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一草亭目科全书-清-邓苑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3-一草亭目科全书-清-邓苑


  一草亭目科全书 清 邓苑

  年序

  人身五官中,惟耳目为尤重,而司聪之外,莫若司明,目虽开窍属肝,然五脏之精液,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睛。故养生家,有内视静功,目光宵烛之说,惟内养既充,外邪不扰,则眸子了然常明。第人生斯世,劳心劳形之事,谁能或免。或被风霜所冒,暑热所侵,则受伤于外。或为郁怒伤肝,营血摧耗,则受损于内。斯则欲因病疗治,则终身明瞽之关,皆出自医者之手,可不慎哉。然世所谓能拨云雾而睹青天者,伊芳何人乎?舍清江邓子,其谁与归。

  予尝觉其一草亭目科全书,其自序业医之缘,盖本于宋儒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之论,则其人孝矣。且以文正范公不为良相即为良医之旨。矢志自期,则其人仁矣。仁孝之人,殚精医学,乌有不造于神明之域者。故立论列方,内损外因,分剖详悉,奇偶制度,精专明备。且其所传,又迥出寻常万万者,是以用其方药,辄试辄验。惜乎枣梨残缺,其书不传,予得是书藏之什袭久矣。今不敢自私,重付剞劂,公之斯世,非第为仁人孝子表扬著作之苦心,抑亦为天下后世,凡苦目病者,拣方疗治,得以复明,不须内视之功,自可保五官之最重,而不虑风霜忿郁之伤,则邓子一草亭书,其功宁有量哉。是为序。

  康熙岁次丁酉菊月广宁年希尧书于金陵官署

  曹序

  夫人之有目,犹天之有日月也。假使天无日月,何以判阴阳。人而无目,何以辨物色。

  故目为司明之官,心肝脾肺肾,五经皆系焉。然则目亦乌可不明耶。嗟夫,世之病目者多,或以酒色而起星障,或以风火而生云翳,不有良药,何以疗之。然良药非良医,莫能用也。余尝闻苏子有言,药虽进于医手,方多传于古人,旨哉斯言。今业三指禅者,不揣医者意也之义,不究病源,妄施药饵,转致瞽废终身,良可慨焉。爰思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天下之大,岂乏良医。其有能起瞽废者,复游于光天化日之下,厥功亦伟矣哉。胡芝樵太守,妫川名下士,尝仕吴楚间多惠政,迨改官之闽宰沙县令龙溪,深得国侨宽猛之术,民情翕然,去思来暮,所至兴歌。余同舟十稔矣,第知太守之学问渊邃,潜心好古,其撑肠文本,奚啻五千卷而已哉,从未知其通岐黄学。唯其家人间有疾作,未尝延医于外,窃有疑焉。客冬荆人,患喘濒危者屡矣。有谓太守能治之,遂延至寓,投以剂,卒赖以安,太守其扁鹊后身乎。会出示手钞年偶斋所刊目科,为清江邓氏书,后附异传目科七十二回答,合成一册,重加校订,名之曰启蒙真谛。藏之有年,不欲秘自炫奇,亟付铅椠,以公同好。乃问序于余。余自惭谫陋,不谙医理,何敢序是书。噫,是诚问道于盲也。今观夫是书之有条不紊,意义兼赅,运用之神,非蠡能测,洵目科中未见书也,余何幸而见之。今一展卷间,便了然于中,窃谓不特启予一人之蒙,将以启天下千万人之蒙也。太守以启蒙真谛而名是书者,其谁曰不然。

  光绪八年岁在壬午灯节后一日嘉善曹晋墀谨序于绿榕城西之尺蠖居

  胡序

  余读书之暇,好涉猎杂艺,自少性已然。故岐黄学,窃粗晓大义,虽习未精,然偶审证酌古,浸淫乎盲矣。余探古方,百治卒罔效,古人欺我耶?抑择之不精而运用之不神耶?或者治目有秘谛,古未泄其真,将盲而可悯者多矣,岂独余子哉!有友人某者,示以抄本目科,谓家藏累世矣,特未试其方何如耳。余受览之,见其为二册合抄,其前册,曰《一草亭目科全书》,清江邓博望先生所撰,广采群方,论次精微,余固知为盲者之宝筏。其后册,曰《异授眼精深显豁,义意美备。仙乎隐乎,莫可思拟。爰为儿子烈,拣方治其目,不旬日而翳散,光明如初。余于是乎愈益信是书之果有济于世,始恍然其真谛在此矣。遂乃立愿制药施贫盲,适以事改官淮,忽忽未暇办此,己巳庚午岁,奉檄司榷靖江,同僚杨君,目将废,余为药之,应手复其明,乃竟群相惊异。于是踵门求医者无虚日,主药辅药者,是书中之最神妙方也。然费颇不赀。余贫无力制备,姑仅修合芦甘石四分之方应之,无不立着效。迨余又改官闽,一行作吏,未尝举以告人。光绪己卯秋,权税崇安,复药人盲,愈者更难以枚举。广宁年公偶斋,官于康熙朝者也,尝惜一草亭简残缺,为重梓之。尝惧《异授》世无刊本,恐磨灭为创刻之。忽忽二百年至今,而余所得乃抄本,传写脱误,亥豕殊多,欲证疑似,历求坊间而不得。盖年刻既寡,又久远就湮,况复经夫兵燹耶。余不揣浅陋,逆其意而寻其义,略点窜而正之,不敢正者,注明于逐条之上,俾用者酌之。谅博望诸贤,及后之精岐黄者,或不妄我于上下数百年间欤。噫,今余年将老矣,愧少壮所学所宦,皆无大规模垂不朽,执是书而济世,一人所及,其愈能几何,且殷殷然其久而失传是虑,爰谋之梓,续不绝一线。又以他得经验奇方附诸后,愿举而示世,曰此《启蒙真谛》也,因以名是书,而各仍其旧,名判种部,付之手民,刊而广布之。俾天下盲者不盲,尽游光天化日中,而无所患苦,是区区所深幸。经验奇方者,虽短剧仅二,然余已百试辄效,其功用大矣,阅者毋少而忽之。

  光绪八年岁次壬午孟春月妫川胡崧芝樵氏序

  张序

  昌黎韩子曰:莫为之前,虽美而弗彰;莫为之后,虽盛而弗传。旨哉斯言,千载上下赖继续,不然,前之人苦心积虑而有所成者,后之人漠而视其殄灭澌尽。不承往古,以开示来兹,几何不胥天下而盲哉。是故抱残守缺之君子,尤于绝学三致其意焉,良有以也。史迁着书成,其自序则曰藏之名山,传诸其人。嗟乎,其人岂易得哉。妫川胡公芝樵者,好学而慕古,博艺而多能。惟博艺也,故惜艺如命;惟慕古也,故惧古就湮。所学所能,余望其洋而莫测其涯 矣。今特于其校刊启蒙真谛也。蠡举一勺,愿与天下共测之,《启蒙真谛》者,妫川总括两家目科名之也。其一清江邓博望先生着,有《一草亭目科全书》,原简残缺,其一不知何许人着,有《异授眼科》,留于天壤间,有扫云之巧,有拨雾之奇,康熙朝,年公希尧举邓书而重刊,又异授而创刻之。今遍求之不能得其本,惜哉惜哉,其学绝矣哉。余赋性疏狂,不甘牖下处,好游也久矣,交士大夫亦多矣。所过而见者,锦绣之华丽,珍宝之充盈,光怪陆离,骇耀俗耳目,则往往皆是。然余视之蔑如也,两目直若盲,夫余不盲于目,而若盲于目,则知彼不盲目,而实不特盲目,且盲于心矣。悲哉悲哉,是谁使之胥世之寡识者,而竟盲之哉。光绪庚辰春,余下龙眠,入于闽,一见辄相得者,则有胡妫川而已。戾止其厅事,名书画数幅,陈设寥寥,浑朴而近古。揖坐而谈之,状貌盎岸,而言皆有物,退而折矣,谓是可以启余之盲矣。居无何,不知妫川于何所取余,款而馆之家,命幼子受经焉。日月逾迈,寒暑已两嬗至今,初余之至馆也。不意心目间蔑视于彼,而忽骇耀于此矣。何为其然也?登其堂书而已,入其斋书而已,憩其舍书而已。琅函山架。牙签丛积。其视锦绣珍宝。

  则倍蓰其光怪陆离矣。观止矣。其蔑以加矣。迨余馆居久,乃愈识妫川邃于经,熟于史,错综诸子百家言,尤深岐黄学,尤非特此也。尤有可异者,星象也,指奕棋堪舆也,捕龙虎阳宅也,按羲索卜筮也。悬龟鉴而六壬,尤精风鉴也,具只眼而妍媸,而善恶,而邪正,而吉凶者,俱呈露而莫能遁其形。神峰则举天下穷通寿夭,归指掌之间,兵法则尝试之矣。杀贼于湖湘,升平之世无所用,妫川固秘而绝口不谈。凡此者,固又妫川之锦绣,妫川之珍宝,光怪陆离于其胸腹中者也,岂特岐黄之学哉。岐黄洋海一HT 耳,是故今者所校刊,拳拳然,殷殷然,惟古绝学,于我乎是续为快。噫吁嘻,博望诸贤,既绝而复续于自今以后也,苟非赖有好学慕古,博艺多能之妫川,将何所于传,得其人哉。假使是书仅落他人手,其漠不知宝惜者,委置于橱架,若非蠹蚀而鼠啮,即将上漏下湿,糜烂不堪,付之故簏,投之水火耳,谁复过而问哉。其知之为宝也者,则又深藏而秘之,独得以居奇,私持其术,射利于天下,疗天下之盲,以盲天下之耳目,使群惊为空前绝后奇特技,是更博其名,而其究也亦同归于尽。然则藏之名山,传诸其人者之两等人,夫岂其人哉。今妫川惜之至,惧之深,惜其艺之将绝,而又惧古之就湮,举而刊之,以广布天下,传矣。博望诸贤,不仅当年一时之盛矣,后之人苟有精其艺而擅用之美者,举皆《启蒙真谛》是宗矣。执艺以成名,名艺必具彰彰矣。嗟乎,妫川一人耳,上往古,下来兹,为之后而为之前,真欲持是以不盲天下,天下安得而测之。嗟乎嗟乎,余性疏且狂,愿大召告天下曰:盲者可不盲,其不盲者,勿自抵于盲。当保其目,如保其心也可。

  光绪八年岁次壬午孟春上浣皖桐张寿六拙我氏序

  姚序

  《一草亭》、《异授眼科》各一卷,康熙时为广宁年偶斋先生希尧所刻。历年既久,原书罕见,其流传者,率系钞本。近经申报馆以活板排印,出书有限,而无板不能续刷。购书稍后者,即不可得。书中各方,历经遵仿施治,颇着奇效,屡思付梓,以广其传。庚子冬避兵旋里,晤表舅父许君鼎翁,谈次与有同心,爰仿股份票例,共为劝募。集赀重刊是书成,不特病瞽者有复睹天日之欢,而是书借以流传。凡靠是者,得所根据,以神而明之,驯致于上寿,所全岂浅鲜哉。是为序。

  光绪二十七年岁次辛丑仲春上浣嘉兴姚宝 伯纯甫谨序

  目论

  经曰:五脏六腑之精华,皆上注于目。骨之精为瞳子,属肾。筋之精为黑珠,属肝。血之精为络,属心。气之精为白珠,属肺。肉之精为约束,属脾。血气之精脉所系,上属于脑,后出于项。苟被六淫外感,七情内伤,饮食失节,劳役过度,皆能损目。夫目通肝窍,肾藏其精,一有怫郁,则相火挟肝木而上行,遂致转变多端,有七十二症之名。总不越内外二障而已。华元化云:目类丸形,瞳神居中而前,如日月之丽东南而晦西北也。有神膏、神水、神光,真血、真气、真精,此滋目之源液也。神膏者,目内涵膏,神衰则有损。神水者,由三焦而发源,先天真一之气所化,目上润泽之水也,水衰则有火胜燥暴之患,水竭则有目轮大小之疾,耗涩则有昏眇之危,亏者多,盈者少,是以世无全精之目。神光者,原于命门,通于胆,发于心,火之用事也。火衰则有昏瞑之患,火炎则有焚燥之殃。夫心君主也,通于大 ,故大赤者,实火也。命门为小心,小心相火也,代君行令,通于小 ,故小 赤者,虚火也。若君主拱默,则相火自然清宁矣。真血者,即肝中升运滋目注络之血也。此血非比肌肉间易行之血,即天一所生水,故谓之真也。真气者,即目之经络中往来生运之气,乃先天真一发生之元阳也。真精者,乃先后二天元气所化之精汁,起于肾,施于胆,而后及瞳神也。凡此数者,一有所损,目则病矣。无闾子曰:夫目者,先天之气所生,后天之气所成,阴阳之妙蕴,水火之精华。血养水,水养膏,膏护瞳神,气为运用,神即维持。喻以日月,理实同之,人身至宝,所当重也。

  目议

  黑珠属肝,肝为木也,东方属木木生风,在脏为肝应目中,暴怒不常生内郁,更因风热翳侵瞳,其症因恼怒不常,劳役过度,外感风寒,内伤色欲,以致头目眩晕,视物不明,日久不治,遂成昏暗等症。

  大小 属心,心为火也,心居包络名君主,血逐火奔眼内凝, 头大小分虚实,远视还同是火星,其症因忧愁烦劳,悲苦思虑,内伤于心,外攻于目,赤筋灌瞳, 肉攀睛,日久不治,渐至失明等症。

  上下胞属脾,脾为土也。太阳属土主脾元,积热相干病有源,上下胞睑肿又赤,挑针时发蒂依存。其症因多食热物炙 辛酸,壅热在内,瘀血肿痛,粟沙隐涩,日久不治,以致烂弦倒睫,缠绵不已等症。

  白珠属肺,肺为金也。肺脏停留心热攻,双睛微见绛纱笼,但宣肠胃辛凉剂,方解昏昏似火红。其症因凌霜冒雪,饥饱失常,风邪外受,内热上攻,日久不治,以致视物不明,变成白膜遮睛,疼痛难开,冲风出泪等症。

  瞳人属肾,肾为水也。又通胆窍,此水木有相生之义,肝肾有同治之方。肾胆同源精自华,阴虚火旺便生花,上冲神水还成绿,急养化源不用嗟。其症因嗜欲无厌,房劳过度,大惊伤神,大恐伤志。水火既亏,阴阳渐损,冷泪流于脸上,飞花越于目前,绿水灌瞳,青盲内障等症。

  外障

  暴发时眼,疼痛难开,时眼传染,羞明怕日。白珠生疮,粟沙隐涩,睑肿胞烂,拳毛倒睫。 肉扳睛,赤筋贯瞳,翳膜遮睛,垂帘翳障。冲风出泪,漏睛脓出,伤寒流毒,乌珠下陷。乌珠突出,偷针时发,胞肉生胶,风牵 斜。雀目凝睛,撞破生翳,血灌瞳神,飞尘伤目。时发有根,睑硬肿胀,瞳神胀痛,时发瘅涩。小 赤涩,大 赤涩。冰轮翳,梅花翳,旋螺翳,浮翳,实翳,湿翳,干翳,钉头翳,白翳,红翳,青翳,黄翳,黑翳,时发时散翳。

  里急外弛,跌扑损伤。

  外障治法

  世谓眼病属火,然非外受风邪,眼必不病。因腠理为风邪所束,内火不得外泄,挟肝木而上奔眼窍,血随火行,故患赤眼。及时调治,自获全愈。倘日久不治,及治而无效,为粗工所误,遂成外障等症。外障者,风凝热积血滞也,法当除风散热,活血明目,须用加减金液汤主之,外点玉华丹自愈。如患翳膜遮睛者,用仙传紫金膏点之,此膏能开瞽,或武当、人龙、此君亦妙。

  外障治法

  金液汤

  治外障等症。

  软前胡(一钱) 白桔梗(八分) 直防风(一钱) 川独活(三分) 京芍药(一钱) 肥知母(五分,炒)

  咀片水煎热服。

  如受风寒重者,初二剂加羌活(五分) 小川芎(二分) 白芷梢(二分) 后服仍去。

  如泪多者,加北细辛(二分) 家园菊(五分)

  如肿胀者,加葶苈子(三分)

  如痛甚者,加浓黄柏(三分)

  如红甚者,加连翘(三分) 桑白皮(四分) 牡丹皮(六分) 红花(三分)

  如翳膜者,加木贼(四分) 白蒺藜(八分)

  如翳障 肉者,加石决明(一钱, )

  如昏懵者,加密蒙花(八分) 家白菊(五分)

  如大 红者,加栀仁(七分,炒黑)

  如小 红者,加酸枣仁(一钱,炒) 远志肉(甘草煎水浸软,去骨炒,一钱) 麦冬(一钱,去心) 家白菊(三分) 生地黄(一钱) 当归尾(三分) 熟地黄(一钱)

  如初发赤眼,服药六七剂可愈,目无后患。(外点药)

  如屡发者,风邪积热,入在经络,遇寒即发,服金液汤十余剂后,或作散,或作丸服,调理三十四日,外用玉华丹日点一次,即愈。

  如体虚者,须用加减地黄丸,空心服,饭后用金液散,此法最妙。

  如服金液汤,须饭后热服,每日止服一剂,不可骤进,恐伤胃气。服至六七日,自愈。

  如内热甚者,大便闭结兼以体旺年少之人,加大黄一二钱,通后除去,此病北京最多,汤用五龙。

  外障治法

  五龙汤

  治暴赤肿痛,如北地体旺者,宜服。

  陈麻黄 荆芥穗 白桔梗 牛蒡子 庄大黄咀片各一钱三分,作一剂,生姜五钱,葱头二两为引,服后肿消红退,仍用金液汤三四剂,外点玉华丹。

  外障治法

  玉华丹

  治眼患外障,红肿羞涩,昏懵翳膜等症。

  芦甘石(二两,取白而轻者如云片及羊脑髓样) 川黄连(一两,去芦切碎,水一盅浸半日,隔汤煮汁) 童便(一盅,取男半岁无病者同连汁和作一碗)

  将甘石置倾银罐内,炭火 成碧色取起,以连汁、童便淬之,如此 淬七次,加朱砂三钱,同研为末,水飞去脚,候干又研,极细如尘,收贮听用,名曰丹头。另制珍珠,将珠钱许,置豆腐内,碗盛蒸一时久,研极细,收贮听用。

  丹头一钱,加珠末一分,旋研,冰片三分和匀,入瓷罐封固。凡一切外障眼,以银簪或象牙簪沾药,点两 内,闭一饭久,仍以簪拨出药屑,每日早饭后点一次,或夜点亦可。

  外障治法

  仙传紫金膏

  真黄丹(五两,研细水飞,候干,用浓绵纸盛锅内炒熟取起,地上候冷,又炒又冷,如此九次,去尽铅气,又研如尘,听用) 川黄连(去芦净,二两,切碎) 石燕(一雌一雄,大者如槟榔,与石蟹等分,捣末水飞,听用) 石蟹(不拘一个二个,与石燕雌雄等分,捣末水飞)诃子(十二个) 真熊胆(三钱或五钱,多则效速,试法尘撒水面取粟许,滴水上,其尘分开,方真,此眼药神品) 冬白蜜(滤净,八两)

  先将连、诃用井水三碗,煎至一碗半,以蟹、燕为细末,水飞过,调和药汁同蜜,银锅慢火煎三五沸后,入丹再煎,取柳条或桃槐条,不住手顺搅,用水一盆在旁。如沸起,即抬锅放水盆内,待药有丝为度,入熊胆,再旋百余旋,勿令鸡犬生人妇人见之。此方专治男妇一切眼疾,双目不见十余年者,竟能还明,但用两蛤许,每日点五七九次,不用双点,初点七日,停三五日,又点七日,用灯草榐其翳膜,眼自明矣。如重者不过三七日,神效。

  外障治法

  七宝膏

  去诸翳障。

  珍珠(三钱) 琥珀(三钱) 水晶(三钱) 龙齿(一钱) 石决明(三钱) 熊胆(三钱) 龙脑(旋加五分)

  上捣碎研细,水五升,砂锅内煎至一升,去粗,用银锅熬至一盏,入净白蜜五钱,和为膏,每夜卧后点之,旦不可点。

  外障治法

  武当秘授仙方

  武当山上一仙方,泄漏天机不可当,巴豆蕤仁和制石, 砂龙骨白丁香,不论远年翳膜障,管教一点便开光。

  制石(二钱) 巴豆(一钱,去壳) 蕤仁(一钱,二味同煎水去渣,以水入制石内,候干砂,用田螺一个,漂二日,泥净开口时,以 砂三四分入内,候其化水,以银铫煎龙骨(火 为极细末,二分) 白丁香(取两头尖者,端午取用,甘草汤浸一宿,晒干研细收贮,旋加少许点翳膜 肉)

  外障治法

  人龙散

  治红肿翳膜。

  人龙一条,取壮大色白者,以线系首尾,入长流水洗净,将瓷尖破开,滴白浆,入制石内,点目亦效。

  一去 肉,用杏仁百粒,捣烂取汁,调制 砂点,或又用白丁香亦可。

  外障治法

  此君丹

  治翳。

  淡竹壳不拘多少,用布拭去毛,烧灰存性,每药一钱,加麝香三五厘,同擂细末,点在翳上亦妙。

  凡治外障眼,切不可用刀针钩割,恐伤眼血,后成痼疾,不可治疗。经曰:眼得血而能视,则血何可损也。但用金液、玉华等方,自愈。

  一凡飞丝入眼,用盐一粒,在口噙化,其丝自出,或用香草子一粒入眼,其子在眼走动,榐丝拨出,自愈。

  一凡嘴眼歪斜,服去风药数剂,脉平又服温补,外用鳝鱼血磨白芨涂面一边,立见其貌端正矣。

  外障治法

  刘禹锡方

  治一切患眼。

  用黄连末、蕤仁去皮研以上各等分,枣二枚,开头少许,去核,以药填满,仍将枣头合上绵裹,用银锅煎水一碗,至小半滤起,待冷洗眼立效。(枣用大而端正者)

  外障治法

  鼻碧云散

  治一切外障等症,如开锅盖法。常使邪毒不闭,令有出路。然力少而锐, 之随效,宜常以聚其力。

  鹅不食草(二钱) 青黛(一钱) 川芎(一钱)

  上研为细末,先噙水满口,每用如米许, 入鼻内,以泪出为度。

  内障

  绿水灌瞳,蝇影飞越,瞳神阔大,抱轮红,瞳神焦小,亡血过多昏暗,瞳神返背,能远视不能近视,瞳神缺陷,能近视不能远视,瞳神破损,妇人胎风,瞳神空散,倒经血出,坐起生花,小儿痘翳,青盲翳障,小儿疳伤,冷泪时出,黑雾蔽空,眩晕转睛,雀目夜发,乌风时发,不能久视。

  内障治法

  内障受病,多因瞳神不红不肿,人不经意,日久不治,便成痼疾。瞳神属肾,又通胆腑,人身最灵者,惟此瞳神。而人身最重者,惟此肾经,所谓乙癸同源之义也。夫人有阴虚者,有阳虚者。阴虚则水不滋木,少火挟肝木而上炎,肝通眼窍,眼斯病矣。盖肾经如太极图也,水火具焉。右肾属阳水,左肾属阴水,命门少火居中。少火者阳也,以一阳陷于二阴之中,成乎坎之象,故易谓天一生水也。水火和平,百骸通畅,然脾土非少火不生,肝木非肾水不养,脾气足自生肺金,肝气充自培心火,则肾为五脏之源,所谓先天真气,生身立命,正在此也。故无水者,壮水之主以镇阳光。无火者,益火之源以消阴翳,非独治目,诸症可例推矣。此水火乃无形之水火,即先天真阴真阳也,阴虚补阴,阳虚补阳,脉候参之,庶几勿失。

  若水火有亏,瞳神受疾,遂为内障等症。内障者,血少神劳,肾虚也,法当养血补阴,安神明目,须用加减地黄丸主之,空心服,兼进五宝丹,饭后服,自获奇效。或千金磁朱丹,与石斛夜光丸,连服,及后方选用。

  内障治法

  六味地黄丸

  壮水之主,左尺微弱,补水以配火。

  怀地黄(酒洗蒸晒九次,又酒煮烂捣膏,八两) 怀山药(四两,炒) 山萸肉(去核,四两,洗蒸慢火炒) 白茯苓(去皮屑,净蒸过晒干,三两) 牡丹皮(去骨,三两) 光泽泻(去毛,三两)

  俱为末,同地黄膏捣匀,加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日空心,用滚水吞三钱,即以美膳压下。直至肾经,且无泥膈之事。

  加当归、五味、生地黄、柴胡,名益阴肾气丸。(等分)

  加枸杞白菊。

  内障治法

  八味地黄丸

  益火之源,右尺火衰,补火以固本。

  六味加制附子(一两) 肉桂(一两)

  愚以附、桂性烈,用还少丹代之,尤妙。

  内障治法

  还少丹

  滋补肾水,温养少火,诸虚百损,男妇咸宜,久服却病延年。

  怀地黄(四两,酒润蒸晒九次,竹刀切片,酒煮捣膏) 甘枸杞(四两,人乳蒸二次,乘热同)川续断(二两,酒炒) 川牛膝(二两,酒炒) 川杜仲(二两,姜汁炒断丝) 山萸肉(去核净,二两,酒洗蒸过,晒干,炒) 远志肉(水洗去骨,晒干,二两,炒) 石菖蒲(用小而节密者去毛二两炒) 楮实子(拣净,二两,炒) 小茴香(二两,炒) 白茯苓(去皮木屑,水淘净,蒸过晒干,二两) 怀山药(二两,蒸炒)

  各制就和匀,用枣肉二百枚,捣和,加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日早晚滚汤好酒,任服任吞五七十丸。此丸久服健筋骨,利关窍,充精血,美颜色,有大滋益,养生至宝。昔仙密授妇人服之,果得高寿,且如童颜。因子不服,须发皓然,筋骨痿软,时当怒责,一官遥见,拘问女何打父。妇曰:是吾子也,不服吾药故打之,取方叹赏,名打老儿丸。原系孙真人自龙宫得来,凡肾经补药,俱可渐加。

  内障治法

  加味逍遥散

  治郁怒伤肝,眼目赤涩昏暗,妇人多有之,血虚发热,口干自汗,月经不调,腹痛等症大当归(酒洗,一钱) 白芍药(酒炒,一钱) 白茯神(去皮,一钱) 白术(土炒,一钱) 北柴胡(炒,一钱) 牡丹皮(一钱) 苏薄荷(三分) 甘草(三分) 川黄连(三分,用吴茱萸煎汤拌炒)

  上咀片水煎。古方有栀仁,赵氏恐其伤胃气,故去之。

  内障治法

  归脾汤

  治思虑伤脾,不能摄血,或健忘怔忡,惊悸盗汗,寤而不寐,或心脾作痛,嗜卧少食,大便不调,或肢体重痛,月经不调,赤白带下等症。

  人参(一钱) 白术(一钱) 茯神(一钱) 枣仁(一钱) 远志(一钱) 归身(一钱) 黄(一钱) 木香(三分) 甘草(三分)

  上咀片水煎,龙眼肉三个为引。心藏神而主血,肝藏魂而藏血,脾藏意而统血。若思虑俱伤,而血不归经,故有前症,治以此方,使气血和畅,补肝实脾。血之散于外者,悉归中州,而听太阴所摄矣。

  内障治法

  天王补心丹

  治心血不足,神志不宁,津液枯竭,健忘怔忡,大便不利,口舌生疮等症。

  人参(去芦,一两) 元参(炒,一两) 丹参(炒,一两) 天冬(去心,一两) 麦冬(去心,一两) 五味子(蜜浸蒸,如生用亦可,二两) 柏子仁(炒,二两) 酸枣仁(炒,二两) 远志肉(甘草煎水浸一宿炒,二两) 白茯神(去皮木,二两) 归身(酒洗烘,二两) 白桔梗(炒,五钱) 生地黄(酒洗姜汁炒,二两,研,忌铁器)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椒目大,白滚汤吞服三钱,卧时服。

  内障治法

  五宝丹

  主开瞽复明,瞳神缺者能圆,陷者能起,突者能平,真至宝也。

  夜明沙(水洗极净晒干醋炒) 晚蚕砂(拣去土子极净,醋炒) 凤凰退(壳内白衣洗净,微火焙干,如焦者不用) 老母鸭肝(水泡切片,新瓦焙干,忌铁器) 嫩雄鸡肝(制如前)

  各为极细末,各等分和匀,每日早晚用酒调服三钱,服至七日见效。如重者,再服一料自愈。

  内障治法

  千金磁朱丹

  治神水宽大渐散,昏如雾中行,渐睹空中黑花,又渐睹物成二体,久则光不收,及内障神水淡绿色淡白色者。

  磁石(吸针者,二两) 辰砂(一两) 神曲(四两)

  共三味,先以磁石置巨火中 ,醋淬七次,晒干,另研极细,水飞候干二两,辰砂另研极细,水飞候干一两,生神曲末三两,与前药和匀,更以神曲末一两,水和作饼,煮浮为度,掺入前药内,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加至三十丸,饭汤送下,空心服。

  上方以磁石辛酸寒,镇坠肾经为君,令神水不外移也,辰砂微甘寒,镇坠心经为臣。肝其母,此子能令母实也。肝实则目明,神曲辛温甘,化脾胃中宿食为佐。生用者发其生气,熟用者敛其暴气也。服药后,俯视不见,仰视渐睹星月者,此其效也。亦治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久病屡发者,服之则永不更作,空心服,午前更以石斛夜光丸主之。

  内障治法

  石斛夜光丸

  治症上同。

  天门冬(去心焙,二两) 拣人参(二两) 菟丝子(酒煮制研,七钱五分) 五味子(炒,五钱) 麦门冬(去心焙,一两) 杏子仁(泡去皮尖,七钱五分) 白茯苓(去皮,二两) 枸杞子(七钱五分) 川牛膝(七钱五分) 生地黄(一两) 熟地黄(一两) 家白菊(七钱五分) 白蒺藜(五钱) 金石斛(五钱) 肉苁蓉(五钱酒洗去浮甲) 真川芎(五钱) 中甘草(五钱,炒)

  陈枳壳(去穣面炒,五钱) 怀山药(七钱五分) 青葙子(五钱,炒) 直防风(五钱) 川黄连(五钱,炒) 草决明(七钱五分) 羚羊角(镑末,五钱) 乌犀角(镑,五钱)

  上二十五味制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温盐汤任下。

  上方滋补药也,补上治下,利以缓,利以久,不利以速也。故君以天冬、人参、菟丝之通肾安神,强阴填精也。臣以五味、麦冬、杏仁、茯苓、枸杞、牛膝、地黄之敛气除湿,凉血补血也。佐以菊花、蒺藜、石斛、苁蓉、川芎、甘草、枳壳、山药、青葙之疗风治虚,益气祛毒也。使以防风、黄连、草明、羚羊、乌犀之散滞泻热,解结明目也。阴弱不能配阳之病,并宜服之,此从则顺之治法也。

  内障治法

  熊胆丸

  观音治眼方,载《藏经》。一人患目翳障遮睛,诸医不效,自念惟佛可救,于是礼佛甚谨,夜梦皂衣人告曰:汝要目明,当服熊胆丸,俱在《藏经》。后根据方修制服之,旬日目明,眸子了然,即治人目疾多愈。

  真熊胆(一分) 川黄连(一两五钱) 密蒙花(一两五钱) 防风(一两五钱) 川羌活(一两五钱) 龙胆草(一两) 地骨皮(一两) 蛇蜕(一两) 木贼草(一两) 仙灵脾(一两) 旋复花(五钱) 瞿麦(五钱) 白菊花(五钱) 麒麟竭(一钱) 蔓荆子(一合) 蕤仁(三钱五分)

  俱为细末,以羯羊肝一具,煮其半,焙干入药,取其半生者,去筋膜,研烂入药,杵而丸之,梧子大,饭后米饮下三十丸。诸品修制,唯木贼去节,蕤仁用肉,蔓荆子水淘,蛇蜕炙云。

  内障治法

  乌龙丸

  吕仙翁治眼方。一人性喜云水,见必邀款小阁,供奉纯阳像,奉事甚谨。一日有客,方袍入,语曰:汝目昏多泪,当服乌龙丸可愈。于是根据方治药服之,月余目复明矣。夜能视物,年至九旬,耳目聪明,精神如壮。

  生地黄 熟地黄(惟出怀庆者佳) 川花椒(出四川闭口者勿用)

  三味各等分为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空心盐米汤吞五十丸,竟可常服。

  内障治法

  报恩丸

  一官治罪囚出活之后,囚因病死矣。官患目疾,为内障所苦,丧明年余,适夜半独坐叹息,闻阶下 之声,官问为谁,答曰:是昔蒙活囚,今来报恩,乃告一方。

  川黄连(一两) 白羊肝(一具,去筋膜,忌铁器)

  以连末和肝于沙盆内,研令极细,丸如梧子大,每服以滚水下三十丸,连作五剂。言讫忽不见,于是修服,数日复明矣。凡目疾皆可治,忌猪肉冷水雄鸡。

  内障治法

  孝感丸

  一人父殁,奉母周游四方,事母尽孝。淳熙中寓秦州,因患赤眼食蟹,遂成内障,诸医无效。素解暗诵般若经,出丐市里,所得钱持归母,凡历五载。忽夜梦一僧,长眉大鼻,托一钵,钵中有水,令掬以洗眼,复告之曰:汝此去当服羊肝丸也。意其为佛,拜乞其方,僧遂以授之。

  夜明砂(洗净) 当归(洒洗) 木贼(去节) 蝉蜕(去足)

  各一两,共研为末,用黑羊肝四两,水煮烂,捣如泥,入药拌和,又捣丸如梧子大,食后滚水下五十丸。服之百日复明,与其母还乡,母亡弃家遂入道矣。后竟仙去。

  内障治法

  三奇丸

  治内障等症。

  熟地黄(九制) 麦门冬(去心) 车前子(去壳)

  各等分为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食前服,用滚水下五十丸。

  内障治法

  一子丹

  葛仙翁治赤眼翳膜等症。

  大诃子(一枚)

  以蜜磨点目中。

  内障治法

  二百花草膏

  蜂采百花,羊食百草。

  用羯羊胆灌入好蜜搅匀,线系缚蒸过,悬风处候干,入瓶点目。

  一人患目,服黄柏、知母之类,更加便血,何也。曰:此脾虚不能统血,肝虚不能藏血也,当用补中益气汤,吞六味地黄丸,果愈。

  内障治法

  补中益气汤

  治劳倦伤脾,中气不足等症。

  黄 (一钱五分,蜜炙) 人参(去芦,一钱) 甘草(一钱,炙) 归身(酒洗,一钱) 白术(土炒,一钱) 陈皮(去白,五分) 升麻(三分) 柴胡(三分)

  上咀片,姜枣水煎服。

  一富家子,忽病视正物皆以为斜,凡物必更移令斜,自以为正。其父求医,一医留其子,盛达旦酒醒,遗之归家。前日斜视之物,皆理正矣。父母跃然而喜,往谢问方何神效如此也,医曰:令郎无病,是醉中常闪倒肝一叶,搭于肺上,不能下,故视正为斜。今夏饮之,醉则肺胀,展转之间,肝亦随下矣,药安能治之哉。

  一孕妇忽然视物不明,目昏作痛。此因胎热伤肝,毒瓦斯上冲,或外伤内热,内食炙 性热之物,以菊连汤主之,或金液汤治之,无不效也。

  内障治法

  菊连汤

  治妇人胎风眼。

  防风(一钱) 荆芥穗(五分) 家白菊(五分) 蝉蜕(五分) 连翘(六分) 枯黄芩(七分,炒) 川黄连(酒炒,三分) 栀仁(炒黑,六分) 牛蒡子(炒研,五分) 大当归(酒洗,八分)

  真川芎(五分) 白芍(酒炒,八分) 怀地黄(生用,一钱)

  上咀片,生姜一片,灯心一丸为引,热服。

  一乳妇因悸而病,既愈,目张不得瞑,医曰:煮郁李酒饮之,使醉即愈。所以然者,目丝内连肝胆,恐则气结,胆冲不下,郁李能去结,随酒入胆,结去胆下,目能明矣。以一醉饮主

  内障治法

  一醉饮

  郁李仁(泡去皮,三钱)

  酒一瓶煮熟,饮之果验。

  一妇人年四十余,两目昏昧,咳嗽头痛,粗工罔效。一医诊脉皆细弱,脾部尤近弦弱,曰脾虚也。东垣云:五脏六腑,皆禀受脾土,上贯于目,脾虚则五脏精气,皆失所司,不能归明于目矣。邪逢其身之虚,随眼丝入于脑,则脑鸣而痛心者,君火也,宜静。相火代行其令,劳役运动,则妄行,侮其所胜,故咳嗽也。不理脾养血,而以苦寒治眼,是谓治标不治本也。症脉既详,方从意立,医者意也,因取曰如意饮。

  内障治法

  如意饮

  人参(一钱五分) 黄 (一钱五分) 麦冬(去心,一钱) 贝母(一钱) 归身(八分) 陈皮(五分) 川芎(五分) 黄芩(四分) 家菊(五分) 麦芽(四分) 甘草(三分)

  上煎服二剂,前症悉除。

  一妇人患烂弦风眼,用覆盆子叶,旋采以手揉碎,入口中咀嚼,而留汁滓于小竹筒内听用,取皂纱蒙眼,用笔画双眸于纱上,然后滴药汁渍眼下弦,转盼间虫出纱外,以数十计,其状如丝,色赤而长。复用前法滴上弦,又得虫数十,兼服消风清热活血之剂,遂获全愈矣。

  覆盆叶(能去眼弦烂虫) 覆盆子(能治目暗不见物,冷泪浸淫及青盲等症) 覆盆子草(多取晒干,用时捣令极烂,薄绵裹之,以人乳浸之,如人行八里九里,用以点目中,即仰面而卧,不过三四日,视物如童,但忌酒面油,盖治目妙品也)

  一人患赤目肿痛,脾胃虚弱,饮食难进,诊其脉,肝盛脾弱,如服凉药以治肝,则损脾。饮食愈难进,服暖药以益脾,则肝愈盛而加病。何以治之?乃于温平药中,倍加肉桂,不得用茶常啜,恐伤脾也。盖肉桂杀肝而益脾,故一治两得之,传曰:木得桂而槁也。

  一人久患目盲,有白翳遮睛,服药罔效,盖此眼缘热药过多,乃生外障,视物不明,彼皆以为肝损肾虚,补其肝肾,则眼愈盲,治以救苦丹,一月目明。

  内障治法

  救苦丹

  公猪胆一个,微火用银铫内煎成膏,候冷,入冰片末二三厘,点入眼中,渐觉翳轻。又将猪胆白膜皮晒干,合作小绳如钗,火烧灰存性,点翳,甚者亦能治之。

  小儿痘毒眼治法

  痘毒入眼,有赤肿而痛不能开者,有翳障遮蔽而不能视者。自古方书所论,乃俗说所传,皆以为痘疮入眼,而不知此非有形之疮,乃无形之毒也。其遮睛之翳,有似痘疮,而实非也。

  盖内疮亦消。惟痘眼之毒,必作于收靥之时,或还元之后,与咽喉口舌之痘迥异,此以知其非有形之疮也。盖眼者五脏气血之精华也,痘毒之郁滞于肌肤者,为痈为疖,而其留滞于精华者,则发于眼患者,毒已留于气血精华之分,则其受病也深。故患此者,当乘时调治,收功于数十剂之后,切不可卤莽草率,责效于数剂之间。何也?痘后之人,元气已弱,受毒又深,而其毒火发露在表,又在至高之位,若骤用寒凉,峻攻其里,而疏利其下,则既伤其元气,又拂逆其病势,未有不至于丧明者。且或生他症,而为大患者多矣。须用清毒拨翳汤,从容调治,使其毒瓦斯渐退,而元气不损,此方不失一之术也。切戒熏洗。若日久不治,亦致失明。患此症甚多,彼不知治法,又何怪乎。

  清毒拨翳汤防风(五分) 荆芥穗(四分) 苏薄荷(四分) 前胡(七分) 蔓荆子(四分) 京芍药(六分) 桔梗(五分) 北柴胡(七分) 片黄芩(五分,炒) 连翘(四分) 肥知母(五分,炒) 牛蒡子(五分,炒研) 白菊(三分) 密蒙花(四分) 白蒺藜(七分,去刺) 木贼(三分) 牡丹皮(四分)

  水煎热服。

  如红甚,加红花(三分) 桑白皮(四分,蜜水炒)

  如翳膜遮睛,加石决明(八分, 研)

  如多泪,加北细辛(三分)

  如内热甚,加黄连(三分,炒)

  如甚者,可兼用后数方。

  小儿痘毒眼治法

  紫龙丹

  治小儿痘毒眼,外用吹耳。

  黄丹(五分) 真轻粉(五分)

  俱为末,研匀,如左眼患吹右耳,右眼患吹左耳,每日吹二次,每用厘许。

  小儿痘毒眼治法

  密蒙花散

  治症前同。

  密蒙花(酒洗晒干,五钱) 蝉蜕(去足土,五钱) 谷精草(五钱) 望月沙(洗净晒干,俱为末,每用 猪肝一两,以竹刀披开,将药一钱和在内,用碗盛蒸熟服,亦效。

  小儿痘毒眼治法

  谷精草散

  治症同前。

  谷精草(一两) 生蛤粉(二两)

  俱为极细末,每用 猪肝一两,去净筋膜,以竹刀切片,和药一钱,蒸熟服效。以上二

  小儿疳积眼治法

  小儿肠胃柔脆,早不可饥,晚不可饱,衣服随时,自不生病。因饮食失宜,过饥过饱,食后便睡,日晚加餐,寒热不调,外感或少,内伤实多。元气阻滞,渐致虚弱,遂难运化,酿而成疳。又贪饮食,肌肉愈瘦肠胀下利,日久不治。疳虫伤肝,目则病矣。或闭或翳,而变生诸症,从而夭折,可不悲哉。医不及时,治非良法,尚不觉,久则丧明。须用秘授玉龙丹主之。

  小儿疳积眼治法

  玉龙丹

  治小儿疳积伤眼。

  真雄黄(为末,水飞候干,三钱) 寒水石( 为末,九钱)

  上二味和匀,每日用鸡肝一具,竹刀切片,去净筋膜胆,同药一钱,入酒一盏,碗盛蒸食,五日见效,竟能开瞽。

  治小儿雀目法

  世传雀目者,何也?曰:每至日晚,二目不见,又号鸡盲眼,经谓眼得血而能视。肝血有亏,热入血室故也。血主阴,晚夜属阴,以类相从,治不得法,亦能为害。须用照月饮主之,或决明夜灵散更妙。

  治小儿雀目法

  照月饮

  治雀目立效。

  真雄黄(为末水飞候干)

  用生鸡剖取热肝,擂极烂,和黄五厘,温酒调服。

  治小儿雀目法

  决明夜灵散

  治雀目,大人亦有此症,并治。

  石决明(洗 为末) 夜明沙(洗净为末) 公猪肝(每用一两,羊肝更妙)

  以竹刀切开肝,作二片,将药各二钱,铺在肝上合定,用线缚之,入沙罐内,米泔水煮熟,临睡时,连肝药汁俱服。

  附刻薛氏选方

  明目地黄丸

  治男妇肝肾俱虚,风邪所乘,热气上攻,目翳遮睛,羞涩多泪。

  牛膝(酒浸,三两) 石斛(四两) 枳壳(四两,炒) 杏仁(去皮尖,四两) 防风(四两)

  生地黄(一斤) 熟地黄(一斤)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食前盐汤下。

  按:此方可治内外二障,但体虚者及年老者,甚宜。

  附刻薛氏选方

  加减驻景丸

  治肝肾气虚,两目昏暗,视物不明。

  熟地黄(八两) 当归(五两) 川椒(一两) 楮实(一两) 菟丝子(八两) 五味(二两)

  枸杞(三两) 车前(五两)

  各制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食前温酒下。

  按:此方治内障,滋养神水,目自明矣。

  附刻薛氏选方

  地芝丸

  治目能远视不能近视,渐至近亦昏蒙。

  生地黄(焙干,四两) 天门冬(去心,四两) 枳壳(二两,炒) 甘菊花(二两)

  上为末,蜜丸梧子大,茶清送下百丸。

  按:阴虚不能近视,此方补阴药也,故主之。

  附刻薛氏选方

  定志丸

  治目能近视不能远视者。

  白茯苓(三两) 人参(三两) 远志肉(二两) 石菖蒲(二两)

  上为末,蜜丸如梧子大,以朱砂为衣,每服七丸至二三十丸,温米汤下,食后服,日三服。

  按:阳乏不能远视,此方补阳药也,故主之。但此症年老宜之,空心当服还少丹及补肾阳之药。

  附刻薛氏选方

  菊睛丸

  治肝肾不足,眼目昏暗,常见黑花多泪。

  枸杞子(四两) 肉苁蓉(一两) 巴戟天(一两) 甘菊花(四两)

  上为末,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盐汤温酒任服。

  按:此方专补命门少火,此水中之火不足。盖水滋肝木,肝通眼窍,是以神水足而神膏养,神光自发,瞳神可保无恙矣。明目何疑,可加熟地八两。

  附刻薛氏选方

  五秀重明丸

  治翳膜遮睛,隐涩昏花,常服清利头目。

  甘菊(开头五百朵) 荆芥穗(五百穗) 木贼(去节,五百茎) 川花椒(五百粒) 楮实子(五百粒)

  为末。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细嚼徐徐咽下。

  按:此方俱轻清上行之品,治标可也,宜暂用之。

  附刻薛氏选方

  瑞竹四神丸

  治肾经虚损,眼目昏花。

  甘枸杞(一斤,取色赤滋润者作四分,用酒一杯润之)

  一分川椒一两同炒,一分小茴一两同炒,一分芝麻一协议炒,一分独炒,炒过将椒等筛拣去,加熟地黄四两,白茯苓三两,甘菊花二两,共为末,蜜丸如梧子大,每服五七十丸,空心温酒送下。

  按:此方中年以后,每日常服,不独可保目明,而却病广嗣,其功甚大。

  附刻薛氏选方

  天麻丸

  治小儿肝风眼疳。

  青黛(一钱) 黄连(一钱) 天麻(一钱) 川芎(一钱) 芦荟(一钱) 五灵脂(一钱) 夜明沙(炒,一钱) 龙胆草(一钱五分) 嫩防风(一钱五分) 蝉蜕(一钱五分) 全蝎(少许) 麝香(少许) 干蟾头(二钱,炙焦)

  俱为末,公猪胆汁浸糕,丸如麻子大,每服十丸,薄荷汤下。

  按:此方疳伤五脏,各有现形。唯伤肝者,水因风动,遂为目患,品味周至,诚良剂也。然余全书在内玉龙丹效甚。

  附刻薛氏选方

  《济生》桑白皮散

  治肺气壅塞,毒瓦斯上攻眼目,白睛肿胀,日夜疼痛。

  元参 桑白皮 枳壳(炒) 杏仁 甘菊 旋复花 防风 京芍 黄芩 甘草 甜葶苈(炒) 柴胡(炒)

  上各一两,为细末,滚水调一钱,饭后服。

  按:此方治风热之剂,凡外障睛珠肿胀疼痛宜服。

  附刻薛氏选方

  密蒙花散

  治风毒攻目,昏暗眵泪,并暴赤肿。

  羌活(一两) 白蒺藜(炒,一两) 木贼(一两) 密蒙花(一两) 石决明( ,一两) 甘菊(家园者,二两)

  上为末,每服二钱,清茶食后调下。

  按:此方治风毒,凡翳障眼宜服。

  附刻薛氏选方

  蝉花散

  治肝经蕴热,毒瓦斯上攻,眼目赤肿,多泪羞明,一切风热昏翳。

  谷精草(一钱) 甘菊(六分) 蝉蜕(五分) 羌活(五分) 甘草(三分) 蒺藜(一钱,炒)

  草决明(一钱) 防风(七分) 山栀(七分,炒) 川芎(三分) 密蒙花(七分) 木贼(五分) 荆芥穗(三分) 黄芩(五分) 蔓荆子(五分,炒)

  上为末,每服二钱,食后茶清调下。按:蝉花散治外障蕴热等症固宜,但症有不同,或新起久患,或气血虚实,量人加减,详在《全书》。

  附刻薛氏选方

  洗心散

  治风壅壮热,头目昏痛,热气上冲,口苦唇焦,咽喉肿痛,心神烦躁,多渴,五心烦热,小便赤涩,大便秘滞。

  大黄(煨,六钱) 甘草(六钱) 当归(六钱) 芍药(六钱) 麻黄(六钱) 荆芥(六钱)

  白术(五钱)

  上为末,每服二三钱,生姜薄荷煎服。

  附刻薛氏选方

  洗肝散

  治风毒上攻,暴作赤目,肿痛难开,眵泪。

  薄荷 当归 羌活 防风 山栀 甘草 大黄(酒洗) 川芎上各二两为末,每服二钱,食后滚水调下。

  按:前二方,人多用之,故存备参考。或问曰:洗心、洗肝二散,治目何如?答曰:方以洗名,克伐可知。盖为体壮气实者,感冒风寒,外来腠理,内火不得消散,实热上炎,奔入眼窍,暴赤疼肿,大便滞涩,姑以此暂用解散,否则不敢滥试也。人体不同,又乌可执泥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3-古今图书集成-清-陈梦雷-博物汇编艺术典医部全录卷047至卷068-黄帝灵枢经 下一页 4-丁甘仁医案-清-丁甘仁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