不可以狭义解也。
  硝石矾石散方
  硝石、矾石等分。
  上为细末,以大麦粥汁,服4克许,一日三回服用。
  先辈之论说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治一身悉黄,腹胀如水状,大便黑,时溏者。」
  《类聚方广义》本方条曰:「苏恭曰:『疗腹满。黄胖病(求真按:『此即一种之贫血证也』),腹满有块,胸膈跳动,短气不能起步者,宜此方加铁粉为丸,亦良。』」
  硝矾散证,痰喘咳嗽,气急息迫,不能卧起,面身有煤黄色者,为极恶之候,宜撰麻杏甘石汤、木防己汤等与此方交互用之,能食者可起。
  硝石之医治效用
  硝石,不外于硝酸钾,故有消炎、利尿、解凝作用也明矣。
  矾石丸之注释
  妇人经水闭而不利,脏坚癖不止,中有干血,下白物,矾石丸主之。(《金匮要略》)
  【注】
  沈淋云:「脏,即子宫也。『止』字,当作『散』。坚癖不散者,子宫有干血故也。白物,世谓之白带。」
  甚是,故本条宜作「妇人经水闭而不利,脏坚癖不散,而下白物者,中有干血故也,矾石丸主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16-皇汉医学-- 下一页 18-皇汉医学--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