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古今图书集成-清-陈梦雷-博物汇编艺术典医部全录卷226至卷226-懊憹门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35-古今图书集成-清-陈梦雷-博物汇编艺术典医部全录卷226至卷226-懊憹门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三百二十六

懊憹门

    黄帝素问

     六元正纪大论

  火郁之发,民病甚则瞀闷懊憹,善暴死。
   【注 皆火热盛而精血伤也。】

    金匮要略 【汉 张机】

     论证治

  黄疸篇曰:心中懊憹而热,不能食,时欲吐,名曰酒疸。酒黄疸,心中懊憹,或热痛,栀子大黄汤主之。

    伤寒论 【汉 张机】

     伤寒证治

  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者,表未解也。医反下之,动数变迟,膈内拒痛,胃中空虚,客气动膈,短气躁烦,心中懊憹,阳气内陷,心中因硬,则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若不结胸,但头汗出,余处无汗,剂颈而还,小便不利者,身必发黄也。
  阳明病,脉浮而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若发汗则躁,心愦愦,反谵语;若加烧针,必怵惕烦躁不得眠;若下之则胃中空虚,客气动膈,心中懊憹。舌上胎者,栀子豉汤主之。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若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小便不利者,猪苓汤主之。
  阳明病下之,心中懊憹而烦,胃中有燥屎者,可攻;腹微满,初头硬,后必溏,不可攻之。若有燥屎者,宜大承气汤。
  阳明病无汗,小便不利,心中懊憹者,身必发黄。
  阳明病下之,其外有热,手足温,不结胸,心中懊憹,饥不能食,但头汗出者,栀子豉汤主之。
  伤寒头痛,翕翕发热,形像中风,常微汗出,自呕者,下之益烦,心中懊憹如饥;发汗则致痓,身强难以屈伸;熏之则发黄,不得小便,久则发咳吐。

    河间六书 【金 刘完素】

     总论证治

  懊憹者,烦心热躁,闷乱不宁也;甚者似中巴豆、草乌头之类毒药之状也。
  懊憹烦心,反复颠倒,不得眠者,烦热怫郁于内而气不能宣通也。或胸满结痛,或头微汗出虚烦者,栀子汤主之。或气少者,加甘草一钱;或呕者,及初误以丸药下者,加生姜半两。凡懊憹虚烦者,皆用凉膈散甚佳;及宜汤濯手足,使心胸结热宣散而已。心烦腹满,坐卧不安,栀子厚朴汤主之。或阳明病下之后,躁热而懊憹者,三一承气汤。汗后烦躁不得眠,五苓散或凉膈散。口燥呻吟,错语不得眠,五苓散、黄连解毒汤。烦心者,凉膈散。少阳证胸中烦而不呕者,小柴胡去半夏人参加(艹舌)蒌实主之。

    明理论 【金 成无己】

     属伤寒证

  伤寒懊憹,何以明之?懊者懊恼之懊,憹者郁闷之貌。即心中懊懊恼恼,烦烦憹憹,郁郁然不舒畅,愦愦然无奈,比之烦闷而甚者,懊憹也。由下后表中阳邪乘虚内陷,郁而不发,结伏于胸心之间,故如是也。经曰:表未解,医反下之,胃中空虚,客气动膈,心中懊憹。又曰:下之益烦,心中懊憹如饥。即是阳气内陷为诸懊憹也。其治之法,或吐或下。若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憹;与阳明病下之,其外有热,手足温而不结胸,心中懊憹,饥不能食,但头汗出,二者为邪热郁于胸中,当须栀子豉汤吐之,以涌其结热也。阳明病下之,心中懊憹而烦,胃中有燥屎者;与阳明病无汗小便不利,心中懊憹者必发黄,二者为邪热结于胃中,当须大承气汤、茵陈汤攻之,以涤其内热也。识诸此者,吐下之不瘥,汤剂之适当,则无不愈。若当汗反吐,疗热以温,则变证百出,斑出黄生者多矣。

    方

  栀子大黄汤 【仲景,下同】  治酒疸,心中懊憹或热痛者。
  栀子十四枚 大黄一两 枳实五枚 豉一升
  右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栀子汤 治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心中懊憹。
  大栀子十四枚 豉七合
  右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取二升半,内豉更煮三沸,去滓,每服一升。安者勿更服。若上气呕逆加橘皮二两,亦可加生姜二两。

  栀子厚朴汤 治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坐卧不安者。
  大栀子七  枳实二钱 厚朴半两,去皮炙
  右銼如麻豆大,以水一盏半煮,绞汁半盏,温服。

  凉膈散 一名连翘饮子。治伤寒表不解半入于里,下证未全,烦心懊憹不得眠,讝语狂妄等热证。
  连翘一两 甘草一两半 山栀子 薄荷叶 大黄 黄芩各半两 (石卜)硝一分
  右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蜜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滓温服。

  安神丸 【东垣】  治心神烦乱怔忡,兀兀欲吐,胸中气乱而热,有似懊憹之状,皆膈上血中伏火,蒸蒸然不安,宜用权衡法以镇阴火之浮越,以养上焦之元气。经云:热淫所胜治以甘寒,以苦泻之。以黄连之苦寒去心烦除湿热为君,以甘草、生地黄之甘寒泻火补气滋生阴血为臣,以当归补血不足,以朱砂纳浮游之火而安神明也。
  黄连一钱五分,酒洗 朱砂一钱,水飞 酒生地 酒当归身 炙甘草各五分
  右件除朱砂水飞外,捣四味为细末,同和匀,汤浸蒸饼为丸如黍米大,每服十五丸,津唾咽下食后。

    针灸

  《千金方》曰:通里,主卒痛烦心,心中懊憹,数欠频伸,心下悸悲恐。
  心腹痛,懊憹,发作肿聚,往来上下行,痛有休作,心腹中热,善渴涎出者,是蛔咬,以手聚而坚持之,无令得移,以大针刺之,久持之,虫不动乃出针。肠中有虫蛔咬皆不可取以小针。

   懈惰门

    黄帝素问

     诊要经终论

  夏刺春分,病不愈,令人懈惰。
  【注 三月四月人气在脾,脾病不愈,故令人懈惰。】

     平人气象论

  尺脉缓濇,谓之解(亻亦),安卧。
   【注 缓为脾脉,濇主脏气之不足。解(亻亦),懈惰也,此脾脏之为病也。】

     玉机真脏论

  冬脉太过,则令人解(亻亦),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
   【注 肾为生气之原而主闭藏,太过则气外泄而根本反伤,故为懈惰少气。生阳之气不足,故脊中痛。心主言而发原于肾根气伤故不欲言也。】

     气厥论

  大肠移热于胃,善食而瘦,又谓之食亦。
  【注 胃主受纳水谷,大肠为传导之官。大肠热邪反逆乘于胃,是以热则消谷善食。阳明燥热,则荣卫精液不生,故虽能食而瘦。亦,解(亻亦)也,谓虽能食而身体懈惰,故又谓之食亦。】
  胃移热于胆亦曰食亦。
   【注 五脏六腑皆取决于胆,胆气燥热则生阳不升,故身体懈惰。胃气热,则消谷善饥,故亦曰食亦。】

     风论

  脾风之状,多汗恶风,身体怠惰,四肢不欲动,色薄微黄,不嗜食,诊在鼻上,其色黄。
   【注 身体怠惰,四肢不欲动,脾气病也。经脉篇云:是主脾所生病者,食不下。土位中央,故诊在鼻。】

     痹论

  脾痹者,四肢懈惰,发咳呕汁,上为大塞。
   【注 脾气不能行于四肢,故四肢懈惰。气痹不行,故发咳也。入胃之饮,上输于脾肺,脾气不能转输故呕汁,肺气不能通调故上为大塞。】

     病能论

  帝曰:有病身热懈惰,汗出如浴,恶风少气,此为何病?岐伯曰:病名曰酒风。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泽泻、朮各十分,麋衔五分,合以三指为后饭。
   【注 饮酒数醉,气聚于脾中,热盛于中,故热遍于身而四肢懈惰也。热盛则生风,风热相搏,是以汗出如浴而恶风少气。】

     刺要论

  刺骨无伤髓,髓伤则销铄胻酸,体解(亻亦)然不去矣。
  【注 刺骨太过则伤髓而胻酸也。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胻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

     四时刺逆从论

  夏刺经脉,血气乃竭,令人解(亻亦)。
   【注 夏气盛长,而血气已外出于孙络矣,若再取之于经脉,则血气内竭,而令人懈惰矣。】

     示从容论

  雷公曰:于此有人四肢解惰,喘咳血泄,而愚诊之以为伤肺,切脉浮大而紧,愚不敢治。粗工下砭石,病愈多出血,血止身轻,此何物也?帝曰:子所能治,知亦众多,与此病失矣。譬以鸿飞亦冲于天。夫圣人之治病,循法守度,援物比类,化之冥冥,循上及下,何必守经。
   【注 脾病则懈惰,水气并于阳明则喘咳脉急,血无所行则血泄。粗工之所用砭石而病愈者,治在经脉也。故子之所能,亦多知治经脉之法。若夫一脏之精气,贯通于中土,上乘于肺金,则子与此病大义失之矣。是以圣人之治病,循阴阳之法度,引物比类,譬以鸿飞亦冲于天。故圣人察造化之冥冥,循水天之上下,又何必仅守其经。】
  今夫脉浮大虚者,是脾气之外绝,去胃外归阳明也。夫二火不胜三水,是以脉乱而无常也。四肢解惰,此脾精之不行也。喘咳者,是水气并阳明也。血泄者,脉急血无所行也。若夫以为伤肺者,由失以狂也。不引比类,是知不明也。
  【注 阳明之气循于脉中,脾气外绝者,不行于肌腠也。去胃外归阳明者,去中胃而外归阳明之经也。二火者,心之君火,心主包络之相火;三水者,太阴所至为湿生,终为注雨,是地之水湿也。太阳之上,寒永主之,通天之寒水也。肾为水脏,天一之癸水也。夫三水太盛,则火不能胜之,是以脉乱无常。盖心主血,心主包络主脉,水并于脉中,而君相之阳不能胜,故脉乱而血妄行也。四肢懈惰者,脾土之精气,不行于肌腠也。喘咳者,是下焦之水气,并于阳明之经也。血泄者,水气并于脉中,则脉急而无所循行,故血妄行而下泄也。】

    灵枢经

     邪气脏腑病形篇

  肺脉微急为肺寒热,怠惰欬唾血,引腰背胷,若鼻息肉不通。
   【注 肺寒热者,皮寒热也。寒在皮毛,故微急也。肺主气,怠惰咳唾血,引腰背胸,鼻若有息肉而气不通,皆肺气虚寒之所致。】

     海论

  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怠惰安卧。
   【注 髓海不足则精液竭,精液者所以濡空窍者也,是以耳为之鸣,目无所见。液脱者,骨属屈伸不利,故胫酸而懈怠安卧。】

     动输篇

  黄帝曰:荣卫之行也,上下相贯,如环之无端。今有其卒然遇邪气及逢大寒,手足懈惰,其脉阴阳之道,相输之会,行相失也,气何由还?岐伯曰:夫四末阴阳之会者,此气之大络也。四街者,气之径路也。故络绝则径通,四末解则气从合,相输如环。黄帝曰:善。此所谓如环无端,莫知其纪,终而复始,此之谓也。
  【注 相输之会气从合者,谓皮肤之气血,从四末而溜于脉中,输行于经而与脉中之血气相会,入于肘膝之间而与脉中之血气相合,故曰四末解则气从合。盖假风寒之邪,以明四末乃阴阳之会,气从此而入大络也。如因邪气所阻,则手足懈惰而道路不通,气何由而环转?如四末和解,则气血输会于脉中,而环转于气街矣。】

     论疾诊尺篇

  尺肉弱者,解(亻亦)安卧。
   【注 尺肉弱、则脾土虚,而解(亻亦)安卧。】

    东垣十书 【元 李杲】

     脾胃虚证

  脾胃之虚,怠惰嗜卧,四肢不收。时值秋燥令行,湿热少退,体重节痛,口苦舌干,饮食无味,大便不调,小便频数,不嗜食,食不消,兼见肺病,洒淅恶寒,惨惨不乐,面色恶而不和,乃阳气不伸故也。当升阳益胃,宜升阳益胃汤。
  夫脾胃虚弱,必上焦之气不足,遇夏天气热盛,损伤元气,怠惰嗜卧,四肢不收,精神不足,两脚痿软,遇早晚寒厥,日高之后,阳气将旺,复热如火,乃阴阳气血俱不足,宜黄芪人参汤主之。

  内伤等病,是心肺之气已绝于外,必怠惰嗜卧,四肢沉困不收,此乃热伤元气。脾主四肢,既为热乘,无气以动。经云:热伤气。又云:热则骨消筋缓。此之谓也。

    丹溪心法 【元 朱震亨】

     论证治

  凡肥人沉困怠惰是湿热,宜苍朮、茯苓、滑石。
  凡肥白之人,沉困怠惰是气虚,宜二朮、人参、半夏、草果、厚朴、芍药。
  凡黑瘦而沉困怠惰者是热,宜白朮、黄芩。
  脾胃受湿,沉困无力,怠惰好卧。
  湿痰,多见倦怠软弱。

    古今医统 【明 徐春甫】

     久暂之殊

  胃主生气,脾主运动。脾胃一虚,则谷气不充,脾愈无所禀。脾运四肢,既禀气有亏,则四肢倦怠,无力以动,故困乏而嗜卧也。亦有食饱过伤,以致脾难运化,每食饱后则困倦而瞌睡,此则食后暂有之,消化之后则不然也。若此者,当补脾胃而兼之消导可也。若是脾胃俱虚,饮食少进,形气衰弱,常常倦怠者,当大补脾胃以滋其化源,而克伐消导之剂则又不可轻用轻犯也。久久滋补,脾胃一健而精神斯足矣,何倦怠之有哉!

    方

  紫菀汤 【《济生方》,下同】  治气虚极,皮毛焦,津液不通,四肢无力,或喘急短气。
  紫菀茸洗 干姜炮 黄芪 人参 五味子 锺乳粉 杏仁去皮尖,麸炒 甘草炙,各等分
  右(口父)咀,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生姜五片,枣子一枚,煎至七分,去滓温服,不拘时候。

  黄芪饮子 治诸虚劳气,四肢倦怠,骨节酸疼,潮热乏力,自汗怔忡,日渐黄瘦,胸膈痞塞,不思饮食,咳嗽痰多,甚则唾血。
  黄芪蜜炙,一两半 当归酒浸 石斛 地骨皮 紫菀 人参 桑皮 (木款)冬花 附子炮去皮脐 鹿茸酒蒸,各一两 半夏制七次 甘草炙,各半两
  右(口父)咀,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生姜七片,枣子一枚,煎至七分,去滓温服。此药温补,荣卫枯燥者,不宜用此。唾血不止者,加阿胶、蒲黄各半两。

  黄芪人参汤 【东垣,下同】  治脾胃虚弱,暑伤元气,怠惰嗜卧。
  黄芪一钱,自汗过多更加一钱 升麻六分 人参 麦冬 陈皮 苍朮无汗更加五分 白朮各五分 黄蘗酒洗 神曲炒,各三分 当归身酒洗 炙甘草各二分 五味子九个
  右件同(口父)咀,都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渣稍热服,食远或空心服之。忌酒湿面大料物之类,及过食冷物。

  交泰丸 升阳气,泻阴火,调荣气,进饮食,助精神,宽腹中,除怠惰嗜卧,四肢不收,沉困懒倦。
  巴豆霜五分 人参 桂各一钱 柴胡 白朮 川椒炒去汗并目及闭子,各一钱五分 厚朴炒 苦楝酒煮 茯苓 砂仁各三钱 干姜炮,三分 川乌炮去皮脐,四钱五分 吴萸汤洗七次,五钱 知母四钱,一半炒,一半酒洗 皂角水洗去皮弦,煨黄连 紫菀各六钱
  右除巴豆霜另入外,同为极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丸,温水送下,量虚实加减。厚朴,秋冬用七钱、黄连用一钱半,去知母。

  生姜和中汤 治食不下,口干虚渴,四肢困倦。
  生甘草 炙甘草各一分 生黄芩二钱 柴胡 酒黄芩 橘皮各二分 升麻三分 苍朮一钱 人参 葛根 槁本 白朮各五分 羌活七分
  右(口父)咀,作一服,水二盏,生姜五片,枣二枚劈开,同煎至一盏,去渣,稍热服之,食前。

  升阳益胃汤 治脾胃虚弱,怠惰嗜卧,四肢不举。
  半夏汤洗,脉濇者宜 人参 甘草炙,各一两 芍药 防风 羌活 独活各五钱 橘皮不去穰,四钱 黄芪二两 茯苓小便利不渴者勿用 泽泻不淋勿用 柴胡 白朮各三钱 黄连二钱
  右(口父)咀,每服三钱,生姜五片,枣二枚去核,水三盏,同煎至一盏,去渣温服,早饭午饭之间服之。禁忌如前。其药渐加至五钱止。

  升阳补气汤 治饮食不时,饥饱劳役,胃气不足,脾气下溜,气短无力,不耐寒热,早饭后转增昏闷,须要眠睡,怠惰,四肢不收,懒倦动作,及五心烦热。
  厚朴姜制,五分 升麻 羌活 白芍药 独活 防风 甘草炙 泽泻各一钱 生地一钱五分 柴胡二钱五分
  右为粗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生姜三片,枣二枚,煎至一盏,去渣,大温服,食前。

  益胃汤 治头闷劳动则微痛,不喜饮食,四肢倦怠,烦躁短气,口不知味,肠鸣,大便微溏黄色,身体昏闷,口干不喜饮冷。
  人参 黄芪蜜炙 当归身 黄芩 甘草炙 益智仁各五分 苍朮 白朮各一钱 陈皮 半夏 升麻 柴胡各六分
  右,水盏半,煎八分,食前服。忌生冷硬物酒面。

  升阳除湿汤 治脾胃虚弱,不思饮食,肠鸣腹痛,泄泻无度,小便黄赤,四肢困倦。
  陈皮 半夏 白茯苓 甘草 麦芽 猪苓 泽泻各五分 益智仁 神曲 防风 羌活 升麻各三分 苍朮制,一钱
  右,水二盏,姜三片,枣一枚,煎一盏,空心服。

  补虚损方 【《本事方》】  治劳倦,一切虚极欲垂死者。肥人阴虚宜服,瘦人不宜服。
  苍朮一斤,泔浸一宿切,用韭白一斤切,同罨一宿 草乌半斤,水浸一宿切,用盐四两罨一宿,炒干 川椒四两,炒 甘草三两
  右共为末,用好酒糟六斤,同捣三五千杵令匀,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温酒盐汤任下。妇淡酢汤下。

  人参补气汤 【东垣】
  黄芪一钱 熟地六分 五味子二十粒 人参 防风 升麻 黄蘗 知母各七分 生地 白芍药各五分 肉桂二分 炙甘草三分 生甘草一分
  右为粗末,作一服,水二盏,煎一盏,去渣,空心热服。

    针灸

  《素问》曰:足少阳之疟,令人身体解(亻亦),寒不甚,热不甚,恶见人,见人心惕惕然,热多汗出甚,刺足少阳。
  《灵枢》曰:少气身漯漯也,言吸吸也,骨酸体重,懈惰不能动,补足少阳。
  黄帝曰:人之亸者,何气使然?岐伯曰:胃不实则诸脉虚,诸脉虚则筋脉懈惰,筋脉懈惰则行阴用力,气不能复,故为亸。因其所在,补分肉间。
  《千金方》曰:章门,主四肢懈惰,喜怒。
  五里、三阳络、天井、厉兑、三间,主嗜卧,四肢不欲动摇。

    医案

  《东垣十书》曰:戊申六月初,枢判白文举,年六十二,素有脾胃虚损病,目疾时作,身面目晴俱黄,小便或黄或白,大便不调,饮食减少,气短上气,怠惰嗜卧,四肢不收。至六月中目疾复作,医以泻肝散下数行,而前疾增剧。予谓大黄、牵牛,虽除湿热而不能走经络,下咽不入肝经,先入胃中,大黄苦寒,重虚其胃,牵牛其味至辛,能泻气,重虚肺本,嗽大作,盖标实不去,本虚愈甚,加之适当暑雨之际,素有黄证之人,所以增剧也。此当补脾肺之本虚,泻外经中之湿热,制清神益气汤主之而愈。

  《丹溪心法》曰:罗先生治一病僧,黄瘦倦怠。罗公诊其病,因乃蜀人,出家时其母在堂,及游浙右,经七年,忽一日念母之心不可遏,欲归无腰缠,徒尔朝夕西望而泣,以是得病。时僧二十五岁,罗令其隔壁泊宿,每日以牛肉猪肚甘肥等煮糜烂与之,凡经半月余,且时以慰谕之言劳之。又曰:我与钞十锭作路费,我不望报,但欲救汝之死命尔。察其形稍苏,与桃仁承气,一日三贴,下之皆是血块痰积方止,次日只与熟菜稀粥。将息又半月,其人遂如故;又半月余,与钞十锭遂行。因大悟攻击之法,必其人充实禀质本壮,乃可行也。否则邪去而正气伤,小病必重,重病必死。

  《卫生宝鉴》曰:丙辰秋,楚丘县贾君次子二十七岁,病四肢困倦,躁热自汗,气短,饮食减少,咳嗽痰涎,胸膈不利,大便秘,形容羸削,一岁间更数医不愈。或曰:明医不如福医。某处某医,虽不精方书,不明脉候,看证极灵,治无不效,人目之曰福医,颇有可信,试命治之。医至,诊曰:此病予饱谙矣,治之必效。于肺腧各灸三七壮,以蠲饮枳实丸消痰导滞,不数服,大便溏泄无度,腹痛食不进,愈添困笃,遂卒。冬,予从军回,其父以告予,予曰:经云:形气不足,病气不足,此阴阳俱不足,泻之则重不足,此阴阳俱竭,气血皆尽,五脏空虚,筋骨髓枯,老者绝灭,壮者不复矣。不足补之,此其理也。令嗣久病羸瘦,乃形不足;气短促,乃气不足;病躁汗嗜卧,四肢困,懒言语,乃气血皆不足也。补之惟恐不及,反以毒剂泻之,虚之愈虚,损之又损,不死何待?

  《薛己医案》曰:文选姚海山,中暑头痛发热,气高而喘,肢体倦怠,两手麻木。予谓热伤元气,用人参益气汤顿安,又用补中益气汤加麦门、五味而痊。

  予甥范允迪咳嗽痰盛,胸腹不利,饮食少思,肢体倦怠,脉浮大,按之微弱,服二陈、枳壳等药愈盛。予曰:脾肺肾虚也,用补中益气、六味丸而愈。

  一妇人腿足无力,劳则倦怠。予曰:四肢者土也,此属脾虚,当用补中益气及还少丹主之。俱不从予言,各执搜风、天麻二丸,并愈风丹而殒。

  大参李北泉时吐痰涎,内热作渴,肢体倦怠,劳而足热,用清气化痰益甚。予曰:此肾水泛而为痰,法当补肾。不信,另进滚痰丸,一服吐泻不止,饮食不入,头运眼闭,始信。予用六君子汤数剂,胃气渐复;却用六味丸,月余诸证悉愈。

  昌平守王天成头运恶寒,形体倦怠,得食稍愈,劳而益甚,寸关脉浮大,此脾肺虚弱,用补中益气加蔓荆子而愈。后因劳役发热恶寒,谵言不寐,得食稍安,用补中益气汤而痊。

   太息门

    黄帝素问

     气交变大论

  岁土之复,善太息。
  【注 胆病者善太息,盖木郁则胆气不舒,故太息以伸出之。】

     五常政大论

  少阴司天,地乃燥,凄沧数至,胁痛善太息。
   【注 肝胆之病也。】

     至真要大论

  岁阳明在泉,燥淫所胜,民病喜呕,呕有苦,善太息。
   【注 金胜而肝胆病也。】
  阳明之复,清气大举,病生胠胁,气归于左,善太息。
   【注 病生胠胁气归于左者,金乘木也。善太息者,木受金刑,腑亦病也。】

    灵枢经

     经脉篇

  胆足少阳之脉,是动则病口苦,善太息。
   【注 此少阳之气不升也。少阳主初阳之生气,故胆气升,十一脏腑之气皆升。】

     胀论

  胆胀者,胁下痛胀,口中苦,善太息。
   【注 此卫气逆于城郭之中而为腑胀也。】

    金匮要略 【汉 张机】

     肝中寒证

  肝中寒者,两臂不举,舌本燥,善太息,胸中痛,不得转侧,食则吐而汗出也。

    方

  半夏汤 治胆腑实热,精神恍惚,寒热泄泻,或寝汗憎风,善太息。
  半夏 宿姜各一钱五分 黄芩 远志各一钱 生地黄二钱 秫米一合 酸枣仁三钱,炒
  右,长流水煎服。

  温胆汤 治心胆虚怯,怔忡多惊,太息。
  半夏制 枳实 白茯苓 陈皮 远志各一钱 甘草五分 竹茹一丸
  右,水盏半,姜三片,枣一枚,煎七分服。

    针灸

  《素问》曰:足太阴之疟,令人不乐,好太息,不嗜食,多寒热,汗出,病至则善呕,呕已乃衰,即取之。
  肝疟者,令人色苍苍然太息,其状若死者,刺足厥阴见血。
  《灵枢》曰:胆病者善太息,口苦呕宿汁,心下憺憺,恐人将捕之;嗌中吤吤然,数唾,在足少阳之本末,亦视其脉之陷下者灸之;其寒热者取阳陵泉。
  善呕,呕有苦,长太息,心中憺憺,恐人将捕之,邪在胆,逆在胃,胆液泄则口苦,胃气逆则呕苦,故曰呕胆。取三里以下胃之逆,刺少阳血络以闭胆逆,却调其虚实以去其邪。
  黄帝曰:人之太息者,何气使然?岐伯曰:忧思则心系急,心系急则气道约,约则不利,故太息以伸出之,补手少阴心主、足少阳,留之也。
  《甲乙经》曰:色苍苍然,太息如将死状,振寒溲白,便难,中封主之。
  脾虚令人病寒不乐,好太息,商丘主之。
  凡好太息,不嗜食,多寒热汗出,病至则善呕,呕已乃衰,即取公孙及井俞。实则肠中切痛,厥头面肿起,烦心狂饮,多不嗜卧;虚则腹胀,肠中气大满,热痛,不嗜食,霍乱,公孙主之。
  《千金方》曰:鸠尾,主心寒胀满,不得食,息贲唾血,厥心痛善哕,心疝,太息。
  商丘,主脾虚,令人病不乐,好太息。
  日月、大横,主小腹热欲走,太息。
  少冲,主太息烦满,少气悲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35-产宝-唐-咎段 下一页 36-产鉴-明-王化贞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