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千金食治-唐-孙思邈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205-千金食治-唐-孙思邈


  千金食治 唐 孙思邈

  序

  昔神农遍尝百药,以辨五苦六辛之味,逮伊芳尹而汤液之剂备。黄帝欲创九针,以治三阴三阳之疾,得岐伯而砭艾之法精。虽大圣人有意于拯民之瘼,必待贤明博通之臣,或为之先,或为之后,然后圣人之所为,得行于永久也。医家之务,经是二圣二贤而能事毕矣。后之留意于方术者,苟知药而不知灸,未足以尽治疗之体:知灸而不知针,未足以极表里之变,如能兼是圣贤之 者,其名医之良乎!有唐真人孙思邈者,乃其人也。以上智之材,抱康时之志,当太宗治平之际,思所以佐后庇民之事,以谓上医之道,真圣人之政而王官之一守也。而乃祖述农、黄之旨,发明岐、挚之学,经掇扁鹊之《难》,方采仓公之《禁》,前仲景《黄素》,元化《绿 》,葛仙翁之《必效》,胡居士之《经验》,张苗之《药对》,叔和之《脉法》,皇甫谧之《三部》,陶隐居之《百一》。自余郭玉、范汪、僧坦、阮炳,上极文本之初,下讫有隋之世,或经或方,无不采摭。集诸家之所秘要,去众说之所未至。成书一部,总三十卷,目录一通。脏腑之论,针艾之法,脉证之辨,食治之宜。始妇人而次婴孺;先香港脚而后中风、伤寒、痈疽、消渴、水肿;七窍之、五石之毒、备急之方、养性之术,总篇二百三十二门,合方论五千三百首,莫不十全可验,四种兼包。浓德过于千金,遗法传于百代。使二圣二贤之美,不坠于地,而世之人得以阶近而至远,上识于三皇之奥者,孙真人善述之功也。

  然以俗尚险怪,我道纯正,不述剖腹易心之异;世务径省,我书浩博,不可道听涂说而知,是以学寡其人,寝以纷靡;贤不继世,简编断缺;不知者以异端见黜,好之者以阙疑辍功。恭惟我朝以好生为德,以广爱为仁,乃诏儒臣,正是坠学。臣等术谢多通,职专典校,于是请内府之秘书,探《道藏》之别录,公私众本,搜访几遍,得以正其讹谬,补其遗佚。文之重复者削之,事之不伦者缉之,编次类聚, 月功至。纲领虽有所立,文义犹或疑阻。是用端本以正末,如:《素问》、《九墟》、《灵枢》、《甲乙》、《太素》、《巢源》、诸家《本草》、前古脉书、《金匮玉函》、《肘后备急》、谢士秦《删繁方》、刘涓子《鬼遗论》之类,事关所出,无不研核。尚有所阙,而又溯流以讨源,如:《五鉴经》、《千金翼》、《崔氏纂要》、《延年秘录》,《正元广利》、《外台秘要》、《兵部手集》、梦得《传信》之类。凡所派别,无不考理,互相质正,反复稽参;然后遗文疑义,焕然悉明。书虽是旧,用之惟新,可以济函灵,裨乃圣好生之治;可以传不朽,副主上广爱之心;非徒为太平之文致,可佐皇极之锡福。校雠既成,缮写伊芳始,恭以上进,庶备亲览。

  太子右赞善大夫臣高保衡

  尚书都官员外郎臣孙奇

  尚书司封郎中充秘阁校理臣林亿等谨上。

  序论第一

  仲景曰:人体平和,惟须好将养,勿妄服药。药势偏有所助,令人脏气不平,易受外患。

  夫含气之类,未有不资食以存生,而不知食之有成败;百姓日用而不知,水火至近而难识。余慨其如此,聊因笔墨之暇,撰五味损益食治篇,以启童稚,庶勤而行之,有如影响耳。

  河东卫汛记曰:扁鹊云人之所根据者形也,乱于和气者病也,理于烦毒者药也,济命扶危者医也。安身之本,必资于食;救疾之速,必凭于药。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生也;不明药忌者,不能以除病也。斯之二事,有灵之所要也,若忽而不学,诚可悲夫!是故食能排邪而安脏腑,悦神爽志,以资血气。若能用食平 ,释情遣疾者,可谓良工。长年饵老之奇法,极养生之术也。

  夫为医者当须先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疗不愈,然后命药。药性刚烈,犹若御兵;兵之猛暴,岂容妄发。发用乖宜,损伤处众;药之投疾,殃滥亦然。高平王熙称:食不欲杂,杂则或有所犯;有所犯者,或有所伤;或当时虽无灾苦,积久为人作患。又食啖 肴,务令简少,鱼肉、果实,取益人者而食之。凡常饮食,每令节俭,若贪味多餐,临盘大饱,食讫觉腹中彭亨短气,或致暴疾,仍为霍乱。又夏至以后,迄至秋分,必须慎肥腻、饼 、酥油之属,此物与酒浆、瓜果理极相仿。夫在身所以多疾者,皆由春、夏取冷太过,饮食不节故也。又鱼 诸腥冷之物,多损于人,断之益善。乳、酪、酥等常食之,令人有筋力、胆干,肌体润泽。卒多食之,亦令胪胀、泄利、渐渐自已。

  黄帝曰:“五味入于口也,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酸,令人癃,不知何以然?”少俞曰:“酸入胃也,其气涩以收也。上走两焦,两焦之气涩,不能出入,不出即流于胃中,胃中和温,即下注膀胱,膀胱走胞,胞薄以 ,得酸则缩卷,约而不通,水道不利,故癃也。阴者积筋之所终聚也,故酸入胃,走于筋也。”“咸走血,多食咸令人渴,何也?”答曰:“咸入胃也,其气走中焦,注于诸脉。脉者血之所走也,与咸相得即血凝,凝则胃中汁泣,汁泣则胃中干渴。渴则咽路焦,焦故舌干喜渴。血脉者中焦之道也,故咸入胃,走于血。”“辛走气,多食辛令人愠心,何也?”答曰:“辛入胃也,其气走于上焦,上焦者受使诸气而营诸阳者也。姜、韭之气,重至荣卫,荣卫不时受之,却溜于心下,故愠。愠、痛也。辛者与气俱行,故辛入胃而走气,与气俱出,故气盛也。”“苦走骨,多食苦,令人变呕,何也?”答曰:“苦入胃也,其气燥而涌泄,五谷之气皆不胜苦。

  苦入下管,下管者三焦之道,皆闭则不通,不通故气变呕也。齿者骨之所终也,故苦入胃而走骨,入而复出,齿必黧疏。”“甘走肉,多食甘,令人恶心。何也?”答曰:“甘入胃也,其气弱劣,不能上进于上焦,而与谷俱留于胃中,甘入则柔缓,柔缓则蛔动,蛔动则令人恶心。

  其气外通于肉,故甘走肉,则肉多粟起而胝。”黄帝问曰:“谷之五味所主可得闻乎?”伯高对曰:“夫食风者则有灵而轻举;食气者则和静而延寿;食谷者则有智而劳神;食草者则愚痴而多力;食肉者则勇猛而多嗔。是以肝木青色宜酸;心火赤色宜苦;脾土黄色宜甘;肺金白色宜辛;肾水黑色宜咸。内为五脏,外主五行,色配五方。”五脏所合法:肝合筋,其荣爪;心合脉,其荣色;脾合肉,其荣唇;肺合皮,其荣毛;肾合骨,其荣发。

  五脏不可食忌法:多食酸则皮槁而毛夭;多食苦则筋急而爪枯;多食甘则骨痛而发落;多食辛则肉胝而唇褰;多食咸则脉凝泣而色变。

  五脏所宜食法:肝病宜食麻、犬肉、李、韭;心病宜食麦、羊肉、杏、薤;脾病宜食稗米、牛肉、枣、葵;肺病宜食黄黍、鸡肉、桃、葱;肾病宜食大豆黄卷、豕肉、栗、藿。

  五味动病法:酸走筋,筋病勿食酸;苦走骨,骨病勿食苦;甘走肉,肉病勿食甘;辛走气,气病勿食辛;咸走血,血病勿食咸。

  五味所配法:米饭甘,麻酸,大豆咸,麦苦,黄黍辛,枣甘,李酸,栗咸,杏苦,桃辛,牛甘,犬酸,豕咸,羊苦、鸡辛,葵甘,韭酸,藿咸、薤苦、葱辛。

  五脏病五味对治法: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酸泻之,禁当风。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心欲 ,急食咸以 之;用甘泻之,禁温食浓衣。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禁温食饱食,湿地濡衣。肺苦气上逆息者,急食苦以泄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辛泻之;禁无寒饮食、寒衣。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开腠理,润致津液通气也;肾欲坚,急食苦以结之,用咸泻之,无犯 HT ,无热衣温食。

  是以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肉为益,五果为助,五菜为充。精以食气,气养精以荣色;形以食味,味养形以生力,此之谓也。

  神脏有五,五五二十五种;形脏有四方、四时、四季、四肢,共为五九四十五,以此辅神,可长生久视也。

  精顺五气以为灵也,若食气相恶则伤精也;形受味以成也,若食味不调,则损形也。是以圣人先用食禁以存性,后制药以防命也,故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气味温补,以存形精。

  岐伯云: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浓者为阴,味薄者为阴之阳;气浓者为阳,气薄者为阳之阴。味浓则泄,薄则通流;气薄则发泄,浓则秘塞。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阴阳调和,人则平安。

  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养脾气;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养肺气;秋七十二日,省辛增酸,以养肝气;冬七十二日,省咸增苦,以养心气;季月各十八日,省甘增咸,以养肾气。

  果实第二(二十九条)

  槟榔:味辛、温、涩、无毒。消谷逐水;除淡 ;杀三虫,去伏尸;治寸白。

  豆蔻:味辛、温、涩、无毒。温中,主心腹痛,止吐呕,去口气臭。

  蒲桃:味甘、辛、平、无毒。主筋骨湿痹:益气,倍力,强志,令人肥健,耐饥,忍风寒。久食轻身不老,延年。治肠间水,调中。可作酒,常饮益人。逐水,利小便。

  覆盆子:味甘、辛、平、无毒。益气、轻身、令发不白。

  大枣:味甘、辛、热、滑、无毒。主心腹邪气,安中养脾气,助十二经,平胃气;通九窍;补少气,少津液,身中不足;大惊;四肢重;可和百药,补中益气,强志,除烦闷,心下悬,治肠 。久服轻身,长年不饥,神仙。

  生枣:味甘、辛。多食令人热渴,气胀。若寒热羸瘦者,弥不可食,伤人。

  藕实:味苦、甘、寒、无毒。食之令人心欢,止渴,去热;补中养神,益气力,除百病。

  久服轻身,耐老,不饥,延年。一名水芝。生根寒,止热渴,破留血。

  鸡头实:味甘、平、无毒。主湿痹,腰脊膝痛;补中;除暴疾;益精气,强志意,耳目聪明。

  久服轻身,不饥,耐老,神仙。

  芰实:味甘、辛、平、无毒。安中,补五脏;不饥,轻身。一名菱。黄帝云:七月勿食生菱芰,作蛲虫。

  栗子:味咸、温、无毒。益气,浓肠胃,补肾气,令人耐饥。生食之,甚治腰脚不遂。

  樱桃:味甘、平、涩。调中益气。可多食,令人好颜色,美志性。

  橘柚:味辛、温、无毒。主胸中瘕满,逆气,利水谷,下气,止呕咳;除膀胱留热,停水,破五淋,利小便;治脾不能消谷,却胸中,吐逆霍乱,止泻利,去寸白。久服去口臭,下气,通神。轻身长年。一名橘皮,陈久者良。

  津符子:味苦、平、滑。多食令人口爽,不知五味。

  梅实:味酸、平、涩、无毒。下气,除热烦满,安心;止肢体痛,偏枯不仁,死肌,去青黑志,恶疾;止下利;好唾口干;利筋脉。多食坏人齿。

  柿:味甘、寒、涩、无毒。通鼻、耳气,主肠 不足,及火疮、金疮止痛。

  木瓜实:味酸、咸、温、涩,无毒。主湿痹气,霍乱大吐下后脚转筋不止。其生树皮无毒,亦可煮用。

  榧实:味甘、平、涩、无毒。主五痔,去三虫,杀蛊毒、鬼疰恶毒。

  甘蔗:味甘、平、涩、无毒。下气和中,补脾气,利大肠,止渴,去烦,解酒毒。

  枣:味苦、冷、涩、无毒。多食动宿病,益冷气,发咳嗽。

  芋:味辛、平、滑、有毒。宽肠胃、充肌肤,滑中。一名土芝,不可多食,动宿冷。

  乌芋:味苦、甘、微寒、滑,无毒。主消渴、瘅热;益气。一名藉姑,一名水萍,三月采。

  杏核人:味甘、苦、温、冷而利、有毒。主咳逆上气;肠中雷鸣;喉痹;下气;产乳金疮,寒心奔 ,惊痫,心下烦热;风气去来,时行头痛,解肌,消心下急;杀狗毒。五月采之。其一核两人者害人,宜去之。杏实尚生,味极酸,其中核犹未硬者,采之暴干食之,甚止渴,去冷热毒。扁鹊云:“杏人不可久服,令人目盲,眉发落,动一切宿病。”桃核人:味苦,甘、辛、平、无毒。破瘀血,血闭 瘕,邪气,杀小虫,治咳逆上气,消心下硬,除卒暴声血,破 瘕,通月水,止心痛。七月采,凡一切果核中有两人者并害人,不在用。其实味酸,无毒,多食令人有热。黄帝云:“饱食桃入水浴,成淋病”。

  李核人:味苦、平、无毒。主僵仆跻,瘀血骨痛。实:味苦、酸、微温、涩、无毒。除固热,调中,宜心,不可多食,令人虚。黄帝云:“李子不可和白蜜食,蚀人五内”。

  梨:味甘、微酸、寒、涩、有毒。除客热气,止心烦。不可多食,令人寒中。金疮、产妇勿食,令人萎困、寒中。

  林檎:味酸、苦、平、涩、无毒。止渴、好唾。不可多食,令人百脉弱。

  柰子:味酸、苦、寒、涩、无毒。耐饥、益心气。不可多食,令人胪胀。久病患食之,病尤甚。

  安石榴:味甘、酸、涩、无毒。止咽燥渴。不可多食,损人肺。

  枇杷叶:味苦、平、无毒。主 不止,下气。正尔削取生树皮嚼之,少少咽汁亦可,煮汁冷服之,大佳。

  胡桃:味甘、冷、滑、无毒。不可多食,动痰饮,令人恶心,吐水、吐食。

  菜蔬第三(五十八条)

  枸杞叶:味苦、平、涩、无毒。补虚羸,益精髓。谚云:“去家千里勿食萝摩、枸杞。”此则言强阳道,资阴气速疾也。

  萝摩:味甘、平。一名苦丸。无毒。其叶浓大,作藤,生摘之,有白汁出。人家多种,亦可生啖,亦可蒸煮食之。补益与枸杞叶同。

  瓜子:味甘、平、寒、无毒。令人光泽,好颜色,益气,不饥,久服轻身耐老;又除胸满心不乐;久食寒中。可作面脂。一名水芝,一名白瓜子,即冬瓜人也。八月采。

  白冬瓜:味甘、微寒、无毒。除少腹水胀,利小便、止消渴。

  凡瓜味甘、寒、滑、无毒。去渴,多食令阴下痒湿生疮,发黄胆。黄帝云:“九月勿食被霜瓜,向冬发寒热及温病。”初食时即令人欲吐也,食竟,心内作停水,不能自消,或为反胃。凡瓜入水沉者,食之得冷病,终身不瘥。

  越瓜:味甘、平、无毒。不可多食,益肠胃。

  胡瓜:味甘、寒、有毒。不可多食,动寒热,多疟病,积瘀血热。

  早青瓜:味甘、寒、无毒。食之去热烦。不可久食,令人多忘。

  冬葵子:味甘、寒、无毒。主五脏六腑寒热羸瘦,破五淋,利小便;妇人乳难,血闭。久服坚骨,长肌肉,轻身延年。十二月采叶,甘、寒、滑、无毒。宜脾,久食利胃气;其心伤人,百药忌食心,心有毒。黄帝云:“霜葵陈者生食之,动五种流饮,饮盛则吐水。”凡葵菜和鲤鱼 食之害人。四季之月土王时,勿食生葵菜,令人饮食不化,发宿病。

  苋菜实:味甘、寒、涩、无毒。主青盲,白HT 、明目;除邪气;利大小便,去寒热,杀蛔虫。久服益气力,不饥,轻身。一名马苋,一名莫实,即马齿苋菜也。治反花疮。

  小苋菜:味甘、大寒、滑、无毒。可久食,益气力,除热。不可共鳖肉食,成鳖瘕;蕨菜亦成鳖瘕。

  邪蒿:味辛、温、涩、无毒。主胸膈中臭恶气,利肠胃。

  苦菜:味苦、大寒、滑、无毒。主五脏邪气,厌谷胃瘅,肠 ;大渴热中;暴疾:恶疮。久食安心、益气、聪察,少卧,轻身,耐老、耐饥寒。一名荼草,一名选,一名游冬。冬不死。四月上旬采。

  荠菜:味甘、温、涩、无毒。利肝气,和中;杀诸毒。其子:主明目、目痛,泪出。其根:主目涩痛。

  芜菁及芦菔菜:味苦、冷、涩、无毒。利五脏,轻身益气,宜久食。芜菁子:明目,九蒸暴,疗黄胆,利小便。

  久服神仙。根:主消风热毒肿。不可多食,令人气胀。

  菘菜:味甘、温、涩、无毒。久食通利肠胃,除胸中烦,解消渴。本是蔓菁也,种之江南即化为菘,亦如枳橘,所生土地随变。

  芥菜:味辛、温、无毒。归鼻。除肾邪;大破咳逆,下气;利九窍,明耳目,安中;久食温中。又云:寒中。其子;味辛,辛亦归鼻,有毒。主喉痹,去一切风毒肿。黄帝云:“芥菜不可共兔肉食,成恶邪病”。

  苜蓿:味苦、平、涩、无毒。安中,利人四体,可久食。

  荏子:味辛、温、无毒。主咳逆,下气,温中,补髓。其叶:主调中,去臭气。九月采,阴干用之。油亦可作油衣。

  蓼实:味辛、温、无毒。明目、温中;解肌,耐风寒;下水气面目浮肿,却痈疽。其叶:辛,归舌。治大小肠邪气;利中,益志。黄帝云:“蓼食过多有毒,发心痛。和生鱼食之令人脱气,阴核疼痛求死。妇人月事来,不用食蓼及蒜,喜为血淋、带下。二月勿食蓼,伤人肾。”扁鹊云:“蓼,久食令人寒热,损骨髓,杀丈夫阴气,少精”。

  葱实:味辛、温、无毒。宜肺。辛,归头。明目,补中不足。其茎白:平、滑、可作汤,主伤寒寒热,骨肉碎痛。能出汗;治中风,面目浮肿,喉痹不通。安胎。杀桂。其青叶:温、辛、归目。除肝中邪气,安中,利五脏;益目精;发黄胆,杀百药毒。其根须:平。主伤寒头痛。葱中涕及生葱汁:平、滑。止尿血,解藜芦及桂毒。黄帝云:食生葱即啖蜜,变作下利。食烧葱并啖蜜,拥气而死。正月不得食生葱,令人面上起游风。

  格葱:味辛、微温、无毒。除瘴气恶毒。久食益胆气,强志。其子:主泄精。

  薤:味苦、辛、温、滑、无毒。宜心,辛归骨。主金疮疮败,能生肌肉。轻身不饥,耐老。

  菜芝也。除寒热,去水气,温中,散结气;利产妇病患。诸疮中风寒水肿,生捣敷之。KT 骨在咽不下者,食之则去。黄帝云:“薤不可共牛肉作羹食之,成瘕疾。韭亦然。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勿食生薤,令人多涕唾”。

  韭:味辛、酸、温、涩、无毒。辛归心,宜肝。可久食。安五脏,除胃中热。不利病患,其心腹有固冷者食之必加剧。其子:主梦泄精,尿色白,根:煮汁以养发。黄帝云:“霜韭冻不可生食,动宿饮,饮盛必吐水。五月勿食韭,损人滋味,令人乏气力。二月、三月宜食韭,大益人心。”白 荷:味辛、微温、涩、无毒。主中蛊及疟病。捣汁服,二合日二。生根:主诸疮。

  菜:味甘、苦、大寒、无毒。主时行壮热,解风热恶毒。

  紫苏:味辛、微温、无毒。下气,除寒中。其子尤善。

  鸡苏:味辛、微温、涩、无毒。主吐血、下气。一名水苏。

  罗勒:味苦、辛、温、平、涩,无毒。消停水,散毒瓦斯。不可久食,涩荣卫诸气。

  芜荑:味辛、平、热、滑,无毒。主五内邪气,散皮肤骨节中淫淫温行毒,去三虫,能化宿食不消,逐寸白,散腹中温温喘息。一名无姑,一名。盛器物中甚辟水蛭,其气甚臭,此即山榆子作之。凡榆叶:味甘、平、滑,无毒。主小儿痫,小便不利,伤暑热困闷,煮汁冷服。生榆白皮:味甘、冷、无毒。利小便,破五淋。花:主小儿头疮。

  胡荽子:味酸、平,无毒。消谷,能复食味。叶不可久食,令人多忘。华佗云:“胡荽菜,患胡臭人,患口气臭, 齿人食之加剧;腹内患邪气者弥不得食,食之发宿病,金疮尤忌”。

  海藻:咸、寒、滑、无毒。主瘿瘤结气,散颈下鞭核痛者,肠内上下雷鸣,下十二水肿,利小便,起男子阴气。

  昆布:味咸、寒、滑、无毒。下十二水肿,瘿瘤结气, 疮,破积聚。

  茼蒿:味辛、平,无毒。安心气,养脾胃。消痰饮。

  白蒿:味苦、辛、平,无毒。养五脏,补中益气,长毛发。久食不死,白兔食之仙。

  吴葵:一名蜀葵。味甘、微寒、滑、无毒。花:定心气;叶:除客热,利肠胃。不可久食,钝人志性。若食之,被狗啮者,疮永不瘥。

  藿:味咸、寒、涩,无毒。宜肾,主大小便数,去烦热。

  香薷:味辛、微温。主霍乱,腹痛吐下;散水肿;烦心,去热。

  甜瓠:味甘、平、滑,无毒。主消渴、恶疮,鼻、口中肉烂痛。其叶:味甘、平,主耐饥。扁鹊云:“患香港脚虚胀者,不得食之,其患永不除。”:味甘、寒、滑,无毒。主消渴、热痹。多食动痔病。

  落葵:味酸、寒、无毒。滑中、散热实,悦泽人面。一名天葵,一名蘩露。

  蘩蒌:味酸、平、无毒。主积年恶疮、痔不愈者。五月五日日中采之,即名滋草,一名鸡肠草,干之烧作焦灰用。扁鹊云:“丈夫患恶疮,阴头及茎作疮脓烂,疼痛不可堪忍,久不瘥者,以灰一分,蚯蚓新出屎泥二分,以少水和研,缓如煎饼面,以泥疮上,干则易之。禁酒、面、五辛并热食等。”黄帝云:“蘩蒌合 食之,发消渴病,令人多忘。”别有一种近水渠中温湿处,冬生,其状类胡荽,亦名鸡肠菜,可以疗痔病,一名天胡荽。

  蕺:味辛、微温、有小毒。主蠼 尿疮。多食令人气喘,不利人脚,多食脚痛。

  葫:味辛、温,有毒。辛归五脏,散瘫疽,治 疮,除风邪,杀蛊毒瓦斯,独子者最良。黄帝云:“生葫合青鱼 食之,令人腹内生疮,肠中肿,又成疝瘕。多食生葫,行房伤肝气,令人面无色。四月、八月勿食葫,伤人神,损胆气,令人喘悸,胁肋气急,口味多爽。”小蒜:味辛、温,无毒。辛归脾、肾。主霍乱,腹中不安,消谷,理胃气,温中,除邪痹毒瓦斯。五月五日采,曝干。叶:主心烦痛,解诸毒,小儿丹 。不可久食,损人心力。黄帝云:“食小蒜啖生鱼,令人夺气,阴核疼求死。三月勿食小蒜,伤人志性。”茗叶:味苦咸、酸、冷,无毒。可久食,令人有力,悦志,微动气。黄帝云:“不可共韭食,令人身重”。

  蕃荷叶:味苦、辛、温、无毒。可久食,却肾气,令人口气香 。主辟邪毒,除劳弊。形瘦疲倦者不可久食,动消渴病。

  苍耳子:味苦,甘、温。叶:味苦、辛,微寒、涩,有小毒。主风寒头痛,风湿痹、四肢拘急挛痛;去恶肉死肌;膝痛、溪毒。久服益气,耳目聪明、强志、轻身。一名胡 、一名地葵、一名 、一名常思。蜀人名羊负来,秦名苍耳,魏人名只刺。黄帝云:“戴甲苍耳,不可共猪肉食,害人;食甜粥,复以苍耳甲下之,成走注,又患两胁。

  立秋后忌食之。”食茱萸:味辛、苦、大温、无毒。九月采,停陈久者良。其子闭口者有毒,不任用。止痛下气,除咳逆,去五脏中寒冷,温中,诸冷实不消。其生白皮:主中恶,腹痛,止齿疼。其根细者:去三虫,寸白。黄帝云:“六月、七月勿食茱萸,伤神气,令人起伏气。”咽喉不通彻,贼风中人,口僻不能语者,取茱萸一升,去黑子及合口者,好豉三升,二物以清酒和煮四、五沸,取汁,冷,服半升,日三,得小汗瘥。虿螫人,嚼茱萸封上止。

  蜀椒:味辛,大热,有毒。主邪气,温中下气,留饮宿食;能使痛者痒,痒者痛。久食令人乏气,失明。主咳逆;逐皮肤中寒冷;去死肌:湿痹痛;心下冷气;除五脏六腑寒,百骨节中积冷,温疟;大风汗自出者,止下利,散风邪。合口者害人,其中黑子有小毒,下水。仲景云:“熬用之。”黄帝云:“十月勿食椒,损人心,伤血脉。”干姜:味辛、热、无毒。主胸中满,咳逆上气,温中;止漏血;出汗;逐风湿痹;肠 下利,寒冷腹痛,中恶,霍乱,胀满,风邪诸毒,皮肤间结气;止唾血。生者尤良。

  生姜:味辛、微温、无毒。辛归五脏,主伤寒头痛,去淡下气,通汗,除鼻中塞,咳逆上气,止呕吐,去胸膈上臭气,通神明。黄帝云:“八月、九月匆食姜,伤人神,损寿。”胡居士云:“姜杀腹内长虫,久服令人少志少智,伤心性。”堇葵:味苦、平,无毒。久服除人心烦急,动痰冷,身重,多懈惰。

  芸台。味辛、寒、无毒。主腰脚痹。若旧患腰脚痛者,不可食,必加剧。又治油肿丹毒。益胡臭解禁之辈出五明经。其子主梦中泄精。与鬼交者。胡居士云:“世人呼为寒菜甚辣”。胡臭人食之,病加剧。陇西氐羌中多种食之。

  竹笋。味甘、微寒、无毒。主消渴,利水道,益气力,可久食,患冷人食之心痛。

  野苣。味苦、平、无毒。久服轻身少睡。黄帝云:不可共蜜食之,作痔。白苣,味苦平,无毒,益筋力。黄帝云:不可共酪食,必作虫。

  茴香菜:味苦,辛微、寒涩、无毒。主霍乱,辟热除口气。臭肉和水煮,下少许,即无臭气。

  故曰:“茴香。”酱臭末中亦香。其子:主蛇咬疮久不瘥,捣傅之。又治九种 。

  蕈菜,味苦、寒、无毒。主小儿火丹诸毒肿,去暴热。

  蓝菜:味甘、平、无毒。久食大益肾,填髓脑,利五脏,调六腑。胡居士云:“河东陇西羌胡多种食之,汉地鲜有。”其叶:长大浓,煮食甘美,经冬不死,春亦有英。其花黄,生角结子。子:甚治人多睡。

  竹叶:味苦、平、涩、无毒。主浸淫,疥瘙、疽痔、杀三虫,女人阴蚀。扁鹊云:“煮汁与小儿冷服,治蛔虫”。

  芹菜:味苦、酸、冷涩,无毒。益筋力,去伏热。治五种黄病,生捣绞汁冷服一升,日二。

  黄帝云:“五月五日勿食一切菜,发百病。凡一切菜,熟煮热食时病瘥;后食一切肉并蒜,食竟行房,病发必死;时病瘥后未健,食生青菜者手足必青肿;时病瘥未健,食青菜竟行房,病更发必死。十月勿食被霜菜,令人面上无光泽,目涩痛,又疟发心痛、腰疼、或致心疟,发时手足十指爪皆青,困痿。”

  谷米第四(二十七条)

  薏苡人:味甘、温、无毒。主筋拘挛,不可屈伸,久风湿痹下气。久服轻身益力。其生根,下三虫。《名医》云:“薏苡人除筋骨中邪气不仁,利肠胃,消水肿,令人能食。”一名HT ,一名感米,蜀人多种食之。

  胡麻,味甘、平、无毒。主伤中虚羸,补五内,益气力,长肌肉,填髓脑,坚筋骨;疗金疮、止痛;及伤寒温疟,大吐下后虚热困乏。久服轻身不老,明耳目,耐寒暑,延年。作油微寒,主利大肠,产妇胞衣不落生者;摩疮肿;生秃发、去头面游风。一名巨胜,一名狗虱,一名方茎、一名鸿芷。叶:名青 ,主伤暑热。花:主生秃发。七日采最上头者,阴干用之。

  白麻子:味甘、平、无毒。宜肝,解中益气,肥健不老。治中风汗出;逐水,利小便;破积血,风毒肿,复血脉;产后乳余疾;能长发、可为沐药。久服神仙。

  :味甘、微温、无毒。补虚冷,益气力:止肠鸣;咽痛;除唾血;却卒嗽。

  大豆黄卷:味甘、平、无毒。主久风湿痹筋挛,膝痛;除五脏,胃气结积,益气,止毒;去黑痣、面 ,润泽皮毛。宜肾。生大豆:味甘、平、冷、无毒。生捣淳酢和涂之,治一切毒肿,并止痛。煮汁冷服之,杀鬼毒,逐水胀、除胃中热,却风痹,伤中,淋露,下瘀血,散五脏结积内寒,杀乌头,三建,解百药毒;不可久服,令人身重。其熬屑:味甘、温、平、无毒。主胃中热,去身肿,除痹;消谷、止腹胀。

  九月采。黄帝云:“服大豆屑忌食猪肉,炒豆不得与一岁已上,十岁已下小儿食,食竟啖猪肉,必拥气死。”赤小豆:味甘、咸、平、冷、无毒。下水肿,排脓血。一名赤豆。不可久服,令人枯燥。

  青小豆:味甘、咸、温、平、涩、无毒。主寒热,热中,消渴;止泄利,利小便;除吐逆,卒 ,下腹胀满。一名麻累,一名胡豆。黄帝云:“青小豆合鲤鱼 食之,令人肝至五年成干, 病。

  大豆豉:味苦、甘、寒、涩、无毒。主伤寒头痛,寒热,辟瘴气恶毒,烦躁满闷,虚劳喘吸,两脚疼冷,杀六畜胎子诸毒。

  大麦:味咸、微寒、滑、无毒。宜心。主消渴,除热。久食令人多力,健行。作 、温,消食和中。熬末,令赤黑,捣作 ,止泄利;和清酢浆服之,日三,夜一服。

  小麦:味甘、微寒、无毒。养肝气;去客热,止烦渴咽燥;利小便;止漏血,唾血;令女人孕必得。易作曲,六月作者温、无毒,主小儿痫食不消,下五痔虫,平胃气,消谷,止利。作面:温,无毒,不能消热止烦。不可多食,长宿癖,加客气,难治。

  青粱米:味甘、微寒、无毒。主胃痹,热中;除消渴,止泄利,利小便;益气力,补中,轻身长年。

  黄粱米:味甘、平、无毒。益气,和中,止泄利。人呼为竹根米,又却当风卧,湿寒中者。

  白粱米:味甘、微寒、无毒。除热,益气。

  粟米:味咸、微寒、无毒。养肾气,去骨痹,热中,益气。

  陈粟米:味苦。寒、无毒。主胃中热,消渴,利小便。

  丹黍米:味苦、微温、无毒。主咳逆上气,霍乱,止泄利,除热,去烦渴。

  白黍米:味甘、辛、温、无毒。宜肺、补中益气。不可久食,多热,令人烦。黄帝云:“五种黍米、合葵食之,令人成痼疾”。又以脯腊着五种黍米中藏储食之。云:“令人闭气”。

  陈廪米:味咸,酸、微寒、无毒。除烦热,下气,调胃,止泄利。黄帝云:“久芷脯腊安米中,满三月,人不知,食之害人。”米:味苦、微温、无毒。主寒中,下气,除热。

  秫米:味甘、微寒、无毒。主寒热,利大肠,治漆疮。

  酒:味苦、甘、辛、大热、有毒。行药势,杀百邪,恶气。黄帝云:“暴下后饮酒者,膈上变为伏热;食生菜饮酒,莫灸腹,令人肠结。”扁鹊云:“久饮酒者腐肠烂胃,溃髓蒸筋,伤神损寿;醉当风卧,以扇自扇,成恶风;醉以冷水洗浴,成疼痹。大醉汗出,当以粉粉身,令其自干,发成风痹。

  常日未没食讫,即莫饮酒,终身不干呕。饱食讫,多饮水及酒,成痞僻。”豆:味甘、微温、无毒。和中下气。其叶:平,主霍乱,吐下不止。

  稷米:味甘、平、无毒。益气安中,补虚、和胃、宜脾。

  粳米,味辛、苦、平、无毒。主心烦、断下利,平胃气,长肌肉。温,又云:生者冷,燔者热。

  糯米:味苦、温、无毒。温中,令人能食,多热,大便硬。

  酢:味酸、温、涩、无毒。消痈肿,散水气,杀邪毒,血运。扁鹊云:多食酢,损人骨。能理诸药消毒。

  乔麦:味酸,微寒、无毒。食之难消,动大热风。其叶:生食动刺风,令人身痒。黄帝云:“作面和猪、羊肉热食之,不过八、九顿,作热风,令人眉须落,又还生,仍希少。泾 已北,多患此疾”。

  盐:味咸、温、无毒。杀鬼蛊邪,注毒瓦斯,下部 疮;伤寒寒热,能吐胸中痰 ,止心腹卒痛;坚肌骨。不可多食,伤肺喜咳,令人色肤黑,损筋力。扁鹊云:“盐能除一切大风疾痛者,炒熨之”。

  黄帝云:“食甜粥竟,食盐即吐,或成霍乱”。

  鸟兽第五(四十条)

  (附虫、鱼)

  人乳汁:味甘、平、无毒。补五脏,令人肥白悦泽。

  马乳汁:味辛、温、无毒。止渴。

  牛乳汁:味甘、微寒、无毒。补虚羸、止渴。入生姜、葱白,止小儿吐乳。补劳。

  羊乳汁:味甘、微温、无毒。补寒冷,虚乏,少血色。令人热中。

  驴乳:味酸、寒。一云大寒,无毒。主大热,黄胆,止渴。

  母猪乳:平、无毒。主小儿惊痫,以饮之神妙。

  马、牛、羊酪:味甘、酸、微寒、无毒。补肺脏,利大肠。黄帝云:“食甜酪竟,即食大酢者,变作血瘕及尿血。”华佗云:“马、牛、羊、酪,蚰蜒入耳者,灌之即出。”沙牛及白羊酥:味甘、微寒、无毒。除胸中客气,利大、小肠,治口疮。

  牛酥:味甘、平、无毒。去诸风湿痹,除热,利大便,去宿食。

  醍醐:味甘、平、无毒。补虚,去诸风痹,百练乃佳。

  甚去月蚀疮。添髓补中填骨,久服增年。

  熊肉:味甘、微寒、微温、无毒。主风痹不仁,筋急五缓。若腹中有积聚,寒热羸瘦者,食熊肉病永不除。其脂:味甘、微寒。治法与肉同。又去头疡白秃,面 ,食饮呕吐。久服强志不饥,轻身长年。黄帝云:“一切诸肉煮不熟,生不敛者,食之成瘕。熊及猪二种脂,不可作灯,其烟气入人目失明,不能远视。”羊角:味酸、苦、温、微寒、无毒。主青盲,明目;杀疥虫;止寒泄;心畏惊悸。除百节中结气,及风伤蛊毒;吐血;妇人产后余痛;烧之,杀鬼魅,辟虎野狼。久服安心、益气、轻身;勿令中湿有毒。髓:味甘、温,无毒。主男子女人伤中,阴阳气不足,却风热,止毒,利血脉,益经气。以酒和服之亦可,久服不损人。

  青羊胆汁:冷、无毒。主诸疮,能生人身脉;治青盲、明目。肺,平。补肺、治嗽;止渴;多小便;伤中,止虚补不足;去风邪。肝:补肝、明目。心:主忧恚,膈中逆气。肾:补肾气虚弱,益精髓。头骨:主小儿惊痫,煮以浴之,蹄肉:平,主丈夫五劳七伤。肉:味苦、甘,大热、无毒。主暖中止痛,字乳余疾,及头脑中大风汗自出,虚劳寒冷,能补中益气力,安心止惊;利产妇,不利时患人。头肉:平。主风眩瘦疾:小儿惊痫;丈夫五劳七伤,其骨:热、主虚劳寒中羸瘦,其宿有热者,不可食。

  生脂:止下痢脱肛,去风毒;妇人产后腹中绞痛。肚:主胃反;治虚羸;小便数;止虚汗。黄帝云:“羊肉共酢食之伤人心,亦不可共生鱼、酪和食之,害人。凡一切羊蹄甲中有珠子白者名‘羊悬筋’,食之令人癫。”白羊黑头,食其脑,作肠痈。羊肚共饭饮常食,久久成反胃,作噎病。

  甜粥共肚食之,令人多唾,喜吐清水。羊脑、猪脑、男子食之损精气少子,若欲食者研之如粉,和醋食之,初不如不食佳。青羊肝和小豆食之,令人目少明。一切羊肝生共椒食之,破人五脏,伤心,最损小儿。弥忌水中柳木及白杨木,不得铜器中煮 羊肉,食之,丈夫损阳,女子绝阴。

  暴下后不可食羊肉髓及骨汁,成烦热难解还动利。凡六畜五脏着草自动摇,及得咸酢不变色,又堕地不汗,又与犬,犬不食者,皆有毒,杀人。六月勿食羊肉,伤人神气。

  沙牛髓:味甘、温、无毒。安五脏、平胃气,通十二经脉,理三焦,约温骨髓,补中,续绝伤,益气力;止泄利,去消渴,皆以清酒和暖服之。肝:明目。胆:可丸百药,味苦、大寒、无毒。

  除心腹热渴,止下利,去口焦燥,益目精。心:主虚忘。肾:去湿痹,补肾气,益精。齿:主小儿牛痫。肉:味甘、平、无毒。主消渴,止唾涎出,安中益气力,养脾胃气,不可常食,发宿病。自死者不任食。喉咙:主小儿啤。

  黄犍、沙牛、黑牯牛尿:味苦、辛、微温、平、无毒。主水肿腹脚俱满者,利小便。黄帝云:“乌牛自死北首者,食其肉害人。一切牛盛热时卒死者,总不堪食,食之作肠痈患”。甲蹄牛:食其蹄中拒筋,令人作肉刺。独肝牛肉:食之杀人。牛食蛇者独肝,患疥。牛、马肉食,令人身体痒。牛肉共猪肉食之,必作寸白虫。直尔黍米、白酒、生牛肉共食,亦作寸白,大忌。人下利者食自死牛肉必剧。一切牛、马乳汁及酪,共生鱼食之,成鱼瘕。六畜脾,人一生莫食。十二月勿食牛肉,伤人神气。

  马心:主喜忘。肺:主寒热,茎痿。肉:味辛、苦、平、冷、无毒。主伤中;除热;下气、长筋、强腰脊、壮健、强志、利意,轻身不饥。黄帝云:“白马自死,食其肉害人。白马玄头,食其脑令人癫。白马鞍下乌色彻肉里者,食之伤人五脏。下利者,食马肉必加剧。白马青蹄,肉不可食。一切马汗气及毛不可入食中,害人。诸食马肉心烦闷者,饮以美酒则解,白酒则剧。五月勿食马肉,伤人神气。”野马阴茎:味酸、咸、温、无毒。主男子阴痿缩,少精。肉:辛、平、无毒。主人马痫,筋脉不能自收,周痹,肌不仁。病死者不任用。

  驴肉:味酸、平、无毒。主风狂,愁忧不乐,能安心气。病死者不任用。其头烧却毛,煮取汁,以浸曲酿酒,甚治大风动摇不休者。皮胶亦治大风。

  狗阴茎:味酸、平、无毒。主伤中,丈夫阴痿不起。

  狗脑:主头风痹,下部 疮,鼻中 肉。肉:味酸、咸、温、无毒。宜肾、安五脏,补绝伤劳损,久病大虚者,服之轻身,益气力。黄帝云:“白犬合海 食之,必得恶病。白犬自死不出舌者,食之害人。犬、春月多狂,若鼻赤起而燥者,此欲狂,其肉不任食。九月勿食犬肉,伤人神气。”卵:味甘、温、无毒。除阴茎中痛,惊痫,鬼气,蛊毒、除寒热,贲豚、五癃、邪气挛缩。一名: 颠。阴干,勿令败。 肉:味辛、平、有小毒。不可久食,令人遍体筋肉碎痛,乏气。大猪后脚悬蹄甲:无毒。主五痔,伏热在腹中,肠痈内蚀。取酒浸半日,灸焦用之。大猪四蹄:小寒、无毒。主伤挞诸败疮。母猪蹄:寒、无毒。煮汁服之,下乳汁,甚解石药毒。大猪头肉:平、无毒。补虚乏气力,去惊痫鬼毒,寒热、五癃。脑:主风眩。心:平、无毒。主惊邪、忧恚,虚悸、气逆;妇人产后中风,聚血气惊恐。

  肾:平、无毒。除冷利,理肾气,通膀胱。肝:味苦、平、无毒。主明目。猪喙微寒、无毒。主冻疮痛痒。肚:微寒,无毒。补中益气,止渴,断暴利虚弱。肠:微寒、无毒。主消渴,小便数,补下焦虚竭。其肉间脂肪:平、无毒。主煎诸膏药,破冷结,散宿血,解斑蝥、元青毒。猪洞肠:平、无毒。主洞肠挺出血多者。 猪肉:味苦、酸、冷、无毒。主狂病多日不愈。凡猪肉:味苦、微寒,宜肾,有小毒,补肾气虚竭,不可久食,令人少子精,发宿病,弱筋骨,闭血脉,虚人。肌有金疮者,食之,疮尤甚。猪血:平、涩、无毒。主卒下血不止,美清酒和炒服之。又主中风绝伤,头中风眩及诸淋露,贲肫暴气。黄帝云:“凡猪肝、肺,共鱼 食之,作痈疽。猪肝共鲤鱼肠,鱼子食之,伤人神。”脑:损男子阳道,临房不能行事。八月勿食猪肺及 ,和食之,至冬发疽。十月勿食猪肉,损人神气。

  鹿头肉:平。主消渴,多梦妄见者。生血:治痈肿。茎筋:主劳损。蹄肉:平。主脚膝骨中疼痛,不能践地。骨:主内虚,续绝伤,补骨,可作酒。髓:味甘、温。主丈夫妇人伤中,脉绝,筋急痛,咳逆,以酒和服。肾:平。主补肾气。肉:味苦、温、无毒。补中,强五脏,益气力。肉生者:主中风口僻不正,细细锉之,以薄僻上。华佗云:“和生椒捣薄之,使人专看之正,则急去之,不尔复牵向不僻处”。角:错取屑一升,白蜜五升,溲之,微火熬,令小变色,暴干,更捣筛,服方寸匕,日三,令人轻身,益气力,强骨髓,补绝伤。黄帝云:“鹿胆白者食其肉害人。白鹿肉不可和蒲白作羹食,发恶疮。五月勿食鹿肉,伤人神气。”胡居士云:“鹿性惊烈,多别良草。怕食九物,余者不尝。群处必根据山岗,产归下泽。飨神用其肉者,以其性烈清净故也。”凡饵药之人,不可食鹿肉,服药必不得力,所以然者,以鹿常食解毒之草,是故能制毒,散诸药故也。九草者:葛叶花、鹿葱、鹿药、白蒿、水芹、甘草、齐头蒿、山疮耳、荠 。

  獐骨:微温、无毒。主虚损、泄精。肉:味甘、温、无毒。补益五脏。髓:益气力,悦泽人面。獐无胆,所以怯弱多惊恐。黄帝云:“五月勿食獐肉,伤人神气。”麋脂:味辛、温、无毒。主痈肿、恶疮、死肌、寒热、风寒湿痹,四肢拘缓不收,风头肿气,通腠理,柔皮肤,不可近男子阴,令痿。一名宫脂。十月取。黄帝云:“生 肉共虾汁合食之,令人心痛;生 肉共雉肉食之,作固疾。”虎肉:味酸。无毒。主恶心欲呕,益气力,止多唾,不可热食,坏人齿。虎头骨:治风邪。

  虎眼睛:主惊痫。

  豹肉:味酸、温、无毒。宜肾,安五脏,补绝伤;轻身益气,久食利人。

  狸肉:温、无毒。补中,轻身益气,亦治诸注。黄帝云:“正月勿食虎、豹、狸肉,伤人神,损寿”。

  兔肝:主目喑。肉:味辛、平、涩、无毒。补中益气,止渴。兔无脾,所以能走,盖以属二月建卯木位也,木克土,故无脾焉。马无脾,亦能走也。黄帝云:“兔肉和獭肝食之三日必成遁尸;共白鸡肝、心食之,令人面失色。一年成瘅黄;共姜食,变成霍乱;共白鸡肉食之,令人血气不行。二月勿食兔肉,伤人神气。”生鼠:微温、无毒。主 折,续筋补骨。捣薄之,三日一易。

  獭肝:味甘、有小毒。主鬼疰、蛊毒;却鱼鲠;止久嗽,皆烧作灰,酒和服之。獭肉:味甘、温、无毒。主时病疫气,牛马时行病,皆煮取汁,停冷服之,六畜灌之。

  狐阴茎:味甘、平、有小毒。主女子绝产,阴中痒,小儿阴 ,卵肿。肉并五脏及肠肚:味苦、微寒、有毒。主蛊毒寒热、五脏固冷;小儿惊痫;大人狂病见鬼。黄帝云:“麝肉共鹄肉食之,作 瘕”。

  野猪青蹄不可食;及兽赤足者不可食;野兽自死北首伏地不可食;兽有歧尾不可食。家兽自死,共汁食之,作疽疮。十一月勿食经夏臭脯,成水病,作头眩,丈夫阴痿。甲子日勿食一切兽肉,大吉。鸟飞投人不肯去者,口中必有物,开看无者,拔一毛放之,大吉。一切禽兽自死无伤处不可食。

  三月三日勿食鸟兽五脏及一切果菜五辛等物,大吉。

  丹雄鸡肉:味甘、微温、无毒。主女人崩中漏下,赤白沃;补虚,温中;能愈久伤、乏疮不肯瘥者,通神,杀恶毒。

  黄雌鸡肉:味酸、咸、平、无毒。主伤中,消渴;小便数而不禁,肠 泄利;补益五脏,绝伤五劳,益气力。

  鸡子黄:微寒。主除热、火灼、烂疮、 。可作琥魄神物。

  卵白汁:微寒。主目热赤痛;除心下伏热,止烦满;咳逆;小儿泄利;妇人产难,胞衣不出,生吞之。

  白雄鸡肉:味酸、微温、无毒。下气,去狂邪,安五脏,伤中,消渴。

  乌雄鸡肉:味甘、温、无毒。补中,止心痛。

  黑雌鸡肉:味甘、平、无毒。除风寒湿痹、五缓六急,安胎。

  黄帝云:“一切鸡肉和鱼肉汁食之,成心瘕。鸡具五色者,食其肉必狂。若有六指四距,玄鸡白头,家鸡及野鸡鸟生子有文,八字鸡及野鸟死不伸足爪,此种食之害人。鸡子白共蒜食之,令人短气。

  鸡子共鳖肉蒸,食之害人。鸡肉、獭肉共食作遁尸,注药所不能治。食鸡子啖生葱,变成短气。鸡肉、犬肝、肾共食害人。生葱共鸡、犬肉食,令人谷道终身流血。乌鸡肉合鲤鱼肉食,生痈疽。鸡、兔、犬肉和食必泄利。野鸡肉共家鸡子食之,成遁尸,尸鬼缠身,四肢百节疼痛。小儿五岁已下饮乳未断者,勿食鸡肉。二月勿食鸡子,令人常恶心。丙午日食鸡、雉肉,丈夫烧死,目盲,女人血死,妄见。四月勿食暴鸡肉,作内疽在胸腋下出漏孔,丈夫少阳,女人绝孕,虚劳乏气。八月勿食鸡肉,伤人神气。”雉肉:酸、微寒、无毒。补中益气,止泄利。久食之令人瘦觜,主蚁 。黄帝云:“八月建酉日食雉肉,令人短气。八月勿食雉肉,损人神气。”白鹅脂:主耳卒聋,消以灌耳。毛:主射工水毒。肉:味辛、平、利五脏。

  肪:味甘、平、无毒。主风虚寒热。肉:补虚乏,除客热,利脏腑,利水道。黄帝云:“六月勿食 肉,伤人神气。”鸳鸯肉:味苦、微温、无毒。主 疮,清酒浸之,炙令热,以薄之,亦炙服之。又治梦思慕者。

  雁肪味甘、平、无毒。主风挛拘急,偏枯,血气不通利。肉:味甘、平、无毒。久服长发、鬓、须、眉,益气不饥,轻身耐暑。黄帝云:“六月勿食雁肉,伤人神气。”越燕屎:味辛、平、有毒。主杀蛊毒,鬼注,逐不祥邪气;破五癃,利小便。熬香用之,治口疮。肉不可食之,入水为蛟龙所杀。黄帝云:“十一月勿食鼠肉,燕肉,损人神气。”石蜜:味甘、平、微寒,无毒。主心腹邪气,惊痫痉,安五脏,治诸不足,益气补中;止腹痛;解诸药毒;除众病,和百药;养脾气;消心烦,食饮不下;止肠 ;去肌中疼痛;治口疮;明耳目。久服强志、轻身、不饥、耐老、延年、神仙。一名石饴,白如膏者良,是今诸山崖处蜜也。青赤蜜:味酸, 食之令人心烦。其蜂黑色,似虻。黄帝云:“七月勿食生蜜,令人暴下,发霍乱。”蜜蜡:味甘、微温、无毒。主下利脓血,补中:续绝伤,除金疮;益气力,不饥、耐老。白蜡:主久泄 瘥后重见血者,补绝伤,利小儿,久服轻身不饥。生于蜜房或木石上。恶芫花、百合。此即今所用蜡也。

  蝮蛇肉:平、有毒。酿酒、去癞疾、诸九 、心腹痛,下结气,除蛊痛。其腹中吞鼠:平、有小毒,主鼠 。

  原蚕雄蛾:味咸、温、有小毒。主益精气,强男子阳道,交接不倦,甚治泄精。不用相连者。

  鱼:味甘、无毒。主百病。

  鳗鲡鱼:味甘、大温、有毒。主五痔 ,杀诸虫。

  鱼肉:味甘、大温。黑者无毒。主补中养血,治沈唇。五月五日取。头骨:平,无毒。烧服,止久利。

  鱼:平、无毒。主少气吸吸,足不能立地。黄帝云:“四月勿食蛇肉、 肉,损神害气。”乌贼鱼骨:味咸、微温、无毒。主女子漏下赤白经汁,血闭,阴蚀肿痛,寒热 瘕,无子;惊气入腹,腹痛环脐,丈夫阴中痛而肿,令人有子。肉:味酸、平、无毒。益气强志。

  鲤鱼肉:味甘、平、无毒。主咳逆上气;瘅黄;止渴。黄帝云:“食桂竟,食鲤鱼肉害人;腹中宿症病者,食鲤鱼肉害人”。

  鲫鱼:味甘、平、无毒。主一切疮,烧作灰,和酱汁傅之,日二;又去肠痈。

  黄帝云:“鱼白目不可食之;鱼有角,食之发心惊害人:鱼无肠、胆、食之三年,丈夫阴痿不起,妇人绝孕;鱼身有黑点不可食;鱼目赤,作 食,成瘕病,作 食之害人。一切鱼共菜食之作蛔虫、蛲虫;一切鱼尾,食之不益人,多有勾骨,着人咽害人;鱼有角,白背,不可食。凡鱼赤鳞不可食;鱼无腮不可食;鱼无全腮,食之发痈疽; 鱼不益人,其尾有毒,治齿痛。 鱼有毒,不可食之。二月庚寅日勿食鱼,大恶;五月五日勿以鲤鱼子共猪肝食,必不消化,成恶病;下利者食一切鱼,必加剧致困难治;秽饭、 肉、臭鱼不可合食之害人。三月勿食鲛龙肉及一切鱼肉,令人饮食不化,发宿病,伤人神气,失气,恍惚。”鳖肉:味甘、平、无毒。主伤中益气,补不足,疗脚气。黄帝云:“五月五日以鳖子共鲍鱼子食之,作瘅黄;鳖腹下成五字,不可食;鳖肉、兔肉和芥子酱食之损人;鳖三足,食之害人;鳖肉共苋、蕨菜食之,作鳖瘕害人。”蟹壳:味酸、寒、有毒。主胸中邪热,宿结痛, 僻,面肿,散漆,烧之致鼠。其黄:解结散血、愈漆疮,养筋益气。黄帝云:“蟹目相向足斑者,食之害人。十二月勿食蟹、鳖,损人神气”。

  又云:“黾、鳖肉共猪肉食之害人。秋果菜共黾肉食之,令人短气;饮酒食黾肉,并菰白菜,令人生寒热。六甲日勿食龟、鳖之肉,害人心神。螺、蚌共菜食之,令人心痛,三日一发。虾 共猪肉食之,令人常恶心多唾,损精色。虾无须,腹下通乌色者食之害人,大忌!勿轻!十一月,十二月,勿食虾、蚌着甲之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204-千金翼方-唐-孙思邈 下一页 206-华佗神方-汉-华佗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