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活法机要-元-朱震亨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460-活法机要-元-朱震亨


  活法机要 元 丹溪朱震亨着

  目录

  泄痢证。

  疠风证。

  破伤风证。

  头风证。

  雷头风证。

  胎产证。

  带下证。

  大头风证。

  疟证。

  热证。

  眼证。

  消渴证。

  疮疡证。

  瘰疬证。

  欬嗽证。

  虚损证。

  吐证。

  心痛证。

  疝气。

  泄痢证。

  脏腑泄痢其证多种,大抵从风湿热也,是知寒少热多,故曰暴泄,非阴久泄,非阳溲而便脓血,知气行而血止也,宜大黄汤下之,是为重剂。黄芩芍药是为轻剂,治法宜补宜泄,宜止宜和,和则芍药汤,止则诃子汤,有暴下无声,身冷自汗,小便清利,大便不禁,气难喘息,脉微呕吐,急以重药温之,浆水散是也。后重则宜下,腹痛则宜和,身重者除湿,脉弦者去风,脓血稠粘以重药竭之,身冷自汗以毒药温之,风邪内缩宜汗之,鹜溏为痢当温之,在表者发之,在里者下之,在上者涌之,在下者竭之,身表热者内疏之,小便涩者分利之,盛者和之,去者送之,过者止之,除湿则白朮茯苓,安脾则芍药桂,破血则黄连当归,宣通其气则槟榔木香,如泄痢而呕,上焦则生姜橘皮,中焦则芍药当归桂茯苓,下焦则治以轻热,甚以重热药,若四肢懒倦小便少或不利,大便走沉困,饮食减,宜调胃去湿,白朮茯苓芍药三味,水煎服,如发热恶寒腹不痛加黄芩为主,如未见脓而恶寒,乃太阴欲传少阴也,加黄连为主,桂枝佐之,如腹痛甚者,加当归倍芍药,如见血加黄连为主,桂当归佐之,如烦燥或先便白脓后血,或发热或恶寒,非黄连不能止上部血也,如恶寒脉沉,或曰腰痛,或血脐下痛,非黄芩不能止,此中部血也,如恶寒脉沉,先血后便,非地榆不能止,下部血也,唯脉浮大者不可下。

  黄芩芍药汤(方在宝鉴泄痢条下)。

  大黄汤。

  治泄痢久不愈,脓血稠粘,里急后重,日夜无度,久不愈者。

  大黄(一两)。

  右剉细,好酒二大盏,同浸半日许,煎至一盏半,去大黄不用,将酒二服,顿服之,如未止再服,以利为度,复服芍药汤和之,痢止再服黄芩芍药汤和之,以彻其毒也。

  芍药汤(方在宝鉴内,痢疾条下)。

  白朮黄耆汤,服前药痢疾虽除,更宜此和之。

  白朮(一两),黄耆(七钱),甘草(三钱),一方无黄耆用黄芩(半两)。

  右咀,均作三服,水煎服清。

  防风芍药汤。

  治泄痢飧泄,身热脉弦,腹痛而渴,及头痛微汗。

  防风,芍药,黄芩(各一两)。

  右咀,每服半两或一两,水煎。

  白朮芍药汤。

  治太阴脾经受湿,水泄注下,体重微满,因弱无力,不欲饮食,暴泄无数,水谷不化,宜此和之。

  白朮,芍药(各一两),甘草(半两)。

  右剉,每服一两水煎。

  苍朮芍药汤。

  治痢疾痛甚者。

  苍朮(二两),芍药(一两),黄芩,肉桂(各半两)。

  右剉,每服一两,水煎。

  诃子散。

  如腹痛渐已,泄下微少,宜止之。

  诃子皮(一两生熟各半),木香(半两),黄连,炙甘草(各三钱)。

  右为细末,每服二钱,以白朮药汤调下,如止之不已,宜归而送之也。诃子散内加厚朴一两,竭其邪气也。

  浆水散。

  治暴泄如水,周身汗出,身上尽冷,脉微而弱,气少不能语,甚者加吐,此谓急病。

  半夏(二两汤洗),附子(炮),干生姜,炙甘草,肉桂(各半两),良姜(二钱半)。

  右为细末,每服三五钱,浆水二盏煎至半,和滓热服。

  黄连汤。

  治大便后下血,腹中不痛者。谓之湿毒下血。

  黄连,当归(各半两),炙甘草(二钱半)。

  右咀,每服五钱,水煎。

  芍药黄连汤。

  治大便后下血,腹中痛者,谓之热毒下血。

  芍药,黄连,当归(各半两),大黄(一钱),淡味桂(五分),炙甘草(二钱)。

  右咀,每服五钱,水煎,如痛甚者调木香槟榔末一钱服之。

  导气汤,治下痢脓血,里急后重,日夜无度。

  芍药(一两),当归(半两),大黄(二钱半),黄连(一钱),黄芩(二钱半),木香,槟榔(各一钱)。

  右为末,每服半两,水煎。

  加减平胃散(方在宝鉴内泄痢条下)。

  地榆芍药汤。

  治泄痢脓血,乃至脱肛。

  苍朮(八两),地榆(二两),卷柏(三两),芍药(三两)。

  右咀,每服一两,水煎,病退止。

  五泄之病,胃小肠大瘕三证,皆以清凉饮子主之,其泄自止,厥阴证加甘草以缓之,少阴证里急后重,故加大黄。又有太阴阳明二证,当进退大承气汤主之,太阴证不能食也,当先补而后泄之,乃进药法也,先煎厚朴半两制,水煎二三服后,未已,未有宿食不消,又加枳实二钱同煎二三服,泄又未已,如稍进食,尚有热毒,又加大黄三钱,推过,泄止住药,如泄未止为肠胃有尘垢滑粘,加芒硝半合,宿垢去尽则愈也,阳明证能食是也,当先泄而后补,谓退药法也,先用大承气汤五钱,水煎服,如利过泄未止,去芒硝,后稍热退减大黄半再煎两服,如热气虽已,其人必腹满,又减去大黄,与枳实厚朴汤又煎三两服,如腹满退,泄亦自愈,后服厚朴汤,数服则已。

  疠风证。

  疠风者,荣气热附其气不清,鼻柱坏而色败,皮肤疡溃,风寒客于脉而不去,故名疠风,又曰脉风,俗曰癞。治法刺肌肉百日,汗出百日,凡二百日,须眉生而止,先桦皮散从少至多服五七日,灸承浆穴七壮,灸疮愈,再灸再愈,三灸之后服二圣散,泄热祛血之风邪,戒房室三年病愈。

  桦皮散。

  治肺脏风毒,遍身疮疥,及瘾疹瘙痒成疮,面上风刺粉刺。

  桦皮(四两烧灰),荆芥穗(二两),杏仁(二两去皮尖,用水一碗于银器内,煮去水一半已来放,令干用),炙甘草(半两),枳壳(四两去穰用,炭火烧欲灰,于湿纸上令干)。

  右件除杏仁外,余药为末,将杏仁另研,与诸药和匀,磁合内放之,每服三钱,食后温水调下。

  二圣散。

  治大风疠疾,将皂角刺一二斤,烧灰研细,煎大黄半两,调下二钱,早服桦皮散,中煎升麻汤,下泻青丸,晚服二圣散,此数等之药皆为缓泄血中之风热也。

  七圣丸,七宣丸,皆治风壅邪热,润利大肠,中风风痫,疠风,大便秘涩,皆可服之。

  破伤风证。

  夫风者,百病之始也,清净则腠理闭拒,虽有九之苛毒,弗能为害,故破伤风者,通于表里,分别阴阳,同伤寒证治人,知有发表,不知有攻里和解,此汗下和三法也,诸疮不差,荣卫虚,肌肉不生,疮眼不合者,风邪亦能外入于疮,为破伤风之候,诸疮上灸,及疮着白痂,疮口闭塞,气难通泄,故阳热易为郁结,热甚则生风也,故表脉浮而无力,太阳也,在表宜汗。脉长而有力,阳明也,在里宜下。脉浮而弦小者,少阳也,半在表半在里,宜和解。若明此三法而治不中病者,未之有也。

  羌活防风汤。

  治破伤风,邪初传在表。

  羌活,防风,川芎,藁本,当归,芍药,甘草(各四两),地榆,细辛(各二两)。

  右咀,每服五钱,水煎,量紧慢,加减用之,热则加大黄三两,大便秘则加大黄一两,缓缓令过热甚,更加黄芩二两。

  白朮防风汤,若服前药过有自汗者。

  白朮,黄耆(各一两),防风(二两)。

  右咀,每服五七钱,水煎。

  破伤风,藏府秘,小便赤,用热也,百汗不休,故知无寒也,宜速下之,先用芎黄汤三二服,后用大芎黄汤下之。

  芎黄汤。

  川芎(一两),黄芩(六钱),甘草(二钱)。

  右咀,水煎。

  大芎黄汤。

  川芎(半两),羌活,黄芩,大黄(各一两)。

  右咀,水煎。

  羌活汤。

  治半在表半在里。

  羌活,菊花,麻黄,川芎,白茯苓,防风,石膏,前胡,黄芩,蔓荆子,细辛,甘草,枳壳(各一两),薄荷,白芷(各半两)。

  右咀,生姜同煎,日三服。

  防风汤。

  治破伤风,同伤寒表证,未传入里,宜急服此药。

  防风,羌活,独活,川芎(各等分)。

  右咀,水煎服,后宜调蜈蚣散,大效。

  蜈蚣散。

  蜈蚣(一对),鱼鳔(半两),左盘龙(半两炒烟尽用)。

  右为细末,用防风汤调下,如前药解表不已,觉直转入里,当服左龙丸,服之渐渐看大便硬软,加巴荳霜。

  左龙丸。

  治直视在里者。

  左盘龙,白僵蚕(炒),鱼鳔(各半两),雄黄(一钱研)。

  右同为细末,烧饭为丸,桐子大,每服十五丸,温酒下,如里证不已,当于左龙丸内一半末,加入巴荳霜半钱,烧饭为丸,桐子大,同左龙丸一处,每服加一丸,渐加服至利为度,若利后更服后药,若搐痓不已,亦宜服后药,羌活汤也。

  羌活汤。

  羌活,独活,地榆,防风(各一两)。

  右咀,水煎,如有热加黄芩,有涎加半夏,若病日久,气血渐虚,邪气入胃,全气养血为度。

  养血当归地黄汤。

  当归,地黄,芍药,川芎,藁本,防风,白芷(各一两),细辛(半两)。

  右为麄末,水煎服。

  头风证。

  肝经风盛,木自摇动,梳头有雪皮,乃肺之证也,谓肺主皮毛,实则泄青丸主之,虚则消风散主之。

  雷头风证。

  夫雷头风者,震卦主之,诸药不效,为与证不相对也。

  升麻,苍朮(各一两),荷叶(全一个)。

  右为细末,每服半两,水煎,或烧荷叶一个研细,用前药调服亦可。

  胎产证。

  妇人童幼,至天癸未行之间,皆属少阴,天癸既行,皆从厥阴论之,天癸已绝,乃属太阴经也,治胎产之病从厥阴经,无犯胃气及上二焦,谓之三禁,不可汗,不可下,不可利小便,发汗者,同伤寒下早之证,利大便则脉数而已动于脾,利小便则内亡津液,胃中枯燥。制药之法,能不犯三禁,则荣卫自和,而寒热止矣。如发渴则白虎,气弱则黄耆,血刺痛而和以当归,腹中疼而加之芍药,大抵产病,天行从增损柴胡,杂证从增损四物,宜详察脉证而用之。

  产前寒热,小柴胡汤中去半夏,谓之黄龙汤。

  二黄散。

  治妇人有孕,胎漏。

  生地黄,熟地黄(各等分)。

  右为细末,煎白朮枳壳汤调下。

  半夏汤。

  治胎衣不下,或子死腹中,或子冲上而昏闷,或血暴下,及胎干不能产者。

  半夏曲(一两半),肉桂(七钱半),桃仁(三十个微炒去皮尖),大黄(半两)。

  右为细末,先服四物汤三两,次服半夏汤,生姜同煎。

  增损柴胡汤。

  治产后经水适断,感于异证,手足抽搐,咬牙昏冒,系属上焦。

  柴胡(八钱),黄芩(四钱半),人参(三钱),甘草(炒),石膏(各四钱),知母(二钱),黄耆(半两),半夏(三钱)。

  右为麄末,每服半两,生姜枣同煎。

  秦艽汤,前证已去,次服此以去其风邪。

  秦艽(八钱),芍药(半两),柴胡(八钱),防风,黄芩(各四钱半),人参,半夏(各三钱),炙甘草(四钱)。

  右为麄末,水煎。

  荆芥散,二三日后经水复行,前证俱退,宜此。

  小柴胡汤一料,加荆芥穗五钱,枳壳(麸炒去穰半两)。

  右为麄末,同小柴胡煎法。

  防风汤,三二日后,宜正脾胃之气,兼除风邪。

  苍朮(四两),防风(三两),当归(一两),羌活(一两半)。

  右为麄末,水煎。

  三分散。

  治产后,日久虚劳,针灸小药俱不效者。

  川芎,熟地黄,当归,芍药,白朮,茯苓,黄耆(各一两),柴胡,人参(各一两六钱),黄芩,半夏,甘草(各六钱)。

  右为麄末,水煎服清。

  血风汤。

  治产诸风痿挛无力。

  秦艽,羌活,防风,白芷,川芎,芍药,当归,地黄,白朮,茯苓(各等分),加半夏,黄耆。

  右为细末,一半为丸,炼蜜如桐子大,一半为散,温酒调下丸药五七十丸。

  治血运血结,或聚于胸中,或偏于少腹,或运于胁肋,四物汤四两,倍当归,川芎,鬼箭,红花,玄胡,各一两,同为麄末,如四物煎服清调

  没药散服之。

  蝱虫(去羽足一钱微炒),水蛭(二钱炒),麝香(少许),没药(一钱)。

  右为细末,煎前药调服,血下痛止,只服前药。

  加减四物汤。

  治产后头痛,血虚气弱,痰癖寒厥,皆令头痛。

  羌活,川芎,防风,香附子(炒各一两),细辛(一两半),炙甘草,当归(各半两),石膏(二两半),熟地黄(一两),香白芷(一两半),苍朮(一两六钱去皮)。

  右为麄末,每服一两,水煎。如有汗者,是气弱头痛也,前方中加芍药三两,桂一两半,生姜煎。如头痛痰癖者,加半夏三两,茯苓一两半,生姜煎。如热厥头痛,加白芷三两,石膏三两,知母一两半。如寒厥头痛,加天麻三两,附子一两半,生姜煎。

  四物汤,治诸变证(方已载元戎方中)。

  红花散。

  治妇人产后血昏,血崩,月事不调,远年,干血气,皆治之。

  干荷叶,牡丹皮,当归,红花,蒲黄(炒各等分)。

  右为细末,每服半两,酒煎。

  和滓温服,如胎衣不下,别末榆白皮煎汤调下半两,立效。

  当归散。

  治妇人恶物不下。

  当归,芫花(炒)。

  右为细末,酒调下三钱。又一方,好墨醋淬末之,小便酒调下。

  治胎衣不下,蛇退皮炒焦,细末酒调下,如胎衣在腹,另碾榆白皮末,同煎服立下。

  生地黄散。

  诸见血无寒,衄血下血,吐血溺血,皆属于热。

  生地黄,熟地黄,枸杞子,地骨皮,天门冬,黄耆,芍药,甘草,黄芩(各等分)。

  右为麄末,每服一两,水煎脉,微身凉,恶风,每一两加桂半钱。

  麦门冬饮子。

  治衄血不止。

  麦门冬,生地黄(各等分)。

  右剉,每服一两,水煎,又衄血,先朱砂蛤粉,次木香黄连,大便结下之大黄,芒硝,甘草,生地黄。溏软,栀子,黄芩,黄连,可选而用之。

  带下证。

  赤者,热入小肠。白者,热入大肠。其本湿热,冤结于脉不散,故为赤白带下也。冤,屈也,结也。屈滞而病热不散,先以十枣汤下之,后服苦楝丸,大玄胡散调下之,热去湿除病自愈也。月事不来,先服降心火之剂,后服局方中五补丸后,以卫生汤,治脾养血气可也。

  苦楝丸。

  治赤白带下。

  苦楝(碎酒浸),茴香(炒),当归(各等分)。

  右为细末,酒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酒下。

  卫生汤。

  白芍药,当归(各二两),黄耆(三两),甘草(一两)。

  右为麄末,水煎空心服,如虚者,加人参一两。

  大头风证。

  夫大头风证者,是阳明邪热太甚,资实少阳相火而为之也,多在少阳或在阳明,或在太阳,视其肿势在何部分,随经取之,湿热为肿,木盛为痛,此邪见于头,多在耳前后先出,治之大不宜药速,速则过其病所,谓上热未除,中寒复生,必伤人命,此病是自外而之内者是血病,况头部分受邪,见于无形迹之部,当先缓而后急,先缓者,谓邪气在上着,无形之部分既着无形,无所不至,若用重剂速下过,其病难已,虽无缓药,若急服之,或食前,或顿服,皆失缓体,则药不能得除,病当徐徐浸渍无形之邪也,或药性味形体据象,皆要不离缓体是也,且后急者,谓缓剂已泻邪气,入于中,是到阴部染于有形质之所,若不速去,则损阴也,此终治,却为客邪,当急去之,是治客以急也,且治主当缓者,谓阳邪在上,阴邪在下,若急治之,不能解纷而益乱也,治客以急者,谓阳分受阴邪,阴分受阳邪,此客气急除去之也。

  假令少阳阳明为病,少阳为邪,出于耳前后也,阳明为邪者,首大肿也,先以黄芩黄连甘草汤,通剉煎,少少不住服,或剂毕再用,煨黍粘子,新瓦上炒香,同大黄煎成,去滓,内芒硝,俱各等分,亦时时呷之,无令饮食,在前得微利,及邪气已只服前药,如不已再同前次第服之,取大便利,邪气则止,如阳明渴者,加石膏,如少阳渴者,加瓜蒌根。阳明行经,升麻,芍药,葛根,甘草。太阳行经,羌活,防风之类。

  黑白散,治大头风如神(方在后家珍内)。

  消毒丸(在宝鉴内附)。

  疟证。

  夏伤于暑,秋必病疟,盖伤之浅者近,而暴伤之重者远而疾。痎疟者,久疟也。是知夏伤于暑,湿热闭藏而不能发泄于外。邪气内行,至秋而发为疟也。何经受之,随其动而取之,有中三阳者,有中三阴者,经中邪气,其证各殊,同伤寒治之也。五藏皆有疟,其治各异,在太阳经谓之风疟,治多汗之。在阳明经谓之热疟,治多下之。在少阳经谓之风热疟,治多和之。在阴经则不分三经,总谓之湿疟,当从太阴经论之。

  桂枝羌活汤。

  治疟疾,处暑前发,头痛项强,脉浮,恶寒有汗。

  桂枝,羌活,防风,甘草(各半两)。

  右为麄末,水煎。如吐者加半夏曲等分。

  麻黄羌活汤,治疟病,头痛项强,脉浮,恶风无汗者。

  麻黄(去节),羌活,防风,甘草(各半两)。

  右为麄末,水煎。如吐者加半夏曲等分。

  麻黄桂枝汤。

  治疟如前证而夜发者。

  麻黄(一两去节),炙甘草(三钱),黄芩(半两),桂枝(二钱),桃仁(三十个去皮尖)。

  右为末,水煎桃仁,散血缓肝,夜发乃阴经有邪,此汤散血中风寒也。

  桂枝黄芩汤。

  治疟,服药寒热转甚者,知太阳阳明少阳三阳合病也,宜此和之。

  甘草,黄芩,人参(各四钱半),半夏(四钱),柴胡(一两二钱),石膏,知母(各半两),桂枝(二钱)。

  右为麄末,水煎。从卯至午时发者,宜大柴胡汤下之,从午至酉发者,知其邪气在内也,宜大承气汤下之,从酉至子时发者,或至寅时者,知其邪气在血也,宜桃仁承气汤下之,微利后,更以小柴胡汤制其邪气可也。

  热证。

  有表而热者,谓之表热,无表而热者,谓之里热,有暴发而为热者,乃久不宣通而致也,有服温药而为热者,有恶寒战栗而热者,盖诸热之属心火之象也,治法,小热之气,凉以和之,大热之气,寒以取之,甚热之气,则汗发之,发之不尽,则逆制之,制之不尽,求其属以衰之。苦者以治五藏,五藏属阴而居于内,辛者以治六府,六府属阳而在于外,故内者下之,外者发之,又宜养血益阴,其热自愈。

  地黄丸(方在前发明内附)。

  如烦渴发热,虚烦蒸病,空心服地黄丸,食后服防风当归饮子。

  柴胡,人参,黄芩,甘草(各一两),滑石(三两),大黄,当归,芍药,防风(各半两)。

  右为麄末,生姜同煎,如痰实欬嗽加半夏。

  金花丸。

  治大便黄,米谷完出,惊悸,溺血,淋闭,欬血衄血,自汗头痛,积热肺痿。

  黄连,黄柏,黄芩,山栀子仁(各一两)。

  右为细末,滴水为丸,桐子大,温水下。如大便结实加大黄,自利不用大黄,如中外有热者,作散剉服,名解毒汤。如腹满呕吐欲作利者,解毒汤内加半夏茯苓厚朴各三钱,生姜同煎。如白脓下痢后重者,加大黄三钱。

  凉膈散(方在难知内附),加减于后。

  若咽嗌不利,肿痛并涎嗽者,加桔梗一两,荆芥穗半两,若欬而呕者,加半夏半两生姜煎。若鼻衄呕血者,加当归,芍药,生地黄各半两,若淋閟者,加滑石四两,茯苓一两。

  当归承气汤。

  治热攻于上,不利于下,阳狂奔走,骂詈不避亲疏。

  大黄,当归(各一两),甘草(半两),芒硝(九钱)。

  右咀,生姜枣同煎。

  大黄膏。

  治热入血室,发狂不认人者。

  牛黄(二钱半),朱砂,郁金,丹皮(各三钱),脑子,甘草(各一钱)。

  右为细末,炼蜜为丸,如皂子大,新水化下。

  治表恶热寒而渴,阳明证,白虎汤也。若肤如火燎而热,以手取之不甚热,为肺热也,目晴赤,烦燥或引饮,独黄芩一味主之,若两胁肌热,脉浮弦者,柴胡饮子主之。若胁肋热,或一身尽热者,或日晡肌热者,皆为血热也,四顺饮子主之。若夜发热,主行阴,乃血热也,四顺饮子,桃仁承气,选而用之。若昼则明了,夜则谵语,四顺饮子。证若发热,虽无胁热,亦为柴胡证。昼则行阳二十五度,气药也。大抵宜柴胡饮子,夜则行阴二十五度,血药也,大抵宜四顺饮子。

  眼证。

  眼之为病,在府则为表,当除风散热,在藏则为里,宜养血安神,暴发者为表而易治,久病者在里而难愈,除风散热者,泻青丸主之。养血安神者,定志丸。妇人则熟干地黄丸主之。

  治眼暴赤暴肿,散热饮子。

  防风,羌活,黄芩,黄连(各一两)。

  右咀,水煎,食后温服,如大便秘涩,加大黄一两,如痛甚者,加当归地黄各一两,如烦燥不得眠睡,加栀子一两。

  地黄汤。

  治眼久病昏涩,因发而久不愈者。

  防风,羌活,黄芩,黄连,地黄,当归,人参,茯苓(各等分)。

  右为麄末,水煎。

  四物龙胆汤,治目暴发(方在元戎四物汤条下附)。

  点眼药则有蟾光膏(方在后册杂方内附)。

  洗眼药则有夜光膏(方在宝鉴内附)。药(在后杂方内附)。

  消渴证。

  消渴之疾,三焦受病也。有上消,有消中,有消肾。上消者,肺也。多饮水而少食,大便如常,小便清利,知其燥在上焦也,治宜流湿以润其燥。

  消中者,胃也,渴而饮食多,小便赤黄,热能消谷,知其热在中焦也。宜下之。

  消肾者,初发为膏淋,谓淋下如膏油之状,至病成而面色黧黑,形瘦而耳焦,小便浊而有脂液,治法宜养血以肃清,分其清浊而自愈也。

  黄连膏。

  黄连末一觔,生地黄,自然汁,白连花藕汁,牛乳汁,各一觔。

  右将汁熬成膏,子剂黄连末为丸,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少呷,温水送下,日进十服,渴病立止。

  八味丸,治消肾(方在发明内附)。

  肿胀证。

  五脏六腑皆有胀,经云:平治权衡,去菀陈剉,开鬼门,洁净府,平治权衡者,察脉之浮沉也。去菀陈剉者,疏涤肠胃也。开鬼门者,发汗也。洁净府者,利小便也。蛊胀之病,治以鸡屎醴,酒调服。水胀之病,当开鬼门,决洁净府也。

  治水肿蝼蛄,去头尾,与葡萄心同研。露七日,曝干为末,淡酒调下,暑月用佳。

  又方,枣一,锅内入水上有四指深,用大戟并根苗,盖之遍盆合之煮熟为度,去大戟,不用旋旋,吃无时,尽枣决愈,神效。

  疮疡证。

  疮疡者,火之属,须分内外以治其本,若其脉沉实,当先疏其内以绝其源也,其脉浮大,当先托里。恐邪气入内也,有内外之中者,邪气至盛,遏绝经络,故发痈肿,此因失托里,及失疏通,又失和荣卫也,治疮之大要,须明托里疏通,行荣卫之三法,内之外者,其脉沉实,发热烦燥,外无焮赤,痛深于内,其邪气深矣。故先疏通脏腑,以绝其源,外之内者,其脉浮数,焮肿在外,形证外显,恐邪气极而内行,故先托里也。内外之中者,外无焮恶之气,内亦脏腑宣通,知其在经,当和荣卫也。用此三法之后,虽未差,必无变证,亦可使邪气峻减而易痊愈。

  内疏黄连汤。

  治呕啘心逆,发热而烦,脉沉而实,肿硬木闷而皮肉不变,色根系深,大病远在内,脏腑秘涩当急疏利之。

  黄连,山栀子,芍药,当归,槟榔,木香,薄荷,连翘,黄芩,桔梗,甘草(各一两)。

  右为末,水煎先吃一二服,次后加大黄一钱,再服加二钱,以利为度,如有热证,止服黄连汤,大便秘涩则加大黄,如觉无热证,及后药复煎散,时时服之,如无热证及大便不秘涩,止服,复煎散,稍有热证却服黄连汤,秘则加大黄,如此内外皆通,荣卫和调,则经络自不遏绝矣。

  内托复煎散。

  治肿焮于外,根盘不深,形证在表,其脉多浮,痛在皮肉,邪气盛而必侵于内,须急内托以救其里也。

  地骨皮,黄耆,防风,芍药,黄芩,白朮,茯苓,人参,甘草,当归,防己(各一两),柳桂(淡味加半两)。

  右咀,先煎苍朮一觔,用水五升煎至三升,去苍朮滓,入前药十二味,再煎至三四盏,绞取清汁作三四服,终日服之,又煎苍朮滓为汤,去滓再依前煎十二味药滓服之,此除湿散郁热,使胃气和平,如或未已,再作半料服之,若大便秘及烦热,少服黄连汤,如微利烦热已退却,服复煎散半料,如此使荣卫俱行,邪气不能自侵也。

  当归黄耆汤。

  治疮疡,脏腑已行,如痛不可忍者。

  当归,黄耆,地黄,川芎,地骨皮,芍药(各等分)。

  右咀,水煎。如发热加黄芩,如烦躁不能睡卧者加栀子,如呕则是湿气侵胃倍加白朮。

  内消升麻汤。

  治血气壮实,若患痈疽,大小便不通。

  升麻,大黄(各二两),黄芩(一两半),枳实(麸炒),当归,芍药(各一两半),炙甘草(一两)。

  右咀,水煎食前服。

  复元通气散。

  治诸气涩耳聋,腹痈便痈,疮疽无头,止痛消肿。

  青皮,陈皮(各四两),甘草(三两生熟各半),川山甲(炮),栝蒌根(各二两),加金银花,连翘(各一两)。

  右为细末,热酒调下。

  五香汤。

  治毒气入腹托里,若有异证于内加减。

  丁香,木香,沉香,乳香,麝香(三钱)。

  右为细末,水煎空心服,呕者去麝加藿香一两,渴者加人参一两。

  赤芍药散。

  治一切疔疮痈疽,初觉增寒疼痛。

  金银花,赤芍药(各半两),大黄(七钱半),瓜蒌(大者一枚),当归,甘草,枳实(各三钱)。

  右为麄末,水酒各半煎。

  桃红散。

  敛疮生肌,定血辟风邪。

  滑石(四两),乳香,轻粉(各二钱),小荳粉(一钱),寒水石(三两烧),一方改小荳粉为定粉一两。

  右为极细末,干贴。

  冰霜散。

  治火烧皮烂大痛。

  寒水石(生),牡蛎(烧),朴硝,青黛(各一两),轻粉(一钱)。

  右为细末,新水或油调涂立止。

  乳香散。

  治杖疮神效。

  乳香,没药(各三钱),自然铜(半两,火烧醋醮十遍),茴香(四钱),当归(半两)。

  右为细末,每服半两,温酒调下。

  五黄散。

  治杖疮定痛。

  黄丹,黄连,黄芩,黄柏,大黄,乳香(各等分)。

  右为细末,新水调成膏,用绯绢帛上摊贴。

  花蘂石散。

  治一切金疮猫狗咬伤,妇人败血,恶血奔心,血运胎死,胎衣不下至死者,以童便调下一钱,取下恶物,神效。

  硫黄(明净者四两),花蘂石(一觔)。

  右二味拌匀,用纸筋和胶泥固济,瓦罐子一个,入药内蜜泥封口,焙干安在四方砖上,抟上书八卦五行字,用炭一秤,围烧自巳午时,从下生火,直至经宿,火尽又经宿,罐冷取研极细,磁盒内盛用。

  截疳散。

  治年深疳瘘疮。

  黄连(半两),白敛,白芨,黄丹(各一两),轻粉(一钱),龙脑,麝香(各五分另研),蜜陀僧(一两)。

  右为细末和匀干糁,或纴上以膏贴之。

  生肌散。

  寒水石(剉),滑石(各一两),乌鱼骨,龙骨,定粉,蜜佗僧,白矾灰,干胭脂(各半两)。

  右为极细末,干糁用之。

  平肌散。

  治诸疮久不敛。

  蜜佗僧,花蕊石(二物同煅赤),白龙骨(各一两),乳香(另研),轻粉(各一钱),黄丹,黄连(各一钱半)。

  右为极细末,和匀干掺。

  碧霞挺子。

  治恶疮透了,不觉疼痛者。

  铜绿(一两),碙砂(二钱),蟾酥(一钱)。

  右为细末,烧饭和作麦檏挻子,每用刺不觉痛者,须刺血出,方纴药在内,以膏贴之。

  用药加减。

  如发背疔肿脓溃前后,虚而头痛,于托里药内加五味子,恍惚不宁,加人参茯神,虚而发热者,加地黄栝蒌根,潮热者,加柴胡地骨皮,渴不止者,加知母赤小荳,虚烦者,加枸杞天门冬,自利者,加厚朴,脓多者,加当归川芎,痛甚者,加芍药乳香,肌肉迟生者,加白敛官桂,有风邪者,加独活防风,心惊悸者,加丹砂,口自瞤动者,加羌活细辛,呕逆者,加丁香藿香叶,痰多者,加半夏陈皮。

  回疮金银花散。

  治疮疡痛甚,则色变紫黑者。

  金银花(连枝叶剉二两),黄耆(四两),甘草(一两)。

  右咀,用酒一升,同入壶瓶内闭口,重汤内煮三两时辰,取出去滓顿服之。

  雄黄散。

  治疮有恶肉不能去者。

  雄黄(一钱研),巴豆(不去皮研一个去皮五分)。

  右二味,再同研如泥,入乳香没药各少许,再研匀细,少上,恶肉自去矣。

  瘰疬证。

  夫瘰疬者,结核是也,或在耳后,或在耳前,或在耳下,连及颐颔,或在颈下连缺盆,皆谓之瘰疬,或在胸及胸之侧,或在两胁,皆谓之马刀,手足少阳主之。

  治结核前后耳有之,或耳下颔下有之,皆瘰疬也。桑椹二斗,极熟黑色者,以布裂取自然汁,不犯铜铁,以文武火慢熬,作薄膏子,每日白沸汤点一匙,食后,日三服。

  连翘汤。

  治马刀。

  连翘,瞿麦花(各一斤),大黄(三两),甘草(二两)。

  右咀,水煎服,后十余日,可于临泣穴灸二七壮,服五六十日方效,在他经者。

  又一方服大黄木通五两,知母(一作贝母)五两,雄黄七分,槟榔半两,减甘草不用,同前药为细末,熟水调下三五钱服之。

  瞿麦饮子。

  连翘(一斤),瞿麦穗(半斤)。

  右为麄末,水煎,临卧服此药,经效多不能速验,宜待岁月之久除也。

  欬嗽证。

  欬,谓无痰而有声,肺气伤而不清也,嗽,谓无声而有痰,脾湿动而为痰也,欬嗽是有痰而有声,盖因伤于肺气而欬,动于脾湿,因欬而为嗽也,治欬嗽者,治痰为先,治痰者,下气为上,是以南星半夏胜其痰而能食者,大承气汤微下之,痰而不能食者,厚朴汤治之,夏月嗽而发热者,谓之热痰嗽,小柴胡汤四两,加石膏一两,知母半两用之,冬月嗽而寒热者,谓之寒嗽,小青龙加杏仁服之,蜜煎生姜汤,蜜煎橘皮汤,烧生姜胡桃,皆治无痰而嗽者,此乃大例,更当随时随证加减之。

  利膈丸(方在宝鉴内附)。

  款气丸。

  治久嗽痰喘,肺气浮肿。

  郁李仁,青皮(去白),陈皮(去白),槟榔,木香,杏仁(去皮尖),马兜苓(炒),人参,广茂,当归,泽泻,茯苓,苦葶苈(炒各二钱),防己(半两),牵牛(取头末一两半)。

  右为细末,生姜汁面糊为丸,桐子大,生姜汤下。

  治欬嗽诸方,在家珍内并宝鉴内者,更宜选而用之。

  虚损证。

  虚损之疾,寒热因虚而感也,感寒则损阳,阳虚则阴盛,故损则自上而下,治之宜以辛甘淡,过于胃则不可治也。感热则损阴,阴虚则阳盛,故损则自下而上,治之宜以苦酸咸,过于脾则不可治也,自上而损者,一损损于肺,故皮聚而毛落,二损损于心,故血脉虚弱,不能荣于脏腑,妇人则月水不通,三损损于胃,故饮食不为肌肤也,自下而损者,一损损于肾,故骨痿不能起于床,二损损于肝,故筋缓不能自收持,三损损于脾,故饮食不能消克也,故心肺损则色弊,肝肾损则形痿,脾胃损则谷不化也。

  治肺损皮聚而毛落,宜益气四君子汤(方在前难内知内附)。

  治心肺虚损,皮聚而失落,血脉虚损,妇人月水愆期,宜益气和血,八物汤(方在前元戎内附)。

  治心肺损及胃,损饮食不为肌肤,宜益气和血,调饮食,十全散(方在前元戎内附)。

  治肾肝损,骨痿不能起于床,宜益精。筋缓不能自收持,宜缓中。

  牛膝丸。

  牛膝(酒浸),萆藓,杜仲(剉炒),苁蓉(酒浸),菟丝子,防风,葫芦巴(炒),肉桂(减半),破故纸,沙苑白蒺藜。

  右等分为细末,酒煮猪腰子为丸,每服五七十丸,空心温酒下,如腰痛不起者,服之甚效。

  治阳盛阴虚,肝肾不足,房室虚损,形瘦无力,面多青黄而无常色,宜荣血养肾。

  地黄丸。

  苍朮(一斤泔浸),熟地黄(一斤),干姜(春七钱夏半两秋七钱冬一两)。

  右为细末,蒸枣肉为丸,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至百丸,诸饮下,若加五味子为肾气丸,述类形象,神品药也,如阳盛阴虚,心肺不足,及男子妇人面无血色,食少嗜卧,肢体困倦,宜八味丸(方在元戎内附),如形体瘦弱,无力多困,未知阴阳先损,夏月宜地黄丸,春秋宜肾气丸,冬月宜八味丸。

  治病久虚弱,厌厌不能食,和中丸(前在前脾胃论中)。

  吐证。

  吐证有三,气积寒也,皆从三焦论之,上焦在胃口,上通于天气,主内而不出,中焦在中脘,上通天气,下通地气,主腐熟水谷,下焦在脐下,通于地气,主出而不纳,是故上焦吐者,皆从于气,气者天之阳也,其脉浮而洪,其证食已暴吐,渴欲饮水,大便结燥,气上冲而胸发痛,其治当降气和中,中焦吐者,皆从于积,有阴有阳,食与气相假为积而痛,其脉浮而弦,其证或先痛而后吐,或先吐而后痛,治法当以小毒药去其积,槟榔木香和其气,下焦吐者,从于寒,地道也,其脉沉而迟,其证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小便清利,大便秘而不通,治法当以毒药通其秘塞,温其寒气,大便渐通,复以中焦药和之,不令大便秘结而自愈也。

  治上焦气热上冲,食已暴吐,脉浮而洪,宜先和中。

  桔梗汤。

  桔梗,白朮(各一两半),半夏(二两),陈皮(去白),白茯苓,枳实(麸炒),厚朴(姜制炒香各一两)。

  右咀,水煎取清,调木香散二钱,隔夜空腹服之,后气渐下吐渐止,然后去木香散,加芍药二两,黄耆一两半,每一料中扣算加之,如大便燥结,食不尽下,以大承气汤去硝微下之,少利再服前药补之,如大便复结,依前再微下之。

  木香散。

  木香,槟榔(各等分)。

  右为细末,前药调服。

  厚朴丸。

  主翻胃,吐逆饮食,噎塞,气上冲心,腹中诸疾,其药味即与万病紫苑丸同(方在元戎方内附)。其加减于后,春夏再加黄连(二两),秋冬再加厚朴(二两),如治风,于春秋所加黄连厚朴外,更加菖蒲茯苓各一两半,如治风痫不愈者,依春秋加减外,更加人参菖蒲茯苓各一两半,如失精者,加菖蒲白茯苓为辅,如肝之积,加柴胡蜀椒为辅,如心之积,加黄连人参为辅,如脾之积,加吴茱萸干姜为辅,如肾之积,加菖蒲茯苓为辅,秋冬久泻不止,加黄连茯苓。

  心痛证。

  诸心痛者,皆少阴厥阴气上冲也,有热厥心痛者,身热足寒,痛甚则烦燥而吐,额自汗出,知其热也,其脉浮大而洪,当灸太溪及昆仑,谓表里俱泻之,是谓热病汗不出,引热下行,表汗通身而出者愈也,灸毕服金铃子散则愈,痛止服枳朮丸,去其余邪也,有大实心中痛者,因气而食,卒然发痛,大便或秘,久而注闷,心胸高起,按之愈痛,不能饮食,急以煮黄丸利之,利后以藁本汤去其邪也,有寒厥心痛者,手足逆而通身冷汗出,便溺清利,或大便利而不渴,气微力弱,急以朮附汤温之,寒厥暴痛,非久病也,朝发暮死,急当救之,是知久病无寒,暴病非热也。

  金铃子散。

  治热厥心痛,或发或止,久不愈者,金铃子,玄胡索(各一两)。

  右为细末,每服二三钱,酒调下,温汤亦得。

  治大实心痛二药。

  厚朴丸,同紫苑丸(在元戎方内),煮黄丸(方在阴证略例内)。

  治大实心痛,大便已利,宜藁本汤止其痛也。

  藁本(半两),苍朮(一两)。

  右为麄末,水煎服清。

  治寒厥暴痛,脉微气弱,宜朮附汤温之(方在云岐脉论内附)。

  疝气。

  男子七疝,妇人瘕聚带下,皆任脉所主阴经也,肾肝受病,治法同归于一。

  酒煮当归丸。

  当归(剉),附子(炮),苦楝子(剉),茴香(各一两)。

  右剉,以酒三升同煮,酒尽为度,焙干作细末入。

  丁香,木香(各二钱),全蝎(二十二个),玄胡索(二两)。

  右同为细末,与前药一处,拌匀酒糊为丸,每服三五十丸至百丸,空心温酒下,凡疝气带下皆属于风,全蝎,治风之圣药,茴香苦楝皆入小肠,故以附子佐之,丁香木香则导为用也。

  治奔豚及小腹痛不可忍者,苦楝丸。

  苦楝,茴香,黑附子。

  右用酒二升,煮酒尽为度,暴干或阴干,捣为极细末,每一两药末入

  全蝎(十八个),玄胡索(半两),丁香(十五个)。

  右共为细末,酒糊为丸,桐子大,每服百丸,空心酒下,如痛甚,煎当归入酒下,大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459-活幼心书-元-曹世荣 下一页 461-济世神验良方-清-佚名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