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古今图书集成-清-陈梦雷-博物汇编艺术典医部全录卷452至卷452-小儿杂病门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117-古今图书集成-清-陈梦雷-博物汇编艺术典医部全录卷452至卷452-小儿杂病门
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四百五十二

小儿杂病门

    千金方 【唐 孙思邈】

     鬾

  论曰:凡小儿所以有鬾病者,是妇人怀娠,有恶神导其腹中胎,妒嫉他小儿令病也。鬾者,小鬼也。妊娠妇人不必悉招鬾魅,亦时有此耳。鬾之为疾,喜微微下痢,寒热或有去来,毫毛鬓发鬇髯[鬇髯 《千金》卷五客忤作「(上髟下仓)鬡」。]不悦,是其证也。宜服龙胆汤。凡妇人先有小儿,未能行,而母更有娠,使儿饮此乳,亦作鬾也。令儿黄瘦骨立,发落壮热,是其证也。

    小儿直诀 【宋 钱乙】

     瘖

  若患吐泻,或大便后虽有声而不能言,又能咽物者,非失音,此肾怯不能上接于阳也,当以地黄丸主之。凡口噤不止,则失音语迟。
   【注 按前证多因禀肾小足。盖肾脉系于舌本,非地黄丸不能治。故患此证者,若仰首吹欠则嗽,如未应,须兼以补中益气汤滋其化源;若阴火上炎,肺金受伤而失音者,亦治以前法。《保婴集》云:小儿五六岁肾气不足而不能言者,用菖蒲丸;口噤不能言者,用地黄丸。】

    儒门事亲 【元 张从政】

     痹

  小儿风湿寒三气合而为痹,及手足麻痹不仁,《内经》曰:荣虚卫实,皮肤不仁,痹而不知痒痛,可用郁金散吐之,次服导水丸,轻寒之药泄之;泄讫,次以辛温之剂发散,汗出后,常服当归、芍药、乌附、乳、没行经和血之药则愈矣。

    菊坡语丛

     记

  今小儿乳哺时,值母有孕。辄眉心青黑,泄泻黄瘦,此病俗谓之记。《尔雅翼》言伯劳能疗继病。继病者,母有娠而乳子,使子得疾如痁。

    婴童百问 【明 鲁伯嗣】

     鬾病

  巢氏云:小儿被鬾病者,凡妇人先有小儿未能行,而母继有胎妊,令儿渐渐羸瘦骨立,毛发稀黄不长,时作壮热,大便不匀,乃鬾病也。又曰:继病法当用紫霜丸下鬾乳,以益黄散补之,令小儿断乳即安。消乳丸、异功散,亦妙剂也。其或他妇人有妊而抱他人婴儿者,亦有此证,同此治法。有热者龙胆汤。

    本草纲目 【明 李时珍】

     继病

  按《淮南子》云:男子种兰美而不芳,继子得食肥而不泽,情不相往来也。盖情在腹中之子故也。继病亦作鬾病,鬾乃小鬼之名,谓儿羸瘦如鬾鬼也。大抵亦丁奚疳病。

    明医杂着 【明 王纶】

     小儿好睡

  小儿时时好睡,乃脾虚困倦也,不必用温胆汤。睡中惊动不安,是心血虚而火动也。盖心虚则惊动,宜清心安神,养血降痰。及胸膈有痰,亦作惊动;又脾胃有伤,郁滞不清,亦惊动不安。此又脾胃与痰所致,非由心血也。宜消食化痰,食去痰除则补脾胃。
  【注 愚按前证。若因心脾气虚有痰,宜用参、朮、茯苓、五味以补心气,当归、芍药、枣仁以养心血,桔红、半夏以开痰滞。若脾肺气虚,胸膈有痰,用补中益气汤以补中气,用胆星、天竺黄以化痰涎。若因饮食停滞而作,用四君子汤以健脾胃,用山楂、神曲以消饮食。若因脾虚而好睡,用五味异功散以补脾气,当归、芍药以生脾血。若因母饮酒,致儿醉好睡者,以甘草、干葛煎汤解之;不应,用四君子汤。】

    证治准绳 【明 王肯堂】

     诸失血证

  小儿九道出血,何为而然?盖人之所有者,血与气也。心者血之主,肺者气之主,气主呴之,血主濡之,荣养百骸,灌溉丝脉,升降上下,荣卫谐和,自然顺适,一或不调,疾由生矣。或外为六淫所侵,内因七情所沮,气乃留而不行,血乃壅而不濡,内外抑郁,不能流注以荣于身,必有妄动之患。叔和以芤脉为失血之义,在七表属阳故也。阳明主乎多气多血,未有不因热而得,盖气血俱热,热郁内逼,失其常度,是以妄行。
  有在襁褓患此证者,固非七情所伤,皆因乳母执着,不自宽释,及咬辛辣之物,流于乳络,儿饮之后,停滞不散,郁蒸于内,亦能动血。或居重帏暖阁,火气熏逼,不令常见风日,积温成热,热极则涌泄,或吐或衄,大小腑亦多血来者。
  有气虚而邪热乘之,则血不能循流故道,渗于诸经,亦生走失之证。其面晄白,脉沉微,血淡紫,口气缓是也。
  又况婴孩脆弱,易虚易实。因热内攻,血随气行,或壅而上逆,或下而忘返,遂有吐血、衄血、泻血、溺血之证。然而血不苟动,因气使之;风不自生,因热而起。由是而论,可以类推。治法先明虚实,审得病源,随经施治,药饵无差,则不失其机要。
  实则小柴胡汤加生地黄、丝茅根,或苦参亦好,并用水煎服;或(口父)咀五苓散合五和汤,亦加丝茅根、苦参水煎;及投消毒饮。次用局方鸡苏丸、三黄丸间服。
  虚则理中汤及人参芎归汤,皆可服。间有医者,见其血盛,以为热极,过投凉剂,遂使血寒不能归源而妄流,其色紫黯而凝滞,或成小片,当服姜、附之剂以温之,自然流畅,毋致妄行为佳。

     吐血

  《全婴论》云:夫吐血,荣卫气逆也。荣者血也,卫者气也。荣卫相济,不失常道,一有所胜,则致妄行。血者水也,决之东则东流,决之西则西流,气之使血,其势如此。巢氏云:血者是有热,气盛而血虚,热乘于血,血性得热则流散妄行,气逆则血随气上,故令吐血也。又或饮食太饱之后,脾胃内冷,不能消化,忽吐所食之物,气血相冲,因伤肺胃,亦令吐血。若久嗽气逆,而目浮肿而嗽吐血者,是虚损也。
  清者为荣,浊者为卫。荣行脉中,卫行脉外。盖荣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故能入于脉。夫荣者阴血也,所主在心,统化在脾,藏内在肝,宣布在肺,输泄在肾,灌溉一身,滋养百脉诸经,由此而生毓焉。然血之所统者气也,故曰:气主呴之,血主濡之。是以气行则血行,气止则血止。阳生阴长,夫倡妇随之道也。若气一伤则变证百出,故妄行则吐衄,衰涸则虚劳,降下则便红,热陷则溺赤,渗于肠胃则为肠风,阴虚阳搏则为崩漏,此皆气有殄戾之乖,而血乃生渗溢之患。然养阴者,可不先知养阳之道乎?小儿患之,多因禀赋积热,或食膏梁厚味,或乳母七情郁火所致。治法,若气虚血弱,当以人参补之;阳旺则阴生血也。若四物汤者,独能主血分受伤,为气不虚也。若左寸关脉数而无力,血虚也,四物汤加参、朮。浮而无力,气虚也,补中益气汤。尺脉数或无力,肾虚也,六味地黄丸。右寸关脉数而有力者,肺胃热也,犀角地黄汤,后用四物汤加参、苓、白朮。尺脉数而无力,阴虚也,用六味地黄丸。若面黄目濇眵多手麻者,脾肺虚也,用黄芪芍药汤。

     衂血

  衄血者,是五脏热结所为也。血随气行,通流脏腑,冷热调和,不失常度,无有壅滞,亦不流溢,血得寒而凝结,得热而流散,热乘于血,血随气发,溢于鼻窍也。又有因伤寒瘟疫,诸阳受病,不得其汗,热无所泄,故从鼻而出也。
  春冬衄者,用生地黄研取汁,加生蒲黄少许,砂糖井花水浸服之,愈。
  秋夏衄者,用车前草一握洗净,同生姜一处研取汁,入生蜜一匙,先拌滓塞鼻,次用新汲水和蜜,并车前草生姜汁饮之,即愈。
  又方:生萝卜取根捣自然汁,仰头滴入鼻管中,即止;次以新汲水和蜜、萝卜汁饮之,良。
  因惊仆气散,血无所羁而致鼻衄者,用异功散加柴胡、山栀。左脸青而兼赤者,先用柴胡清肺散,后用地黄丸。右脸赤,乃肺大肠实热也,用泻白散。鼻色赤,乃脾胃实热也,用泻黄散。微赤,乃脾经虚热也,用异功散加升麻、柴胡。色深黄,用济生犀角地黄汤,后用杨氏地黄散。淡白色,用六君子汤。颊间赤色,用四物汤加山栀。赤甚,用五淋散。小便赤色,用六味丸、补中益气汤。唇色白,用六君子汤;久不愈,用麦门冬饮子。若初病元气未亏,乳食如常,发热壮热,二便秘结,作渴饮水,卧不露睛者,悉属形病俱实,当治邪气。若病久元气已亏,食少发热,口干饮汤,呕吐泄泻,肢体畏寒,卧而露睛者,悉属形病俱虚,当补正气为要。

     便血尿血

  大便下血者,是大肠热结,损伤所为也。脏气既伤,风邪自入,或蓄热,或积冷,或湿毒流于脾胃,或甘食伤于脏腑,因兹冷热交击,疳湿互作,致动血气,停留于内,凝滞无归,渗入肠中,故大便下血也。或有腹胀冷气,在内攻冲,亦令大便下血。又因风冷乘虚,客入脾胃,或瘀血在于肠胃,湿毒下如豆汁,又甘伤于脏,亦能便血。若上焦心脾积热,施注大肠,亦令大便下血也。亡血,脾弱必渴,久则血虚,其人必肌体萎黄,头发不黑矣。
  溺血者,盖心主血,与小肠相合,血之流行,周遍经络,循环腑脏,若热聚膀胱,血渗入脬,故小便血出也。
  经云:肺朝百脉之气,肝统诸经之血。又云:气主呴之,血主濡之。盖荣血为水谷之精气,灌溉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若脾胃有伤,荣卫虚弱,行失常道,故上为衄血、吐血,下为尿血、便血矣。若外感风邪则血鲜,为肠风,内伤则血浊,为脏毒。又热入大肠则大便下血,热入小肠则小便出血。然小儿多因胎中受热,或乳母六淫七情,厚味积热,或儿自食甘肥积热,六淫外侵而成。若因乳母食厚味者,加味清胃散。怒动肝火者,加味小柴胡汤。忧思郁怒者,加味归脾汤。禀父肾燥者,六味地黄丸。儿有积热,小便出血者,实热用清心莲子饮,虚热用六味地黄丸。大便出血者,犀角地黄汤;风邪外侵者,仓廪散。病后元气下陷者,补中益气汤。粪前见血者,四君加黄连制吴茱萸。粪后见血者,四君加吴茱萸制黄连。若婴儿以治母为主,余当临证制宜。

     瘖

  经云:舌者,音声之机也;喉者,音声之关也。小儿卒然无音者,乃寒气客于会厌,则厌不能发,发不能下,致其门阖不启,故无音也。若咽喉音声如故,而舌不能转运言语,则为舌喑。此乃风冷之邪客于脾之络,或中于舌下廉泉穴所致也。盖舌乃心之苗,心发声为言,风邪阻塞经络,故舌不能转运也。若舌本不能转运言语,而喉中声嘶者,则为喉喑。此亦为风冷所客,使气道不通,故声不得发而喉无音也。然或风痰阻塞,或因心经气虚,或因脾之脉络受风,或因风痰滞于脾之络,或因脾气不足,或胃中清气不升,皆足以致喑。大抵此证亦有禀父肾气不足,不能言者;有乳母五志之火遗儿,熏闭清道,不能言者;或儿病津液耗损,会厌干涸,不能言者;或肾气不充,虚火上炎伤肺,不能言者;有惊风中风,不能言者。若遗热与津液耗者,用七味白朮散。清气不升者,用补中益气汤。禀肾不足,与虚火伤肺者,用六味地黄丸。若仰首咳嗽,肢体羸瘦,目白睛多,或兼解颅、呵欠、咬牙等证,悉属肾虚,非地黄丸不能救也。

     卒失瘖

  巢氏云:喉咙者,气之道路;喉厌者,声音之门。门户有暴寒气,客于喉厌,得寒即不能发声,故卒然失音也。不能语者,语声不出,非牙关噤也。

     病后喑

  钱氏论肾怯失音相似病,吐泻及大病后虽有声而不能言,又能咽药,此非失音,为肾怯不能上接于阳故也,补肾地黄丸主之。失音乃卒病耳。

     癎瘥语喑

  巢氏《病源》云:小儿发癎瘥后,六七岁不能语,乃风癎发之时,口眼相引,或目睛上摇,或手足瘈瘲,或脊背强直,或颈项反折,屈搐如数,皆由小儿当风取凉,乳哺失节之所为也。而癎发瘥后,不能语者,是风癎。因儿衣厚汗出,以儿乘风取凉太过,为风所伤得之。其初发之状,屈指如数,然后发瘈瘲是也。心之声为言,开窍于口,其癎发虽止,风冷之气,犹滞心之络脉,使心气不和,其声不发,故不能言语也。

     不寐

  经曰:阳明,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又曰:胃不和则卧不安。夫人身之卫气,昼则行于阳,夜则行于阴。阳主动,阴主静。寤则魂魄志意散于腑脏,发于耳目,动于肢体,而为人身指使之用;寐则神气各归五宫而为默运之妙矣。若脾胃气盛则腑脏调和,水谷之精各各融化,以为平和之气。若胃气一逆,则气血不得其宜,腑脏不得其所,不寐之证,由此生焉。当用四君、远志、酸枣仁。肝肾虚热者,六味丸。心血不足者,真珠母丸。思虑过度者,归脾汤。精神短乏者,人参养荣汤。病后余热者,酸枣仁汤。胆虚不得眠者,人参竹叶汤。肝火不宁者,加味小柴胡汤。振悸不得眠者,四君、生姜、酸枣仁。夜啼惊哭不寐,各详别证,当参求之。

     喜笑不休

  经曰:心藏神有余则笑不休。又曰:在脏为心,在声为笑,在志为喜。又:火太过曰赫曦,赫曦之纪,其病笑谑狂妄。又云:少阴所至为喜笑。又云:精气并于心则喜。此数者,皆言属心火也。若笑不休,呻而为腹痛,此水乘于火,阴击于阳,阳伏热生,狂妄谵语,不可闻,心之损矣。扁鹊云:其人唇口赤色者可治,青黑者死。若肾水虚涸,不胜心火,而喜笑不休者,用六味地黄丸。肝火炽盛,能生心火,而喜笑不休者,用柴胡清肝散。余兼别证,各从其证而参治之。

     继病

  继病者,以他人相近,病能相继,故曰继病。女子气血上为乳汁,下为经水。小儿饮交乳且病,况其大分已荣于胎,而乳汁之漓可知,能无使儿病乎?则又何鬼神之咎为也!《千金》炙伏翼熟嚼哺儿,而怀妊者带伯劳鸟毛白马眼,不能滋荣气血,乃徒剥裂禽兽。
  海藏云:坐者为相继,死者为传尸。有脉而无气,谓之尸厥;有气而无脉,谓之行尸。
  丁奚、哺露、客忤、无辜,四异病也。
  阳易、阴易、百合、狐惑,四奇病也。

     渴

  洁古论渴有三种:
  一者,实热积于心脾,烦躁,大渴引饮,宜白虎汤。谓不因吐泻大病,忽然而作。
  二者,因久病,或取转过度,致脾虚引饮,宜白朮散。
  三者,因患湿热病,热结膀胱,小便不利,大渴引饮,有表里证者,宜五苓散主之。
  《百间》云:小儿唇红如丹即发渴,红甚焦黑则危笃。若三焦虚烦作渴者,用三黄汤。伤寒后唇口焦者,用白虎汤、竹叶汤。泻利作渴者,用四苓散之类,常治暑积。心脾烦渴引饮者,用白虎汤。下痢脾虚作渴者,用七味白朮散。
  热结膀胱,小便秘渴者,用五苓散。上焦虚热者,用四君子汤。膏粱积热者,用清胃散。脾胃积热者,用泻黄散。中气虚热者,用异功散。肾水虚热者,用六味丸。其余疳证发热,各详本证。胎禀所致者,当各审其因。若悞用寒凉降火,脾胃复伤,则腹胀而为败证矣。
  海藏云:治发渴,四君子加干葛、枇杷叶,先以枣汤煮过炙干,用各等分,入木瓜少许,同煎服,亦治虚渴法也。

     湿热

  小方脉论小儿渴病吃水,大多腹胀泄泻,此病得之心脏热,心与小肠合,小肠亦受热,小肠既热,其气上行,奔胃口,致孩子吃水,其水待奔小肠,被小肠气热,渗泄不及,转入大肠。如治之先下淋药。后下凉心脏药,然后止渴,乃效。此五苓散证也。

    幼幼近编 【明 陈治】

     尾骨痛

  痛甚属痰,二陈加木香、陈皮、前胡、黄蘗、知母。至阴分作痛,属阴虚湿热,六味丸加当归、牛膝、防己、黄蘗、知母、肉桂、红花。

    方

  白藓皮汤 【《千金方》】  治小儿客鬾挟实。
  白藓皮 大黄 甘草各二两 芍药 茯苓 细辛 桂心各十八铢
  右七味(口父)咀,以水二升,煮取九合,分三服。

  葛花解酲汤 【《钱氏直诀》,下同】
  白豆蔻 砂仁 葛花各五钱 干生姜 白朮 泽泻 神曲炒黄,各二钱 白茯苓 陈皮 人参 猪苓各一钱半 木香五分 青皮三钱
  右为末,每服二钱,白汤调服。薛己曰:按前汤气味辛散,不得已用之耳。盖酒病服之虽效,频服则阴损元气,折人长命,可不慎哉!

  菖蒲丸 治心气不足,不能言语。
  石菖蒲 赤石脂各三钱 人参五钱 丹参二钱 天门冬 麦门冬各去心,一两,焙
  右为末,蜜丸菉豆大,每服十丸。若病后肾虚不语,宜服地黄丸。

  止汗散 治睡而自汗。
  故蒲扇烧
  右为末,每服三钱,温酒调下。

  吉氏家传方 治小儿患后声不出。
  酸枣仁去壳,一钱 白茯苓半钱 朱砂二钱
  右件为末,丸如豆大,每服一丸,人参汤下。

  通关散 治小儿惊风并退,只是声哑不能言。
  天南星炮为末 每服婴孩半字,三五岁半钱,八九岁一钱,豮猪胆汁调下,令孩儿吃咽入喉中,便能言语。

  集验方 治小儿惊退而哑,不能言语。
  木通銼 防风去芦 川升麻 羚羊角屑 桂心以上各半两 甘草炙,二钱半
  右件药捣为粗散,每服一钱,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入竹沥少许,更煎一两沸,不计时候,量儿大小加减服之。
  又
  腊月牛胆酿天南星不拘多少
  右研细,每服半字,薄荷汤调下,临卧服。儿大者,服一字至半钱。

  千金大补心汤 治小儿癎瘥后,风冷留滞于心络,使心气不和,语声不发。
  黄芩 附子炮去皮脐,各一两 石膏 半夏 远志肉各四两 生姜六两 饴糖一斤许 大枣二十枚 桂心 甘草 茯苓 地黄 阿胶 麦门冬各三两
  右件药(口父)咀,每服一大撮,入前饴糖半匙许,水一盏半,煎半盏服之。

  中风失音方 《圣惠》治小儿中风,失音不语,舌根强硬。
  陈酱汁半合 人乳二合
  右件药相和令匀,少少与儿服之。

  张涣竹沥膏 治小儿中风,失音不语,牙关紧急。
  竹沥依法旋取 地黄汁 蜜各半合,已上搅匀 桂心为末 石菖蒲一寸九节者取末,各一两
  右件都一处调匀,慢火熬成膏,硬软得所,如皂子大,每服一粒,取梨汁化下。

  救生菖阳汤 治小儿中风,昏迷不语。
  石菖蒲 天麻 生乌蛇肉 全蝎 白僵蚕 附子炮去皮脐 羌活 人参 白附子各半两
  右为粗末,每服三钱,水二盏,生姜五片,薄荷五叶,煎至一盏,滤去滓,温热,时时服。

  醒脾散 治小儿惊搐后不语。
  甘草炙,一钱 冬瓜子 防风各半两 人参一分
  右件为细末,每服一钱,用水一盏,入竹叶数片,灯心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滓,食后,温服,临卧。

  伤寒失喑方 茅先生治伤寒失音,语不得。
  金毛狗脊 甘草各等分
  右为末,每服一钱,用黄蜡一块,指头大,水六分,同煎四分服。

  集验方 治小儿伤寒失音,不能语。
  桂指面大 右含桂口中,渐渐声音如旧。

  人参芎归汤 【《证治准绳》,下同】  治九道血妄行。
  人参 川芎 当归酒洗,各半两 荆芥二钱半
  右,每服二钱,水一盏,煎七分,温服无时。

  黄芩丸 治小儿衄血,吐血,下血。
  黄芩为末
  右炼蜜丸如鸡豆大,三岁一丸,浓盐汤下。柏叶石榴花为末,吹鼻,治衄血吐血。一方:定州磁器末,治呕血,破血,止血。

  茅花汤 治鼻衄不止,吐血,下血。
  茅花一大把
  右,水三盏,煎浓汁一盏,分二服,即瘥。无花,根、梗代之。兼治血痢黑痢。

  四物汤 治血虚发热烦躁,或晡热作渴,头目不清。若因脾虚不能生血者,用四君子汤。
  当归 熟地黄各二钱 芍药 川芎各一钱
  右,水煎服。

  犀角地黄汤 治伤寒温病,失于表汗,致内有瘀血,吐血,面色黄,大便黑,及疮痘出,多以此解之。
  犀角镑 牡丹皮各一两 生地黄汁八钱 赤芍药七钱
  右,每服二钱,水煎服。

  黄芪芍药汤 治衄多岁,面黄眼濇,多眵手麻。
  黄芪三两 羌活半两 甘草炙 升麻 葛根 芍药炒黄,各一两
  右,每服三钱,水煎服。按此手足太阴阳明药也。然血虚久则阳亦虚矣,故血不足则麻木,阴虚火动,变证百出,实非风也。此出升阳滋阴例。

  人参黄芪散 治血劳客热,消瘦倦怠,口燥咽干,日晡潮热,五心烦热,盗汗胸满,食少作渴,咳吐时有脓血。
  天门冬去心,三两 半夏 知母炒黄 桑白皮 赤芍 黄芪 紫菀 炙草 鳖甲醋炙,各半两 白茯苓 柴胡 秦艽 生地黄 熟地黄 地骨皮各二两 人参 桔梗各一两
  右銼散,每服三五钱,水煎服。一方有生姜。

  柏枝饮 治小儿衄血、吐血。
  柏枝干者 藕节干者
  右,等分为末,三岁半钱,藕汁入蜜沸汤调下。一方,白芍药为末,磨犀角汁调,治咯血衄血。

  辰胶散 治小儿吐血。
  阿胶炒 蛤粉等分 辰砂少许
  右为末,和粉红色,三岁一钱,藕汁和蜜调下。

  紫参散 治吐血。
  紫参 山栀 生地黄各一两 刺蓟一分,烧灰 乱发一分,烧灰俱存性,已上捣罗为极细末,次用 蒲黄 伏龙肝各一分,并细研
  右件都拌匀,每服半钱至一钱,煎竹茹汤调下。

  汤氏地黄丸 治荣中热及肺壅鼻血生疮,一切丹毒。
  生地黄 赤芍药 当归 川芎各等分
  右(口父)咀,水煎去滓,量大小加减服。如鼻衄临熟入生蒲黄少许,生疮加黄芪等分,丹毒加防风等分,同煎,累验。

  麦门冬饮子 治吐血久不愈者。
  五味子十粒 麦门冬去心 黄芪各一钱

  龙胆丸 治小儿衄不止。
  黄连 龙胆草各等分
  右为末,糊丸如小豆大,三岁三十丸,或作散子,以浓盐水送下。

  蘗皮汤 治小儿衄血。
  蘗皮 当归身 人参 生地黄各五分
  右,水煎服。

  槐花散 治衄血。
  槐花炒,一两 蒲黄半两 川百姜一分
  右捣罗为细末,每服半钱,新水调下。

  蘗皮汤
  蘗皮 山栀子各一两 甘草炙,半两
  右(口父)咀,三岁一钱,水一小盏,煎三分,去滓服。

  胶黄散 治小儿大衄,口鼻内出血不止。十五六岁儿阳盛,多此病。
  阿胶一两 蒲黄半两
  右为末,三岁半钱,生地黄汁微煎调下,食前服。

  五倍丸 治小儿大便下血,如肠风脏毒。
  五倍子干
  右为末,炼蜜丸如小豆大,三岁三十丸,米汤下。

  诃灰散 治小儿因疳大便有血。
  诃子烧灰存性
  右为末,米汤调下,食前服,三岁一钱。

  桃胶丸 治小儿小便出血,阴茎中痛。
  桃胶一块,如枣大
  右,水一盏半,煎三分,日进三服。下石子如豆,石尽止药。

  火府散 治小儿小便出血。
  木通 生地黄 甘草 黄芩
  右为末,水一盏,煎六分,不时温服。

  车前散 治热盛积于小肠,甚则尿血。
  牡蛎半两,烧为粉 车前子 甘草炙微黄銼 川(石卜)硝各一分
  右捣罗为散,每服以水一小盏,煎至五分,去滓温服,量儿大小加减,不拘时服。

  三黄汤
  黄芩 黄连 黄蘗各等分
  右,水煎服。

  圣惠黄连散 治小儿心肺积热,渴不止,咽喉干痛。
  黄连去须 川升麻 白茯苓 麦门冬去心焙 射干 元参 甘草炙微赤銼 桑根白皮 黄芩各半两
  右件药捣粗罗为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入青竹叶七片,煎五分,去滓,入蜜半合,更煎一两沸,放温,时时与儿呷之。

  麦门冬散 治小儿心肺热壅,口渴不止。
  麦门冬去心 栀子仁 犀角屑 甘草炙 知母 黄芩各半两
  右为散,每服一钱,水一盏,入竹叶七片,煎五分,不计时候服,亦可量儿大小加减服。

  圣惠银饮子 治小儿热渴不止。
  银五两 石膏 寒水石 蚕蛹茧各二两
  右件药,以水三升入银石三味,煎至一升去银石,次下蛹茧煎至七合,去滓,每服半合,不计时候,温服之,量儿大小加减。

  瓜蒌根散 治小儿热渴不止,烦闷。
  瓜蒌根三分 黄芩 知母各半两
  右件药捣罗为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入小麦:粟米一百粒,煎至五分,去滓,不计时候,温服,量儿大小以意加减。
  又方
  瓜蒌根三分 黄芩半两 小麦半合
  右件以水三盏,煎取一盏,去滓,不计时候,量儿大小以意加减。
  又方
  生葛汁 竹沥各二合
  右件汁相和令匀,不拘时服半合,量儿大小加减。

  茅先生胡黄连散 治小儿诸渴及疳渴,解诸热。
  胡黄连 麦门冬 干葛 元参 甘草炙 枇杷叶炙去毛
  右各等分为末,每服一钱,水七分一盏,生姜一片,同煎五分,后放蜜三五滴,同煎至四分,温服。

  圣惠芦根散 治小儿壮热不止。
  芦根 黄芪蜜炙 人参 甘草炙 麦门冬 知母各半两
  右件粗罗为散,每服一钱,以水一小盏,入竹叶七片,粟米一百粒,煎至五分,去滓,不计时温服,量儿之大小,以意加减。

  婴孺麦门冬汤 治小儿夏天服药大下后,胃中虚热,渴欲饮水。
  麦门冬 甘草 龙骨各四分 枳实 黄芩 茯苓 人参各三分
  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为三服。服此汤后,渴不止,取水芹煮浓汁饮之,间汤服之,甚者恣意与之服。

  芦根饮子 治小儿壮热渴,兼吐不止。
  生芦根切,五合 淡竹青皮 人参各八分 桔梗五分 知母一钱 粟米三合
  右以水五升,煮之一升半,量儿大小与之服。

  瓜蒌汤 治小儿热渴,或吐下后虚热渴。
  瓜蒌五分 黄芩三分 知母 芦根各二分 生米二合 麦门冬三合
  右切,以水五升,煮二升,如饮浆水度服之。

  钱氏白朮散
  人参切去头 白朮 木香 白茯苓去皮 甘草銼炒 藿香叶各一两 干葛二两,銼
  右为粗末,每服一钱至二钱,水一盏,煎至五分温服。如饮水者,多煎与之,无时。

  小方脉论方 治渴先下淋药。
  郁金 滑石各一两 旱莲子半两
  右件为末,每服半钱,煎葱汤调下,急进三服凉心药。
  又 欲止渴,先凉心脏。
  乌贼鱼骨 海浮石各一两 蒲黄炒半两
  右末,每半钱,用枇杷叶汤下。

  仲景酸枣汤 治虚劳烦不得眠。
  酸枣仁炒一钱 甘草 知母炒 茯苓 芎藭 生姜各五分
  右,水煎服。

  本事鳖甲丸 治胆虚不得眠,四肢无力。
  鳖甲 酸枣仁炒 羌活 黄芪炒 牛膝酒炒 人参各一两 五味子五钱
  右为末,炼蜜丸梧子大。

  本事真珠母丸 治肝胆二经因虚内受风邪,卧则魂散而不守,状若惊悸。
  真珠别研细,七钱半 当归 熟地黄各一两半 人参 酸枣仁炒 柏子仁各一两 犀角屑 茯神 沉香 龙齿各半两
  右为末,炼蜜丸小豆大,辰砂为衣,每服二十丸,白汤下,日午夜卧各一服。

  人参竹叶汤 治虚烦不得眠。
  人参 竹叶 甘草各二钱 半夏 小麦 麦门冬各一钱五分
  右每服二三钱,姜二片,粳米一撮,水煎服。

    单方

  小儿中蛊欲死者:甘草半两,水一盏,煎五分服,当吐出。 【《千金方》】

  小儿中蛊下血欲死:捣青蓝汁频服之。 【《圣惠方》】

  小儿年至四五岁不语者:赤小豆末,酒和敷舌下。 【《千金方》】

  舌蹇语吃:川椒以生面包丸,每服十粒,酢汤送下。 【《救急方》】

  治小儿吐血:烧蛇蜕皮末,以乳汁服之,并治重舌。 【《千金方》】
  又:取油三分,酒一分和之,分再服。

  小儿尸疰劳瘦,或时寒热:用鳖头一枚烧灰,新汲水服半钱,日一服。 【《圣惠方》】

  小儿哭疰:梳头垢,水服少许。 【《千金方》】

  治小儿悞吞针:取磁石如枣核大,或吞或含,其针立出。

  治小儿悞吞铁物等:用艾蒿一把剉,以水五升,煮取一升,服之即下。

  治小儿蠷螋咬,绕腹匝即死,连捣蒺藜叶敷之。无叶,子亦可。
  又:取燕窠中土,猪脂和敷之,干即易之。

  治小儿悞为诸骨及鱼骨刺入肉不出者:水煮白梅肉研烂,调象牙末,厚敷骨刺处自软。【《医学纲目》】

  小儿悞吞钱:用炭烧红急捣为末,煎汤呷,士效。 【《古今医统》】

  治小儿卒腹皮青黑:以酒和胡粉敷上。若不急治,须臾便死。仍灸脐上下左右去脐半寸,并鸠尾骨下一寸,凡五处各三壮。

  母有娠,乳儿有病如疟痢,他日亦相继腹大,或发或差:以红纱袋盛夜明砂,与儿佩之。【海藏方】

  小儿生十余月后,母又有娠,令前儿精神不爽,身体痿瘁,名为鬾病。用伏翼烧灰细研,以粥饮调下五分,日四五次。伏翼即蝙蝠也。【《圣惠方》】

    医案

  张从政《儒门事亲》曰:陈州长吏一小儿,忽病寐而不寤。一日,诸医作睡惊治之,或欲以艾火灸之,或欲以大惊丸及水银饼子治之。其父曰:此子平日无疾,何骤有惊乎?以子之病乃问于戴人,戴人诊其两手脉皆平和。戴人曰:若惊风之脉当洪大而强,今则平和,非惊风也。戴人窃问其乳母,曰:尔三日前曾饮酒醉否?乳母遽然笑曰:三日前夫人以煮酒见饷,酒味甚美,三饮一罂尽而睡。陈酒味甘而恋膈,酒气满乳,儿亦醉也。乃銼甘草、干葛花、缩砂仁、贯众煎汁,使饮之,立醒。

  一小儿悞吞一铜钱,在咽中,不能上下,诸医皆不能取,亦不能下,乃命戴人。戴人熟思之,忽得一策,以净白表纸令卷实如箸,以刀纵横乱割其端,作鬅鬠之状;又别取一着缚针钩于其端,令不可脱,先下咽中,轻提轻抑一探之,觉钩入于钱窍,然后纸卷纳之咽中,与钩尖相抵;觉钩尖入纸卷之端,不碍肌肉,提之而出。

  王纶《明医杂着》曰:杨永兴子七岁,停食吐泻后,好睡,睡中兼惊,久治不愈。余曰:好睡是脾气虚困也,善惊是心血虚怯也。盖心为母,脾为子也。此心火不能生脾土,用补中益气汤及六味丸加鹿茸治之而愈。

  《薛氏医案》曰:治一小儿言迟患泄泻,声音不亮,杂用清热等剂,声如痖,饮食少思,去后多在侵晨。朝用地黄丸加五味子,夕用补中益气汤,其泄顿止;却专服前丸,不两月,其言渐亮而愈。

  一小儿白睛多而黑睛少,吐泻后喉喑口渴,大便不实,朝夕悉服地黄丸而痊。后患泻,其喉复喑,仍服前丸遂愈。

  一小儿壮热吐血,或兼衄血,又腮鼻准赤色,乃肺胃积热,用济生犀角地黄汤四剂,而血并止。后因母饮酒复作,用清胃散,母子服之而愈。

  一小儿吐血不止,鼻准赤色。审其乳母有郁热,用加味归脾汤、加味逍遥散,母子并服各数剂,血少止;又用八珍汤加柴胡、牡丹皮而愈。

  一儿因母屡恚怒,发热吐血,或时衄,用加味小柴胡汤之类,治其母并愈。后其母因劳役兼怒气,致儿患惊搐,或用抱龙丸,又加吐血。予以加味逍遥散,母子病愈。厥后乳母仍劳役发热,此儿即惊搐,或吐血,或衄血,母用补中益气汤,子用犀角地黄汤,顿愈。

  一小儿十岁,因伤厚味吐血,用济生犀角地黄汤,解食毒,清胃热;又用四君、牡丹皮、升麻调补脾胃而愈。惟肢体倦怠,两手作麻,用黄芪芍药汤数剂而安。

  一小儿吐血,因乳母火郁发热,两胁作痛,后吐血,以加味归脾汤加吴茱萸制黄连治母,儿不时饮数匙,月余并愈。后因母怒,吐血寒热,儿亦吐血,先用加味小柴胡汤二剂,后用加味逍遥散治其母悉愈。

  一女子年十四岁,因惊寒热发搐,服镇惊之药,更吐血,寻衣撮空,身如炙,烦躁不眠,饮食不入,脉洪大而无伦次,按之豁然而空。用加减八味丸料二剂,诸证悉退。脉息按之如丝,无气以动。用人参一两煎服不应,仍用人参一两、附子五分,二剂元气顿复。

  一女子十三岁,因怒吐血,咬牙发搐,用加味逍遥散加钓藤钩而愈。次年出嫁。怀抱郁结,胸满食少,吐血面赤,此因肝火动而血热,脾气虚而不能摄血也,用六味丸及归脾汤加山栀、贝母而愈。

  一小儿十四岁,发热吐血,属足三阴虚,余谓宜补中益气汤以滋化源,不信,仍用寒凉降火,前证愈甚。或谓曰:小儿未有室,何肾虚之有?参、芪补气,奚为用之?余述丹溪先生云:肾主闭藏,肝主疏泄,二脏俱有相火,而其系上属于心,心为君火,为物所感则相火翕然而起,虽不交会而其精亦暗耗矣。又褚氏云:男子精未满而卸女,以通其精,则五脏有不满之处,异日有难状之疾。正此谓也。遂用补中益气汤及六味地黄丸而愈。

  王少参孙女年十二岁,脾胃素弱,后成疳证,发热小腹膨胀,坚直,大便溏泻,气喘咳嗽,彻夜烦躁不睡,鼻塞眼暗谵语,其脉大而无根。用人参一两,附子三分,腹胀渐减,脉渐敛;然犹寻衣撮空。鼻孔出血,用六味地黄丸料二服如脱;乃昼服独参姜附汤,夕服地黄丸料,脉渐有根,诸证渐愈;又用六君子汤,补中益气汤而痊。

  一小儿停食夜惊腹涌,服消食丸,泻数次,寻衣撮空,面青黄或色白,此脾土受伤,肺金休囚,肝火旺而然也,先用异功散加升麻以补脾土,用六味地黄丸料以滋肝血,稍定,各二剂渐愈;即用补中益气汤、六味地黄丸,间以异功散而痊。

  一小儿膝痈,误触其膝,出血甚多,患前证恶寒面白,此阳随阴散而虚寒,用十全大补汤加附子三分四剂,未应;用人参一两,附子五分,姜、枣煎服,稍定;又二剂,顿退;又朝用异功散,夕用八珍汤而安。

  一小儿伤风表汗后,患前证,恶风面白,手足冷,用补中益气汤加五味子,汗顿止而诸证渐退;又用四剂而安;乃服十全大补汤而愈。

  一小儿喜笑,常作不安,面赤饮冷,手足并热,先用黄连泻心汤,末二服稍定;又用六味地黄丸料,煎服顿愈。常服此丸则安,月许不服仍复作,又服,愈矣。

  一小儿患前证,面青赤,此肝心二经风热所致也,用柴胡栀子散、六味地黄丸渐愈;又因乳母大怒发热,先用加味柴胡汤,又用加味逍遥散,母子服之并愈。

  一小儿年十四岁,用心过度,饮食失节,喜笑不休,脉洪大而虚,面色赤而或白,予用补中益气汤而愈。次秋科举,饮食劳倦,前证复作,或兼谵语,脉洪大,按之微细如无,用人参一两,姜、枣煎服稍定,又三服而愈。又因劳役用心,自汗作渴烦躁,似癎证,先用当归补血汤二剂顿安,又十全大补汤而寻愈。

  一小儿七岁,闻雷即昏倒,不知人事,此气怯也。以人参、当归、麦门冬各二两,五味子五钱,水一斗,煎汁五升,再以水五升煎滓,取汁一升,合煎成膏,每服三匙,白汤化下,服尽一升,自后闻雷自若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116-内外伤辨惑论-金-李杲 下一页 117-内府秘传经验女科-明-龚廷贤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