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外科十三方考-清-张云航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258-外科十三方考-清-张云航
外科十三方考
  
  
  
  嘱言
  夫人之一身,血脉贯通,似河海周流而无丝毫阻滞,设一旦有邪毒窜入五脏、六腑,或风湿中入皮肤肌腠之间,便血脉不行,而患斯作矣。但毒之所发,变应万千,有中于脏者,有中于腑者,有中于阳分、阴分、气分、血分者,种种原因,不一而足。发于阳者,则红肿高硕而痛甚,发于阴者,则低塌平伏以灰白,或则日轻夜重,或则昼重夜轻,其呈象颇不一致。症之初起,以草药愈者有之,而久治不效者亦有之,迁延日久,遂有成茧及不收口之诸般坏象矣。吾门在此万般困难、诸医束手时,而有四味异药、十三奇方以济之,此种困难遂迎刃而解,医尽世间奇症,从未轻授外人,得之者可坐获浓利,救济群生,此中至药,虽南面王不易也,吾子孙当世代遵守,是所至嘱!又据黄承昊折肱漫录第七卷,肿毒条有云:“凡患毒者,多服十三方及仙方活命饮以败毒,但老弱之人不能堪此,故薛立斋以托里败毒散易之。”又医药编有云:“一人患疟,久不愈,以金蚣丸投之,疟止”云云。黄氏为明季万历丙辰进士,折肱漫录成于崇祯乙亥,是外科十三方之来,当不始自清代矣。
  
  上编
  总论歌
  侬等着论总提纲,阴阳内外悉分张,痈疽发处分赤白,疮疖起时别暗光,满腹仁恩留赤子,一腔慈爱着青囊,百骸中毒分表里,三关直透识阴阳,回生妙术传釜水,救死奇方着蜀疆,且看杏林多秀色,须知橘井有泉香,愚民莫负侬医惠,转盼乾坤乐更长。
  
  上编
  痈疽总论
  夫痈疽之症,本由心经而发,何以发自心经,因实火动而成痈疽,虽有各症,亦当分内因、外因、不内外因。内因者,乃心、肝、脾、肺、肾及心包络等处,或因寒热而血凝气滞,或膏粱浓味而遗诸毒;外因者,乃肩挑背负,劳苦奔趋,而迎暑湿风邪,扰动气血不和,此外因也;不内外因者,乃五脏受伤而邪毒透入也。痈疽之发,分筋、骨、韧、皮、肤五类。痈发于血脉之间,属阳,为顺症;疽发于筋骨之内,属阴,为逆症。发于皮内者为疡,发于肤上者为疖。凡症宜视阴阳,详察善恶,若见三善,纵然沉重,亦无大害;如见四恶,虽然微小,亦必丧亡。凡业医者,不可徒从表里、寒热而辨阴阳,以贻害于人也。
  
  上编
  痈疽总论歌
  痈疽原是火毒生,经络阻隔气血凝,外因六淫八风感,内因六欲并七情,饮食起居多失慎,肩挑背负损其身,膏粱之变营卫过,藜藿之躯气血贫,疽由筋骨阴分发,痈从阳分肉脉生,疡起皮里肉之外,疮发皮肤为失荣,阳盛 肿赤痛易,阴盛色暗陷不疼,半阴半阳不高肿,微痛微热红亦轻,五善为顺七恶逆,见三见四可分明,临症色脉须详察,温凉补汗攻应分,善治伤寒杂症易,能察痈疽肿毒精。
  
  上编
  痈疽总论歌解
  经云:“诸痛痒疮,皆属心火。故曰痈疽原是火毒生也。痈疽皆因营卫不和,气血凝结,经络阻隔而生,故曰经络阻隔气血凝也。其因有三,内因、外因、不内外因是也。外因者,由于春之风,夏之暑湿,秋之燥,冬之寒也,当其时而至,则为正气,非其时而至,或过盛,则为淫邪。凡此六淫为病,皆属外因。亦有因八风相感,如冬至日正北大刚风,春分日正东婴儿风,秋分日正西罡风,立夏日东南弱风,立冬日西北折风,应时而至,则生养万物,不应时而至,则杀害生灵万物,若人感受,则内生重病,外发痈疽。凡此八风为病,皆属于外,故亦曰外因六淫、八风感也。内因者,耳听淫声,目视邪色,鼻闻过臭,舌食滋味,心思过度,意念妄生,皆损人神,凡此六淫为病,皆属内因,故曰内因六欲并七情也。不内外因者,饮食不节,起居不慎,过饮醇酒则生火,消烁阴液,过饮茶水则生湿,过食五辛则损气血,过饥过饱则伤脾胃,凡此种种,皆饮食之致病;昼夜过劳,担轻负重,跌扑损坠等类,损其身形,夜不静息,强力入房,劳伤精气,此起居之病也。其起于膏粱浓味者,多令人营卫不和,火毒内结,起于藜藿薄食者,多令人胃气不充,气血亏少,凡此种种,皆不内外因也。人之身体,计有五层,皮、脉、肉、筋、骨也。发于筋骨间者曰疽,属阴;发于血脉间者曰痈,属阳;发于皮里肉外者曰疡毒,只发于皮肤上者名曰疮疖。凡痈疽阳盛者,初起 肿,色赤,疼痛,则易溃易敛,顺而易治,以其为阳症也。阴盛者,初起色黯,不红,塌陷,不肿,木硬不疼,则难溃难敛,逆而难治,以其为阴症也。半阴半阳者,漫肿不高,微痛不甚,色不甚红,此症属险,若能随症施治,不失其时,则亦可转险为顺,否则逆矣。五善者,五善之症也,诸疮见之则为顺,则易治;七恶者,七恶之症也,诸疮见之则为逆,则难治。凡患痈疽者,五善为顺,七恶为逆,如见三善者必生,见四恶者必死矣。尔后学业医者,当于临症之际详察其色,宜温者则温之,宜凉者则凉之,宜补则补,宜汗则汗,宜攻则攻,果能如是,庶有济而不误也。然而外症痈疽,犹如内症伤寒,能善治伤寒者,则杂症无不易治,能善疗痈疽者,则诸疮无不精妙,盖以其能辨表里、阴阳、虚实、寒热也。
  
  上编
  痈疽阳症歌
  阳症初起 赤痛,根束盘清肿如弓,七日或疼或时止,二七疮内渐生脓,毒随脓出精神爽,腐脱新生气血充,嫩肉如珠颜色美,更兼鲜润若榴红,自然七恶全无犯,应当五善喜相逢,须知此属纯阳症,医药调和自有功。
  凡痈疽初起, 热赤痛,根束者,晕不散也;盘清者,不漫肿也;如弓者,高肿也,易溃易敛,此为顺症。详察细审,自易见功。
  
  上编
  痈疽阴症歌
  阴症初起如粟大,不红不肿疙瘩僵,木硬不痛不 肿,疮根平大黯无光,三七之后不溃腐,软陷无脓结空仓,疮上生衣如脱甲,孔中结子似菡房,紫黑脓稀多臭秽,如见七恶定必亡,须知此属纯阴症,纵有岐黄命不长。
  凡痈疽初起,不红不肿,不 热,状似粟米疙瘩,木硬不痛,七朝之后,不溃不敛,疮上生衣,如脱壳样,口如花结子,此属逆症。倘见七恶,必定死亡;如现五善一、二者,尚可勉强救治,否则徒劳。
  
  上编
  阴阳相半歌
  阴阳相半属险症,阳吉阴凶生死昭,似阳微痛微 肿,如阴半硬半肿高,肿而不溃因脾弱,溃而不敛为脓硗,五善之症虽兼有,如现七恶岂全逃,饮食若能知味美,二便调和尚可疗,按法医治应手效,阳长阴消自可调。
  半阴半阳,皆属险症,似阳不甚烧热,似阴不甚木硬,多现顺症宜可救,如现逆症则难疗。如阴升阳泄者,纵然多险,尚有一线生机。
  
  上编
  痈疽善恶歌
  法则无他审症先,阴阳两症必须参,五善七恶休咎定,明哲先当仔细观。
  夫病分内外,审症宜详,病由脏腑经络而发,痈疽亦自脏腑而成,内症必先察其表里,外症亦当审其阴阳,审症既确,施治自易。痈疽阳症之形,发为红肿,大烧大热,头尖色赤,病者时畏寒热,口干发渴,不思饮食,只喜茶水,此阳症也。阴症色青,不烧不热,不红不肿,患者饮食不多,精神犹畅。此阴症也,又有阴症似阳者,患部先红而犹赤,时烧时退,或有或无,疼痛不堪,口中焦渴,人多眩晕,此阳症兼阴也。如患者周身寒冷, 汗淋漓,疮头丰满,色多黑赤,头尖体圆,此阴症兼阳也。欲治外症,无他妙法,当先辨其阴阳,次当详其五善、七恶。五善者,一声音洪亮,二精神舒展,三疮形阳症红紫,阴症赤白,四饮食无减,五静睡不烦,此善症也,若得一、二善者,所患虽重,亦自无虞。七恶者,一声音沉滞,二坐卧难安,三头多眩闷,四阳带黑赤,阴带红紫,五瘀血时流,六周身寒冷,七人多恍惚,此七恶见其一、二者,皆不可救药。业此者审察宜详,不可 忽大意。
  
  上编
  痈疽五善歌
  心善精神爽,言清色润鲜,不躁不烦渴,寤寐两相安。肝善身轻便,不怒不惊烦,指甲红润色,起坐觉安然。脾善唇滋润,知味喜加餐,脓黄不臭秽,大便不稀干。肺善声音响,不喘无嗽痰,皮肤光润泽,呼吸气相安。肾善不午热,口和齿不干,小溲清且白,夜卧静如山。
  
  上编
  痈疽七恶歌
  一恶神昏愦,心烦舌燥干,疮色多紫黑,言语见呢喃。二恶身筋强,目睛正视难,疮头流血水,惊悸是伤肝。三恶形消瘦,疮形陷又坚,脓清多臭秽,脾败食不甘。四恶皮肤槁,痰多韵不圆,喘生鼻频扇,肺绝定归泉。五恶时引饮,咽喉若燎烟,肾亡容惨黑,囊缩死之原。六恶身浮肿,肠鸣呕呃繁,大肠多滑泄,脏腑败之端。七恶疮倒陷,如剥 一般,时时流污水,四肢厥逆寒。
  
  上编
  诸般坏症歌
  初起如粟痒微生,未老头白痛渐增,一日寒热发战起,三四发泡硬如疔,昼夜昏沉痒不止,四红五紫六日青,人若犯此无脓症,十人之中九不生。
  
  中编
  处方篇
  十三方中最神秘而令人难索解者,厥为首方中之“中九丸”,十人十样,使人莫名所以,尤以三打灵药为特甚,银翠次之,金丹、石青,则所差尚属无多。今特先将四味异药之制法详述于前,以中九丸配合法殿之于后,然后再及其他之十二灵方,以成其全。
  
  中编 处方篇
  锅烈制法
  (即三打灵药)(处方) 水银(一两) 白矾(一两微 去水分) 火硝(一两焙去水分) 食盐(一两,焙干) 朱砂(五钱)皂矾(一两)(制法)(1)先将白矾、火硝、食盐、皂矾朱砂共研极细,再加水银又研,直研至不见水银星珠时为止,分作三份备用。
  (2)以一份堆于小铁锅内,上以大碗覆之,随以醋调熟石膏粉,将碗同锅连接处涂封严密,勿使泄气。
  (3)以炒干黄土(即黄土之炒去湿气者,用赤石脂更好)或极细河砂,将碗掩住,但须露出碗底,并以铁圈重物套压碗底,不使移动,碗底置浸湿棉花一团,外以大铁钉三只(或用火盆上炖食物的铁三脚架,更妙),插于地面土中,将锅安置钉上,约离地高七指许。
  (4)以微火烤胎,焚香计之,俟一炷香尽,再以文火升炼,俟第二炷香尽时,又以武火(即烈火,以焰离锅底约二指许为度)升炼,俟三炷香尽时,察看碗底棉花是否由湿而干,更由干而成黄黑色,如已成黄黑色,即离火待冷。
  (5)将已冷丹锅,轻轻除去黄土、石膏,揭开丹碗,灵药即升碗上,色白者嫩,色紫者老,色红者恰到好处是上品(如碗上有水银星珠,是武火用早,水银首先飞上,不可使用),此为一转,又名一打。
  (6)取第二份药末同一转扫下丹药调匀,合为一处,如前升炼三炷香,冷定取药,是为二转灵药。
  (7)取第三份药末同二转灵药调匀,合为一处,如前升炼三炷香,冷定取药,是为三转,三转已毕,所得之药即为三打灵药,亦名“锅烈”。药经三打,则水银之本性死绝,服食遂无流弊。丹底可搽诸疮,功能止痒定痛,长肉生肌,不可弃去。
  
  中编 处方篇
  金丹制法
  (亦名锅丹)(处方) 倭铅(三钱) 漳丹(二两)(制法):(1)将铅放入倾银罐内(即耐火粘土罐,昔日熔银时常用此罐),置于火上熔化之。
  (2)将漳丹徐徐撒于已熔铅上,藉重铅气熏蒸,并于黄丹中间搅一凹处,俟蒸至凹处发现黑色,四周兼现黄色时,是即合度之证(大约一炷香时即可蒸透),冷定,去铅取丹,是即金丹,亦名“锅丹”。
  
  中编 处方篇
  石青制法
  (处方) 白砒(二两) 硫黄(四两)(制法)(1)将砒、硫共研细末,投入倾银罐内,上覆铁板一块,以铁丝缚紧,再用盐泥将罐全体封固(或以醋调石膏亦可),俟干听用。
  (2)将已干丹罐放木炭火中烧之,揣度罐中药已熔化(约香三炷),乃取出待冷,剥除泥壳,揭去铁板(手势应轻,勿使盖上所升之药落下),升于盖上而色如黄芽者为烟硫,沉于罐底而色带暗绿者为石青,将此暗绿色物取出研细备用。二物虽然同出一本,性却截然不同,盖烟硫有毒而石青无毒也。
  
  中编 处方篇
  银翠制法
  (处方) 纹银(一两) 石青(约一两)(制法)(1)将银打成薄片,剪成小块,投入倾银罐内,火上熔化。
  (2)取石青末约六、七钱,投入已熔银上,以铁箸搅拌,银即自然起发,如不十分起发时,可再投石青末三、四钱,必能起发。所用石青不拘多少,总以银质发透为率。
  (3)将发透之银取出打碎,研为细末,飞去灰渣,其色与靛花相似(翠色),故名银翠,将其浸入冷水,每日换水二次,七日夜后,火毒即尽,收贮备用。
  顾世澄疡医大全痔漏门中,有退管方一个,绝类银翠,仅制度不同,特录于后,以资参证:(甲)磁石(六两)打如豆大,用白芨水浸数日,取出,以硫黄粉为衣,入罐升三小时,得丹约三钱。
  (乙)辰砂(四两) 明矾(四两)(另入罐升成丹)(丙)纹银(一两) 硫黄(三钱) 白砒(三分)(炼化成粉)将以上三种药末各秤等分,研匀,米糊为丸,如粟米大,每服一分,白芷汤下,服后约半日间,下部即觉胀痛,用手拍左右臀,管即自出,俟出尽时,以生肌药收功。管口小者,先以烂药烂开,管即易出;欲管速出者,可再用蓖麻子煎水洗之。
  
  中编 处方篇
  附:灵药释性
  锅烈:辛平无毒。功能去湿、杀虫、活血、解毒、化痰、解郁金丹:辛平无毒。功能治吐逆、反胃、坠痰、杀虫。
  银翠:辛平无毒。合药能治一切奇疮怪症,内服功能敛口生肌。
  石青:大热。因其有砒,故能解水银、轻粉之毒。善治一切风湿,筋骨作痛作肿;又能解一切寒凉药毒,及疮不收口,作寒作热等。更能领导水银、轻粉循行筋脉,以解周身痰气,乃诸药中之极热者。不可不用,亦不可多用。
  杨鹏先经验救急方,乾坤夺命丹:生白信石(一两研末) 生硫黄(一两研末) 白蜡(一两)三宗标准,不可缺少分量,将蜡熔化,即下二药合匀,出锅为丸,每丸四分备用。
  此药治男妇一切气寒、食寒、阴寒,及妇人白带,男子肾寒,白痢、泻下等,一切下部寒凉之症,并皆治之。如男妇阴寒,病在危急,速服此药,待至二十分钟时,无不立刻回生,每服一丸,小儿半丸,开水送服。
  烟硫:其性好走,善入肌肤,为祛风邪、疗诸癣之要药。但有大毒,故只可外用,不可内服。
  
  中编 处方篇
  第一方?中九丸
  歌曰:中九丸来味不多,说破异药笑哈哈,任他诸般奇怪症,每服数丸起沉 。
  (处方) 锅烈(一钱) 金丹(一钱) 银翠(三钱若脓寒加石青五分)(制法) 共研细末,用面糊趁热合药为丸,如凤仙子大备用。
  (用法) 每服一分,病重者,可由二分加至三分,用温酒或温开水送服,服至毒消尽时为止,忌食萝卜。如糸阴症,可加石青一钱,余症不用;畏寒者,可加百草霜五钱。
  疔疮忌服,小孩量减。服丸之后,间有发现头晕者,不必畏惧,过一时即消失矣。
  
  中九丸的又一配合法
  (处方) 锅烈(六钱) 金丹(三钱) 石青(四钱) 银翠(四钱) 蟾酥(二钱) 熊胆(三钱) 珍珠(二钱) 麝香(一钱)(制法) 以枣泥为丸,如小黑豆大,朱砂为衣。
  (用法) 每服二、三丸,用龙眼肉包好,白糖开水送服,每日二次,病重者,可服三、四丸。血燥之人可加牛黄,如无牛黄,可用九转胆星代之。
  
  中编 处方篇
  第二方?金蚣丸
  歌曰:金蚣丸内用蜈蚣,全蝎山甲与僵虫,朱砂雄黄同配合,痰核瘰 散无踪。
  (处方) 金头蜈蚣(十五条去头足微炒) 全蝎(二十个去头足米泔水洗) 山甲(二十片土炒成珠) 僵蚕(二十条炒去丝) 朱砂(二钱) 明雄(二钱) 川军(三钱)(制法) 共研细末,黄酒、曲糊为丸,如绿豆大,朱砂、雄黄为衣。
  (用法) 每服三十至五十粒,空心温黄酒送服,老弱量服,汗出即愈,未成者消,已成脓者,次日即溃,已溃者忌服。如系痰核瘰 ,可兼服中九丸五至十粒以辅助之。
  又如患者体质柔弱,消化不良,服中九丸后腹痛作泻者,可兼服此丸,即可减退其副作用。
  又古方“五虎下西川”,即金蚣丸之多蝉蜕者,但据我收藏的十三方抄本中,亦有三本方中有蝉蜕,可知本方是从五虎下西川蜕化出来的一个验方。原方如次:金头蜈蚣(一条去头足糯米炒黄色) 全蝎(五钱洗去盐焙干) 蝉蜕(五钱去头足) 穿山甲(五钱陈土炒) 僵蚕(五钱炒去丝)共研细末,苕面为丸,如绿豆大,朱砂为衣,壮者每服二十丸,弱者十丸,土苓汤下,忌油荤,及一切发物,凡一切杨梅毒疮,鱼口横 ,不问已溃未溃,皆可治之,无不验者。
  又钱塘赵恕轩串雅编及种福堂公选良方中之“鳞鲤丸”,皆与金蚣丸方十九相同,且较金蚣丸完善而稳妥。据赵氏云:即铃医之“八面锋”,为一切无名肿毒之特效专药,而于瘰 一症尤具特长,故编者每于用金蚣丸处,皆易以此方,不仅效力确实,而且更少流弊,今录其方于次:归尾(五钱) 生军(三钱) 蝉蜕(二十只去头足) 乳香(一钱) 没药(一钱) 制芩(三钱)全蝎(二钱) 连翘(三钱去心) 防风(二钱五分) 羌活(二钱五分) 雄黄(水飞七分)僵蚕(二十五条姜汁炒) 牛胶(一两土炒) 荆芥(二钱) 桔梗(二钱) 金头蜈蚣四条,去头足,分作四种制法:一条用姜汁搽,焙干;一条用香油搽,焙干;一条用浓醋搽,焙干;一条用酥搽,焙干。
  上制后,共合一处研细末,备用;再以山甲四两,亦分作四种制法:一两用红花五钱煎汤煮,焙干;一两用牙皂五钱煎汤煮,焙干;一两用紫草五钱煎汤煮,焙干;一两用苏木五钱煎汤煮,焙干。
  上制后,亦混合一处,研末备用。
  将上面各种药末共合一处,以米醋打糊为丸,外以朱砂五线为衣,每丸重一钱二分,瓷瓶收贮,以麝香五分养之。
  服时以一丸,热酒送服,未成者内消,已成者出脓,神效非常。金蚣丸药味即此方之一部分,与蟾酥丸处方亦小异大同,其为外科之重要方,可想而知。且此方之前数味,乃“神授卫生汤”药味,功能宣热散风,行瘀活血,解毒消肿,故为外科门中之首要方,且较金蚣丸尤为周到而踏实。编者每于用金蚣丸处,皆易以此方者,亦以其周到而踏实也。
  吾蜀梁山杨旭东,蜀中医纂有“骊龙珠”一方,为痈疽总方,专治一切痈疽肿毒,不论已溃未溃,俱能散毒收口,生肌长肉,方名之下标明为“内庭方”,亦即鳞鲤丸、金蚣丸之小有不同者。惟方中蜈蚣系二十一条,将山甲、蜈蚣制好后,每以山甲末一两,蜈蚣末二钱,配入群药之中,每丸重一钱五分;全蝎又系用荷叶包炮之,此小异耳。欲知其详,可覆按原书。
  又赵氏串雅编中之“八厘金”,主治痈疽发背,疔肿疮毒,未成者服之,内消甚效,察其处方药味,殆亦金蚣丸之加味,故并录于此,以作他山之助。
  番木鳖(水浸去皮油 枯五钱) 蟾酥(二钱) 僵蚕(二钱) 乳香(二钱) 没药(二钱) 胆矾(一钱) 蜈蚣(三钱) 山甲(一钱) 血竭(一钱) 朱砂(三钱) 蝉蜕(一钱) 川乌(一钱) 雄黄(一两) 麝香(五分)上共研末,于五月五日修合,水泛为丸,如莱菔子大,上部病饱服,下部病饥服,每以八厘,陈酒送下,小儿酌减。
  他如赵氏之十宝丹,串雅补之回生丹,青囊秘授之全生丹,外科大成之六军丸,蓬莱山樵辑方之观音救苦丹等,皆与金蚣丸如出一辙,原书俱在,未遑尽录。
  蜈蚣、山甲等对腺结核有疗效,自宜重用。且此方功能镇静神经,如加入麝香,更可治疗小儿惊风抽搐。
  
  中编 处方篇
  第三方?三香丸
  歌曰:丁木茴香三香丸,砂仁紫苏黄芩兼,白术茯苓陈皮草,干姜泽泻香附全,猪苓木通同草果,天花粉末面糊丸,一切寒凉虚危症,饮食不进效若仙。
  (处方) 丁香(二钱) 木香(三钱) 小茴(七钱) 砂仁(五钱) 紫苏(七钱) 黄芩(一钱)茯苓(三钱) 猪苓(一钱) 白术(三钱) 陈皮(三钱) 干姜(一钱) 泽泻(一钱) 香附(二钱) 木通(一钱) 草果(五个) 花粉(三钱)(制法) 共为细末,面糊为丸,绿豆大。
  (用法) 每服三钱,空心姜汤下。如患者气体虚弱,饮食少思,服中九丸后有呕吐、腹痛之副作用者,速服此丸三钱,即解。
  此方专治一切冷痰危症甚效,若患者体质虚弱,胃纳不旺,服中九丸后发生恶心、呕吐、头眩、腹痛,及泄泻者,可加此丸三钱同服,即可免除乖象。此方药味殊嫌庞杂(与木香流气饮略有出入),倘因服中九丸后发生呕吐者,亦可用炒山栀及白蔻,加入香砂六君子汤中服之,效力亦与本方之作用相等。
  
  中编 处方篇
  第四方?化肉膏
  歌曰:化肉灵膏妙无穷,桑麻锻石一样同,二乌灵仙同煎水,淋漓入锅看雌雄,五灰虽然同此用,加减较彼有神功。
  (处方) 桑枝灰(五升) 麻梗灰(五升) 广锻石(五升未发者)(制法) 共合一处备用,另以威灵仙一两,川乌四两,草乌一两,野芋头一两,生半夏一两,巴豆五钱共为咀片,煎成浓汁,将前灰放在竹箕内(先用稻草垫底),继将药汁淋于灰上,滤下之水,用器接收(滤得之水,以沾于舌上如针刺者为佳),约一大碗,入锅慢火煎之,俟浓缩到相当程度时,再加白矾一两,收膏贮瓶,黄蜡封口备用。
  (用法) 用时将药取出,研细如泥,挑置少许,涂于疮之中央,其药力自能散布四周,以奏化腐消毒之功。如觉疼痛,可揭开查看,如患部四边有红线样物时,即喷以冷水一口,其痛可立止。倘腐烂已去,欲生新肌时,可将此膏少许,用水调如淡茶色,用新笔蘸水,于疮上洗之,即可逐渐生肌敛口。此膏之腐蚀力甚大,故使用之后异常疼痛,因其作用乃化学上之“轻氧化钾”也。现今新药群中颇不乏相同之物,如硫酸铜、硝酸银、石炭酸等,皆具有相同之腐蚀力量,如感觉自制麻烦时,亦不妨以此类化学品代用。赤水元珠有“化瘤膏”一方(即五灰膏),其处方虽与本方不尽相同,而其作用则完全一致,今摘录于此:桑木灰、枣木灰、桐壳灰、 麦灰各二升半,共和一处,放于已垫稻草之竹箕中,淋汁约五碗许,入斑蝥四十只,山甲五片,乳香五钱,冰片一钱,用水煎作一碗,以瓷器盛之。用时以新锻石调膏敷之,干则随以清水润之。“化肉膏”之作用专在追蚀恶疮腐肉,惟嫌其性质过暴,远不若薛己外科精义之“针头散”及仙拈集之“脱烂散”来得王道,故余意不若迳以二方之一以代替之,更为圆满。
  
  中编 处方篇
  第五方?药线
  歌曰:诸家药线不相同,吾门药线有奇功,虽然砒矾一样用,火候之中看雌雄,不论痰核并 骨,化腐干脓显神通。
  (处方) 白砒(三钱) 明矾(七钱)(制法) 上各研细末,先于锅中滴麻油几滴,次将砒末放入,再将明矾末盖于面上,将锅在武火上烧之,俟砒、矾干结成饼,烟将尽未尽时,取出研末,以面糊做成细条(如粗丝线)备用。经此制炼之后,砒性已纯,凡瘰 成 ,及痈疽之久不干脓等,皆可用之。
  外科大成之痔漏退管药线方中,有一方亦仅砒、矾二味,只制炼方法微有不同,亦摘录于此,以示此方作用之广:白砒五钱,明矾一两五钱,将白砒入铁锅内铺匀,上盖明矾末,以火 之,至矾枯时,喷冷水一口于砒上,随以棉纸盖于砒上,再随喷水三、五口于纸上,从锅盖边纸上看之,以有白霜透出时为率,如无白霜发现,可再 再喷,直至有霜时为止,去纸,入去油乳、没各少许,盖于矾上,离火候冷,取出为末,以面糊为条备用。用时将此条插入漏孔,待管退出时为度。如于此方之中再加入蝎尾七枚,生草乌末一钱,即为最佳之枯痔药,编者枯痔时亦常用之。其他外科百效书之“点玄丹”,亦系砒、矾二物,且云善治恶毒,可见此药线一方专作去腐蚀绵之泛用品,盖顽固腐肉,非仗此种大刀阔斧之猛烈峻剂,实不能去此冥顽不灵之大患也。
  此线短处是去腐甚痛,病者多不乐接受。王肖舫氏则以“蛤豆条”代之,化腐不疼,且极稳妥。其法系以蚊蛤一个,焙至焦黄色,再取生巴豆三粒,去皮心,焙研细末,加冰片少许,共合一处,调捻为条(以巴豆油质能粘和成条为度,否则须相势加油加药)。此条用时烂而不疼,功在药线之上。
  
  中编 处方篇
  第六方?紫霞膏
  歌曰:紫霞膏贴远年疮,铜绿轻竭乳没良,麻仁松香合一处,白蜡清油要相当,久顽疮毒不收口,一帖之后效非常。
  (处方) 铜绿(五钱) 血竭(五钱) 乳香(五钱) 没药(五钱) 松香(一两) 蓖麻仁(一百粒) 轻粉(二钱)(制法) 先将前五味共研细末,投入石臼中,再加蓖麻仁、轻粉,并滴入清油数滴同捣之,约二三千杵时,即可成膏,如不成膏,可再加蓖麻仁数十粒再捣,直捣至臼内膏软如棉,十分融和时为止,收贮备用。
  (用法) 此膏善除湿热,拔毒生肌,凡夏秋之间感染湿热发疮者,以此贴之,其去腐生肌之功甚捷。他如梅毒、疮,亦有特效。
  近人徐 臧验方精华中之“紫霞膏”,较此方小有差别,惟其制炼方法则甚可取法,故转录之,以作本方参考:制松香(六两) 制乳没(各六钱) 血竭(四钱) 铜绿(二钱) 潮脑(六钱) 朱 (三两)腰黄(八钱) 麝香(八分) 蓖麻仁(三两)上十一味,除松香、蓖麻仁外,各先后研末备用,各药分量以研末后净秤为准,故在未研之前,当各多备若干,免致研后不敷。合膏时,以石臼捣松香使烂,次加蓖麻仁,三加铜绿,四加儿茶,五加乳香,六加没药,七加血竭,八加潮脑,九加朱 ,十加腰黄,末后加入麝香,合好之后,贮于罐内,用纸封固备用。上列各药重量,系就一料计算,如一次多合则手续较省,但松香既多,舂捣必难,故当事先预约数人任务,以便更番轮换,务使手不停杵,愈熟愈妙。捣时如药嫌干,可酌加蓖麻仁若干粒以调整之,如年久膏硬时,亦用此法调整。
  此膏专治 串,未成者自能消散,已溃而流脓液者,当酌加轻粉、犀黄以辅助之,在摊膏时,须隔水炖融,切忌直接火烘,或在临用时就热水壶上温融之,不可采用直接火烘,因膏中麝香经火则气泄而效减也。
  制松香法:以松香五斤,用鲜芙蓉花连叶十斤(以花多者为佳),柳条、桃叶、榴叶各五斤,甘草一斤,煮成浓汤后,去渣滤清,留一小部份,另储使冷,余盛锅中,安放露天(勿置屋内,妨爆溅也),入松香再煎,约松香一桶,汤三桶,俟油沸尽,即陆续用铜勺捞出,倾入冷汤中取起,每枚捏成如烧饼式,中穿一孔,以粗麻线贯之,分装布袋,紧束袋口,浸粪缸中四十九日,取出去袋,以长流水漂冲三日,再露七日夜后,埋土中七日,存储备用,以二、三年者为佳。粪缸以无病之童男、童女粪为最好,年长健壮妇女次之,惟忌经带,若男子已成人者,则不合用。
  
  中编 处方篇
  第七方?千捶纸
  歌曰:雄黄一钱砒五分,撒布纸上折多层,轻轻捶得千余下,贴疮贴毒有良能,休将此方轻相视,杨梅疔毒大有灵。
  (处方) 白砒(五分) 明雄(一钱)(制法) 共为细末,取上好皮纸一张,将药末匀布纸上,折为十数折,以木捶在纸上捶之,约千余下,药即吸入纸层,至转黄色时为度,收藏备用。
  (用法) 若遇杨梅疮毒肿起者,以此纸贴之最佳,其他溃后化腐亦妙。
  
  中编 处方篇
  第八方?太岁墨
  歌曰:太岁墨中麝香烈,大戟蚊蛤慈菇协,千金二乌糯米调,内可服来外可贴,死牛死马河肫毒,山岚瘴气都消得,磨搽恶毒能止痛,又解砒毒并水厄,咽喉肿痛不得眠,疔疮搽上汤泼雪。
  (处方) 山慈菇(一两) 千金子(一两) 大戟(一两) 蚊蛤(二两去虫) 麝香(一分) 川乌(二两) 草乌(二两)(制法) 上共为细末,以糯米煮糊捣匀,用模型铸为一钱重墨状条块,阴干备用。(旧例甲子年制者,型上刻甲子二字,乙丑年制者,型上刻乙丑二字,故有太岁之称)(用法) 每服一锭,病重者,可连服二锭,通利之后,用温粥补之。凡疔疮肿毒,口眼歪斜,牙关紧急等症,俱用温酒磨服,其他一切疮毒等症,皆用醋磨搽,功难尽述。
  
  中编 处方篇
  第九方?代针散
  歌曰:未溃之毒可代针,巴霜信石各等分,净雄一分相兑用,痈毒出脓渐渐轻,不问恶毒痰血起,陈醋调敷止痛疼。
  (处方) 巴霜(一钱) 信石(一钱) 明雄(一钱)(制法) 共研细末,收瓶备用。
  (用法) 若遇皮薄疮疖,不得穿头而畏刀针者,以陈醋调敷患处,约一日间,疮头即自行穿溃,或用黄蜡捻作麦粒大,令其两头有光,每服三粒,黄酒冲服,见汗之后,疮头即穿。如遇皮浓之疮,须用铍针刺开少许,再敷此药,如未成脓,则此药不可用,否则等于活剥龟壳。
  许琏外科证治全书中有“咬头膏”方,专治痈瘤脓熟不溃,作用虽与代针散同,其处方则较代针散为王道,因其可减低腐蚀中之痛感也,故摘附其方如次,俾临床时多一应付法门。
  制乳香 制没药 番木鳖 生蓖麻仁 铜绿(各等分)共为细末,另以不去油巴豆加倍,同药末捣和成膏,再加白砒一分捣匀,临用时,以绿豆大一粒放患顶上,用膏药掩贴之,溃时即行揭下,让脓汁外出,惟胎前、产后不可贴用。
  
  中编 处方篇
  第十方?熏洗汤
  歌曰:大凡恶毒瘀血成,不曾发散致痛疼,秘授奇方熏洗法,羌独荆防花木行,薄苏桃槐桑木叶,金银川草显威灵,将药入锅同煎水,一熏洗后见太平。
  (处方) 银花(三钱) 羌活 独活 川乌 草乌 防风 苍术 薄荷 苏叶(各二钱) 桑叶桃叶 槐叶 樟叶(各一握)(制法) 各药共同煎水备用。
  (用法) 将煎好药水,乘热先熏后洗,洗后避风,功能祛风解毒,散结消肿,倘再加入黄柏、川军、生地更妙。未成者,熏洗之后,将药渣捣涂患处,已成者,再加猪蹄汤淋洗,化腐生肌之功,效无其匹。
  附方如次:白芷 川芎 藿香 木香 防风 甘草(各三钱) 火葱(一握)上以米泔水六、七碗,将药投入其中,入锅煎浓,滤去药渣不用,以新棉蘸汤淋洗患处,汤冷再易热者,并随以手轻擦患处四周,令疮内缩,脓随汤出,以尽为度。
  万潜斋云:熏洗有荡涤之功,涤洗则气血自然舒畅,其毒易于溃腐而无壅滞也。凡肿在四肢者 冼之,在腰腹、脊背者淋之,在下部者浴之,俱以布帛或棉蘸洗,稍凉即易。轻者日洗一次,重者日夜洗二次,每日洗之,不可间断。凡洗时,冬月要猛火以逼寒气,夏月要闭窗以避凉风,若不慎此,轻则有妨收口,重则恐变纯阴。夫洗药不一,如初肿与将溃者,俱用“葱归 肿汤”洗;如阴症不起者,俱用“艾茸汤敷法”如溃后,俱用“猪蹄汤”烫洗。用猪蹄汤者,以助肉之气而逐腐也。此洗涤之法,乃疡科之要药,方附于后,以备参考:
  一、葱归 肿汤
  凡痈肿疮疡,初肿将溃之时,用此汤洗之,以疮内热痒为度。
  葱头(七个) 当归 独活 白芷 甘草(各三钱)上五味,以水三大碗,煎至汤醇,滤去渣,以绢帛蘸汤热洗,如稍凉再易之,洗时切忌风寒。
  
  二、艾茸汤敷法
  凡阴疮黑陷不痛者,皆可用之,以知痛则生,不知痛而出死血者死。并须内服大补回阳之剂以助之,方可转危为安。
  硫黄(五钱) 雄黄(五钱) 艾茸(一握)上以硫、雄二味为末,同艾水煎半日,水将干,取出艾捣烂,温敷患处,再煎再易,十余次为度。
  
  三、猪蹄汤
  凡痈疽诸毒流脓者,熬好洗之,以助肉气,消肿散风,脱腐止痛,去恶肉,活死肌,润疮口。如腐尽者,不必用之,当以米泔水热洗之,令疮洁净,不可过洗,过洗则伤水,皮肤破烂,难生肌肉,不易敛口。
  黄芩 甘草 当归 赤芍 白芷 蜂房 羌活(等分)上七味,共为粗末,看证之大小,定药之多少。先将猪前蹄一双,用水六碗煮之,蹄软为度,将汁滤清,吹去汁上油花,即用粗药末一两,投于汁中,再用微火煎十数沸,滤去渣,候汤微温,即以方盘一个,于疮下靠身放定,随用软绢蘸汤,淋洗疮上,并入孔内,轻手捺尽内脓,使败腐宿脓随汤而出,以净为度,再以软帛叠七、八重,蘸汤勿令太干,覆于疮上,两手轻按片时,帛稍凉再换,如此再按四、五次,可以流通血气,解毒、止痛、去瘀,洗讫,用绢帛拭干,即随症以应用之药贴之。
  疮疡洗法,西医极端推崇,惟目标多在清洁杀菌,与中医洗涤之舒畅营卫、调和气血者,目标各有不同,故中医洗涤之法,实应重视。
  
  中编 处方篇
  第十一方?天然散
  歌曰:天然散内铅粉神,各样疮毒可回春,畏痛加上轻乳没,止痒铜绿线末灵, 炒铅粉研极细,临症加减任施行,诸般奇症知活用,走遍天涯不忧贫(处方) 铅粉(一两)(制法) 于锅中火炒黄色,贮瓶备用。
  (用法)(1)疼者加轻粉一钱,制乳香一钱,制没药一钱,血竭一钱,赤石脂( 过)一钱,冰片一分。
  (2)痒者加铜绿少许(以儿茶煎水煮过,再 成黄金色),亦可加药线末三分,金箔三帖。
  (3)诸疮有水者,加海螵蛸一钱,蚊蛤一钱,灵药五分。
  (4)如诸疮不收口,不红只痒者,加银翠一钱。
  (5)如欲生肌平口者,加龙骨一钱,象皮一钱,再加 牡蛎亦佳。
  顾世澄疡医大全中有一方,专治痔漏、发背,疔痈、 疮,破流黄水,黄水到处,浸淫成疮等症,亦即天然散之未加命名者。方以杭粉一两,入倾银罐内化开,至成老金黄色,冷定研末,加冰片三分备用。用时将药撒于患处,以手揉之,其水自止,其痛亦定,且不成疮,亦即天然散也。
  又家藏抄本中有“锦堂散”一方,云能去毒生肌,收口提脓,为外科要药,方系上锦堂粉(即铅粉,锦堂乃其牌名也)一两,用铜瓢炒成黄色时,以纸包好,就水缸下露一宿,收贮备用,遇症无不立效。
  又一抄本方云:脓窝黄水常流,搔痒不已,漫延不止,用之灵效异常,方为宫粉(即上品铅粉)一两,炒成黑黄色,加冰片三分,研末搽用,亦即天然散之未予命名者。
  神奇良方中有跌打损伤方一只,亦即天然散之加味者,方为猪板油四两,连须葱一把,将油与葱放石板上,以木捶打如泥状,然后以铅粉四两,入砂锅内炒至黄色时,入油、葱内和成饼状,贴敷伤处即愈。
  一壶天书中有“元龙丹”方,功专生肌敛口,方系铅粉一两炒黄,冰片二钱,共研细末干掺,亦天然散之另一名称者。
  葛洪肘后方:坠扑瘀血,从高落下,瘀血抢心,面青气短欲死者,以铅粉一钱,和水服之。
  备急方:治阴股常湿,以胡粉扑之,亦治干湿癣疮。
  卫生易简方:接骨续筋,止痛活血,以定粉一钱,当归一钱,硼砂一钱半,用苏木煎汤调下,仍频饮苏木汤;和济局方及洪氏集验方,皆有此方,名“神授散”,洪氏并云,曾屡用之甚验,且有详细帮助。
  青囊秘录方:折伤接骨,以宫粉、硼砂,等分为末,每服一钱,苏木汤下,仍频饮苏木汤,大效,与上方同出一辙。
  
  中编 处方篇
  第十二方?麻凉膏
  歌曰:麻凉膏与铁箍同,二乌南半野芋从,多用芙蓉叶为主,敷上痈疽痛无踪。
  (处方) 川乌(四两) 草乌(四两) 生南星(二两) 野芋头(四两) 芙蓉叶(四两)(制法) 共为细末备用。
  (用法) 阳毒用酒调敷,阴毒用醋调敷。如皮破者,以清油调敷。如无野芋头时,亦可以水仙花根瓣代之。
  又一用法,阴毒可加黄 、肉桂为末,醋调敷之。
  此方最适合于阴阳夹杂之症,在鲜药难办时,亦可以“南星散”代替之,方用生南星一两,炒白芥三钱,白芷五分,共研细末,以猪胆汁、蜂蜜各半调涂之,消肿散结之功,不亚于麻凉膏。
  
  中编 处方篇
  第十三方?解毒膏
  歌曰:解毒膏药味不多,不离丹油共粉陀,桃槐柳桑发芨蔹,木鳖防甲与黄芍,堪叹诸医多味者,几见膏药起沉 。
  (处方) 白芷 白蔹 白芨 川乌 草乌 黄芩 独活 细辛(各一钱五分)荆芥 栀子 连翘 羌活 黄连 阿胶 海藻 山甲 昆布 大黄 木鳖 血余 赤芍 薄荷 牛膝木瓜 防风 石燕 海带 黄柏 桃枝 柳枝 桑枝 杉枝 天丁 密陀僧(各一两) 水粉(四两炒过) 黄丹(三两) 香油(八两)(制法) 上为咀片,将香油入锅熬之,投前药(除血余、黄丹、陀僧、铅粉四味)入内熬枯,去渣滤过,然后下铅粉(先 过)、血余、陀僧、黄丹,至漆黑、滴水成珠时停火,收入罐内备用。
  (用法) 用时以软纸摊贴之。
  初因此方属于师授,故常用之,后试用别本处方,欲对比疗效,然连试数方,均不相上下,为了简化处方,乃改用下方,更得理想斩获。
  白芨(三钱) 白蔹(三钱) 番木鳖(一两) 露蜂房(三钱) 蛇蜕(钱半) 山甲(三钱)铅粉(一两) 陀僧(一两) 桑枝 槐枝 桃枝(各三十寸) 血余(如鸡子大一团) 马齿苋(五斤煮汁兑入)将各药共合一处,用香油一斤同入锅中,炸枯去渣,然后加入铅粉、陀僧,再熬至滴水成珠时,收贮备用。此膏勿论何种阳症疮毒,皆可贴用,疗效极佳,有时亦加入大黄、赤芍二味。
  
  下编
  十八问答
  一问曰:何为脑花?答曰:脑为诸阳之首,乃经络之总会也。花者如莲房样,或有数孔,或有十数孔,初起如粟米大,微疼微痒,三、四日间则作热发疼,其毒亦渐长,无脓红肿,十数日后出脓者,则易治,若不出脓,中间烂如败絮棉团者,则难治。问曰:当何以治之?答曰:初起者以“麻凉膏”敷之,再以“熏洗汤”熏洗之,待脓出尽时,以“解毒膏”贴之,俟腐肉落尽,方可生肌;如气血盛而脉洪大者,可内服“中九丸”,其毒即可渐退而愈。昔有一妇人生此疮,无花如馒头样,红肿无孔,此为脑痈,不可以花法治之,因经他人敷草药过多,致表皮变硬,人皆以无名肿毒治之,故多不应;余以“化肉膏”贴之,并用针开孔出脓,惟此后脓久不干,又用药线插之方愈。
  二问曰:何为对口花、对口疽、对口疔?答曰:花者眼多;疽者顶平;疔者顶尖多痒。又问曰:三者何以治之?答曰:名虽不同,其治则一。头者经络之径路,前有口舌相干,不可言易,先须认清五善、七恶,治疗方有把握。如在十余日间有脓者,则易治,如不成脓,如一包败絮者,则难治。治法可内服“中九丸”,外敷“麻凉膏”,再用熏洗之法,自易痊愈;如有管者,当用药线取之,然后再以生肌药敛口。
  三问曰:何为背花?答曰:背花者其毒极重,脏腑皆系于背,故背心生毒,要有脓出方为顺症,烂肉落尽知痛者,方好治。若初起如粟米大,兼有脓头者,不拘老幼,即灸艾火十余壮,其毒即出。此种病候,丸药取效者多,汤剂见效者少。患此症者,须饮食、二便如常,有脓,周遭没有乌肉,兼知痛痒,方为善症。治法则一,可内服“中九丸”,外用“化肉膏”化去腐肉,自易痊愈。
  四问曰:疔毒起于何经?答曰:起于心经,乃极热恶症。发于六腑者易治,发于五脏者难治,不痛不痒,周遭乌黑者难治。疔有三十六种,外有五种不测之症,或食牛羊犬马,或饮酒毒物而生,初起不疼不痒,或出水,或翻花,或无头,不作脓,如冬瓜皮样,或头白,或乌黑,通走九窍,眼耳鼻口舌骨里,有生脓血,由头面传于咽喉者必死。且疔生二、三日,必有外征确候,生于头面者,将走黄时,咽喉必痛;生于手足者,将走黄时,腋下必有疙瘩,其疔之附近,亦必有红线内攻,与他疮殊异。凡初起时,如粟米大作痒,搔之不疼,未老先白头,三、四日后潮热寒战, 硬如疔,或者出水,或者作疼,五、六日作紫青色,可内服“疔毒复生汤”(银花、生栀、骨皮、大力、木通、连翘、川军、花粉、公英、菊花、乳香、没药,水煎服),外以针刺红线出血,涂以旱菸油,再以鲜马齿苋、鲜柏叶、明矾、鸡子清,捣烂涂疔。诀云“治疔先刺血”是也。如手脚生疔,疼痛难忍者,以热香油洗之,再以虾蟆皮贴之。又有一种麻子疔者,此起彼伏,连绵不已,是为恶症,可用“太岁墨”内服、外敷,可以化险为夷。
  疔疮形象歌初起如粟痒微生,未老白头痛渐增,一烧二热寒战起,三四发 硬如钉,破皮出水疼痛少,五朝红紫六日青,人若犯此无脓症,先定吉凶办前程。
  五问曰:鬓疽、鬓漏、耳门痈,三者何辨?答曰:疽者生于鬓毛间,状如疖子;平头起者为痈,疼痛非常,或远年不收口者为鬓漏。初起者,先以“太岁墨”涂之,继服“金蚣丸”,再服“中九丸”自愈。耳门痈者,生于耳门之间,三者虽然不同,而治法则一,相症施治,不可拘泥。
  六问曰:何为痰核、瘰 ?答曰:痰核仅一、二相连;瘰 则重台、子母,三、五不等,或有十余枚成串者。毒痰毒血,只有二大原因,俱以行痰、顺气、软坚、开郁之法治之。凡症初起,或用海藻、昆布、螵蛸、海带等药生效者有之,或用斑蝥、全蝎等物攻下者有之,或有用草药内服、外敷者有之。如用此数法均不生效时,硬者自以内消为上,未穿溃者则用“化肉膏”敷贴,以药线落子,七日见功;如浮肿不消者,可用“金蚣丸”、“中九丸”同服,“紫霞膏”亦有奇效。更有马刀 ,坚硬如石,多在耳前、耳后,缺盆、颊车等处,坚而不溃,平而不尖,赤色如火烧烙,极痛难忍,急以“金蚣”、“中九”二丸服之,如不生效,则无方可治。痰核则子午潮烧,是为痨病,亦多难治。
  七问曰:何为项下桃、担肩瘤、窜胁痈?答曰:毒生于颚下者名项下桃;生于肩井上者名担肩瘤;生于胁下者为窜胁痈。治法无二,可照前方选用。
  八问曰:何为暗门闩?答曰;生于耳根下对喉处,如门之有闩,故曰暗门闩。其治法与痈疽同。
  九问曰:何为乳痈、乳岩、乳花?答曰:乳痈初起,红肿痛甚,或六、七日成脓,或十余日成脓,或因有孕而内吹之,或因乳子而外吹之,皆为此病根源。初起可用蒲公英同酒糟捣敷之,或以白头翁叶同酒糟捣敷之,或用马前子去皮毛,香油炸透研末,黄酒冲服一分亦可,见汗即愈。乳岩则因七情气郁而成,初起形如豆大,至四、五年时,乃渐大如弹子,或十余年方始发作,其硬如石,溃则状如山岩,故名乳岩。治法服“金蚣丸”、“中九丸”后而生脓者,则为可治之症,若年久溃而不敛者难治。尤忌开刀,可令人血出不止。倘有五善而无七恶者,尚属可治,否则百无一生。乳花者状如背花,眼多肉绽,治法亦同。若三症毒未成脓者,俱可用内服仙方活命饮(山甲钱半,草节钱半,防风七分,归尾一钱,陈皮七钱,银花二钱,乳香一钱,没药一钱,花粉一钱,贝母七分,白芷梢七钱,头剂用生军二钱,酒煎服,二剂则去大黄),或“神效栝蒌散”及“连翘金贝散”等,亦可痊愈。
  十问曰:对心漏、对心痈,何以治之?答曰:照前痈疽、漏疮、窜胁痈等法治之,或可获万一生望,因此属于绝症也。
  十一问曰:何为上肚角、下肚角,鱼口、便毒,及阴疳、斗精疮?答曰:上肚角平脐,去脐四指;下肚角去前阴上三指,胯眼上二指;鱼口在胯眼,其形长;便毒同部位,其形圆,与前诸症同一治法。鱼口便毒初起用“通圣散”,加蜈蚣去头足三分,清油炙过,全蝎去头尾,洗去盐,三分,山甲五分炒,僵蚕五分炒,制乳香五分,制没药五分,此六味共研细末,冲入煎药中服之,其毒即下,若年远日久者,则不必服此药,可照前法治之。
  阴疳与蜡烛花不同,阴疳或破皮,或作痒,或疼痛,或皮烂;蜡烛花则必先有一小子,或作痒,或作疼,渐烂开,出脓水,周遭渐大,长成肉球,其阴茎则烂而开花。治法先用“化肉膏”化去肉球,再用广锡二钱,水银一钱,于铁勺中熔化搅匀后,倾出冷定,研为细末,与天然散三钱和匀,干掺患处,内服“中九丸”。若烂至阴,则成斗精疮时,有如黄油或如肉之物斗出,乃淫精风火湿热所出,可用“天然散”,加轻粉二钱,制儿茶一分,石膏一分,制铜绿一分,醋煮石青一分,共研细末,有水则干掺,无水则用公猪胆汁调搽,内服“中九丸”,即可渐痊。
  十二问曰:卵 、卵痈、卵花、卵漏,何以辨别?答曰:卵者睾丸也,俗名卵子,如肿而成脓,必要针开。卵痈者皮红肿大,毒在皮上。卵花者在肿处溃七、八眼,厥状如花。卵漏者内穿一、二眼,出清脓黄水,日久不干。此皆湿热下坠膀胱,或者酒色过度而成,此毒甚有卵子裂破而人不死者,亦有因患梅毒,其毒未尽而发此症者。治法外以紫苏叶包之,并干掺“天然散”加赤石脂,内服“中九丸”。其余一切卵症,均可照此治法。
  十三问曰:附骨 、附骨痈、附骨疽、附骨漏,何以分别?答曰:毒在胯尖上,不红肿,有时而胯上作痛,有时而胯下作痛,时上时下,时好时歹,如胫骨样,至于时久而痛在一处,皮肤如故,按之则疼痛,而现形不测,此为附骨疽也。治法内服“中九丸”,外以“化肉膏”贴之,脓成者则针之。附骨 、附骨痈,则必先潮热,或乍寒乍热,先则骨肉作疼,继则皮上红肿而硬,亦有因伤寒后而成此毒者,名为汗后脱遗,痛不可忍。治法外以“麻凉膏”贴敷,内服“中九丸”。至于附骨漏者,必先因患痈疽 时,久不收口,风邪内侵,兼之病者求功太急,致腐肉未化,毒出未尽,因之时久成茧成漏,脓水不干。
  治法必须取出多骨,化茧去腐,后上“天然散”,服“中九丸”,方可痊愈。他如汗后脱遗,在未穿溃时,亦有用蜡、醋调陈米粉敷之而愈者。
  十四问曰:鹤膝风、鹤膝痈、人面疮、 疮,何以别之?答曰:鹤膝风者膝关节常常疼痛,时久后则膝头肿大,如鹤之膝,故名鹤膝。治法内服止痛药;外用牛皮胶蒸化,入生姜汁调和成膏贴之。鹤膝痈以红肿痛者为佳,若不红、不肿、不痛,且不作脓者,便不可治;若现出头来,终成绝症。人面疮者,膝上生一肉瘤,如人面样,耳目口鼻毕具,患此症者,百难一痊。治法但以川贝一味研末敷之,是否能愈,姑尽人事。 疮者生在 儿骨上,或因外面跌破皮肉,受风作痒,搔抓而成,或因疳毒愈后复发而成,或因风热、湿毒未尽驱除而成。治法若不痒者,以“紫霞膏”贴之,内服“中九丸”,或用轻粉五分,生猪板油二两,同新蒸出之馒头皮共捣,涂之亦妙。
  十五问曰:裙边疮、蹭 、踝花、鹅掌疔、鹅掌风、牛皮癣,何以别之?答曰:裙边疮妇人多有之,因搔抓破皮,肌肉溃烂,年深日久,风湿热交炽,或因香港脚而血脉不行,致成此症,其疮大多难治。盖足为诸阴之所会,肌肉浅薄,气血难到,故治疗不能速愈,可用“紫霞膏”或“白玉膏”贴之,兼用熏洗等法,一方用好醋二碗,入土罐内,将白蜡树叶不拘多少,入罐同煮,俟煮至一碗时,再入轻粉二钱,稍煮之后,用蜡叶贴之即愈。
  蹭生于脚蹭上,穿头出脓者易治,如穿头后,日久年深,不能收口者难治,当以药线治之。踝花生于螺蛳骨上,有眼出脓,须用药线夺下方好,若眼多而七恶有一、二见者,多不可救。鹅掌疔生于脚板心,其状如瘤,出水流脓,若日久不收口者,当用药线落瘤,并去败物,方可生肌。鹅掌风系生过杨梅毒疮,服药过急,收毒入内,不能发出,故发生此疮,可内服“中九丸”,外用桐油搽之,兼用黑牛粪烧烟熏之,即可痊愈。牛皮癣生于颈项及腰腕、胯腿之间,皆由风热之毒中于肌肤,必用银针外刺截住,以川槿皮磨醋搽之,内服“中九丸”,或用烟硫、石青、生巴豆、川槿皮、锅烈搽之,无不愈者。
  十六问曰:何为痔漏?答曰:痔生于肛门弦上,如榴子样者为痔,有眼孔而出脓水者为漏。痔有二十四种,名虽不同,根源皆为湿热下注,或酒色劳碌所伤而成。少年发者极少,至四五十岁时发者甚多。治法若痔上有眼者,以药线插之,其绵管即落,外用“天然散”加赤石脂搽之,“生肌膏”盖之,再加银翠、石青更妙。若是血痔,可内服“中九丸”,若是通肠痔漏,则先用三丫草(即牛蒡子草)透入肠内,然后插入药线,自能渐愈。
  十七问曰:口内有虫疳、热疳、走马牙疳等症,何以别之?答曰:虫疳者是肉内有虫,逞及傍骨,烂出肉如败絮是也。走马牙疳者口唇俱肿,外是好皮,内肉腐烂,鼻梁俱脱,鼻腐烂如柑子皮是也,甚则眼耳口鼻,俱不可救,用醋洗去烂肉见血者,十有一、二可治。治法用锅烈、铜绿、天然散各二分,药线末一分半,烟硫二厘,冰片三厘,共和匀撒之,内服“中九丸”。此症如烂去皮肉,出水出脓者好治;如烂来像肝子样,又无脓血者,则不可治。热疳则不过牙龈出血,洗搽之法,俱与上同,或以人中白 过,同白颈蚯蚓、白砒(枣肉烧过)研末,搽之亦佳。
  十八问曰:何为鹅口疮?答曰:满口舌上俱是白皮,口内流涎是也。治法以黄连、干姜、炒蒲黄各等分,为末搽之,出涎即愈。
  又喉中有暗门闩是为喉痈,傍咽舌两边有两个肉瘤,如有眼,即以药线插入眼内落瘤,吹药生肌敛口。又有牙眶骨上生痰痈,坚硬如石,发作时牙眶肿胀,歪在一边,可用披针开眼,上入药线,此为恶症,十中难愈一、二,此症前未详及,故重言之。
  
  下编
  瘰
  瘰 为疡科中最难治之一种顽固症候,其症之成也,往往三五成群,牵藤成串,故有串之称,亦有窜胸窜胁者,种种现象不一而足,溃后则脓水常流,终岁穷年,缠绵不愈,名虽有五,治法则一。在初起时可用紫背天葵草服之,或以紫花地丁草服之,间有愈者,如不愈而反扩大时,则当以顺气行痰、开郁软坚之方(顺气消痰饮)主之,方如次:石燕(一对入锅炭火 红醋淬七次为末) 陈皮 半夏 茯苓(各五钱) 广香(三钱) 海藻 海带昆布(各一两) 槟榔(五钱) 防风(三钱) 川芎 枳实 白芷 夏枯草(各五钱) 黄连黄芩 栀子(各一钱) 赤芍 桔梗(各三钱)或水煎服,或成丸服均可,或兼服金蚣丸更妙。
  如系男子,则加入知母、黄柏各八分;如系女子,则加入当归、地黄、川芎、白芍各八分。如有孕者,则忌金蚣丸,恐其伤胎。
  此方久服之后,消散者有之;如不消时,则有落核一法,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如未穿颈者,以化肉膏贴于头上,俟肉变黑色而不疼痛时,用针剥开一孔,插入药线,一日一插,至七日后,核必自行落出(凡上药线,当以鸡蛋油搽于孔部,以减少其疼痛,然后以解毒膏掩盖之)。用熏洗汤洗净污浊后,用加味天然散加细药,生肌平口,须忌发物,免碍药效。加味天然散乳香 没药 儿茶 血竭(各一钱) 赤石脂(三钱) 海螵蛸(三钱) 冰片(一分)如系冬月则加龙骨、象皮各三钱。
  上共研细末,加入天然散中用之,约一月久可愈。
  大药方(能消百毒,去腐烂,即药线方)白砒(三钱) 明矾(七钱)先将矾末铺入锅内,次将砒放在矾中心,滴清油五、六滴,候烟消尽,取出听用。如疮口烂大时,用清油、白蜡煎溶,入大药在内,以油纸敷贴。
  小药方(能缩血,干脓水)蚊蛤一个,开一口,灌入明矾末于内,用皮纸封固,火中烧至内部呈黑色时,取起研为细末,入生肌散用。
  脱茧风凉膏(上大药后,以此方润茧,其核自落)煮鸡蛋五个,去白留黄,同麻油久煎去渣,倾入碗内,加雄黄五钱为末,入油内搅匀,敷搽患处。
  
  下编
  痰核
  痰核者其核亦成串,三、五不等,多生于左右二颊下,或左右二颏,有气、血、风、痰、酒之五种,名虽有五,而其根则一,惟治法当分别虚实,不可笼统。男子在未患痰核之先,原患火症者,则为火盛生痰;妇人在未患痰核之先,先患火症,如子午潮烧,体质虚弱,而后生痰核者(即腺痨),可照瘰 方法治之,以落其核。惜乎十有九皆不可治,事前当使病家知道,免致医治不愈时,召来毁誉。其治疗法与瘰 同,服中九丸,贴解毒膏,落核之后,亦以熏洗汤洗之,再用加味天然散收功。
  凡寒痰凝结者,最忌贴凉膏,服凉药,治法服中九丸或阳和汤为妙。
  
  下编
  鬓疔
  鬓疔生于太阳下,左右形一样,头尖如疖,坚硬如石,起初顶上如粟米大,起白泡,或痒或痛,色红者吉,紫黑者凶,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千金内托散(即十宣散)。方如下:川芎 当归 生地(各八分) 赤芍 白芷 防风(各三钱) 黄 (一钱) 栀子 连翘荆芥 白术 黄芩(各八分) 茯苓 银花 人参 甘草(各三分)上煎服。有脓者可治,无脓者难治,故可以预决生死。
  外治法:或贴麻凉膏,或涂太岁墨以止其痛,兼用熏洗汤洗之,俟六、七日后,红色或乌色回弦,起白浆泡产脓,头顶上不硬而棉软,饮食如常者,是为可治之症。若痛不止,乌黑如前,又不成脓者,其症危矣。当辨五善、七恶,以决生死存亡;如成脓之症,已经溃烂化脓者,可以清油、黄蜡、隔纸膏等贴之:隔纸膏方乳香 没药 血竭(各一钱) 轻粉(二钱) 银朱(二钱) 铅粉(三钱) 朱砂(二钱)冰片(一分) 石钟乳(三钱 过)上共为末,用清油四两,黄蜡四两,入锅熔化取起,瓷碗贮之,候冷定,入药在内搅匀,以棉纸摊膏,贴于患处,一日两换。贴去腐肉后,视其肉色如石榴尖样时,用熏洗汤洗净,贴解毒膏,掺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
  
  下编
  鬓疽
  鬓疽者生在鬓毛之间,形同疖子,其痒非常,大者为痈,小者为疽,远年不收口者为漏。其患之来也,因人素好浓味,屡受热症,故成此毒。其治法与鬓疔同,初起时以太岁墨搽之,先服金蚣丸,后服中九丸及十宣散,外用熏洗、生肌、平口法,只要成脓,无不愈者。
  
  下编
  嘴疔(似指唇疔而言)
  嘴疔者生嘴上,初起时可用艾火灸之,痒者须灸至痛,痛者须灸至痒。其治法与鬓疔同,敷搽、贴熏、服药,无有不愈者。
  
  下编
  水疔
  水疔不论何部以及四肢,皆可发生,初起时肤上麻痒,手搔之又觉疼痛,其色乌紫如疹,一发如雷,痛不可忍,疹处皮肉破烂出水,未到七日,或七日间烂成深坑,日夜呻吟者,多属凶多吉少。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金蚣丸,外用太岁墨搽之,更以熏洗汤每日熏洗三次,痛则停止。有脓者可治,如无脓而烂至骨者,为不治之症。
  
  下编
  耳门痈
  耳门痈者疮生耳内,其症多由积热而成,一边硬至耳很,红肿痛甚,初起用麻凉膏以止其痛,内服中九丸,兼服金蚣丸,以速散其毒,勿使久延酿成大患。此症定然成脓,治法与鬓疽同,内服中九丸,兼千金内托散,至七日后,耳内出脓,如脓久不干者,须用线末,以绵纸成条,粘惹药末插入耳内,连插数次,脓干即愈。
  
  下编
  暗门闩症
  此病生于喉咙小舌之上,左右各有一个肉球,塞住喉咙,致水米不下,眼多有脓,形如烂东瓜状。治法以竹管一枝,内贮药线一条,以铁 顶住药线,入肉球内,一日插入药线一次,连插三日,其球即消,约六、七日间,即可痊愈八九;至喉咙不痛,能进硬食物时,以天然散生肌、平口,内服中九丸,兼服甘桔消痰饮:桔梗 豆根(各一钱) 栀子 连翘 防风 薄荷 甘草(各五分) 黄连(七分)大力子(一钱) 赤芍 白芷 川芎(各五分) 玄参 麦冬(各七分) 淡竹叶(五分,水煎服)吹药熊胆(三分) 宫粉(一分) 冰片(一分) 甘石(一钱) 明雄(一钱) 朱砂(五分) 豆根(一钱)上共为末吹之,不过半月,即可痊愈,以加味天然散收口:加味天然散(此与前方不同)赤石脂 龙骨 海螵蛸 冰片 儿茶 乳香 没药 血竭上共为细末,加入天然散中用之,功能生肌、平口。
  
  下编
  项下桃
  此症生于腮下,结一大核,形如胡桃,若不受热,善于保重者,其核即软如棉,若偶有恼怒时,其核即硬大,牵连舌根,颇类重舌,以重舌之方治之,又多不效,故此症必须取核,方有痊愈希望。可照前痰核法落核,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其他熏洗、生肌、平口、诸法,皆与痰核相同。
  
  下编
  马刀痰核
  此症生于下颏对喉咙处,形圆如卵、坚硬如石,塞住喉咙,女人患者甚多,一起恼怒,即肿痛潮热,约七、八日后,即又如常。医治之法,以顺气行痰之剂为佳,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切戒针灸,不可落核,若微针破,即血出不止,且翻弦而不易收口,慎之。
  若子午潮热,又有火症者(防成骨痨),十难一痊。
  
  下编
  乳花
  此疮生于乳头之上,或左右二旁,是名乳花,亦名乳痈,眼孔之多,与蜂窝相似。治法外用麻凉膏贴之,内服中九丸兼托里之剂;至七天之后,痛即渐止,四围破皮,照前法熏洗,生肌、平口,须忌发物,方保无虞。或贴隔纸膏亦佳。
  
  下编
  乳癌
  此症生于乳头之下,其发生时如豆大,或如枣核,渐渐扩大时可如鸡卵,其硬如石,但不红肿,如受风热或气恼时,即红肿而痛,经六、七日后,又复如常,不可针破,若不慎而针破后,即血出不止,或弦翻不收,病遂危矣。治法在初起一、二年者,服中九丸多次后,则渐渐消化,或用阳和汤送服中九丸亦可。若年久自溃者,则百无一生。
  
  下编
  腰疽
  此症生于左右腰眼下裙带处,皮肤色红,肿硬头平,痛甚。在初起时可用艾火灸之,痛者灸至痒,痒者灸至痛,毒即可散,纵或不散,为害亦少。治法与乳花同,服中九丸,敷洗熏贴,生肌、平口。
  
  下编
  上肚角疽
  此症生在脐上,约离脐三寸处,皮肤不红不肿,肉内隆起一块,按之微痛,医多误作痰核治之,或作奔豚气治之,故皆无效。病之来源,多因酒色过度后,风邪乘虚所致。治法以生姜、火葱一握,木捶捶烂,入锅炒热,敷于患部,冷后又炒又敷,以散其风邪,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外敷麻凉膏,或兼服排脓败毒之剂以攻之:白术 茯苓 当归 川芎 炙 人参(各三钱) 云风 白芷 黄芩 山栀连翘 银花 蜈蚣 僵蚕 全蝎 蝉蜕 大黄 芒硝 甘草 大枣(三枚引)上水煎空心服,日二次,其毒即可不出皮肤;如成脓或自溃时,其脓即由大便而出,再服蜡矾丸干脓收功:黄蜡(二两) 明矾(二两) 朱砂(一两)先将矾、砂研细,合于一处,将黄蜡入锅熔化后,方下矾、砂搅匀,乘热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白开水送下,至大便脓尽时收功。
  
  下编
  下肚角疽
  此症生于脐下左右,约离脐三寸处,有硬块一条,横过胯眼上下作痛,医者多误作奔豚或小肠之气,故治鲜有效。患此者多由酒色过度后,乘热卧于当风之处,使气遏痰不能周流所致,其形状与上肚角症相似,治法亦同。惟人体虚弱者当兼服三香丸,敷麻凉膏,经六、七日后,皮肤肿起痛甚者,可用化肉膏贴之,至肉黑时,用针拨开,脓即随手出矣。若脓不干者,可用药线三次,其脓自干;若脓成而不出肤,必然内溃而由小便中出,以灯心汤送中九丸服之,即可痊愈。
  
  下编
  便毒
  此症在胯眼下有结核,初如弹子大,渐扩张大至鸡卵状,不甚痛。初起时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外贴麻凉膏,即可内消;如不消时,可再以五虎下西川法主之:蜈蚣 全蝎 僵蚕 蝉蜕 山甲 当归 赤芍 黄芩 栀子 连翘枳壳 银花 防风 荆芥 生地 木通 猪苓 二丑 大黄 芒硝 黄连 白芷 甘草上水煎空心服,日三次,其毒自消。如作脓时,以上肚角疽之排脓剂服之,或在放脓时以化肉膏贴之,至穿头时洗以熏洗汤,贴以解毒膏;脓尽后,用天然散以平口、生肌,须忌发物。
  
  下编
  鱼口
  此症生于胯间,与便毒相似,惟便毒圆而鱼口长,是其不同处,溃后则形同鱼口,故有是名。治法亦如便毒,敷服熏贴,生肌、平口。
  山甲(三大片炒) 归尾(三钱) 大黄(三钱) 僵蚕(一钱炒) 黑丑(一钱) 土木鳖(三个)甘草节(三钱)上以酒水各一盅,煎至八分时,空心服之,渣再煎服,俟便利四次后,食稀粥以补之。除黄甲串外,九龙丹亦为内消鱼口良方,过去重庆某医曾以此方制成“鱼口内消丸”成药出售,获利不资,且有不少同道购作诊室常用品,其着有疗效可知。
  九龙丹木香 乳香(制) 没药(制) 儿茶 血竭(另研) 巴豆(去油不去心各等分)上研末,以生蜜调成一块,瓷器收贮。临用时丸如豌豆大,每服一丸,空腹时热酒送服。又一本云:丸如绿豆大,每服九丸,故名“九龙丹”。以编者过去经验,一粒似太少,九粒又嫌过多,大都视患者体质强弱、以三丸至七丸为最适当;但偶尔也有用到九丸的,病势减退虽快,而患者有下利不休副作用,是不免过分吃苦耳。
  又文叔来外科摘录中之九龙丹方,与此小有不同,专治鱼口便毒,悬痈横 ,初起未成脓者宜服,方为儿茶、血竭、乳香、没药、木香、甲珠各一两,共为末,以归尾三两,红花二两,酒煎膏,和丸如梧子大,每服二钱,空心热酒送服,数服自溃。余意便毒既成,在未化脓时,必须用快刀斩乱麻手段以杀其势,使不化脓,今将猛烈峻泻之巴豆除去,似失其制方意义,但用归尾、红花煎膏和丸部分,殊属可取。
  编者临症上常用家传之“鱼口内消丸”治便毒,效力极为确实稳妥,特将其方介绍如次:黄柏 荆芥 防风 花粉 蝉蜕 蒺藜 木通 槐子 山甲 斑蝥(各等分)蜈蚣 全蝎 黑砂(较前药分量加倍)上研末,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热黄酒送服。
  
  下编
  疮
  此疮生于脚连儿骨,此处骨多肉少,故有穷骨之称。患症多由风湿而来,初时发硬搔痒,倘偶一不慎,失手搔破时,则出血水,常常不干,且受风后更奇痒难堪,往往穷年累月,不能治愈,临症时看其肉色红活而作痛者易治,如乌黑不痛者难治。内服中九丸及下列之清解剂;若疮四边高中间凹者,必有茧骨,宜搽红升丹,贴隔纸膏。
  防风 荆芥 苏合 黄芩 栀子 连翘 赤芍(各五钱) 黄柏 苦参 牛膝 木瓜 银花苍术 花粉 白芷 木通(各三钱)上水煎空心服。外用熏洗汤熏洗,后贴隔纸膏,一日一换;若四弦好肉作痒者,以太岁墨搽于弦上,红肿自退,痒即顿止,此时可用加味天然散以生肌、平口。如疮不红活而现乌色,兼出腥水者,宜以除湿追风之剂主之:赤芍 防风 荆芥 白芷 薄荷 紫苏 黄芩 黄柏 蒺藜 苍术大黄 银花 大枫子 蛇床子上锉片,以上浓醋一大碗,取土罐一只,入药在内,煎一炷香时,将桐子叶约百十疋,入醋内泡软,冷定取贴疮上,一日一换,至疮口不痒,疮弦红活时,贴膈纸膏,洗熏洗汤,掺天然散,生肌、平口。
  
  下编
  裙边疮
  此疮亦生于连儿骨上,女子生者名裙边疮,男子生者名 疮,故治法与 疮同。
  
  下编
  踝花症
  此疮生于踝上,故有是名。治法与前之乳花相同。在初起时,可以蒲公英、野芋头各三两,同捣烂,用酒糟和匀,敷于疮上,干燥又换,颇有痊愈希望。
  
  下编
  蜡烛疳
  此疮生于龟头之上,初起时发水泡,微痒,继则皮破出水。初起时用熏洗汤熏洗之,以太岁墨搽之,即可痊愈;如不幸而扩大时,可内服中九丸,外贴隔纸膏,待痛止后,掺加味天然散,至肉转红活色时,即可痊愈。若肉不红而又痛不止者,则以后方熏之:水银(一钱) 朱砂(一钱) 麝香(半分) 猩红(一钱) 响锡(一钱)上将锡先入小铁锅中,就炭火上熔化,加水银搅匀,俟银成粉,再加百草霜一钱,共众药研成细末,分作三份,以安息香三枝浸湿,每枝同药一份,用棉纸卷成条,共成三条。用时每以一条点燃,熏入鼻中,口含净水满口,水热又换,愈勤愈佳。熏时患者当坐于背风之所,勿使风吹烟乱,不易入鼻;如换水不勤者,必有喉牙疼痛之苦(即惹起口腔发炎),慎之!如此日日熏之,约六、七日即可痊愈。
  
  下编
  下疳
  此疮亦生于龟头上,或左或者,疼痛非常,患部崩裂,若不早治而烂至阴根时,即十中难获一痊矣。治法与蜡烛疳同,内服中九丸,洗熏洗汤,掺天然散,生肌、平口。
  
  下编
  斗精疮
  此疮生于茎中尿管内,茎部肿硬,延至日久,管内排泄白色脓浆,小便刺痛,医每误作淋症治之,故屡治无效。其疮之生也,多因酒色过度,或体弱火旺,忍精不泄,屡积逆精,致成此症。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利水之剂:木通 滑石 瞿麦 蓄 车前 炒栀 甘草(各七分) 猪苓 泽泻(各五分)白术 丑牛(各六分) 肉桂(三钱) 通草(三钱) 灯心引上水煎空心服。另以熏洗汤浓煎一大碗,候水温时,将龟头入罐中浸之,使药气通入尿道管内(如照新法,利用水节,将药水注入尿道中洗之,更妙),然后取后列小药插入茎中:五倍子一枚,开一小孔,将明矾末装入使满,以碗片一块掩盖其孔,外用药泥包裹,慢火将泥烧干后,再入炭火中烧之,至泥发裂起烟时取出,冷定去泥,将倍、矾研末,用棉纸卷成条,涂以面糊,粘惹药末于条上,阴干,插入茎中,一日更换二次,不过七、八日,茎中之患即一扫而去,其脓遂亦不生矣。然后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上天然散时亦如前法,以面糊纸条粘惹天然散入茎中,使其生肌,但不可犯发物,并内服中九丸以辅助之。
  又一治法,系以牡蛎一钱,白莲须、丹皮、枣皮、茯苓、芡实各一两,泽泻五钱,地黄二两(脾胃不健者可加白术一两,枳实一两,麦冬一钱),共为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七八十丸,兼服中九丸、三香丸,外用下面掺药:黄柏一两,去皮洗净,以猪胆一枚,将柏皮烘热,搽猪胆汁,又烘又搽,然后研为细末备用。
  
  下编
  脑疽
  此症生于后脑骨上,其症状为患部初时硬起一块,因其不红不肿,遂忽视之,及至渐渐肿痛时,方始察觉者颇不乏人。治法初起时以麻凉膏敷之,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其毒自散;如不散时,必定成脓,可照前面治 之法治之。如穿头脓水不干,延至日久,恐成茧时,当以药线日插三次,六、七日间其茧则落,用熏洗汤洗净,以天然散生肌、平口。
  
  下编
  对口疮
  此疮生于后颈窝对喉之处,险症也,迁延失治,足以致死。治法先以麻凉膏敷之,看其疼痛若何,若敷后痛止者,是为易治之症,内服中九丸,并照治痈疔法,以清凉之剂敷散之;若初起时搔痒,皮内黑硬,如石一条横插,影响两耳肿痛,日轻夜重,久不成脓,饮食不思者,是犯七恶,亦照前治痈疔法,施以托里排脓之剂,六、七日黑色转红,四围起白泡,如粟米大小,内成脓而腐烂,先用熏洗汤洗之,次贴隔纸膏,至腐肉净后,以加味天然散加鸡内金末掺之,即愈。
  
  下编
  左肩花症
  此疮生于左肩井穴上窝心内,治法与前乳花同,服中九丸生肌、平口。
  
  下编
  右肩花症
  此疮与左肩花同,治法亦然。
  
  下编
  左右发背症
  此疮生于左右饭匙骨上,治法与肩花同。
  
  下编
  附骨疽
  此疮多生于大胯上有肉之处,因患者体浓,嗜食煎炒浓味,又兼酒色过度,招受风湿,致痰湿凝滞不行,屡积而成,其初起时梆骨作胀,不甚大痛,攻起一块,外面肉色灰白,延至期月,遂大如斗,潮热,头痛,身疼,六、七日后,潮热不退者,其大胯内之梆骨必然作痛,医者每多作风湿痰凝或筋骨疼痛治之,故恒不效。岂知此乃阴毒之症,故痛则日轻夜重。治法以火葱一斤,生姜一斤,捣烂,入锅炒热,用布包之,以熨痛处,冷了又换又熨,熨后再加石菖蒲二两入内,再炒再熨,其毒必出于皮肤而转红肿,内服中九丸,并前方托里之剂加人参三钱,外敷麻凉膏,至脓干应指时,以化肉膏贴之,视肉变黑色时,以针拨开疮头,使脓随针出,若无脓出者,再以化肉膏插入孔内,再烂一个时辰,再用针拨,脓必出矣。若脓久不干者,可用药线插入一次,以解毒膏贴之,常服中九丸,解去热毒,方不生变,当忌发物。
  
  下编
  鹤膝风
  此症生于膝眼上两鬼眼穴内,肿起痛如针刺,其症之起因,大抵由少年时不知保重身体,过于酒色斫丧,兼受风湿所致。治法在初起时,可用八法神针针入鬼眼穴内,补泻运气,起针后,用艾火灸十余壮,痛即可止,内服中九丸兼药酒,酒方如次:当归 赤芍 川芎 白芷 防风 牛膝 木瓜 苡仁 羌活 浓朴苍术 陈皮 荆芥 土苓 熟地 升麻 甘草 桑寄生 石楠藤 白蒺藜上共锉成片,布袋盛之,以好酒十斤放罐内,入药其中,罐口用荷叶封住,放在火内烧三炷香久,冷定取起,每日空心饮之,尽量而止。肿处以棉包里,不可受风,以常温暖为佳。
  
  下编
  脚背花
  此疮生于脚背,不拘左右。初起治法与前背花同,服中九丸,熏洗,生肌、平口。
  
  下编
  手掌花
  此疮生于掌心中,治法与疔花相同,服中九丸,熏洗贴,生肌、平口。
  
  下编
  耳层
  此疮生于耳内,初起微痒作肿,或外面肿而作脓,单方以胭脂水滴入耳内,亦有以鳝鱼血滴入而生效者。吾门治法,用棉纸条以浆糊润湿,粘惹线末,晒干后插入耳内,一日两换,至七日后,脓水自干而愈。
  
  下编
  鼻
  此疮生于两鼻孔内,有一肉瘤掉出鼻孔,常时作痛,兼出腥臭脓水,乃肺经积热所致也。治法宜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以祛肺热,外用化肉膏贴肉瘤上,至肉黑时,以针拨开一孔,插入药线三次,七日后其瘤自脱,用熏洗汤洗后,以加味天然散吹入鼻内以生肌,再服清肺之剂,以清余毒。
  清肺饮栝蒌仁(去油) 桔梗 黄连 生地 二冬 陈皮(各七分) 黄芩 栀子 连翘 赤芍前胡 半夏 川芎 茯苓 猪苓 木通 花粉 白芷(各五分) 灯心引又方于七月七日收甜瓜蒂阴干,临用时以一分研末,再用白矾少许,棉裹塞鼻。
  
  下编
  牙泄
  此症牙龈肿痛,用水漱口,则满牙齿流血不止,故名牙泄。治法以止血为主,先用侧柏叶一握,捣自然汁噙之,热了又换,数次后,以后方搽之:青黛(三钱) 食盐(三钱) 倍子(三钱) 枯矾(一钱) 百草霜(钱半) 真京墨(一钱)红褐子灰(三钱)上共和匀,以米泔水漱净口后,将此末搽于牙龈上,内服中九丸以解热毒。
  
  下编
  喉风
  此症喉咙肿痛,痛不可忍,一发如雷,乃急病也。水米不能下咽,生死危在顷刻,但亦有延至六、七日者。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加减甘桔汤及败毒散,若外面红肿者,以麻凉膏敷之,再吹加味冰硼散。
  加减甘桔汤桔梗 元参 白芷 防风 赤芍 川芎 前胡 独活 连翘 荆芥甘草(各五分) 丑牛 豆根 黄芩 射干 生地(各五钱) 竹叶(七疋引)上水煎食后服。
  加味冰硼散熊胆(三分) 儿茶(五分) 血竭 乳香 没药 硼砂 寒水石(各五钱) 青黛(六钱)冰片(一钱)上共研末,吹入喉中,使其尽量流出涎水,约七日后出脓,即愈。
  
  下编
  龙癣疮
  此疮生于胸前两胁,初起作痛,如粟成丛,肉皮红肿,不敢搔抓,有单方四个,或可治愈。
  一方:以镜面草为末调水搽之。
  一方:用大黄末调水搽之。
  一方:用田螺捣烂敷之。
  一方:用海金砂末调清油搽之。
  如用以上各方均不效时,可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以解去热毒,外敷麻凉膏,疼痛即止。如患处已成脓者,用隔纸膏贴之,后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
  
  下编
  龙缠疮(俗名缠腰)
  此疮生于腰间系带之处,初起红肿,痛如火烧而不可忍,约三日间破皮出水,但不成脓,乃急症也。治法内服中九丸解毒,外用青黛敷于患处,以止其痛,看其所敷之物干了又换;至红肿消退而不作热时,再以麻凉膏敷之(加倍子末一两于膏内),如恐其干燥,可滴入少许清油以调剂之,水干即愈。
  
  下编
  紫癜疯
  此疮或生于手,或生于胸,色紫而奇痒。治法以铜绿 过五分,巴霜五分,枯矾二钱,白蜡一钱,共为细末,以核桃油捣烂和匀,作一大丸,以纸一张裹之,火上烘热,搽涂患处,以久搽为妙,至不奇痒及肉不乌时,即告痊愈。
  
  下编
  瘿瘤
  此症有痰、气、酒、风、血等五种之分,痰瘤穿溃后如猪脑髓;气瘤浮泡不坚;血瘤红线缠满;酒瘤吃酒时则浓坚不软,不吃酒时则软而坚;风瘤其硬如石,受风湿则奇痒难堪。只有痰瘤可治,其余四瘤皆为不治之症。不可乱动刀针,否则翻弦不收,其症危矣。
  治法宜以顺气行痰为主,药方如下:桔梗 茯苓 陈皮 半夏 黄芩 栀子 防风 麦冬 白芷 赤芍昆布 海藻 海带(各五钱) 木香(一钱) 甘草(一钱)上水煎服,并服中九丸、金蚣丸。若已穿头者,用化肉膏贴之,至肉黑后,取出腐肉,以药线日插三次,约六、七日落尽腐肉,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
  
  下编
  棉子疮
  此症多因早年患杨梅毒时,服食轻粉、汞剂过多,欲求速效,致后日发生此种粉霜毒气,遍身关节疼痛,骨里潮热,气逆则痰不行,遂结成豆子大小之粒,渐渐长大,皮肤不红,肉内作痛,延至日久,医者多以行痰顺气之剂治之,屡治不效,后遂溃而出水,与棉絮相似,此刻其痛更甚,初不知其为误服轻粉,毒入骨髓之所致也。治法内服中九丸兼金蚣丸,再加托里排脓之剂,成脓者可治,不成脓者难治。成脓后,用解毒膏贴之,插药线三次,俟脓干,取出絮团后,以熏洗汤洗净,再掺加味天然散收功。
  
  下编
  天泡疮
  此症肉皮赤肿,发泡痛甚,破皮后则排泄清水,痛如针刺,乃热极也。治法宜内服中九丸、金蚣丸,兼用清热解肌汤及黄连解毒汤,服至三剂后,再加大黄以消利三、五次,除去邪热,外搽太岁墨止痛,候水分干尽时,掺天然散、贴解毒膏平口,切忌发物。
  清热解肌汤黄芩(八钱) 大连(八钱) 枳壳 栀子 连翘 荆芥 防风 花粉 陈皮浓朴 猪苓 泽泻 木通 黄柏(各五分) 甘草(二钱) 灯心(为引)上水煎,连服三剂。
  又单方:大黄一两,倍子五钱,共研细末,用鸡蛋清调搽患处。
  
  下编
  小儿赤游丹毒
  此症因胎中受热,致生此疮,或生两膝眼上,或生肾囊上不定,皮肤赤肿,破皮后则出血痛甚,水洗至何处,即烂至何处,治方如下:铅粉(三钱火 黄色) 乳香 没药 血竭 黄柏(各二两) 轻粉(三钱) 冰片(一分) 白蜡(二钱)上共为细末,清油调搽,切忌发物。
  又方:黄柏三钱,猪胆一枚,将胆汁搽于黄柏上炙干,又搽又炙,数次之后,取黄柏为末调搽之。
  
  下编
  小儿肾囊风
  此症多因湿热窜入膀胱而成,治方如下:蒲黄(一两) 胡连(一两) 苍术(一两)上共末,以葱白一握捣烂,入药在内,调敷患处。
  又方:以千年锻石调好醋搽之,亦效。
  
  下编
  痔漏门
  凡人九窍之中,有小肉突出者,皆谓之痔,故有耳痔、鼻痔、牙痔等名,固不仅肛门一处为然也。肛门痔之种类极多,名状亦颇不一,故有区分为二十四痔者。未破者曰痔,已破而成管者曰漏( ),大别之则不外下列数种:凡肛门边生数疮,肿而突出,穿破后,脓出即散者曰“牝痔”。
  凡肛门边突出肉球,形同鼠奶,而时流脓血者曰“牡痔”。
  凡肠口颗颗发痛,且痛且痒,血出淋漓者曰“脉痔”。
  凡肛门内结核有血,或发寒热,每遇大便即脱肛者曰“肠痔”。
  凡饮酒后,即肿痛流血者曰“酒痔”(色痔相同)。
  凡每值大便时即血流不止者曰“血痔”。
  凡肛门肿痛,遇怒即发,怒息即安者曰“气痔”。
  痔疮种类颇多,大致不出以上数种范围之外,其他种种,特其变态耳。但种别虽多,而治法则无大差异。内服中九丸以消脏腑之毒热,有时可兼服槐角丸,外用化肉膏贴于核上,俟肉黑后,刮去黑肉一层,又以化肉膏贴之,如是数次,其核自然腐尽,洗以熏洗汤,掺以加味天然散收功。
  漏症治法:内服中九丸以消脏腑之热,并兼服槐角丸,以匡其不逮,外以三丫草插入孔内,以探测其深浅或曲折,然后将药线插入三次,外贴解毒膏,约六、七日后茧落,以加味天然散生肌、平口。兹并将各种不同之痔疮疗法分记如后:槐角丸经霜槐角(五钱) 黄连(一两) 白芷梢 防风 赤芍 枳壳 生地(各一两) 黄芩秦艽 黄柏(各二两) 九制大黄(四两)上共为细末,米糊为丸,如绿豆大,空心白汤下。如大便有血者,可用侧柏叶二两,陈棕灰一两,百草霜五钱,为丸服之。
  药线制法砂(一两) 红砒(一两) 野芋(三两) 南星(五两) 灵仙(五两)上先将砒、砂另研,次将余药入锅煎水,然后投入砒、砂,以过江蜘蛛丝一股,丝线一股,共成一线,入药水中,煮一炷香久,取出晒干,收贮备用。用时以三丫草带药线插入孔中,随即穿入肛门内,引出三丫草,药线即随之带出肛门,如法三次缠缚,系铜钱一枚于线端,每日解开收紧一次(名为催线),其漏孔遂逐渐裂开,得见里面血肉,随掺天然散,如此天天照样紧之,约七日后即可挂穿,铜钱亦即落下,当用熏洗汤洗净污浊,贴解毒膏生肌、平口收功。
  
  下编 痔漏门
  (一)羊奶痔
  此痔内硬,头小根大,时作痒痛。治法内服中九丸,外用化肉膏贴之,视肉黑后,刮去一层,又贴又刮,不拘次数,必须烂一浅坑,痔根方算去尽,不致复生,此刻即用熏洗汤洗之,外贴解毒膏生肌、平口。
  
  下编 痔漏门
  (二)樱桃痔
  此痔头大根小。治法以药线拴三、四日,其核即自行脱落,落后以熏洗汤洗净,掺加味天然散以生肌、平口,内服中九丸以去热毒,免生变症。
  
  下编 痔漏门
  (三)鸡冠痔
  此痔形似鸡冠,硬而赤肿作痛,搔破后则出血流水,殆因受风热而成。治方如下:铜绿(五钱) 乳香 没药 威灵仙 寒水石( 各五钱) 甘石(一钱) 胆矾(三钱)海螵蛸(五钱)(一方有冰片,无螵蛸)上为细末,以猪胆汁调匀搽之,内服中九丸,外洗熏洗汤,加马齿苋一大握合煎,熏洗之自消。
  
  下编 痔漏门
  (四)莲花痔
  此痔状如莲花,层层叠起,又似鸡冠,有细孔,痒痛而出脓水。治法照鸡冠痔,久熏久洗,贴解毒膏,掺天然散收功;有时痔不软化,必用化肉膏逐层蚀去,贴解毒膏,掺天然散,方可平复。
  
  下编 痔漏门
  (五)鸡管痔
  此痔亦如通肠漏,在未出气之前,先肿痛出脓,内有一硬管,时出脓水,以温水洗净,用手慢慢托进,实为不治之症,百中难痊一、二。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服槐角丸加升麻五钱,外以马齿苋入熏洗汤中,久熏久洗,间有痊者。
  
  下编 痔漏门
  (六)脱肛痔
  此痔因受风寒湿热,致气虚下降不能上升而成,故治法以升提为主。方如下:当归(一钱) 白芷梢(八分) 赤芍(七分) 防风(五分) 川芎(五钱) 光连(一钱) 黄芩(七分)木香(一钱另研) 陈皮 枳壳 青皮 茯苓(各七分) 生地(八分) 升麻(一钱) 皂子(七粒) 甘草(一钱)上水煎服,兼服中九丸。外用熏洗汤加倍子一两,明矾一两,合煎熏洗,至痔体软化时,再以生血养体之剂培养之,并时时以油润肛门,再贴蓖麻子饼,自上。
  又一单方,用上醋一盏,于罐内熬滚时,将烧红火砖淬入,乘热熏洗之。
  
  下编 痔漏门
  (七)曲尺痔
  此痔生于肛门侧边约一寸处,如疽如疖,穿头后,时出脓水不干,延至数日后,患部即肿起化脓,再数月后,又有一枚肿起成脓,脓水不干,延至穿溃三、四孔后,内中即结成茧。治法内服中九丸兼槐角丸,外用药线插入、约三日间落茧,以三丫草通开探测之,使其迥转相通共成一处,用熏洗汤洗净,掺加味天然散收功。
  
  下编 痔漏门
  (八)蝴蝶痔
  此痔与鸡冠痔极相似,搔痒出水。治法亦与鸡冠痔同。
  
  下编 痔漏门
  (九)盘肠痔
  此痔因气血虚损,湿热掺入大肠所致,发时大肠即坠出约二、三寸许,其痔核约如棉子大,肿痛非常,渐渐阴囊俱肿,成脓溃头,辛劳即发,常常脓水不干,饮食少进。治法照前内服托里排脓之剂,外敷麻凉膏以镇其痛,兼服中九、金蚣二丸,七日后视漏孔出脓时,即插干脓小药线,三日后如脓尚不止,复以小药线插之,至七日后茧必脱落。如此时小便不往龟头出而往漏孔出者,可以黄蜡做成一饼,放入孔内,再以加味天然散塞住漏孔,外贴解毒膏,以少饮茶水为佳,则小便自少,如此补塞数次,不过半月,每可收功。
  
  下编 痔漏门
  (十)锁肛痔
  此痔生于肛门弦内,有痔核数枚镇住肛门弦上,大便时即掉出,起身时又缩进,或辛劳及酒色过度时,即作肿作痛。治法待其掉出时,洗净搽药,另以药线系于痔根,贴以化肉膏,两面夹攻,其核必落,俟核脱后,熏洗以生肌、平口。
  
  下编 痔漏门
  (十一)雌雄漏
  此漏生于肛门外,隔一寸穿一孔,左右相对,一点不差,有时左孔流水而右孔闭,有时右孔流水而左孔闭,若受辛劳则漏孔出脓。治法当外用插入药线,熏洗落茧,内服中九丸、金蚣丸、槐角丸,再贴解毒膏收功。
  
  下编 痔漏门
  (十二)瓜蒂漏(亦名瓜藤漏)
  此症先成一漏,历数年后即延至胯上,或三、五,或六、七不等,初则一孔疼痛出脓,继则牵连多孔出脓,故又名瓜藤漏,漏孔有一硬痕,如牵藤样。治法须先从开始一孔治起,根据次用线取茧,茧尽后,以熏洗汤洗之,再以加味天然散收功,内服中九丸兼槐角丸。
  
  下编 痔漏门
  (十三)牛鼻漏
  此漏与曲尺相似,形状如牛之鼻孔,故有是名。治法与曲尺痔同。
  
  下编 痔漏门
  (十四)杨梅漏
  此症生于肛门周遭,时出腥水,不甚疼痛。治法内服中九丸,外贴千捶纸,其腥水自止。
  
  下编 痔漏门
  (十五)龟尾漏
  此症生于龟尾穴骨上下,下体一段及背脊骨上,皆红肿作痛,潮热身重,或三、四日,或六、七日,依旧漏孔出脓甚多。治疗时于龟尾上红肿处以手按之,必外实内虚,有脓应指,以化肉膏贴之,至肉黑时,以针拨开,则脓随针出,排出脓后,于孔内插药线三次,促其干脓,内服中九、三香两丸即瘥。
  干脓小药线制法:用带圆之五倍子一枚,在一端开一孔,以明矾五钱,白砒一钱为末,填入肚内,以纸包数层,润湿之后,埋入炭灰火中煨之,俟其干时,取出倍子,用火再焙焦为末,米面糊条,晒干备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257-外科医镜-清-高思敬 下一页 259-外科十法-清-朱世杰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