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咽喉脉证通论-宋-佚名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234-咽喉脉证通论-宋-佚名
咽喉脉证通论(附:喉痧正的)

  总论

  夫喉者,吾生气机出入之门户,瞬息存亡之际,性命系焉。偶一受病,危在须臾,迫不及待,所贵医者能识受病之原,与夫虚实痰火风寒热毒之异,更于望闻问中参究脉理,尤为先务之急。自来业喉科者全不讲脉,所以治之鲜效,今试论之:假如其脉洪大而实,其人气粗而躁,此有余之证,用药则以散风、下气、清火、消痰。散之者,荆芥防风羌活紫苏是也。下之者,枳壳枳实青皮厚朴山查前胡是也。清之者,山栀黄芩黄柏,甚则犀角黄连。消痰则以胆星楼仁杏仁为主。若脉洪大而浮软无力,或弦缓而涩,其人气委而静,此不足之证,用药则以凉血、生血、滋润、消痰。凉之者,丹皮白芍是也。生之者,生地当归是也。润之者,苡仁知母花粉是也。消痰则以贝母楼仁杏仁,兼用山栀黄芩黄柏犀角黄连。或有纯是阴脉者,或有纯是阳脉者,当以病治病,脉不与焉,即以荆芥防风牛蒡射干黄芩枳壳银花独活生地丹皮花粉为治,再以保命丹或红内消同服,日用吹药,夜用噙药,无不见效。更有一种热病而服热药,火毒炽甚而发于喉间,大寒大热,疼痛不止,或血胀而木,伸缩不能,饮食难进,其脉洪实有力,大便不行,宜急下之。若脉洪弦而浮无力,宜凉血行血为主,若过用疏风散火之剂,恐变别证,最称难治。又有一种外出急走,脱力而伤肺气,喘息难舒,以致喉痛舌胀,地阁下肿突如锁喉之状,内视之非重舌,外视之非痰毒,寒热大作,痰涎汹涌,六脉洪大中空,面色发黄而浮,初以防风通圣散探之,或效一二,即以凉血生血顺气之药治之。又有似喉证非喉证者,其喉亦痛,牙关紧闭,胸胁痛,四肢挛厥作痛,腹痛,因受有重伤,或用力太过致瘀血凝滞,当以行血破瘀为要,初起可救,过五六日不治。又如弱证喉癣,虽是肺经之病,亦有兼他经而起者,何以知之?假如喉间红瘰作痛,是肺经火盛之故;若颈项之筋有时或左或右,作胀而梗,气闷不快,此怒气伤肝,左关脉必洪大而弦,当清肝火,以舒筋凉血为主,用药则以当归牛膝,佐以柴胡黄芩羚羊;若兼右关微弱而缓,乃脾胃有亏,须兼用白芍茯苓,此肝脾与肺共病也。喉间红瘰作痛,其舌紫色,或生刺作痛,或作木干枯,是心经受亏,无血荣养,以致虚火炽盛,且兼思虑过度,郁气所成,左寸脉必浮洪,当以犀角黄连为主,佐以当归白芍,此心与肺共病也。喉间红瘰作痛,满唇焦裂,口热如烧,或作干呕,是胃经虚火炽盛,右关脉必洪弦且紧,当以山栀黄芩为主,佐以当归白芍山药,此胃与肺共病也。喉间红瘰作痛,夜间舌干口苦,汤水不进,或有嗽而无痰,更兼滑精者,是肾水枯竭,虚火上炎,两尺脉必洪数无力,当以山药知母黄柏为主,佐以花粉泽泻白芍茯苓,此肾与肺共病也。若夫肺经独病,或吐血而成,或嗜酒而发,或脾泻而生,气血消散,嗽重声哑,喘急痰多,声如曳锯,睡卧不得,六脉洪大而浮,肺部更甚,当以苡仁山药贝母黄芩楼仁牛蒡为主,佐以当归白芍熟地茯苓丹皮犀角黄柏知母服之,喉痛虽止,然不过待日而已。更有六脉沉隐,神脱气散,饮食不进,步履不前,盗汗自汗如雨,脾气溏泄,死无疑矣。若年老人喉间红瘰作痛,或舌上生刺,或破肿,或木胀,言语不清,六脉微洪,五至有余,饮食动静,形色神气如常,此血少火盛,当以黄芩丹皮茯苓熟地当归白芍为主,佐以元参牛蒡枳壳银花花粉山药苡仁,甚则加犀角黄连,不同前论。若小儿痘后或疟后患此,当以犀角黄连败其热毒,更以凉血补血健脾之药佐之,术草参芪断不可用,此外用药与大人相同。若女人胎前缓此者,先以安胎为主,次及凉血为佐,红内消保命丹忌用,余药无妨。产后一月未满者,当以熟地当归补血,枳壳青皮下气,元参射干牛蒡元胡索银花消肿,少加黄芩花粉以清热,红内消保命丹可用,但不宜多,吹药噙药忌之。如经期适来,当以破血下气之药为主,凉血者少用,红内消保命丹噙药服之亦无忌。兹论其大略如此,余详各条。

  通治用药

  夫喉证向有三十六法,今余列十八证,名目虽简,而治法已备,要之十八证中,又可以风与痰与火概之。凡遇此证,不论缓急,只以下气消痰为主,次则清火凉血。若不分先后,混乱用药,贻害匪浅。今开用药大概于左,惟高明者临时参用可耳。

  药用防风前胡丹皮独活各一钱,杏仁楼仁山查各三钱,车前木通各八分,两剂后加山栀胆星各一钱,生地二钱。如火未息加黄芩一钱,以保命丹红内消同服。

  误用黄连半夏生姜桔梗之类,难以收功,照前方加羌活独活,服几剂自愈。

  牙关难开,须加真北细辛一分。

  单蛾双蛾至八九日方可用针刺出毒血,未满十日,万不可刺。

  或有疔疮根脚,红内消不可用,用之反凶,煎药中加地丁草七八钱自愈,保命丹可服。

  颈间痰毒,须加象贝母草河车猴姜,若日久难愈,以虾蟆一个,研好朱砂五分灌于中,泥裹煨,研末服之自消。

  用药禁忌

  古有甘桔汤,乃清喉之要剂,今有见有患喉证者,即用之而无疑。嗟乎!此犹抱薪救火,非能愈疾而更增其疾矣。何以言之?夫喉证乃火毒上升所致,须以降气泄火为要。甘草补中而不得,火即受其补,则火愈炽病愈重矣,桔梗引诸药上行,药即上行,则痰与火亦引之而上行,势必喉间壅塞,于病更加重矣。故小儿惊痰,大人痰火,桔梗是最忌者。本草云:升麻引胃中清气上升,又可代犀角,似乎可用,不知一用其痰火与气一齐上涌于咽喉之间,四肢逆冷,喘急异常,为害匪浅,若在他证犹或可用,如锁喉服之,则不治矣。半夏虽消痰,若喉证痰重者误用之,祸不旋踵。盖此乃治脾家湿滞之痰,至于喉证有痰,总不外肺中热火,何可以半夏之燥烈治之乎?老姜辛辣发散,虽喉证亦以发散为主,然过用辛辣之味,以火益火,大非所宜。此五者与喉证关系甚重,故特表而出之。至别药之中亦多禁忌,惟业医者审择用之,兹不多赘。

  丸散方药

  【牛黄解毒丸】(即噙药)治一切喉风紧闭,咳嗽喘急,痰涎壅塞,胸膈迷闷,并口舌等证,无不见效。

  牛黄(五分) 青黛(一两,飞净) 冰片(五分) 雄黄(五钱) 儿茶(三钱) 官硼(五钱) 薄荷 (三两,另研) 胆星(四两)

  研细末,生蜜和丸如芡实大,每噙一丸,待其自化咽下。一日夜须噙四丸,小儿减半。

  【红内消散】治咽喉一切诸证,并无名肿毒,已溃未溃,均可使用,厥效如神。

  大蜈蚣(去头足,切断,同米炒,以米黑为度) 乳香(去油尽) 血竭(另研) 雄黄 象贝母 川山甲(炒) 没药(去油尽) 辰砂(水飞净) 麝香(拣去毛皮,干研)

  右药等分,惟麝香少许,研细末,每服七分,小儿减半,和煎药同服,酒下亦可。

  【保命丹锭子】治咽喉口齿新久肿痛,并解诸毒,磨服神效。

  麝香(拣去毛皮,干研,三钱) 辰砂(透明者,水飞净,三钱) 冰片(梅花大片,一钱) 珍珠(研细末,一钱) 琥珀(一钱) 山豆根(一两,熬汁另用) 文蛤(洗净煅,一两) 山茨菇(洗去毛皮,净焙二两) 雄黄(鲜明大块,研净,三钱) 千金子(白者,去油,一两) 红毛大戟(浙江紫大戟为上,北方绵大戟不堪用,去芦根,洗净焙干为末,二两五钱)

  右药研末,以糯米粥和山豆根汁打糊为锭,每重一钱。病轻者一锭,重者连服二锭。

  【胆冰消毒散】(初起吹药)

  血竭(一钱) 胆矾(一钱) 雄黄(一钱) 乳香(去油,三钱) 冰片(一钱) 白占(二钱) 灯心灰(不拘)

  【冰硼散】(收功吹药)

  冰片(一钱) 硼砂(一钱) 山豆根(二钱五分)

  【玉屑散】(一名五马破曹)治咽喉口舌颈项破烂诸疮皆效。

  薄荷(二两,另研) 官硼(三钱五分) 雄黄(三钱) 儿茶(一钱) 冰片(三分)

  右药研细末,贮磁瓶内,临用挑少许置舌上,咀含片刻咽下,日用八九次。如锁喉风口内干枯,牙关紧闭,不能咀含者,以无根水灌下,自能开关生津,惟脾虚胃弱者不宜多用。

  锁喉第一

  此证因风热积于胸膈,或酒色及郁怒所致。其状喉上下左右红紫肿痛,或帝丁焦黑腐烂,颈项浮肿,痰涎壅塞,声响如潮,气急发喘,眼目直视,额上有汗如珠,身汗如雨,或泄泻清水,四肢厥冷,或腰胁疼痛,肚腹胀痛,法在不治,痛脉六七至,不论大小,至数分明,虽甚危险,十中可救一二,或脉洪大,或沉细,惟三部混乱,即形色神气如常,终为难治。初起用吹药噙药,痰多以万年青根捣汁,和醋搅去痰涎,或土牛膝汁或青鱼胆汁俱可。

  ◎加减荆防败毒散(脉洪大七八至用之):荆芥、防风、牛蒡、连翘、胆星、独活、前胡、枳壳、苏子、楼仁、杏仁、生地、黄芩、黄柏、山栀、元参,加原枝灯心二十茎,长流水煎,和保命丹同服。大便不行,去荆芥、防风,加枳实、青皮、大黄。

  ◎加减柴胡双解散(脉沉隐,或二三至用之):柴胡、前胡、羌活、独活、枳壳、枳实、川芎、青皮、楼仁、杏仁、苏子,长流水煎,和保命丹同服。冬月加麻黄。

  脉七八至而浮洪,头面皮肉浮肿,色微红,涕泪交流,语言蹇涩,或以防苏子、银花、牛蒡、杏仁、楼仁、枳壳、枳实、胆星、青皮、黄柏、黄芩、山栀、元参,和保命丹同服,亦有获效者。

  服荆防败毒散后,肺管胀塞,兼咳嗽者,即加生地、当归、白芍。

  服败毒散一剂,喉证即减,惟胸膈胀痛,牵引脊背,再服之即除。服三黄汤亦有全愈。

  蜒蚰同白梅捣烂,和丸噙之,每见有效。

  误用大黄巴豆,泻利不止,喉证虽愈而胸膈胀闷,饮食不进,医复误作他证治者死。

  重舌第二

  此证因平日喜食炙煿热毒之物,积热攻于心脾二经所致,其状舌下肿突,生一小舌,久之大舌反缩短,或胀而紫,言语不清,饮食不下,微作寒热,口中清涎极多,即用铜匙将舌捺定,用三棱针刺大舌两旁及舌下津液玉液两穴各一针,可五分许,再刺小舌两旁,或出紫血,或待清涎流尽方进吹药噙药,次服煎剂自安。

  药用荆芥、防风、连翘、独活、前胡、射干、胆星、枳壳、元参、生地、黄芩、黄柏、银花、花粉,长流水煎。如刺破清涎出尽亦有弗药而愈者。

  气痈第三

  此证因恼怒伤肝,肝血不和,以致肺气壅塞,火炽上升,发于喉间。其状帝丁之上红肿作痛,或有连及两边者,寒热大作,初起不宜刺破,待六七日后方可针刺。或有误服升提之药竟不能愈者,或有服保命丹、红内消其毒自出者。如痰多则以醋搅之,强进饮食为妙,否则恐变轻为重。

  药用荆芥、防风、射干、牛蒡、连翘、乌药、胆星、前胡、枳壳、生地、元参、黄芩、银花,长流水煎。痰多加楼仁,气重加枳实、青皮,大便不行加黄连,甚则加大黄。

  乳蛾第四

  此证因嗜酒肉热物过多,热毒积于血分,兼之房事太过,肾水亏竭,致有此发。其状或左或右,或红或白,形如乳头,故名乳蛾。一边肿曰单蛾,两边肿曰双蛾,或前后皆肿,白腐作烂,曰烂头乳蛾。初起必作寒热,用保命丹、红内消兼煎剂治之。

  药用荆芥、防风、射干、牛蒡、前胡、枳壳、连翘、胆星、生地、丹皮、元参、黄柏、黄芩、银花,长流水煎。如火盛加犀角、黄连,大便闭结加大黄,寒热不止加羌活、独活,体虚痰多加楼仁、杏仁、贝母。

  有一种名根脚喉风,其证日行一穴,至七日行七穴,喉间发泡,时欲呕吐,或一年一发,或半年一发,或一二月数发,根留于中,不能尽去,一时难愈。或云先从脚跟发起,至于喉间,亦名脚跟喉风,发时在左则左足酸软阴痛,有似筋触牵入喉间,在右亦如之。治法同乳蛾证亦相似。

  今人每见发有紫泡,以为毒物,即用刀针开之。岂知病之初起,毒气炽盛,发之于泡,若刺之出血,非但不能愈疾,加之破伤则病益重矣。

  或问曰:亦有用刀针而得愈者,何故?答曰:彼病势浅,火毒不重,刺出血,少则愈者,其偶然耳。倘病势已深,火毒极盛,设以刀针刺之,其误事也可胜言哉?

  或以寒热大作,误认感寒,即用生姜、半夏,喉痛益甚。盖姜夏喉证所大忌也(详前用药禁忌)。

  弄舌第五

  此证因风痰久积于内,或劳役过度而生。其状舌出过唇,不能言语,患者以手时弄其舌,故名。初起用青鱼胆汁搅去其痰,急宜以小布针刺少商穴(在手大指内侧之端,去爪甲角如韭菜许白肉际。乃肺经穴也),出血者易治,出黄水者难治,肿不消者亦难治。

  药用枳壳、枳实、牛蒡、连翘、射干、青皮、苏子、胆星、防风、生地、犀角、黄芩、山栀、银花,长流水煎。舌卷缩而不能言,因乎风寒也。舌长寸许而不能收,因乎房劳也。舌肿满而不能消,因乎七情也。舌根肿胀者,谓之重舌。肿而不柔利者,谓之木舌。初起急宜医治,迟则不救。舌肿满口,痰涎极多,亦木舌之一种,前方重加大黄、芒硝,下后自愈。

  缠喉第六

  此证因风痰湿热久积于内,或食炙煿厚味太过,或房劳及抑郁所致。其状耳下红肿,渐趋项下及结喉之间。一边者轻,两边者重。喉内帝丁左右帝丁如蛇盘之状。有黄白二色:黄为黄缠,白为白缠。急宜刺少商穴出血(注见弄舌),次用吹药噙药。男子延至结喉下不治,女子延至胸膛不治,喉中声响如雷者不治,额鼻有青黑气,头低,痰如胶者不治。药用荆芥、防风、羌活、独活、枳壳、连翘、胆星、楼仁、车前、红花、丹皮、黄芩、元参、前胡、牛蒡、银花,长流水煎,和红内消同服,再下保命丹。服药至四五日加当归、白芍、生地、黄柏、土贝母,其效甚速。

  哑瘴第七

  此证因风痰壅滞于咽喉之间。其状口不能言,牙关紧闭,即用蟾酥化水滴鼻内即开,仍以玉屑散吹之,再将鹅翎探入喉中搅去风痰,即能言矣。先进牛黄解毒丸,次服荆防解毒散。连进二三剂自愈。如面紫舌青唇黑,鼻流清涕,目赤多泪,爪甲俱青者不治。

  骨槽第八

  此证因忧思郁虑,邪毒交乘,结聚于太阳经络,或则恼怒伤肝,致筋骨紧急,思虑伤脾,致肌肉结肿,膏粱厚味,致脓多臭秽。其状始于耳项,皮肤间隐隐有核,渐如李大,便觉肿痛。初则坚硬不消,久则延烂难愈,甚则齿牙堕落,牙床腐秽,俱在不治。初起先用鹅翎探吐风痰,次以陈艾灸耳垂下五分,七壮,再服煎药加减:当归、连翘、枳壳、生地、银花、射干、胆星、赤芍、元参、牛蒡、元胡索、黄芩、丹皮,长流水煎。

  悬蜞第九

  此证因上焦热毒蕴积,风痰壅塞而生。其状上腭肿垂,形如蛙腹,或如鸡卵,咽喉闭塞,痰涎满舌。初治用鹅翎探吐风痰,吹以吹药噙药,及荆防败毒散加减,日久服千金内托散加减。千金内托散:厚朴、荆芥、防风、连翘、羌活、独活、白芷、胆星、枳壳、元参、苏子、杏仁、楼仁、葱白。

  烂喉癣第十

  此证因棉花疮毒未尽而结于咽喉。其状周围紫晕,渐至腐烂,烂上则鼻平陷,烂下则饮食难进,多致不救。初起不觉,或十日半月始知。当以清热凉血补脾为主,佐吞百宝丹二三十服。若体弱痰多、嗽重声哑者不治。

  药用生地、花粉、黄芩、白芍、黄柏、丹皮、银花、元参、牛蒡、射干、防风、角刺,体弱者加茯苓,嗽重加山药、苡仁、知母、楼仁、杏仁,热甚加犀角黄连,十剂后服犀羚贝母膏。

  膏用犀角、羚羊角、丹皮各八钱,当归、元参各五钱,黄芩、黄连、黄柏、防风、射干、荆芥各三钱,牛蒡八钱,枳壳、连翘各六钱,土贝一两,茯苓、苡仁、花粉各五钱,煎汁约四大碗,滤滓,将汁再熬如稀糊,纳炼蜜半觔收贮磁罐,日服四次,在卯巳未亥四时,每次半钟,以灯心汤掺和送下,忌生冷发气之物。体弱者去黄连、花粉,加白芍、陈皮、石斛,恶心,砂仁汤送下。如合丸药去黄连、羚羊角、荆芥、防风,日进二次,每次二钱。

  ◎百宝丹:牙皂一两、银花三两、朱砂五钱,研细末,每服六分,以冷饭块三两,水三杯,煎至杯半,分作二服,服在巳午两时。须二十余服方能见效。食时多服猪油麻油以润肌肤脏腑,忌茶、酒、牛羊、面食、葱蒜等物。

  热风喉癣第十一

  此证因劳心过度,血衰火盛而致。其状喉间红筋红瘰,或帝丁两旁微有疙瘩,一起即觉,非弱证喉癣可比,时作寒热,若食热毒之物而起,不作寒热,于此为别。

  ◎凉血地黄汤:生地、黄芩、丹皮、牛蒡、元参、防风、荆芥、黄柏、花粉、赤芍,火甚加山栀或犀角、黄连。

  弱证喉第十二

  此证因酒色过度或劳碌忧郁所成。其状喉间红筋红瘰,蔓延而生,津咽疼痛,夜间发热,口燥舌干,六脉洪数,当以清热补血为主,若动静饮食如常,形色精神不脱,无嗽无痰,乃血分有热,须凉血破血,不宜用补,如嗽重声哑痰多及盗汗不止者,不治。药用白芍、丹皮、黄芩、当归、元参、生地、黄柏、银花、花粉、大力子,初起亦加荆芥、防风、连翘、枳壳,病久去之,嗽重加知母、前胡、土贝、楼仁、杏仁,热甚加柴胡、黄连,心火甚加犀角、黄连,肝火盛加羚羊角,泄泻加白术、茯苓,肾水枯竭加山药、泽泻、枸杞、五味、知母,停酸作呕加砂仁,虚甚加苡仁、山药、茯苓、当归,倍以白芍。

  喉闭第十三

  此证乃寒邪直中下焦,逼其无根失守之火发扬于上,以致咽痛,卒然喉闭,四肢厥冷,六脉沉微,但必下利清谷,口燥咽干而不思湿饮,方是寒证,急宜刺少商穴出血(注见弄舌),再服煎剂。若口燥咽干而渴,与此霄壤矣。

  ◎四顺理中汤:人参、白术、甘草、干姜。

  ◎四逆汤:附子、肉桂、甘草、干姜。

  呛食第十四

  此证乃热毒积于心肺二经,咽喉干燥而无津液,是以喉中作痛而呛食难下也,急用当归连翘散加大黄利之,若治稍迟则有飞尸痨瘵之患。如痰喘治以川桂散加吴茱萸五七粒,服后觉心肺间刺痛,仍用当归连翘散。

  ◎当归连翘散:当归、生地、黄芩、连翘、山栀、枳壳、羌活防风荆芥。(按:当用骨槽门加减法)

  ◎川桂散:(按:此方原本药品未载)

  发颐第十五

  此证或伤寒发散未透,余毒积于经络。有与伤寒同发者,有不与伤寒同发者。其状耳后红肿,头重体倦,急用千金内托散治之,外敷南星膏。若发于耳后一寸三分,或鼻塞流涕,咽喉闭塞,痰涎壅聚,法皆不治。

  ◎南星膏:(按:此方原本药品未载)

  发于耳后名发颐,发于腮边名穿腮,发于地阁下名穿喉,皆属痰毒,初起破血消痰降气,其后凉血生血滋阴降火,惟燥热之药断不可用,刀针围药膏药并忌,吹药噙药多用为妙。

  悬痈第十六

  此证乃脾家热毒,外感风热而成。其状忽于上腭生一紫泡,垂下抵舌,疼痛异常,口不能言,舌不能伸,头不能低,仰面而立,鼻出红涕,若不速治,毒入于脑即死。急以小刀刺破痈头,出尽紫血,不可咽下,用菊花汤漱净,先以菊花叶捣汁一杯,和酒送下,次进牛黄解毒丸,煎以荆防败毒散加地丁、半枝莲甚效。

  喉菌第十七

  此证因食膏粱炙煿厚味过多,热毒积于心脾二经,上蒸于喉,结成如菌,面厚色紫,软如猪肺,或微痛,或木而不痛,梗塞喉间,饮食有碍,须以针刺,出紫血者可治,鲜血者难治,日刺日有,渐如蜂窝者不治。

  药用犀角、黄芩、丹皮、僵蚕、射干、连翘、银花、红花、生地、黄连、黄柏、枳壳、独活、元参、赤芍、大力子。

  或年幼之人患此,不疼痛者,当以丸药治之,日久自消,切忌刀针。药用丹皮、独活、防风、连翘、红花、生地、荆芥、射干、牛蒡、前胡、枳壳、山查、犀角、银花、花粉、山栀、黄芩、黄柏、元参、元胡索,蜜丸,日服二次,每次二钱,用开水下。

  牙痈第十八

  此证因劳心过度,或食热毒等物,鼓动阳明胃经之火,发于牙龈。其状如豆大,或如指大,紫色肿硬,疼痛难忍,或头疼发热憎寒,先服红内消,次进荆防败毒散和保命丹同服,吹药噙药多用。初起发散,后则凉血,如不愈,乃是体虚,当用黄耆、白术、当归、柴胡、陈皮、熟地、丹皮、芍药、黄芩、石斛、元参、牛蒡、山栀。

  凡牙痛,或左或右,痛无定处者,前药亦治。若误服发散,其痛更甚,以水醋各半和热水漱之即止。

  喉痧正的

  喉痧条治

  冬燠春寒,邪郁肺胃,运火令火,结而为伍,上窜咽喉,红肿而痛,或但痛,不肿不红,憎寒发热,或壮热,或不甚热,或乍寒乍热,微者饮食如常,甚则胸痞咽阻不能食,脉形弦数,或濡数,或沉数,或沉弦不数,或右寸独大,或两寸并沉,或左部兼紧者,皆邪郁未伸之象也。舌白不渴,或微渴而胎滑腻者,或渴甚而胎仍白滑者,邪在表分也,荆防麻豉汤主之。胸痞咽阻者,先以太乙玉枢丹或太乙救苦丹,吹药始终用玉钥匙原方主之。

  【荆防麻豉汤】荆芥 防风 麻黄(水炙) 豆豉 牛蒡子(炒研,便溏者勿研) 桔梗 杏仁(去皮尖研,便溏者勿研) 土贝母(去心研) 甘中黄 西河柳

  痰湿盛而舌白腻者,加紫菀重泄其肺 或其人素有痰血证及病中曾衄血者加桑白皮,遇暑月亦宜加用 腹痛泄泻者,先服太乙救苦丹,泻甚者,加粉葛根 挟食者加枳实、查炭、麦芽 妇人经水适来及男子夺精房劳,四肢厥冷,加柴胡赤芍 舌黄者去荆芥加桑叶,黄甚燥渴者加霍山石斛 耳前后掣痛或肿者加柴胡、粉葛根、白蒺藜 颊车痠痛者去荆芥加蒺藜 唇口紧小起黑者,蒺藜秦艽同用。

  服前药既得汗,则咽痛必宽,痧必渐透,或有转变,可参后方。如证势较松,得汗未畅,前方再进二剂,必痧透而咽痛止矣,如不止,继方加枳实、元明粉下之。

  此证重在发汗,使痧邪外达则不至酿成危证,体虚者尤宜急透,所谓无粮之师利于速战也。即使自有汗者仍须汗之,一汗不畅则再汗。余经治曾有投四剂而始达者,在此证中亦罕见。总以舌胎化,咽痛愈,痧点至足心,舌尖起刺为度。

  痧透喉宽,胎黄尖绛,脉转洪数者,桑防白膏汤主之。便闭者,可加枳实、元明粉下之。

  【桑防白膏汤】桑叶 防风 豆豉 霍山石斛(二味同打) 牛蒡子 桔梗 前胡 杏仁 土贝母 甘中黄 西河柳 其有他证相兼者,加减法同前。

  痧点逗留不化,舌色纯绛鲜泽,尖上起刺者,羚羊黑膏汤主之。已下,便未畅者,仍加枳实导滞丸疏之。

  【羚羊黑膏汤】羚羊角(镑,先煎) 豆豉 鲜生地(二味同打) 桑叶 白蒺藜(去刺) 牛蒡子 桔梗 前胡 杏仁 土贝母 甘中黄

  热甚生风者,可加钩勾(后入) 便燥实,痧火极盛,须急下者,元明粉、大黄俱可用 其余随证加减。

  服此一、二剂,痧回火势渐退,可参用白膏一、二剂,羚羊角、元明粉、导滞丸等仍可参用。

  【东垣枳实导滞丸】大黄(一两) 枳实(麸炒) 黄芩(酒炒) 黄连(酒炒) 神曲(炒,五钱) 白术(土炒) 茯苓(三钱) 泽泻(二钱) 蒸饼为丸,多寡量服。

  痧回热退,舌化脉和,余邪未净,时时手足心热者,桑丹泻白散主之。便未畅者,仍加枳实导滞丸疏之,或五仁汤润之(肺与大肠相为表里,故痧后以屡通大便为务)。

  【桑丹泻白散】桑叶 粉丹皮 桑白皮(水炙) 地骨皮 牛蒡子 前胡 杏仁 土贝母 生甘草

  【五仁汤】(按:此与古方五仁丸不同,古方用松仁、桃仁,此新更定者,以蒌仁、杏仁易之)火麻仁(研)柏子仁(去皮研)杏仁(去皮尖研) 瓜蒌仁(研) 郁李仁(去皮,研) (按:近时所用郁李仁,药肆中并壳不去,是竟用核非用仁矣。市侩之不考如此)。

  痧后肺胃余风未清者,牛蒡前胡汤主之。

  【牛蒡前胡汤】牛蒡子 前胡 桑叶 白蒺藜 杏仁 蒌仁 枇杷叶(去毛筋) 余可随证加减。

  瘥后胃燥者,霍斛元参汤主之。

  【霍斛元参汤】霍山石斛 元参(切) 杏仁 蒌仁 余随证加减。

  瘥后肝胃之阴不复者,参乌汤主之。

  【参乌汤】西洋参(切) 制首乌

  喉痧盛行之际,时令寒燠不常,客邪侵肺咽间,微觉有阻者,荆防苏豉汤主之。苔薄黄者,去荆芥易桑叶。

  【荆防苏豉汤】荆芥 防风 苏叶 豆豉 前胡 紫菀 杏仁 象贝母(去心,研) 此肺邪之轻者,服此则肺气开而咽自和矣,设或不愈,审是伏邪,仍前麻豉法治之。

  喉痧备用各方

  【卧龙丹】(录绛囊撮要方○此丹共有三方,此方最为灵捷)治一切痰厥气闭、时疫痧胀、诸般急证(喉痧用以取嚏,有嚏者多生,无嚏者多死。初起用之可以辟秽)。

  西牛黄 麝香当门子 梅花冰片(各一钱) 蟾酥(一钱五分) 羊踯躅(俗名闹杨花) 猪牙皂角(各三钱) 细辛(二钱) 灯草灰(一两) 金箔(百张) 研匀,磁瓶收贮,遇急证吹鼻取嚏。

  【太乙玉枢丹】(一名神仙解毒万病丹,又名太乙紫金锭○徐灵胎曰:用药之奇,不可思议。此秘药中第一方也)通治百病,内服外敷,无不神效(喉痧初起用之不过三四分,研细,开水送下,候温服,不可太凉)。

  红芽大戟(杭产紫色者佳,米泔浸去芦根皮骨,净焙,一两五钱) 山茨菇(有毛者真,去皮,姜汁洗净焙) 川文蛤(即五倍子,去虫屎,洗净焙,各二两) 千金子(即续随子,拣白肉,纸裹研去油,净霜一两) 朱砂(镜面有神气者,水飞) 雄黄(鲜红透明者,水飞,各五钱) 麝香当门子(研去毛渣,三钱) 各研细末,称准分两,择端午七夕或天德月德天医吉日,净室虔制,忌鸡犬妇人见。用糯米白粥石臼中捣数千下,以极光润为度,印成锭子,每锭干重一钱。孕妇忌服。

  附各证用法(一切饮食药毒,砒毒、蛊毒、河豚六畜肉毒,胀闷昏倒,凉水磨灌○伤寒阴阳二毒,心闷狂谵,瘟疫霍乱,绞肠痧,乳蛾喉风,薄荷汤磨服○中风口眼歪斜,筋掣骨痛,心气痛,山岚瘴疠,淡酒磨服○头痛头风,酒磨涂太阳穴上○疟疾临发时,桃枝汤磨服○癫痫鬼胎,石菖蒲汤磨服○传尸痨瘵,每早清水磨服,数日下恶物○自缢溺水,惊魇鬼迷,生姜汤磨灌○痈疽发背,疔肿恶物,淡酒磨服,未破,醋磨涂患处○打扑损伤,松节无灰酒磨服○犬蛇虫蝎伤肿,醋磨涂患处○牙痛含少许咽下○小儿急惊疳痢瘾疹,姜汤磨服,遗毒烂斑,清水磨涂○天行疫症,水磨塞鼻孔,再服少许,辟秽却病○仓卒无引,概用凉水磨服。此丹居家出行,兴工动众,须珍备之)

  【太乙救苦丹】(一名卢祖师解毒辟瘟丹○乾隆中陈恪勤公刊本)通治百病,内服外敷神效(喉痧每用一丸,开水化服)。

  红芽大戟(去骨,白者不可用) 千金子(净霜) 北细辛(去叶,忌火) 川乌(煨去皮脐) 雌黄(千叶者佳,水飞) 山茨菇(去皮毛) 川文蛤(去虫屎) 生香附(各一两二钱) 麻黄(去根节) 苏叶 木香(俱晒) 茅术(米泔浸,去皮) 山豆根(去芦根) 制半夏(各一两五钱) 滑石(水飞,一两四钱) 升麻 桔梗 雄黄(透明无石者,水飞) 藿香 陈皮 锦纹大黄 银花(各三两) 饭赤豆(拣紧小者) 鬼箭羽(用翎,洗净) 丹参(各二两) 朱砂(水飞,一两) 麝香当门子 西牛黄(各三钱) (按:麝香、牛黄减半生亦可) 选上好药料,择吉虔制,各称净末,以寅辰日配合,糯粥薄浆和之,杵千下。先将方内雌雄黄、朱砂、麝香、牛黄提出另和,以一半掺入各药内杵和,先搓成小丸晒干后,将所剩之雌雄黄、朱砂、牛麝等末用粥浆捣和,滚上再晒,干时仍用各种药末粥糊裹在外面,晒干成丸,每丸计干时重一钱为度。每一丸开水化服,重证连用二三服,小儿减半,孕妇及血痨忌服。

  附各证用法(瘟疫阴阳二毒,伤寒心闷狂谵,霍乱,绞肠痧,蛊毒,恶菌河豚鸟兽毒,小儿急惊,疳痢瘾疹,薄荷汤磨服○中风口眼歪斜,牙关紧急,骨节疼痛,癫狂失心,妇人腹中块痛,或为邪交,好酒磨服○头痛头风,酒磨涂太阳穴○传尸痨,清水磨服○自缢溺水、魇魅鬼迷,冷水磨灌○赤痢凉水磨,白痢姜汤磨,瘴疟恶痢桃枝汤磨服○心脾痛淡姜汤磨服○牙痛酒磨涂患处○痈疽发背,疔毒恶疮,疯疹瘤痔,便毒坚硬,淡酒磨服并冷水磨涂,已溃者忌用○汤火鼠蛇毒虫伤,水磨涂患处○道途仓卒无引,概用凉水磨服,忌火烘盐渣汗污秽触○天行疫疠,绛囊盛佩,入病家不染,如邪已中人,恍惚迷闷,头痛腹痛,此可保平安。

  【玉钥匙】(即子字吹药○按:此是古方,相传出叶氏喉科秘传中,余则未见其书,今从金氏丹痧辑要中采入)治一切喉证肿痛腐烂,长肉生肌,始终用之。

  制元明粉(五钱) 硼砂(五钱) 镜面朱砂(六分,飞) 梅花冰片(五分) 制僵蚕(五分) 用新倾银罐,先硼后硝层层间鍊,如升枯矾之状,以极松脆为贵,研极细末,置冷地出火气,后加冰片、辰砂或加西牛黄、濂珠粉(各三分)(按:喉痧初起不必加,必待表邪已透而喉腐不愈者,方可加入。其加法,如遇白苔火不盛者,单加珠粉亦可,不愈再加牛黄;若黄苔绛苔而火盛者,珠粉牛黄并加,多少随时审定。

  【锡类散】(附录温热经纬方)

  象牙屑(焙) 珍珠(各三分) 飞青黛(六分) 梅花冰片(三厘) 壁钱(焙,俗名壁蟢窠,二十枚,墙上者佳,木板上者勿用) 西牛黄 人指甲(焙,男病用女,女病用男,分别配合,各五厘) 各焙黄之药置地上出火气,研极细粉,密装磁瓶内,勿使泄气。专治烂喉时证及乳蛾牙疳,口舌腐烂,凡属外淫为患,诸药不效者,吹入患处,濒死可活。

  王士雄按:此方尤鹤年附载于金匮翼,云张瑞待传此救人而得子,故余名之曰锡类散,功效甚著,不能殚述(按:此方金氏丹痧辑要中亦载之,余从温热经纬中采入较详)。

  【辟温集 香】(附录绛囊撮要方○天行瘟疫,此香最妙)

  苍术 桃枝(向东南者,各二十斤) 白芷 山奈(各八斤) 檀香 降香 甘松 大茴香 桂皮 香附(各三斤) 乌头(二斤) 贯众 鬼箭羽 白蒺藜(各一斤) 雄黄 雌黄(各八两) 右药晒干研细,榆面拌匀,令做香匠以细竹丝为骨,做成线香,随时焚点(原注:瘟病闻之,易人并不传染,且制成线香,焚烧携送,尤为至便)。 咽喉脉证通论(附:喉痧正的) 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233-咽喉秘集-清-张宋良 下一页 235-喉科指掌-清-张宗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