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包氏喉证家宝-清-包三述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132-包氏喉证家宝-清-包三述


  包氏喉证家宝 清 包三述

  咽喉总论

  咽喉,气之呼吸,食之出入,乃人身之门户也。其证虽繁,多归于火,盖少阴君火,少阳相火,二脉并络于咽喉。君火势缓,则热结而为疼为肿;相火势急,则热结而为痈为痹。痹甚不通,而痰塞以死矣。经曰:一阴一阳结谓之痹。所谓一阴者,肝与心胞也;所谓一阳者,胆与三焦也。四经皆有相火,火者痰之本,痰者火之标,故言火则痰在其中矣,言喉则牙舌亦在其中矣。火有虚实,实火因过食煎炒,蕴积热毒,烦渴,二便闭塞,风痰上壅,将发喉痹,必先三日,胸膈不利,脉弦数,当去风痰,解热毒。至于虚火,因饮酒则动脾火,忿怒则动肝火,色欲则动肾火,火炎上攻,咽喉干燥,二便如常,少阴脉数,宜养阴降火。此治咽喉病之大纲也,今特进言其目。

  条目

  凡一二日肿痛,三四日势定,第三日必发寒热,或头痛不止,用本医士秋字药,病即已。凡喉证之变,皆疏忽于第三日故也。

  喉痹,属热、属痰、属风。风多者,吹本医士碧玉散,痰多者,吹秋字药。不速治,则痹郁而兼热毒,致发乳蛾等证。治法去风痰,解热毒,开郁。

  单乳蛾,多因酒色郁结而发。生于喉旁,或左或右,一日痛,二日红肿,三日有形如细白星,发寒热者凶,四日势定,大约四五日可愈。用青药五分,黄药一分,后青三黄二同吹。痰出尽后,再服煎剂微利之,大便去后当愈。

  如至三日,看喉内但红肿无细白星,即为痈证。若三日后红退,但肿两旁左右,即为双乳蛾。然左属心右属肝,煎剂内左宜加黄连五分,制皂角七分,右宜加赤芍八分,柴胡六分,双蛾兼用。如大便不通,加枳壳一钱,玄明粉七分。连珠蛾者,二白星上下相连,又云状如缠袋,用药照前。双乳蛾较单乳蛾重,连珠则尤重也。

  喉痈证,因过食辛辣炙 浓味醇酒,感热而发,属肺经痛。喉证中无形迹,但喉肿而痛,重者亦发寒热头痛,四五日可愈。用青药加黄药少许,内服煎剂,及膏子药。

  喉菌证,属忧郁血热气滞而发,妇人多患此,状如浮萍,略高而浓,紫色,生在喉旁。初起用青药五分,黄药一分,后用青三黄二和吹,内服煎药,不可间断,亦难速愈,轻则半月余,重则经年,治之得法则愈,要守忌戒口。

  颈痈证,胸前红肿,形在外,亦要内攻,甚则喉肿闭结,要出脓,外用三黄散敷,内用青药吹,并服煎剂。

  面痈,与颈痈相仿,大抵属郁。

  托腮痈,结热而发,治法与颈痈同。

  外敷三黄散方生大黄一钱、生蒲黄五分、姜片五分、冰片五分、麝香二厘,为末,蜜调,加葱汁二三匙,敷患处,或芭蕉汁,或扁柏汁,亦可。

  HT 舌证,舌下生如小舌者,若连喉肿痛,即为喉痈,不连喉痛,非痈也,肺热性燥感成热毒所致。煎剂用犀角地黄汤加减,吹用黄药,须至舌根两旁,勤吹方速效,喉内用青十黄一频吹。

  喉闭,伤寒后见者难治,为其闭气不通,无形无声故也。缠喉风证,因心中燥结而发,先两日必胸膈气紧,出气短促,忽然咽喉肿痛,手足厥冷,颈如纹,转结于内,肿绕于外,且麻且痹,喉中红丝绕紧,手指甲白色,手心壮热,喉肿而大,风痰壅盛,如拽锯之声,是其候也,最为急证,速吹,服药可愈。若迟过一日夜,目直视,喉中如雷鸣者,不治。再用灯火近患人口即灭者,不治。如喘急头汗,危在旦夕矣。倘下药,须加牛黄一钱。以上二证,十无一生,不可轻医。

  一凡伤寒后患连珠蛾及喉闭证,多不治。以其喉项强硬,目睛上视,皆死候也。

  一凡患喉证,一二日不发寒热尚轻,若三日发寒热,证必加重,亦必问其大小便通塞,如通证必即减,不过浮游之火,攻于咽喉耳,宜内服清热解毒消风之药。若二便不通,证必加重,内有毒火,非用降火消毒之剂,及通利二便之药。火从何泄,病从何解乎?故证有轻重,治有缓急,并要问头痛不痛,证虽甚凶,若发于外,而不见死证者,无妨。

  一凡喉证须吹药四五管,可以出痰,痰亦必去三次,方可愈。至出痰一管,药内必用黄药为要,吹时必须直对喉中,重重吹入乃效,吹过急提出管,恐痰涎涌出耳。

  一凡喉证先碎,须用凉药吹之,后用青药,若欲出痰,单用黄药,方能提去顽痰。初起一二日,用青药,渐渐多加黄药,热甚黄药为君。

  一凡喉证,大便去后,方去病痊。若犹闭结,不可轻许其愈,若无痰者,不治。

  一凡患喉证,面发红肿,白亮无神,脉沉微无力,是神气外泄,无阳故也,证凶必死。若面发红肿,脉大有力,证虽重不死,是有元气,而火气盛耳。

  一凡喉刺痛,因患劳瘁既久,虚火上升,荣竭血尽。患此者,其喉上颚有红肿,密密如蚊虫状,危笃将死之候也。

  一凡喉连胸红肿,此系肺痈证。必用蜜调膏子药,及百药煎。(凡患肺痈,疑似之间,取生绿豆嚼之,不觉豆腥者是。)一凡喉中无形,止红肿者,宜多用灯草灰,乳蛾亦然。

  一凡喉证初起,大便闭结,宜用生大黄、玄明粉各一钱二分,微利之,则火自降而易愈。若至五六日,久不食,而大便闭结者,误用立毙。盖因病久,胃气已虚,元气亦弱,虽闭甚,宜蜜煎导而通之。

  一凡喉证初起,内服解毒之剂,而兼发散之药,则毒易愈。解毒必加牛蒡子、连翘之类,发散加紫苏、葛根之类,及荆、防,忌用桔梗。

  一凡妇人喉证肿痛,有因经闭致火上升者,服通经药三四剂,经通而证自愈。其证喉肿而色红。

  一凡喉证不可纯用凉药,取效目前,上热未降,下寒复起,毒瓦斯乘虚而入腹,胸前高肿,上喘下泄,手足指甲青黑,七日后全不进食,如鱼口而死。

  一治咽喉者,忌发汗,或针砭出血,即汗之义也,其肾虚伤寒及蒂中喉内之喉花肿,尤忌针。如内伤虚损,咽中生疮,语言失音者,死不治。

  一凡舌下起五峰如莲,名曰舌下莲。止可针两边四峰,不可针中峰,误针者死。

  一凡舌肿胀满口,吐舌在外者,用制过僵蚕,制过皂角,二味,为细末,和匀用少许,吹入鼻中,男左女右,吹之,牙关自开,痰涎自吐。然后用箸卷丝绵,蘸甘草汤,润舌唇,后用黄药多加冰片,频吹。

  一凡腮以内肿烂,用箸扎丝绵蘸水,轻搅患处,病者即愈。若不知痛,此系死肉,多难愈。

  一凡舌肿大,用生蒲黄末加冰片敷之,欲止血,用炒蒲黄。

  一凡HT 舌喉痈二证,大便不通,煎剂内加生大黄、玄明粉各一钱二分,此微利法,亦抽热下行法。不可用承气汤,变成攻下,流弊滋多。小便不通者,调六一散服之,效。

  一凡喉舌等证,初起吹药一次,即令患者低头开口,漏出痰涎粘唾者,易愈。吹药无涎者,不治。

  辨喉证

  喉证初起,一寒战而生者,发后身凉,口不碎,又无重舌,或二便俱利,不要认作热证,皆由阳虚寒冷而发也。其痰不可提尽,此痰即身内之精神所化,与牙关紧乳蛾HT 舌之痰,毒种一气。必流尽毒而愈者不同,若一流尽,则精神竭而必死。先以药吹之,或以水漱之法,使一通便服药,初剂发散和解,二剂即用温补滋养,设三四日后,再发寒战,或心痛、胁痛、骨痛、等证,死不治。

  发时牙关紧急,喉舌俱胀,口碎而臭,或有重舌,或舌上有黄屑屑者,发后,下午再发微寒热,大小便闭结者,即作热证。用石膏败毒散主之,证亦易愈。如渐起之证,三四日后而发寒热者,虽凶不害。惟有证未减,而牙关反不紧急,唇不肿,而如好人者,不治。舌肿满口者,不治。色如蒲桃、茄子,如砂纸者,不治。或连重舌,发寒热,犹可治也。

  重舌,捺之色雪白,捺舌一起,即紫色,或红色,此身内气血已死,然口臭者,犹可望生。最忌口渴气急,痰多而稠,如桃胶者,死期甚速。一颈全红肿者,亦极危也。面红带紫,面青带白,神气少者,俱不治。不语者死。略能语者,尚有生机。面色少神气,而好坐低处者,亦难治。喉内之喉花,为帝中,性命所关。舌下紫筋,为舌系,通于肾,白肿不治,伤之即死,亦性命所关也。

  舌痈证,舌红肿大,属心经火盛,地角亦红肿,吹药用青黄各半,吹至舌根,煎剂多用黄连、山栀、犀角。

  木舌证,生舌根下,状如白枣,有青紫筋者,不能速愈,半月方痊。如初起,不作痛,不发寒热,渐渐肿大,起发愈迟,则愈难痊。皆因忧郁而起,内服煎药,外用青药加黄药,初时或青黄兼用,后单用黄药者。又有一种,舌肿硬不能举动者,亦名木舌,治法同。舌下又生舌,名曰重舌,或肿面肿腮,先在外见,但有脓处,即用利刀出血,次针舌下两边青筋出血,宜早治,迟则烂下舌根而死矣。

  舌菌证,属心经,多因气郁而生,生于舌上,如菌状,或如木耳,红紫色。

  紫舌胀证,属心火,内必烦躁闷乱,单用青药吹,内服犀角地黄汤,可渐愈。

  悬痈,生于上颚,紫色泡,如豆大,用银针脚挑破出血,凉药吹之。

  牙槽风证,初起先齿痛不已,后牙龈内浮肿,紫黑色,或出血,久则腐烂而臭,难速愈。

  牙漏证,即前证久不愈,齿缝中出白脓,是也,极难调治。如上左边门牙落者,不治。

  此证属胃火肾虚。

  搜牙床,此证初起,牙床必肿痛,当用披针出其血,后用青盐擦之,若屡用披针,日久骨自露者,难治。

  牙痈证,一名牙蜞风,牙龈肿病,毒盛成疮,初起有小块,生于牙龈肉上,或上或下,或内或外,其状高硬,若生泡,针出脓血而愈,硬浓成疹状者,施麻药京墨如法割之,烙铁烫过,自愈。

  牙咬证,生牙尽处骱中,齿不能开,热势凶,至夜尤甚,然易愈,不害命。

  牙HT 证,属胃火,如豆大,或内或外,无定处。

  牙宣证,乃缝中出血,上属脾,下属胃,因阳明经实火上攻而出也,必有胃火虚动。腐烂牙龈,以致淡血常常渗漏也。

  牙菌证,生牙龈,其状紫花色,高起如菌状,此乃血热而兼气滞也。

  穿牙疔证,先二日牙痛,发寒热,后痛不可忍,牙龈上发一块紫色,是也。

  穿牙毒,即前证,初起未破者疔,已破者毒,色红者可治,青者死。

  崩砂疳口风证,自舌下牙龈上肿赤,口内作 ,如渴热,牙龈渐烂,亦能脱齿为患。

  连珠疳口风证,自舌下起小泡,初起一个又一个,甚者三五七八九,连珠而生。

  鱼风证,系危病,如鱼吸水,故名,死不治。

  走马牙疳证,大人患者,即霉疮毒攻,小儿患者,或因胎毒,或因痘后余毒,齿龈腐烂成疳,杀人最速。鼻梁发红点如珠者,不治。其色如干酱,一日烂一分,二日烂一寸,故名走马,言其速也,有齿者落尽而死矣。用黄药吹,宜服芦荟消疳饮。

  牙疳五不治。口臭涎秽者,不治。黑腐脱烂者,不治。牙落无血者,不治。穿腮破唇者,不治。用药不效者,不治。

  鹅口疳证,一名雪口。初生小儿,满口连舌上生白屑,如鹅口样,故名。

  马牙证,初生小儿,先受胎毒热气,出胎后受风,风热相搏即生,但看牙龈上有白色脆骨者,即是。其初发也,出胎时即打喷嚏,已冒外风,伏马牙之根矣。若延至吮乳时,尚不知觉察,病深且危,故不急治者,即死。切勿误认作黄胆之类,出胎时即当看,日日要挑,至三四日病即成,五六日坚硬难治矣。甚有发而再发者,大约百日外,方免此患。

  凡口疳黑腐而臭者,不治。小儿胎疳黄色如干橘瓤者,不治。

  凡小儿走马牙疳,及大人骨槽风,须防落牙。至上门牙偏左一牙,是牙中之王,此牙一落,余牙必落,最重,难治。此牙不落,余牙尚可治。

  凡治口疳,须用棉花,或丝棉,卷在箸上,轻搅患处,然后吹药。凡唇上疳难吹药者,或蜜调,或温水润,再敷。

  凡面上放光而色白者,不治。或放光而色红者,可治。屡试屡验。所谓放光者,面上绷急而放光也。

  乳蛾,生喉间,形如乳头。

  凡针乳蛾,宜针头尾,不可针中间,鲜血易治,黑血难治。凡使刀针,不可伤蒂疔及舌下根。悬痈,生上颚,如紫李,宜针破。腮痈生腮下,先用吐法,再针紫黑处,去瘀血。喉痈,命门合相火也,如灌脓,即以银针挑破之。牙痈肿痛,亦灌脓也,宜挑之。

  喉瘤,生于喉旁,形如圆眼,血丝相裹,不可用刀针,极熟者,以笔针刺之(岩按:用笔针法见《喉科枕秘》)。

  喉八证辨。手少阴少阳二脉,并系喉,气热则内结肿胀,痹而不通则死。其不通之证有八:曰双乳蛾;曰单乳蛾;曰双闭喉;曰单闭喉;曰子舌胀;曰木舌胀;曰缠喉风;曰走马喉闭。热气上行,故传于喉之两旁,向外作肿,以其形似,是谓乳蛾。一为单,二为双。较乳蛾差小者,名闭喉。热结舌下,复生一小舌,名子舌胀。热结于舌中,而舌为之肿,名木舌胀。木者,木强而不仁之谓。热结于喉,肿绕于外,且麻且痒,且肿且大者,名缠喉风。暴发暴死者,名走马喉闭。此八者,皆属诸火,微者咸以软之,甚者下以散之。至于走马喉闭,生死在于反掌,急砭刺出血,病亦可愈。

  咽喉属于肺,有虚火实火之分,紧喉慢喉之证。虚火者,思虑过多,中气不足,碍若虾皮,刺如茅草,喘急多痰,不可误投凉剂;实火者,纵饮恣意,积热所致,甚者风痰上壅,咽门闭塞,滴水不久,声音不出,此为紧急喉风。用药不及,惟针刺喉间,发泄毒血,次则拔发咬指,吐痰嗅鼻,乃效。若夫痈、痹、蛾者,皆标病,虽重无妨。凡喉闭不刺血,喉风不倒痰,喉痈不放脓,喉痹乳蛾不针烙,皆非法也。其有痰火劳嗽,咳伤咽喉者,坎水已竭,离火为殃,虽存济世之心,莫补回天之力,红羊大劫,满目疮痍,吾子孙有挟吾术以济世者,务必确守吾言。

  附方

  青药

  消痰、清热、解毒、却风,而药性和缓,不若黄药之消肿毒,开喉闭,出痰涎,最为神爽,乃第一紧要药也。但喉症初起,黄药不可多用,以其直透入内,且善走散,初起骤多,恐证轻不胜,与病反不相入耳。凡制青药,大约春夏宜薄荷多,制矾少,故配成青色。秋冬宜制矾多,薄荷少,故略带白色。如欲喉证出痰,不妨加皂角末少许。

  惟遇喉痈及单乳蛾轻证,可单用取效。若他证,必兼用黄药,乃能神应。然青黄兼用,须知先后多少,最为要诀。

  青药方

  治一切喉舌蛾痈等证。

  每制矾三分,先配百草霜五厘,研细,入灯草灰五厘,再研,配成瓦灰色,后加粉草末二分,薄荷二分,再研细,入冰片五厘。此药须用时配合,多日则无效,阴雨止可用一日。如吹喉证,欲其出痰,加僵蚕、皂角末,各三四厘。然青药惟遇单乳蛾喉痈等轻证,可单用。若他证,必兼用黄药。

  制矾法

  生明矾研极细末,入倾银罐内,先放大半罐,且止,将罐入炉火内,用桴炭火熔,以铜箸搅无矾块为度,乃将枪硝研细末,投入矾内约十分之五,次将白硼砂研,投入矾内,亦十分之五,少顷,再投矾末,逐渐投下。候矾尽化,照前投硝、硼少许,如此逐层渐渐投尽,直待矾凉,启罐口如馒头样,方架起炭火,烧至矾枯,用新瓦一片盖罐上一点盅,取起,将牛黄少许,研末,用水五六匙调和,匀洒矾上,将罐仍入火内烘干,取起,连罐覆净地上,先用纸衬地,方合罐,罐上覆以碗,过七日夜取起,收贮听用。须轻松无竖纹者佳, 时火候,宜初起缓,亦不可太缓,恐矾僵,则不熔化矣。化后用文武火,如矾未化尽即下硝、硼,必不能熔,而坚实有竖纹矣。其罐择未倾银者用,必先放火上烘热,亦不可放炭火上,使温气入罐。

  取百草霜法

  须取其近锅底者。若锅底心及锅口者,俱不用。先轻轻刮去上面一层,轻取中一层用之,着底者亦不用。

  黄药方

  善能消肿出痰,治一切口舌等证。

  制枪硝一钱八分,生蒲黄研极细末四分,制僵蚕末一分,制皂角末一分五厘,将前药研匀,如淡鹅黄色为度,再加冰片一分,再研匀,冰片一味,须细净研入。如遇牙咬、HT舌、穿牙疔等毒证,专用此药治之。如咽喉等证,兼用青药,看病之轻重,为药之多寡,重者加入牛黄,喉证及缠喉风,加僵蚕、皂角二末,余证只用硝、黄二味可也。

  制硝法

  枪硝用长白如牙而浓者,如硝一斤,用水八碗,入锅内煎至六碗,取起,入尖底敞口砂盆,将竹片三枝做品字,放盆内,过一宿,则硝自凝,即于底提起竹枝,则硝自起矣。须十二月合,可以久用。过十二月,则味淡而性平。又方,用温汤蘸过,以绵纸挹干,仍用纸包,放灶上洞内五六日,收去湿气,俟白如霜,方可用。倘急用,不及制炒亦可。

  制僵蚕法

  僵蚕,细直腹小为雄,粗弯腹大为雌。宜用雄者,须将牙刷刷去灰砂,置瓦上,慢火炙至酱色为度,又要折断中无相连为佳。

  制皂角法

  取坚小不蛀者为佳。瓦上炙至色光明而脆为度,去两头,为末,听用。

  制百药煎法

  五倍子一斤,研末,细儿茶一两,酵头四两,先用水二碗,煎茶,取浓汁半碗,拌匀五倍子末,及发酵,置盆内,盖口,外用粗糠上下四围盖紧,至六七日发起,则如面矣。收起做成饼,晒干为末。(此方失去下一半制法,不全。)

  制青梅法

  用大青梅一斤打碎,入明矾末半斤拌匀,置阳城罐内,火 ,至矾枯为度,取起,置地上出火气,听用。

  开牙关法

  如喉证牙关紧闭而不开者,先用银针刺两手大指少商穴,(大指里侧,离指甲韭菜叶许,掏之酸痛者,即是穴,属肺经。)出血,再用乌梅擦牙上下,然后用僵蚕、皂角末吹鼻内,打喷嚏,即开口矣。此不传之秘法也。随即吹黄药三次,以青药善其后。

  蒲黄当用生

  研细。罗筛筛过,取极细黄末听用,若粗而褐色者,不堪用。

  喉证煎药主方

  大力子(君,炒研,一钱) 连翘(君,七分) 桔梗(一钱) 生甘草(三分) 银花(七分) 元参(八分) 黑山栀(七分) 黄芩(七分) 花粉(八分) 前胡(一钱) 薄荷(八分)水煎服,如发寒热,加荆、防。头痛加煨石膏。胸闷加炒枳壳。如郁热而发,加赤芍、川贝母。口渴加知母、麦冬。

  舌证煎药主方

  川黄连(君,八分) 黑山栀(一钱) 犀角(七分) 生地(八分) 丹皮(八分) 赤芍(八分)麦冬(八分) 生甘草(三分) 灯草心(二十根)煎服,如兼唇口,加 石膏八分,以泻脾火,以环唇属脾也。惟舌属心,故专主泻心火。如有郁热兼有痰,加川贝母七分,不拘咽喉牙舌证。凡大便不通者,加炒枳壳、玄明粉各八分。

  牙证煎药主方

  黑山栀(君。一钱) 玄参(君,一钱) 丹皮 生地 黄柏 知母 酒白芍 地骨皮 车前子(各七分)热甚加 石膏八分,炒黑升麻七分。风加荆芥穗八分。虚加熟地一钱,枸杞子七分。

  如余毒,加连翘八分,黄连七分。若穿牙疔毒,则用消肿解毒之剂,如紫花地丁、甘菊花之类。总之,齿乃肾之标,骨之余。足阳明胃经之脉,贯络于齿上龈。手阳明大肠经之脉,贯络于齿下龈。其在外感者,属二经之风热,与二经之受风寒停留而化热者,居多。其在内伤者,属肾热,亦有肾虚。

  三十六证咽喉解毒汤

  玄参 木通 淡竹叶 生地 生山栀(等分) 灯草心(二十根)水煎,将好时,加入生大黄四钱,朴硝二钱,水泡去渣,滚二三沸,温服。或将朴硝冲服,更妙。盖咽喉是毒证,此解毒法也。如挟风痰热毒攻心,言语狂妄,加三黄,并研朱砂、珍珠末服。

  凉药方

  专治喉癣喉菌等证。

  薄荷(一钱,研) 制硝(八分) 制矾(八分) 百草霜(一分) 灯草灰(一分)川贝母(一分,研) 生甘草(一分,研) 冰片(三厘)先将硝、矾、百草霜研匀后,入灯草灰,再研,入薄荷、贝母、甘草末,再研末,后加入冰片研细,用上白蜜调如青灰色,时时噙咽,若重证多用黄药凉药吹。

  疳药方

  人中白(四钱) 生蒲黄(三钱,研) 灯草灰(一钱) 硼砂(三钱,临用拌入) 生甘草(二钱) 青梅制矾(五钱,初用多加,后用渐减) 薄荷(五钱) 黄柏(五钱)此方失去上一半,制法不全。

  芦荟消疳饮

  凡走马牙疳,其患多在痧痘后余毒未清,又兼杂证热甚而成者。

  如牙龈作烂,且臭且黑且腐,甚者牙龈脱落,龈窠亦朽,不数日间,即穿腮破唇,为不治矣。宜用此汤,外用人中白或冰硼散二药搽之,取去黑肉,内见红肉血流为吉。如取时顽肉不脱,腐肉渐开, 肿外发,臭味不止,更兼身热不退,俱不治。凡小儿走马牙疳,身热气粗,牙龈腐臭,以及穿腮破唇者,并须服之。

  芦荟 银柴胡 黄连 大力子 玄参 桔梗 山栀 石膏 薄荷(各五分) 羚羊角(三分)淡竹叶(三分)

  人中白散

  人中白(二两) 儿茶(一两) 黄柏 薄荷青黛(各六分) 冰片共研细末,先用温水漱口后吹药,每日六七次,涎从外流者吉,涎收入里者毒,甚凶。

  制百药煎法

  与前法互异,今并存之。

  川五倍半斤打碎,煎数滚,入陈松萝茶四两,加大力子不拘分两,同煎,去渣再煎,用粉儿茶二两,百草霜二两,研末收。

  治一切牙口疳

  人中白( ,六钱) 青黛(二钱) 冬桑叶(二钱) 浆梅条皮(三钱,带浆,隔锅烧成炭) 灯草灰(三钱) 冰片(一钱)以上共研末吹之。

  铁鞋散

  治走马牙疳。黑枣一枚,去核,入雄黄末填满,用盐搓麻线扎,外用湿纸包煨存性,研末搽之。

  玄明醋

  治喉中痰涎壅塞。玄明粉,好淡米醋和,灌搅吐痰。

  乌龙散

  治缠喉风。牙皂七条,水一杯,煎三分,入人乳三滴,冷服,非吐即泻,虚喉忌。

  神品散

  喉风喉蛾兼治。

  牙皂 白矾 黄连(等分)皂、连入矾内,同炙干,研末吹上,有痰任流。

  咽喉七十二证考

  一、锁喉风。热痰生自胃膈,喉中如锁管状,双者难治。先探吐风痰,针刺出黄白水,不治。如切牙,吹通关散。

  二、缠喉风。属痰热,白为白缠,黄为黄缠,肿噤难言,腮颔亦兼肿,眼白、耳赤、面紫肿连项下,如蛇蟠状,一二日者慢风,急者旦夕死。先刺少商探风痰,鼻有青黑,气寒头低,痰如胶者,不治。

  三、喉风。壅塞痰涎,肿痛,面黑、声雷、颈肿者,不治。

  四、 肉喉风。因受污秽气及风热,喉生赤肉,层叠渐肿,孔出臭气者,不过三日死。

  五、哑瘴喉风。属风痰,牙紧吐涎,口不能言,蟾酥化水滴鼻中,即开。看喉赤肿处,下刀吹药,面紫、舌青黑、鼻冷涕、爪甲青、目赤圆,不治。

  六、弄舌喉风。不言,舌常吐出,将手弄舌是也。刺少商出血,内服疏风甘桔汤。

  生甘草 桔梗 归尾 花粉 山栀 甘葛 玄参 荆芥 川芎 连翘 人参 枳壳茯苓 陈皮 防风 黄连七、呛食喉风。心经热毒,咽燥无痰,气喘,如心肺间刺痛者,当归连翘散加大黄利之。如久,变飞丝劳,伤命。

  当归连翘散

  当归 连翘 生甘草 桔梗 生地 前胡 枳壳 黄芩 玄参 生白芍 生山栀 花粉灯草水煎服。

  八、缠舌喉风。下颏俱肿,口噤,舌卷肿大,上有青筋如蚓,生黄刺,白苔。如咬牙,刺少商。

  九、走马喉风。浓味风热,摇头、切牙、舌黑、蒂疔赤破,俱死。或左右脸紫肿,或牙关紫肿,或舌卷,针少许,兼刺舌下三穴,舌不卷不针。

  十、顶舌喉风。喉腮下肿,舌卷硬,顶上颚,迟即死。刺少商,针玉液金津。

  十一、落架风。落下下颏,日久难治。服补中益气汤,灸颊车七壮。

  十二、连珠喉风。舌下生珠,初见一二,少顷蔓生,三五七九,舌胀痰生,先探痰。

  十三、松子喉风。色如猪肝,肿起,形如松子,满喉皆赤,气逆、关闭、不食。刺肿处,吹药宜去痰,服药宜三黄、石膏、竹叶,加荆、防。

  十四、骨槽风。耳下牙关紧痛,略有小核,寒热如疟,大人由于七情,小儿本于禀赋。

  十五、脚跟喉风。七情郁结,先从脚跟发起,至于喉间,或一年半年一发,一日行一穴,七日行七穴,行至喉间,发泡,如鱼泡状。荆防败毒散主之。泡水腥秽者,死。

  十六、悬蜞风。(一名,悬蜞虫毒。)因上焦蕴热风痰而起,上颚肿垂,形如蛙腹,或似鸡蛋,喉闭痰满。以刀刺去紫血,内服三黄凉膈散。

  十七、阴毒喉风。少阴证,脉微细沉。自汗、咽疼、下利,一名肾伤寒。切不可用寒药,宜半夏桂枝汤、苦酒汤之类。脏寒咽痛者,用蜜附子。

  十八、撮口喉风。唇收如袋,口不能饮,有痰壅塞,经年一发。马齿苋煎洗唇,玄明醋探去痰,针少商见血,此证胃有痰火。

  十九、喉痹。肿痛而黄,其血黑,形如臂,其肿若坎,面赤,目上视。先探痰,肿不消,用刀去血。

  二十、阴毒喉痹。感冬月阴湿火邪而起,喉间肿如紫李,微见黑色,恶寒、身热、动振惕,腰疼、足冷,其血黑,肿硬喉干,不治。

  二十一、酒毒喉痹。心脾之火,形如卵,鲜红光亮,壅塞喉间,寒热、头痛、项强肿。

  刺血,内服粘子解毒汤加葛根。

  二十二、卒然闭塞气不通而死,名曰喉闭。三棱针刺手腕中紫筋上,或少商穴出血。

  二十三、风热喉痹。肿而红紫,形若拳,目上视,壮热恶寒,如音不高,宜润肺药。若外肿,敷金箍散。

  川大黄(穿心者更佳,用纸浸湿重包,炉火煨,厕中浸一宿,取出洗净晒干,研末听用,一两) 五倍子(醋炒黑,三钱) 白芷(五钱) 露蜂房(蜜炙,三钱) 芙蓉叶(晒干,二两) 羌活(五钱)共研细末,瓷瓶装,每用蜜水调敷肿处周遭,中留一孔出毒瓦斯。

  岩按:外证红肿亦能治。

  二十四、双乳蛾。在蒂疔两旁。似乳头,吞吐不利。

  二十五、单乳蛾。或左或右,手足厌冷,头目昏沉,如厥,短气欲绝,吴茱萸末,米醋调敷涌泉穴。

  二十六、气痈,喉闭。痰塞喉间,寒热,分上中下三关,在下关难治。

  二十七、死乳蛾。双单紧靠蒂疔,不甚痛,饮食有碍,劳则痛,日久塞咽,渐渐气闷,丧命。于蛾上乱划七八刀令血出,吹药,逐日如是,患平乃止,服三黄三陈,忌煎炒鸡鱼牛羊犬肉生冷发物。

  二十八、乳蛾核。两边如乳头,天阴劳力气恼,则颈外如绳扣紧,饮食不下,呼吸不利,年深成嫩骨,用刀割去,吹药。

  二十九、喉癣。满喉白色,时医每误认白喉,分烂喉风癣,弱证喉癣,二证虚实不同。

  三十、飞疡。因怒,或中秽毒,喉间忽然肿胀,立刻转大,丧命。吹药去痰,内服粘子解毒汤加红花、丹皮,勿动刀针。

  三十一、风热喉丹。鲜红,久而赤紫,吹药服药,均重去痰。可用刀刮针刺见血,去热毒。

  三十二、喉疔。与单蛾相似,蛾圆大,疔长小,红易紫难黑不治。

  三十三、开花疔。形若开花,根下割去,吹药,三黄凉膈煎服,红易紫难黑不治。病原鼻滴汗于豆腐内,食自死禽兽肉,水缸内有米粒生毛,此三因,皆致喉中生开花疔之原。

  三十四、喉痈。浓味积热,胃火上冲,生蒂疔旁,肿痛如蛾,蛾圆而小,痈塌而长,耳根腮下俱肿痛,牙疼,去血吹药,服三黄。

  三十五、双单喉瘤。是肺热,生喉旁,如圆眼,血丝相裹,不犯不痛,须日夜安息,以药攻之,不可用刀点,麝二、连一、冰四,日频吹。

  三十六、喉疖。生雄尾中,初如梅核在喉膈间,吐咽不下,至三日,渐上喉间,刀刺后,吹冰硼,病由七情,服四七气汤。

  三十七、气单。郁结,靠舌根横起红紫色筋,先用大针蘸桐油烧红,向舌横筋上针七处,次将三小针扎品字样,每大针孔上各针二次,连大针,共四十九针。如舌根肿,要灸外边喉下横三穴,口内出烟为止,如不出烟,七壮止,内服三黄凉膈及二陈。

  气单针灸图

  三十八、喉单。满喉微肿而红,针首尾出血,服三黄凉膈。

  三十九、回食单。一名甸气,一名梅核气。气郁热痰而生,喉两边两硬条,色红为甸气,小舌下如豆大,为梅核气。若疔下无核,定在前舌根下,或左右中有青筋系在颚,或紫点如小豆,或在舌根上,青白色,如蚬肉,似桃胶,两旁红筋垂下者,皆是。久则前心后背疼,嗳气,喉中若虫行,梗噎气阻,犯之即痛。刀去血,吹药,逐日如是,喉外灸一穴至五穴,口中出烟为度,不出烟者。灸至九壮。

  四十、气子喉。喉间如珠,赤或紫白,犯之即痛,受气必发,日久则嗌气。挑破珠,出血,再吹药。

  四十一、七星疮。是脾热,上颚属脾,生泡,似粟如珠,或黄或白,口中腥臭,手足怕冷,身恶寒。以布浸苦茶拭净疮上,再吹药,戒酒色。

  四十二、喉球。外感六气,内伤七情,喉内生肉球,如圆眼大,根如线,五寸余长,相连肺上,吐球出,方可饮食,手轻扯,痛彻心内。服益气疏风汤,升麻、葛根、防风、紫苏、桔梗、前胡、白芍、白蒺藜、生地、当归、川芎、生甘草、黄芩、麦冬、连翘、青皮,水煎服。再用麝香二钱研,分二次水调服,或服麝香散三次,根化而愈。

  四十三、喉疳风热毒。满喉臭烂,老年患者,难治。

  四十四、口疮。积热,满口生疮黄白。

  四十五、走马牙疳。阳明湿毒,牙龈黑烂,脱落臭秽,顷刻沿开,穿腮破唇,走入喉中者。不治。

  四十六、珍珠毒。胎热,舌上如珠,先赤紫,后白黄,疼痛。挑出血,苦茶拭净吹药,内服三黄凉膈散。

  四十七、悬痈。生上颚,形如紫李,垂下抵舌,口不能言,舌不能伸,头不能低,鼻出红涕。刺破痈头出血,盐汤漱净血,吹药,内服荆防败毒散。

  四十八、悬疔。火热,蒂疔忽然紫肿下垂,或偏或下,吞吐不利。不可刀刺,宜吹药,或用乌龙尾加盐,(炒),箸头点上,枕头仰卧一时。

  四十九、痰泡。痰饮乘火,凝注舌下,结成泡肿,绵软不硬,有妨言语,作痛。刀刺,流出黄痰共黄渣,捺净,吹冰硼散,服二陈汤加芩、连、薄。

  五十、重舌。下生小舌,久则大舌卷起疼痛,饮食不下,颏下肿硬。刺金玉二穴及小舌肿处,出血。

  五十一、莲花钿舌。舌下肿,痛生五峰,三峰者轻,七峰者重。宜针两边峰上,用刀刮破,出血吹药,中峰勿针。

  五十二、木舌。硬如穿山甲,见人舌做一拳,憎寒壮热,语言蹇涩。服黄连泻心汤,刀点出血,刺金津玉液。

  五十三、螓舌。因酒毒劳心郁气,舌有四眼,眼中流血者,全证也,或二三眼,生舌中,或生两旁,生七八眼者,难治。年老者不治。若有黑心者,大者用药烂去,小者用刀针挑去,先用药水洗净,然后吹药,内服三黄凉膈散,舌不柔软,疮不合口者,皆死。

  五十四、脬舌。痰火犯心经,舌忽胀满,软如猪尿脬,不痛,流涎,妨言语。看舌下,如有青疮,如蟹眼,须挑破。出痰若鸡蛋清,用温汤漱净,再吹冰、硼、玄明粉,内服二陈。

  五十五、重颚。舌上生疮如杨梅,作事心烦。服甘桔汤、黄连解毒汤,有痰结成硬核者,吹冰硼散,内服加味二陈汤。

  五十六、雀舌。心膈蕴热,生于舌畔,割去,吹生肌散,内服三黄凉膈散。

  五十七、咂舌痈。牙龈尽处,两边生痈,口臭,吐涎,舌尖短大。未破者,针去血,吹药。已成,内托。

  五十八、卷舌痈。属心经风热,生舌下,或左,或右,或中,状如圆眼,或似枣核,肿痛,害言语,舌卷紫硬。刀点去血,吹药,内服黄连泻心汤。

  五十九、死舌痈。热毒,舌如白苔死色,如木舌,但木舌小硬,此肿而白,刀刮去白皮,追风散加冰、麝、青皮、干姜末,满口擦之。肿甚,刺金玉出血,如五七日有脓,上下针出脓,方愈。如放脓见黑血,刺治不转色者,死。

  六十、血衄。舌上如针孔,流血不止,属心火。

  六十一、舌上龟纹。由思虑烦甚、少睡所致。舌痛若无皮,淡白斑细点,甚者陷路龟纹,脉虚,不渴,四物汤加知、柏、丹皮、肉桂。舌硬,柏一两,青黛三钱,桂一钱,冰二分吹。

  六十二、牙痈。脾胃火大发,于牙龈生毒,如豆大,或如指大,紫肿硬痛,头项强痛,恶寒发热。将针柄捺患处,软者,是头,下刀出脓血,吹药。

  六十三、牙疔。食毒秽物,毒犯阳明,生牙缝中,牙龈上高肿突起,大痛连腮,破则流血,去血后,吹药,服三黄凉膈,或千金内托。酌用。

  六十四、牙宣。牙缝出血不止,上脾下胃,吐血痰至升斗者,难救。

  六十五、兜腮痈。属风热温毒,生腮下两边,或一边,如口内肿,下刀去血,日久去脓。初起时,头痛寒热,服荆防败毒散。

  六十六、面腮肿黑证。面黑向下肿,两边腮肿,喉中气闭。用滚过热水一盆,洗手足,见喉中出气,针少商穴,有血,可治,吹追风散于颊内,并牙尽处。

  六十七、出汗生痈,同治。

  六十八、伤寒八九日后喉中肿闭,热入心脾。

  六十九、阴疮。生咽旁左右,风湿郁结而成,煎炒炙 所致。用滚过热水。不时洗手足,内服二陈。

  七十、喉肿。脾经大毒,因酒后行房,酒气不流,聚结喉根,不速治,毒闭即死。先去痰涎吹药。

  七十一、锁喉痈。心与小肠之火,发于听会之端,注于悬膺之侧,初如 ,不能饮食,闭塞难通,红肿发热,渐次溃脓。软而胀痛者针之。初起外用蜒蚰、麝、冰杵敷,内服当归连翘散,内闭牛黄清心丸,日久千金内托散。

  七十二、蛤蟆瘟。是传染毒,两目鼻面肿乃阳明,头角两耳肿属少阳。

  凡针家,须知舌下三筋,伤之出血不止。除三筋外,见有肿紫处,亦宜针出血,岂专执金津玉液二穴哉!按:咽喉七十二种,有焦氏本、吴氏本、张氏本,证治各家不同,此与焦氏本,大同小异,阅者须在异处着脉。尚有铁崖道人咽喉七十二种,口齿七十二种,容俟续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131-劝读十则-清-唐宗海 下一页 133-医中一得-清-顾尔元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