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张氏妇科-唐-佚名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353-张氏妇科-唐-佚名


  张氏妇科

  白蒲岭张氏女科

  唐时开通年间,有一神人借宿于慈邑张氏家,次日将书付张氏之妇。开卷视之,乃女科也,初以调经,其法和气血、均寒热,而世无不育之妇;次以胎前,其法补气血、清痰火,凡有诸症必先安胎为主;次以胎前产后,其前后不同。此书数百年来隐而不发,今予得之医论十三篇而无遗症。胎前产后各各辨明,与诸家用药大有不同,传与当世医者,庶免妇女之大难。得此书者,当存好生之心,勿秘可也。

  广嗣论

  凡少妇不受孕者无他,多因气血不调,寒热不均。有气盛而血虚者;气血流通,遍走四肢,使血不得积聚于子宫,子宫枯燥,往来易感阳气,不能成胎。大宜补血,使血与气相配,孕斯成矣。大凡气盛血衰者,其月水多不应期而至,或数月一至,或期年一至。医者慎不作血隔看。大宜补血,慎勿破血。有血盛而气衰者:血不能自行,随气而动,气衰不运,多积于子宫,满则溢也。其月水不月而至,今呼为败。慎勿用养血之剂,盖养血之药又能活血,补之非徒无益,而病反加剧矣。宜重用参术补气,使气能配血,则病可愈而孕可怀也。有热胜者:其月水必先期而至。如大热者,其腹大痛;微热者,其腹微痛。慎勿作寒痛看,虽易入阳气,岂能怀孕乎?当服寒凉之剂以调之。有寒胜者:必月水后期而至,其腹不碍痛,若精气不能易入,岂能久存于腹?宜服温暖之药以调之。气血既平,寒热既和,则无不孕矣!

  胎前论

  凡孕妇诸症别无他故,因受胎之后,气血有方,不能滋养其胎而母病至矣。气血既虚,使胎不安于母腹,须大补气血,则胎自安。有胎动而母病者,安其胎,母病愈。盖胎前患病,以安胎办主。若胎孕一动,病必难治,医须慎之。

  产后论

  夫产后之患多起于风寒、饮食之间,其余则血气为患。夏月之病多因于风,冬月之病多因于寒,惟饮食之患无定时也。盖易产之后,其病易治;难产之后,其病难治。难产必深感风寒,兼气血极虚,虽略进饮食,力不能胜,亦为之患也。产后诸症,多类伤寒,莫作伤寒治之,更莫作杂症治之。此乃女科不传之诀,医者切莫狐疑。其治法前后不同,二十日前气血未定,恶露未尽,当破血为主;二十日外气血已定,各归经络,虽有恶露,驱逐不行。凡有诸症要补气血,更兼活血,诸书以月外作杂症治之,其言谬矣。

  妇人月水

  经水或一、二月一至,或期年一至,不甚瘦弱者,此气盛血衰也。慎勿作血隔治,当补血为主:当归(三钱)川芎(二钱)芍药生地丹参玄胡小茴牛膝苏梗圆眼肉(各一钱)

  妇人如同前病,身体瘦弱,或发寒热,此气血两虚,血枯经闭。宜大补气血为主:人参(五分)茯苓白术归身芍药圆眼肉(各二钱)沙参丹参生地木通(各一钱)

  妇人败血不日而至,此非败血,气虚故也。宜补气为主:人参(五分)甘草(五分)白术黄茯苓阿胶(各二钱)木通(八分)

  妇人月水先期而至,小腹作痛,气血两热故也。当理气清火为主:延胡索甘草(各三钱)黄山楂抚芎(各二钱)芍药苏梗丹皮木通香附(各一钱)妇人月水后期而至,此气血虚寒故也。

  川芎当归艾叶香附红花(各二钱)桂枝黑姜(各五分)玄胡索木通(各一钱)

  种子方

  红花桃仁玄胡香附(各二钱)小茴枳壳牛膝(各一钱)山楂(三十粒)莪术(八分)官桂(三分)

  如月水先期而至、加黄芩二钱;如后期而至,加酒炮姜五分。先期而至,血若紫色,黑色成块者、血热故也,加黄芩、黄连、荆芥,必不可少;后期而至,血色淡红者,痰多血少故也,又兼寒,生地二陈汤加黑姜煎服妙。

  胎前诸症

  妇人胎气不固,常要小产:人参(五分)加条芩壳砂杜仲川断糯米(一撮炒)

  孕妇因跌撞、压触、腹痛、血下、胎动:川芎黄芩芍药(各三钱)当归熟地杜仲(各一钱)壳砂川断(各二钱)阿胶(一钱)

  胎动下血,其腹绞痛,不知儿身死活:川芎(六钱)当归(三钱)水酒煎,作三次服。胎活即安,胎死即下。

  妇人下血不止,胎上冲心,四肢逆冷几死:阿胶杜仲(各三钱)条芩(三钱)川芎(三钱)熟艾桔梗(各二钱)陈皮竹叶(各二钱)

  妊妇小腹沉重,痛不可忍,二便闭塞不通,名胎压膀胱:升麻川芎条芩杜仲山药川断(各二钱)人参(五分)黄连茯苓(各一钱)白术(土炒二钱)

  孕妇胎孕上冲,痛不可忍,此为子悬血虚故也。大宜补血为主:四物汤加条芩、壳砂、桔梗、陈皮。

  胎孕不安,因气血不足。血虚则随气上升,大宜补血为主;气虚随血下坠,大宜补气为主,次宜安胎。

  若云“诸症不宜补”者,此医家大误事也。

  孕妇厌食呕吐,此因气虚不得流通,便化为痰涎,多聚于胃,故有此症。宜补气祛痰为主。

  白术川贝(各三钱)茯苓前胡(各二钱)旋复花香附壳砂陈皮(各一钱)

  妊妇漏胎下血,竟如月水,若待血干,非但损子,亦损其母:熟地白术姜炭茯苓(各二钱)条芩(二钱)归身壳砂阿胶(各一钱)

  妊妇腹中烦闷者,气血两虚故也。心肺两经火动,名为子烦:条芩麦冬白术茯苓芍药(各二钱)知母防风前胡(各一钱)

  孕妇尿涩,小便小道热痛者,名子淋:冬葵子木通粉草(各一钱)条芩芍药赤茯苓(各二钱)

  孕妇腹中胎鸣,因悬高而胎失气管,故有此症,名子鸣:川芎(三钱)川连(二钱)

  妊妇小便频鸣,名为转胞,气虚血热也:人参茯苓条芩(各二钱)归身川芎芍药粉草(各一钱)

  妊妇遍身浮肿,脾胃气虚:茯苓泽泻白术(各二钱)木通猪苓浓朴(各一钱)

  妊妇二、三月期,心腹腰痛难忍,气热肾虚故也:六味加条芩三钱,当归、阿胶、甘草各一钱。

  妊妇遍身疼痛,气血两虚,痰涎作痛:人参加柴胡、前胡、川贝、生姜。

  妊妇寒热不快者,亦气血两虚故也:逍遥散加条芩、壳砂、生姜。

  妊妇伤寒,恐热极损胎,必先安胎,后随症治之。先用条芩、壳砂,后用本症之药,切忌姜、桂、麻黄辛热之物。

  妊妇痢疾,必先用条芩、壳砂以安胎,次随症治之。须忌槟榔、枳壳,恐其下胎,则病难治,须用仔细。

  妊妇泄泻虚寒,因久痢之后故有此症:五苓散加良姜。

  凡妊妇服药,虽有诸症,条芩、壳砂必不可少。

  黄芩安胎,清三焦之火,能降血下行;壳砂安胎,乃血中之要药,又能止痛行气;阿胶安胎,乃止血养血之药,治血虚胎动。

  妊妇小产与小产不同。小产损伤胎气,不比大产瓜熟蒂圆,出于自然。以补中益气为主。小产之后,虽有诸症,必因气血虚寒而起。宜补气血,以十全大补汤为主,或人参汤加阿胶、艾叶好。

  冬葵子(五钱)枳壳木通蝉蜕(各二钱)车前子(五钱)归尾(三钱)

  难产方

  蝉蜕蛇蜕龟甲(各三钱)

  新瓦焙干为末,好酒下之,立下。

  子死腹中,用牯牛粪炒为末,入醋半盏调,以青布包好,于脐上熨之立下。

  妊妇血晕,不论大小产,皆有此症。大补气血为主。然大产、小产不同,小产多因气血两虚而致,其大产因败血流入肝经,致眼目黑暗,头目旋晕。宜破血为主。当先以烈火一盆,置病患口鼻之下,将好醋一钟倾入火内,使气入其口鼻之中,其神乃定,而神自醒也。后随症治之。有下血过多而晕者,以人参汤;有用心使力多而晕者,以防风通圣散加四物治之。

  产后诸症

  产后血晕,败血冲肝也。

  山楂(三钱)红花(二钱)桃仁官桂香附良姜莪术(各一钱)

  产后头痛、发热、口干、饱闷、出汗者,由饮食过多也。以消食祛风为主,数日内治:山楂(三钱)莪术天麻桔梗陈皮麦芽红花(各一钱)黑干姜(八分)

  产后作寒作热,血入心肺则热,血入脾胃则寒,寒热相生故也。认为疟治者,非也。

  三棱莪术红花桃仁(各二钱)官桂黑干姜(各一钱)山楂(三钱)

  产后四肢浮肿,因败血走注五脏,传流四肢,不能运化,或因饮食伤脾故也。以水肿治之,非也。宜五苓散加三棱、莪术二钱、山楂三钱;月内加桃仁、红花、黑姜,不必多用。

  产后癫狂,如见鬼神,狂言无度,败血,热血冲心,如有所触,勿作风邪。

  山楂官桂(各三钱)木香香附黑姜(各一钱)红花桃仁(各二钱)

  产后泄泻不止者,多因误食生冷坚硬之物,与恶血相搏,流注大肠,不能克化也。

  三棱莪术红花桃仁黑干姜山楂加五苓散夫产后泄泻,多有不同。或因难产之后,气血两虚而泄泻者,泻久则寒;或因寒气所侵而泻者,久则必虚。其治法相同。

  五苓散加三棱、莪术、山楂。

  或因瘀血流入大肠而泄泻者。

  黑姜官桂山楂红花桃仁上二症,泄久与虚寒症同治,医须仔细,一有误,十不能救一也。产后泄泻,水谷不化,粪门不闭,此虚寒极也。不论久近,治法一同。

  人参(五分)白术茯苓肉桂黑姜(各二钱)猪苓泽泻(各一钱)

  产后泄泻,腹中作痛,大便急涩者,亦瘀血入大肠也。若久远,以虚寒治之。

  黑姜官桂红花(各二钱)三棱莪术(各一钱)桃仁产后百节疼痛,由产后骨节开张,因冒风寒,败血不行,流入经络,停聚不散也。

  红花桃仁(各二钱)归尾黑干姜官桂乌药秦艽(各一钱)

  产后小便尿血,色如鸡肝者,因产后调理失宜,恼怒伤肝心二经,流入小肠也。若流入大肠,必大肠阻难也。

  红花桃仁丹皮(各二钱)木香桔梗木通香附(各一钱)

  产后胸胀气滞,呕逆不定,因饮食过多,聚于胃中,与痰结聚成块。上喘气急,四肢寒热,口干心闷,睡卧多惊,日近者用:山楂(三钱)乌药(二钱)砂仁麦芽川贝母陈皮香附黑干姜(各一钱)

  日远者用:三棱莪术前胡槟榔柴胡(各一钱)砂仁(二钱)

  产后喉中如蝉鸣,因恼怒所致,败血冲心,转入肺经,败血与气结聚成块,入于喉中。若患此症,十难救一。

  肉桂红花桃仁良姜(各二钱)木通乌药陈皮(各一钱)

  产后泄泻,胸膈饱闷,泄泻不常,此食积也。

  三棱莪术(一钱)山楂壳砂黑干姜官桂(各二钱)

  若久远,以虚寒治之。有粪渣可治,如屋漏黑水,必死无疑。

  产后最忌泄泻,务必谨慎。

  产后面黄舌干,鼻中出血,遍身斑点者,败血入于五脏六腑,转入肌肤,热结不行也,十无一生。

  红花桃仁官桂丹皮(各二钱)莪术木通羌活防风荆芥(各一钱)

  产后发热、头痛、手足不能伸缩者,由产时失于谨慎,多冒风邪也。切不可作中风邪,以发表剂抬之。

  天麻秦艽川贝防风干姜官桂苏梗产后头痛发热,腹中刺痛难忍,因寒气所侵,败血不行,结聚成块故也。不论远近同治。

  山楂(三钱)干姜肉桂乌药吴萸香附玄胡红花桃仁(各二钱)苏梗(一钱)产后不言狂走。

  石菖蒲麦冬防风天麻川芎川贝辰砂香附产后月外,发热发寒,饮食不进,腹中作痛,因气血两虚也。

  当归芍药川芎人参白术茯苓香附产后月外,喘促痰逆,虚黄,因饮食伤胃,痰固其积也。

  三棱莪术浓朴官桂黑干姜川贝陈皮桔梗香附产后月外,寒热不均,因气血两虚故也。

  甘草芍药柴胡白术当归茯苓陈皮川芎香附产后月外,虚汗不止,因气血虚而遇风邪也。

  白术茯苓(二钱)黄香附麦冬防风(一钱)官桂(五分)产后月外,声音不出,呕吐不止,饮食不纳。

  陈皮白术茯苓香附干姜前胡黄。产后诸症,多因冒风寒,为败血作祸。其干姜、红花、桃仁,乌药、肉桂、山楂、香附必不可少。

  治产之症,妙在干姜。若大热重用,若微热则轻用,轻则一钱,重则三钱。须要酒炒得黑,不黑不可用,恐反生火。

  产后月外,气血已定,已归经络,虽有诸症,宜大补气血。又宜活血,而诸书以芍药为产后最忌,殊不知月外诸症,非芍药不能收功。诚恐不信谈论,特备其要,以俟违者鉴之。

  产后月内,口眼歪斜,角弓反张,不能伸缩,此系产时冒风邪所致。而发热头疼者,宜用此方:天麻贝母秦艽归身官桂苏梗干姜月外犯之,亦不可作中风治。皆因气血两虚甚,宜补气血,随即祛痰为要。产后发热恶寒,月内当逐恶露为要,月外各归经络,气血两分既定而犯此症,是气血虚极。其左手脉不足,补血倍于补气;右手脉不足,补气倍于补血,切不可发表。倘因饮食不节而犯此症,月内以逐恶露之药,加山楂、麦芽、砂仁、贝母、陈皮;月外以调气补血为主,加山楂、麦芽消食行痰之药为要。最忌发表药。产后口眼斜,手足顽麻,半身不遂,皆因不谨慎,或误下生水,或冒风邪所致。应在半年数月外发之,切不可作风邪鬼箭等症,误用针刺,并不可发表,如有一失,不可救矣。

  宜服此方:红花花粉(二钱)防风荆芥独活当归秦艽羌活牛膝白术沙参茯苓川芎(各二钱)木香(八分)加灯草、老酒煎服。先服四帖,如不愈,加桑寄生二钱,肉桂八分。服二帖即痊,可加天麻二钱妙。

  安胎逐月主方补

  一月名胎胚,足厥阴肝管胎,此经少气多血。

  二月足少阳胆管胎,若始膏,此经气多血少。

  三月名始胎,手少阴心管胎,此经少血多气。

  归身茯神黄芩(时寒少用)壳砂(时寒多用)杜仲枣仁白术肉桂形体成,四个月,命门相火管胎(手少阳三焦),去枣仁、茯神,加熟地三钱。始受水精以行血脉,此经气多血少。

  能动,五个月,太阴脾经管胎,去肉桂,加白术二钱。始受火精以成其气,此经少血多气。

  筋骨立,六个月,阳明胃经管胎,加人参五分。如肺虚,加数倍可也,始受金精以成其筋,此经气盛血少。

  毛发生,七个月,太阴肺经管胎,减砂仁至三分,加黄芩至二钱。始受木精,以成其骨,此经少血多气。

  脏腑具,八个月,阳明大肠管胎,加人参钱半。始受土精以成肤,此经气盛血多。

  谷气入胃,九个月,少阴肾经管胎,原方不用,用宽胎散,始受石精以成毛发,此经少血多气。

  归身益母草川芎枳壳杜仲诸神备,十个月,太阳膀胱管胎,同前九个月方。临盆用催生散。脏腑、关节、人神具备,此经少气多血。

  当归枳壳香附益母草川芎陈皮红花白芷奇方。产后一二日间,痢疾并心痛。

  赤芍山楂归尾牛膝陈皮肉桂刘寄奴姜炭川芎香附桃仁(去衣,各一钱)日一剂,如有乳毒加白芷。

  产后五六日,发热,不思饮食,有似伤寒等症。

  赤芍桃仁归尾陈皮甘草山楂肉枳壳香附玄胡干姜肉桂加白芷末药方:刘奇奴山楂香附棉花子乌豆俱炒为末(香附易玄胡,加荆芥尤妙),砂仁汤送二钱。

  四物汤加减法(古方):四物芎归芍地黄,女科诸病是良方。

  调理养血医虚损,胎产无如用此汤。

  参术苓甘名八物,气虚血弱功最捷。

  十全加了桂黄,大补真元与精血。

  若对参苏号补心,心虚血少梦中惊。

  产后感寒能服此,不须加减效如神。

  下午发热本阴虚,方加知柏可痊除。

  骨蒸劳热紫鳖,知柏能兼地骨皮。

  妇人经水适然来,似疟汤中加小柴。

  妊娠月水时时下,胶艾加之止漏胎。

  经水过期阴血少,本方加桔与参。

  腹内积气当为痛,香附莪棱服自行。

  月经紫色及先期,方入芩连并牡皮。

  小腹瘀经兜涩痛,桃红乌附莫教迟。

  瘦妇血枯经涩闭,本方增入桃仁治。

  肥人色淡属于痰,配合二陈成一剂。

  经血行来太去多,芩连柴柏可同科。

  更加荆芥与羌活,升提其气要安和。

  方加芩术善安胎,胎痛砂苏郁便用。

  腹大异常成水病,心胸气逆如鼓硬,鲤鱼汤煎苓术芩,减地芎加姜桔应。

  胎气不安胸隔胀,枳桔加之即宣畅。

  孕妇心烦号子烦,芩麦茯苓为根据傍。

  芎归二味佛手名,坐草忙煎可保生。

  若是难产生不下,草霜白芷一同行。

  焦姜能治产后热,甘草大芎补阴血。

  汗多方内减川芎,急服参防气脱。

  产后血迷成血晕,恶露去多精神困,泽兰芎归荆参草,散号清魂能定晕。

  黑神减芎入桂姜,炙甘黑豆炒蒲黄。

  净露下胸除腹满,酒便调服效非常,产后恶露如何少,若无别症精神好。

  蓦然寒热腹中疼,还是黑神真个妙。

  产后惊风血不来,肚疼发热胀难挨,柴胡佛手灵脂泽,羌活红花仔细排。

  产后须当四物汤,但凡初产配焦姜。

  产初用芍伤生气,腻膈尤嫌熟地黄。

  肠滑地归当应忌,汗多须把川芎去。

  血虚腹痛赤芍良,加减四物先贤秘。

  十全济阴丸归身(酒洗)熟地香附(酒煮四两)山药白术(二两五钱)杞子人参(二两)蕲艾叶(二两去筋梗,同香附,酒醋煮一时,捣,焙)川芎白芍丹皮紫石英(火碎各一两五钱)泽兰(一两)紫河车(一具用银针刺,去紫筋,酒洗净白)上药切片,同河车入沙锅内,用陈老酒三碗、陈米醋一碗、清白童便一碗、米泔水数碗,和匀,浮药寸许,密盖不透,桑木火慢煮,以河车融化汁干为度,取出同捣极烂,捏作饼,日晒夜露三昼夜,宜在月满之时以受日精月华。仍焙干,为末,捣烂,蜜丸如梧子,每服五十丸,空腹淡盐汤下,随用早饭,使药下行,忌食生萝卜。

  凡月经过期,或少或不行,皆血寒血少也。尺脉必微弱,加桂心五钱(夏三钱),黄一两(炙)。先期,血热也。脉来必数,加条芩二两(酒炒)、生地一两五钱(酒炒)。腹痛加芍药一两(酒炒)。将行而先作痛者,血实而气滞也;成块者,气凝也。脉来弦数滑大,加延胡一两(酒炒),陈皮八分,木香、柴胡梢五钱。行后作痛者,气血俱虚也,尺脉必虚涩而兼紧,加黑姜三钱,白茯苓一两,桂心五钱(夏三钱)。三五日后,腹中绵绵作痛者,或淋沥不止,血因气滞未尽也。尺脉见沉涩,或沉弦,加木香五钱,柴胡六钱。紫色或黑色,血热之甚也。尺脉见洪数,加条芩、黄柏各一两,炒生地一两五钱(洒浸)。过期色淡,肥人则有湿痰,加茯苓、苍术(米泔、淡盐水炒)、陈皮各一两,白术五钱,减熟地一两,瘦人则血虚少而水混之,加桂心五钱。或来或断,或发寒热者,加柴胡八钱,白茯苓一两。凡经不调、多白带者,肥人主胃中湿痰流注,加制苍术、白茯苓一两五钱,减熟地一两;凡瘦人气多血少,脾虚,加木香五钱,牡蛎()、赤石脂()、白茯苓各一两。凡多崩漏者,减香附、艾叶各一两,加荆芥穗(炒)一两,黄芩一两五钱。血崩者,或多,加阿胶一两,黑姜五钱,黄一两(炙)。

  元气虚弱、经水闭者,加牛膝二两。属寒加桂心五钱,属热加黄芩一两(酒炒)。

  凡婢外家多忌于嫡者,必多抑郁,以致经水不调者,加法制香附二两,或血弱心虚,交感时惊恐不宁,则精气不聚,加琥珀(另研)、枣仁(隔砂略炒)、茯神各一两,辰砂(飞)、紫石英各五钱。此方十年不育者,皆主之。

  调经方临期服三帖:乌附芍芎归,桃仁索桂茴。

  当归(三钱)抚芎红花(酒炒)小茴香附(酒洗,炒)赤芍(各一钱)乌药(一钱)延胡(二钱醋炒)桃仁(去皮尖四钱)赤桂(五分酒炒)姜(三片)灯心(十根)经前服。

  经期后方:四物杜续苓斛砂姜当归(一钱)熟地(一钱)芍药(二钱酒炒)杜仲(二钱)茯苓(一钱)石斛(一钱)川芎(一钱)川断(一钱五分)砂仁(五分)煨姜(一大片)枣(三枚)半饥饱服。

  丸药方:地归杜续苓斛故菟车蓉熟地当归杜仲川断故纸菟丝(各四两)肉苁蓉(二两)茯苓(二两)石斛(三两)河车(一具)

  产后总论

  凡经胎诸症,皆起于气血衰、脾胃虚。而产后之气血至脾胃虚衰尤甚,是以丹溪论产当以大补气血为主。虽有他症,以末治之。夫产后忧惊劳倦,血气暴虚,诸症乘虚易入。如有气母,专耗散;如有食母,专消导。热不可用芩、连;寒不可用桂、附。寒则血气停滞,热则新血流崩。至如中外感,见三阳表症,多似可汗也。在产后而用麻黄,则重竭其阳;见三阴里症,多似可下也,在产后而用承气,则重竭其阴耳。识胁痛如肾虚,恶露之停,休用柴胡;谵语汗出乃元弱似邪之症,毋同胃实。厥有阳气之衰,难分寒热,非大补不能回阳而起弱痊。由阴血之亏,毋论刚柔,非滋荣不能舒筋而活络。又如乍寒乍热,发作有时,症似疟也,若以疟治,迁延难愈。神不守舍,言论无序,病似邪也,若以邪论,危可立待。去血多而大便燥结,苁蓉加于生化,非润肠顺气之能通。患汗多而小便短涩,六君倍用参、,必生津助液之可利,加参于生化,频服,救产后之危,长生活命,屡用苏。绝谷之人,疝、脱肛,多是元虚下陷,须用补中益气。口噤拳挛,如因血燥类风,还仗生化加参。产户入风而痛甚,宜服羌活养荣。玉门伤冷而不闭,须选蛇、菟、萸、硫。怔仲惊悸,生化汤堪加定志。似邪恍惚,安神丸助用归脾。因气而满闷虚损,生化加木香为佐。因食而嗳酸恶食,六君加曲、麦为良。气短者,人参、生化、杏核。气短而汗出者,再加浮麦、麻根。若内虚弱而外感深,人参宁肺堪用。咳嗽者,生化、杏、桔、知母。痰嗽而汗出者,还增半、枣、参、。若干咳嗽而大热甚,加减四物尤宜。泄泻而块痛已无。酌用参、、肉果、诃子。痢疾而后重,如甚急,煎木香、白茯苓、陈皮。乳痈肿痛,制立两方。未脓,栝蒌、乳、没;已脓,大补金花。呕吐绝谷分为两症,气滞,加减六和;血滞,安胃行血。须知苏木、棱、莪大能破血,青皮、枳实最消胀满。要识耗气破血之剂损伤荣卫,止可施子少壮,岂宜用于胎产。大抵新产之后,须问恶露何如?块痛未除,不可遽加、术。腹中痛止,补中益气无疑。至如阳亡脱汗,气虚喘促,须服加参生化,是从权也。又如阳亡大热,血崩厥晕,速煎生化原方,乃急救也。治法当遵丹溪而固本,服法宜效太仆而加频。

  生化汤论

  一产后气血暴虚,理宜大补。但恶露未尽,用补须兼行滞,能化又能生,攻块无损元气,行中又兼补,始得万全。以四物汤理产,误人多矣。地黄性寒滞血,白芍酸寒无补故也。

  一产后有块痛,名儿枕。世多专先耗散,后议补,又立消补混方。殊不知旧血须消化,新血当生养。若专攻旧,生亦不宁,世以济坤丹(又名回生丹)治产,用以攻血块,下胞落胎。虽见速效,其元气未免亏损,平安产妇莫视良剂,不得已用一丸可矣,不必多服。

  一生化汤因药性功用而名也。夫产后血块当消,新血宜生,若专消则新血不宁,如专生则旧血交滞。考诸药性,惟芎、归、桃仁善破旧血,骤生新血,佐以炮姜,甘草,引入肝肺,生血利气,行中有补,化中有生,实产后妙方也。

  生化汤当归(八钱)川芎(三钱)桃仁(去皮尖十五粒)黑姜炙甘草(各五分一本有陈皮)

  煎好,入酒七匙。带热服,要在一二时内未进饮食前连进三服,服多而频则瘀速化,而骤生新血,自免晕症。若胎前禀弱,及产后劳倦,又当再服两帖,以防危倦。且产妇服一帖,精神渐增,自不厌服药之多。若照常间服一帖,只能扶危;若虚人见危症又热症,坠胎或劳甚,身潮头痛,服至四五帖必安矣。如血痛又当再服。

  凡将产时,预制二三帖,至胞衣一破,速煎一帖,候见下地即服。不问正产、半产,虽少壮产妇平安无恙,宜服两帖,以消块生养新血。

  新产及三日内服生化汤,两三日痛块未除再服。七日内血块未除,不可加参、、术,致痛不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352-张氏医通-清-张璐 下一页 354-张畹香医案-清-张畹香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