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养生秘旨-清-马齐-·1卷

首页 > 09医藏-0869部 > 1-养生秘旨-清-马齐-·1卷


  养生秘旨 清 马齐

  孙真人卫生歌

  天地之间人为贵,头象天兮足象地,父母遗体宜宝之,“洪范”五福寿为最。卫生且要知三戒,大怒大欲并大醉。三者若还有一焉,须防损失真元气。欲求长生须戒性,火不发兮心自定,木能去火不成灰,人能戒性还延命,贪欲无穷忘却精,用心不已失元神,劳形散却中和气,更仗何因保此身。心若太费费则竭,形若太劳劳则怯,神若太伤伤则虚,气若太损损则绝。世人欲识卫生道,喜乐有常嗔怒少,心诚意正思虑除,顺理修身去烦恼。春嘘明目夏呵心,秋 冬吹肺肾宁,四季常呼脾化食,三焦嘻出热难停。发宜多梳气宜炼,齿宜数叩津宜咽,子欲不死修昆仑,双手揩摩常在面。春月少酸宜食甘,冬月宜苦不宜咸:夏日增辛宜减苦,秋来辛减略加酸,季月少咸甘略戒,自然五脏保平安,若能全减身康健,滋味能调无病难。春寒莫放绵衣薄,夏月汗多宜换着,秋冬觉冷便加添,莫待病生才服药。唯有夏月难调理,伏阴在内忌冰水,瓜桃生冷宜少餐,免至秋来成疟痢。心旺肾衰色宜避,养肾固精当节制,常令肾实不虚空,自然强健无忧虑。

  大饱伤脾饥伤胃,太渴伤血多伤气,饥餐渴饮莫太过,免致膨 伤心肺。醉后强饮饱强食,未有此身不生疾,人资饮食以养生,去其甚者自安适。食后徐行百步多,平摩脐腹食消磨。夜半灵根灌清水,丹田浊气切须呵。饮酒可以陶情性,剧饮过多防百病。肺为华盖倘受伤,咳嗽劳神能损命。慎勿将盐来点茶,分明引贼入人家。下焦虚冷令人瘦,伤肾伤脾防病加。坐卧防风来脑后,脑后受风人不寿,更兼醉饱卧风中,风入五内成灾咎。雁有序兮犬有义,黑鲤朝北知臣礼,人无礼义反食之,天地神明终不喜。

  养体须当节五辛,五辛不节反伤身,莫教引动虚阳发,精竭荣枯病渐侵。不问在家并在外,若遇迅雷风雨大,急宜端肃畏天威,静坐澄心须谨戒。恩爱牵缠不自由,利名萦绊几时休,放宽些子留余福,免致中年早白头。顶天立地非容易,饱食暖衣宁不愧,思量难报罔极恩,晨夕焚香频告解,身安寿永福如何,胸次平夷积善多,惜命惜身兼惜气,请君熟玩卫生歌。

  可惜歌

  可惜许,可惜许,可惜元阳宫里生,一点既出颜色枯,百神泣送真阳去。三魂喜,七魄无,血败气衰将何补,弄元真物属他人,赤宅元君谁做主?劝世人,须慕道,休慕色,慕色贪淫有何益?不念形骸积渐枯,逢人强说丹砂力。丹砂力,人不识,谁人肯向身中觅,灵源经里号真铅,丹华诀内名金液。三茅真君唤作一,子得一时万事毕,圣人秘一不能传,不晓分明暗如漆。一神去,百神离,百神去后人不知,几度欲说不欲说,临时一点泄天机。一神离,百神悲,日后形悴却如痴,我今念念说向汝,说时又恐泄天机。男子修成不漏精,女子修成不漏经,精不漏兮身不朽,经不漏兮可长生。若晓此玄玄外法,便是长生物外人。

  长生歌

  与君直说长生理,世上能有几人知。争名逐利心如火,那个回头问道机,哀哉忙忙世上人,个个不醒似梦里。夜眠昼走岂知老,贪恋荣华秋复春。秋复春兮去如飞,不学长生待几时。长生有路无人走,只在眼前人不知。君不知兮为君指,还丹大要在神水。真人炼就结成铅,真铅结汞龙凤髓。腻如膏,白如雪,神仙留下真秘诀。炼归元海号还丹,万神灵兮三尸灭。三尸灭兮寿数多,把定灵关降龙虎。三千功行自能灵,返老还童归洞府。运匹配,逆顺取,坎男离女喜同归。自古神仙诀尽同,人人认取本来宗。朝朝只在君家舍,何劳外觅走西东。劝君急急早须修,莫待红颜变白头。忽然至宝离身去,永劫千生何处求。

  青天歌

  青天莫起浮云障,云起青天遮万象,万象森罗镇百邪。光明不显邪魔旺。我初开廓天地清,万户千门歌太平,有时一片黑云起,九窍百骸俱不宁。是以长教慧风烈,三界十方飘荡彻,云散虚空体自真,自然现出家家月。月下方堪把笛吹,一声响亮振华夷,惊起东方玉童子,倒骑白鹿如星驰。逡巡别转一般乐,也非笙兮也非角,三尺云墩十二徽,历劫年中混元斫。玉韵琅琅绝郑音,轻清偏贯达人心,我从一得鬼神辅,入地上天超古今。纵横自在无拘束,心不贪荣身不辱,闲唱壶中白雪歌,静调世外阳春曲。我家此曲皆自然,管无孔兮琴无弦,得来惊觉浮生梦,昼夜清音漏洞天。

  养生铭

  怒甚偏伤气,思多太损神。神疲心易役,气弱病来侵。勿使悲欢极,常令饮食均。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嗔。亥寝鸣云鼓:晨兴漱玉津,妖神难犯己,精气自全身。若要无诸病,常当节五辛。安神宜悦乐,惜气保和纯。寿夭休论命,修行在本人。若能遵此理,平地可朝真。

  却病十法

  静坐观空,觉四大原从假合,一也。烦恼现前,以死譬之,二也。常将不如吾者强自宽解,三也。造物劳我以形,遇病稍闲反生庆幸,四也。宿业现逢不可逃避,欢喜领受,五也。家室和睦,无交谪之言,六也。众生各有病根,常自观察克治,七也。风露谨防,嗜欲淡泊,八也。

  饮食宁节毋多,起居务适毋强,九也,觅高明亲友,讲开怀出世之谈,十也。

  病有十不治

  操欲 淫,不自珍重,一也,窘苦拘囚,无潇洒之趣,二也,怨天尤人,广生烦恼,三也。今日预愁明日,一年常计百年,四也。室人噪聒,耳目尽成荆棘,五也。听信师巫祷赛,广行杀戮,六也。寝兴不适,饮食无度,七也。

  讳疾忌医,使虚实寒热妄投,八也。多服汤药而涤肠胃,元气渐耗,九也。以死为苦,与六亲眷属常生难割舍之想,十也。众生诸苦,病居第一。愚者以苦生苦,如蚕作茧,智者于苦灭苦,如鸟脱笼。余悲众生障深,难即解脱,书之以作方便法门耳。

  长生在惜精论

  钟离师曰:长生不死由人做。长生亦有道乎,昔箕子序六极曰:凶短折。则知人之不能永年者,亦自戕其生也。譬诸草木方长,从而折之,鲜有能畅茂者矣。盖人身三宝曰精气神者,人谓修丹须断淫欲,养生者当以此为第一义也。或曰:炼精者,炼元精,非交感之精,岂在淫欲之断乎?不知元精与淫佚之精本非二物,凡人未交感时,身中无处有精,《内经》云:肾为精府,又云:五脏各有脏精,井无停泊之所。盖此时精皆涵于元气之中,未成形质,唯男女交感,此气化而为精,自泥丸顺脊而下,至膀胱外肾而施泄,则此精即为渣滓之物,而曰交感之精矣。是其生于真一之中,则为元精;漏于交感之中,则为淫欲。其为元气则一也。是以修仙家只留得精住,则根本壮盛,生气日茂。若欲心不息,灵根不固,此精日耗,元气日少,渐渐竭尽而死矣。乃世人于交感时,手按尾闾,闭其淫佚之精,谓之留精不泄。不知留精者,当留于未成形质之先,若俟其成质而后止之,则此精已离肾府,而神气已去,使败秽之物积于腰肾之间,致酿成奇癖之疾,何其愚哉?而盲师又诳之曰:宜引此精自尾闾夹脊双关而止,乃为返精补脑,名泥水金丹。噫!是杀人而不操刃者也,能逃天谴乎?然则人之欲留精者,必于平时清心纯念上做工夫始得。

  前修格言

  《太上玄镜》曰:纯阳上升者谓之气,纯阴下降者谓之液,气液相交于骨脉之间谓之髓,相交于膀胱之外谓之精。心气在肝,肝精不固,目眩无光;心气在肺,肺精不固,肌肉瘦弱;心气在肾,肾精不固,神气减少;心气在脾,脾精不固,齿发浮落。五脏之中,肾为精枢,心为气管,真精在肾,余精自还、下曰:真气在心,余气自归元府。

  吕祖师曰:精养灵根气养神,此真真外更无真,神仙不肯分明说,迷了千千万万人。

  又曰: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佩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彭祖曰:可惜可惜真可惜,自家有宝人不识,将来送于粉骷髅,却向人间买秋石。

  又仙真曰:尾闾不禁沧海竭,九转神丹都谩说,总有斑龙顶上珠,难补玉堂关下阙。

  寥阳师曰:夫人身中元气,日日发生,只为不知保养,故被二邪侵削。何为二邪?风寒暑湿之邪,喜怒哀乐之邪,日夜攻伐,所以元气耗竭,遂至于亡。真人知道保命,在留得元气住,故敢人升元精、保元气,合做一处,至坚至固,不耗不散,禁得二邪侵伐,然后能长生久视。

  施肩吾曰:气是添年药,心为使气神,能知行气主,便可作仙人。

  谭紫霄曰:神犹母也,气犹子也,以神及气,如以母召子,孰敢不至?刘赤脚曰:神气自然,如子母相爱,只为尘情相隔,不能相见,若去了一分尘情,即有一分升降。

  李清庵曰:心归虚寂,身入无为,动静俱忘,到这里精自化气,气自然化神,神自然还虚。

  丘长春曰:修行须要三全。戒思虑,神全;戒言语,气全;戒色欲,精全。又要三满:神满,不思睡:气满,不思食;精满,不思欲。

  或问:前修格言既闻命矣,下手之工夫若何?曰:顾人之用力何如耳。吾之所以谆谆于惜精者,盖以色心易动,欲火难禁,情念一兴,精离肾府,或随溺而出,或流溢于外,岂必交感而后泄哉?故曰:有感于中,必摇其精。此古人避色如避仇之说也。是当于欲动之时,急转念头,即行调息之法,呼接天根,吸接地根,内有所事,则欲亦可回,始虽强制,久则自然。如纵其淫泄,则百媚红颜,断送万万千千少年的性命;一堆黄土,埋藏多多少少盖世英雄。

  兴言及此,宁不寒心?是以圣贤专为后嗣计,自有天然之节制,何也?男子十六而精通,二十以前两日复,三十以后十日复,四十以后月复,五十以后三月复,六十以后七月复,故曰六十闭户,乃时加爱养,以为寿命之本也。否则,虽勤吐纳导引服饵药石何益哉?唯能保守此精,则气壮神全,长生可渐致矣。或曰:人有一饮而倾四坐,日拥侠邪二八以为乐,乃年老而未艾,有疏仪狄,屏骊姬,以二戒为竞,竞未艾而艾,此曷以故?曰:是系于人之所禀不同耳,然鲜有不伤于所恃者,唯能爱生可延生也。

  修行始事

  初学修行,当先认炉鼎。《九真玉书》曰:修丹者,先正其炉。炉者鼎之外垣,身是也。炉分八门,曰耳目口鼻,是为 。阖辟之户既认明的,须理会安炉立鼎。慎起居,节饮食,调寒暑,少眠睡,收拾身心,惩忿窒欲,惜精、惜气、惜神,使四大安和,神完气足,则此身方成炉鼎,可为入药之基矣。然未敢遽议行火。盖初入门之人,斫丧既多。此身是个虚器,大药未生而行火候,则虚阳上攻,适自焚其躯也。须营静室,室不宜太明,太明则伤魂;不宜太暗,太暗则伤魄;室中只设一香炉,一灯檠、一静几、一禅榻而已。须办肯心,此事若非真为生死,鲜不中道而辄。故必立志坚刚,割舍不系,直前不回。常观此身如牵牛入屠市,步步近死,既以死为念,则步步弃割,虽有境物纷华在前,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念念尽忘:此身亦舍,何况其他?纵遇患难,永无退心,必不以缘分浅、根气薄而自暴自弃也。须屏众缘,盖学道之人,第一要断缘简事,如内接家务,外综世事,不唯劳形役心,牵缠业障,留恋人我,何时得了!必屏除之。所谓旧缘渐减,新缘莫结也。

  次学打坐,须浓铺茵褥,使身不苦,解宽衣带,使气不滞,塞充垂帘,正身端坐,耳对肩,眼对鼻,鼻对脐,坐毋倾侧,毋倚靠,要安舒,要自然。息不可粗,不可促,不可闭:不可抑,出入往来,务令绵绵。不可着意,念起即觉,觉之即无,所谓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若能如此,自然四大轻爽,即安乐法门也。然打坐最是难事,若内无静定工夫,不免束心太急,致生狂疾,如何坐得安稳?昔有武人慕道,礼师以求打坐,师不许上蒲团,令供薪水之役。如是岁余,乞容一坐。师曰:此蒲团一上便不可下了,汝自思之。因其固求,乃使之坐。坐未半时,求下甚急。师令抬大石压其两腿,疼不可忍,大声曰:我以杀人为事!旧性复发。师叱而逐之。其人去而复返曰:事师久矣,幸赐一诀。师曰:我适以石压汝足,汝觉疼乎?曰:疼。师曰:疼处就有道。其人遂大悟,安坐而成道。今之学人,只舍不得这疼,倘真为生死事大,若父子天亲如何可割?则思一日无常,子亦难代,身中自有真种子在也。夫妇恩情如何可割?则曰: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一天。身中配偶何乐如之,一切家中所有所用如何舍得?则曰:来时空手,去亦空拳,无常买得不来否也。参透此间,忍得此疼,一刀两段,何道之不可成哉!

  产药川源论

  元精生于肾,仙家借肾府为发生之地,不是用肾,乃向肾中作用。此肾为产药川源也。人或不知,即谓两肾中间别有一穴,真阳伏藏于内,修丹但用真火,逼出这点真阳以为用耳。岂知身中所有,皆后天渣滓之物,仙家不用。若果有元气伏于一穴之内,亦是渣滓矣。故经曰:水者,大丹之根源也。天一生水,其位在北,其卦为坎,乃吾身药物所产之处也。夫元精生于肾,使非静翕则不能生,故作丹必心气下交于肾,肾含受而翕聚之,然后能成变化而生元精也。心气下交,只是凝神入气穴耳。凝者非凝聚也,夫神至灵至妙,潜天潜地,如何凝聚得?但息念而返神,神返于心而不外驰,则气亦返于身,渐渐沉入于气穴矣。气果有穴乎?葆真子曰:人之元阳真气,散于四肢百骸之间,为视听言动之用,岂有区区藏伏一穴之理?若指一处而注想之,终必成疾,修丹者不可泥于凝神入气穴之言也。此金丹大道,唯借肾为发生之地,以其为气之会、故曰气海;以其深而在下,故曰气穴;以其为金华所生,故曰华也。作丹只要气沉到此处,非用魂注想之谓也。元太虚曰:凝神入气穴之法无他,只是收视返听、回光内照而已。夫回光内照,非执着所在而用意观照之也,不过静虚以返神于内。其实观无所观,照无所照,而亦未尝不观照也。下手之功何如?诀曰:专处致柔,在乎忘情识。忘情识之捷,在乎心息相根据。心息相根据。则情识不期忘而自忘矣。是息也,出入有声谓之纵,出入不尽谓之滞,往来频促谓之喘,不纵不滞不喘,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庶乎心息相根据自然矣。然舍“调”之一字,其奚以?或上机之士,但觉念起,即用调息,略照一照,无念即止,不可太着意也。如以意照之,则累照者多矣,又须加一忘字。盖忘与照一而二,二而一者也。当忘之时,其心湛然,未尝不照;当照之时,纤尘不染,未尝不忘,其忘乃真照也。或有随照而昏散者,因平日千思万虑,纷扰之甚,宅无一主,一旦骤然收拾,把持不定,故随照随乱也。治之如何?才觉妄动,即融妄归真,归之岂外于忘照这些工夫耶?此正动静之机,神一出即收回之说尽矣。使照之而不胜,不可强制,且去应事以遣之,亦不可随乱而流,俟其平和,即忘之照之也。夫修炼至此,又岂有他术哉?只是采取先天之气,以为金丹之丹也。张紫阳曰:采者,采真铅于肾府;取者,取真汞于心田。钟离师曰:肾中藏伏父母之真气,所谓铅也。铅中有真一之水,曰铅中银。肾气传肝气,肝气传心气,心气自涵而为液,所谓砂也。液中有正阳之气,曰砂里汞。传行之时,以法制之,使肾气不走失,气中采取真一之水,心液不耗散,液中采取正阳之气。盖不采而采,采而不采,不取而取,取而不取。陈虚白所谓身心不动为采药也。至如火候、药物,真火本无候,大药不计斤。白玉蟾师曰:心者,神也,神即火也,气即药也,以火炼药而成丹,即是以神驭气而成道也。夫修炼而至于成道,则神气浑融,婴儿显象。婴儿者,即我一灵真性,纯阳不杂耳。白玉蟾师又曰:人但心中无心,念中无念,纯精纯气谓之纯阳。仙家只是教人养神,因人迷溺嗜欲,不能一刀两段,故设为长生之说以诱之。人贪长生乃肯去做,一心修炼养气,其实借炼精炼气以系此心,养得元神灵妙,非是元神之外,精气别结一个婴儿也。然必静虚之极,无我之至,始得脱胎神化。李清庵曰:身外有身,未为奇特,虚空粉碎,方是全真。旨哉!旨哉。

  精气神论

  或问:紫阳师曰,炼气者,炼元气,非呼吸之气。然则元气恶乎在耶?曰:元者混于杳冥恍惚之中,而实不离于呼吸之气者也。朱紫阳曰:天地只是一气,自今年冬至到明年冬至,唯这一个呼吸,呼是阳,吸是阴。玄同子曰:呼乃气之出,故属冬至之后,大则为天地一岁之呼吸,是以仙家千绪万端,譬喻不过呼吸二字而已。问:人身一呼一吸谓之一息,而经言调真息,又言胎息,果呼吸之息欤?曰:人身一日,一万三千五百呼,一万三千五百吸,一呼一吸,谓之一息。《丹经》曰:天地呼吸于内,故长久。人能效天地呼吸于内,亦可与天地同其长久。但常人之息以喉,则元气亦随之而出耳。

  且以调息之法言之,盖调久则神愈凝,气愈微,久之又久,则鼻息全无呼吸,止有微息在脐上往来,与婴儿在母腹中一般,所以谓之胎息。乃神气大定,自然而然,非有作为也。然此要在忘机绝念做工夫,故曰:心定则息自调,静久则息自定。修炼至于胎息,而后气归元海。气归元海而寿无穷矣。世有教人抑息者,抑则勉强以制之,非自然之妙也。《丹经》曰,服气不伏气,伏气非服气,服气不长生,长生须伏气。盖服者如鱼吞水,入者即出,不能存也;伏者如猫捕鼠,使气不走泄,结而成丹即含光,所谓内气不出,外气不入也。或又问:紫阳师云炼神者,炼元神,非思虑之神。二者果有异乎?曰:心也,性也,神也,一也。以其禀受于天,一点灵明谓之元神;后来为情识所移,则此 没于其中,遂成思虑之神。其实元神浑浑沦沦,不亏不欠。人能回光返照,去其情识,则此思虑者,莫非元神之妙用矣。或曰:精气神之在人也,均谓之宝,均所当重也。然紫阳师以神为君,以精为主。夫人之有身,动静语默,皆此气为之运用,是故气聚成形,气散则绝命,气独非人之本乎?曰:精神固非二物,神气原不相离,三者一以贯之者也。而元精、元气、元神主宰于其间,自然相生而不穷耳。故紫阳师云:元神见则元气生,元气生则元精产。是以元精炼交感精,以元气炼呼吸气,以元神炼思虑神,二物混成,与道合真,自然元精固而交感之精不漏,元气住而呼吸之气不出,元神全而思虑之神不起。修丹者,修此三者,故全也。

  仙师六字治病诀

  此诀治五脏六腑之病,即呵、呼、 、吹、嘻、嘘也。以呼而出脏腑之毒瓦斯,为泻,呼字;以吸而探天地之清气,为补,吸字。凡入室静坐,扣齿,咽津,先念呵字治心,念毕即徐徐吸之,出多入少,俱勿令闻声。盖闻则气粗,反伤气也。如此六度。倘口内有液,咽下一口亦可。

  次念呼字治脾,次念 字治肺,次念嘘字治肝,次念嘻字治三焦,次念吹字治肾,悉如呵字法,各六度,是为三十六小周天也。又看何脏腑受病,如目病,即念嘘嘻二字,如前法各十八遍,总之为三十六,连前为七十二,谓之中周也。又根据前法,念六次;各六度、是为三次三十六,合前共计一百单八,为大周,曰百八诀也。凡遇各脏之病,即根据各诀行之,不拘时候,大约阳时,不拘以数限。总之三百六十以应周天之数,尤为神妙。然修养家又谓肾无泻法,故曰四时常用嘻,八节不须吹也。又考《四时常摄论》,春,肝气盛者,调嘘气以利之;夏,心气盛者,调呵气以疏之;秋,肺气盛者,调 气以泄之,冬,肾气盛者,调吹气以呼之。此治于未病之意,不在区区药石间也。

  神水滋养法

  吕祖曰:舌上之水,可以活人,但要知天机潮候,每日根据时下上。面东静坐,舌抵上 ,自然舌上二窍神水逆流,心液滋合,一如潮涌,充满口颊,上润顶门,中注五岳,分作三咽,送下丹田。

  行之十日,肌肤莹润,面色光泽,百日功成,永照心经诸疾矣。

  天机潮侯

  初一日子午末。二日丑未初。三日丑未正。四日丑未末。五日寅申正。六日寅申末。七日卯酉初。八日卯酉正。九日辰戌正。十日辰戌末。十一日巳亥初。十二日巳亥正。十三日巳亥末。十四日子丑初。十五日子丑正。十六日子丑末。十七日子午末。十八日丑未初。十九日丑未末。二十日寅申初。廿一日寅申末。廿二日卯酉初。廿三日卯酉正。廿四日卯酉末。廿五日辰戌初。廿六日辰戌末。廿七日巳亥正。廿八日子午初。廿九日子午正。三十日子午末。盖此时人身气血亦朝至顶也。

  八段导引法

  (亦可却病,又名八段锦)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

  闭目冥心,总以求静。坐法以左脚后跟曲顶肾根下动处,不令精窍漏泄,谓之握固。

  叩齿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头面谓之昆仑。叉两手向顶后,数九息,勿令耳闻。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

  移两手心掩两耳,先以第二指压中指,弹击脑后,左右各二十四次。

  微摆撼天柱。

  摇头左右顾,肩膊转动,二十四次。

  赤龙搅水精。

  赤龙者,舌也。以舌搅口齿并左右颊,待口中津生。

  漱津三十六,神水满口匀;一口分三咽,龙行虎自奔。

  液为龙,气为虎。

  闭气搓手热。

  以鼻引清气,闭之少顷,搓手甚急,令热极,鼻中乃徐徐放出气。

  背摩后精门。

  精门者,腰后外肾也。合手心摩毕,收手握固。

  尽此一口气,想火烧脐轮。

  闭口气,想用心火下烧丹田,觉热极,即用后法,丹田在脐轮下一寸三分。

  左右辘轳转,两脚放舒伸。

  俯首摆撼两肩三十六次,后将两脚放开舒直。

  叉手双虚托,低头攀足频。

  先叉手相交,向上托空三次,后以两手向前攀脚心十二次,乃收足端坐。

  以候逆水上。

  喉中津液生,如未生,再用搅水法。

  再漱再吞津;如此三度毕,神水九次吞。

  谓再漱三十六,如前口分咽,乃为九也。

  咽下 响,百脉自调匀;河车搬运讫,发火遍烧身。

  摆肩并身二十四,及再转辘轳二十四次,想丹田火自下而上遍烧身体,想时口鼻皆闭气少顷。

  邪魔不敢近,梦寐不能昏;寒暑不能入,灾病不能侵。

  子后午前作,造化合乾坤;循环次第转,八卦是良因。

  法于甲子日夜半子时起首行时。口中不得出气。唯鼻中微微放清气,每日子后午首各行一次。然此修仙家能也,凡人事忙,不必拘定,但一日之中得身闲心静处,便是下手所在,多寡随行可也。

  丹阳祖师回阳固本十六锭金诀

  一升便提,气气归脐,一降便咽,水火相见。

  凡修养家,以鼻为天门,以口为地户,地户常闭。天门常开,故此法只以鼻息为候。

  遇鼻入息曰吸,即便升气,将下部前后着力一提,气气归脐也。遇鼻出息曰降,即便放身自在,徐徐出气,咽津一口, 然有声,亦以意存送于脐中,乃是一降便咽,水火相见也。盖脐中乃真元所聚之处,真气悉藏于此,原胎息之所也,凡咽纳之际,若有津液,尤为妙也。一升一降,使气相会,心肾相合,水火相见,所以谓炼成离女液,咽尽坎男精也。如此行之,不计度数,不拘时候,要行即行,要止即止,一身之后,脐轮火炽,两肾汤煎,腹中气转,如雷之鸣,小便渐减,久而百病皆除,延年益寿矣。

  积气生精

  积气生精,不外神气相守之功,虽功同而用则异也。凡精不足者,与欲开关者,俱宜用积气生精之功。凡神气不足者,与开关后者,俱宜用神气相守之功,若人于酒色财气、思虑过度,耗其精神者,丹田空虚,下元虚冷无力,入房易败,种子不结不射,宜于玄关行真息升降。于子后午前,或食少腹虚之际,运机用息,内联呼吸,每于此玄关升呼降吸,为一息,俱会于命蒂之处。行真息即生真气,有真气即生真精,是积息正所谓积气也,积气正所谓生精也。何也?真息乃气之阖辟,真气乃精之父母,故炼士欲积气生精;须于积息中求之,每节积三十息,咽津一口,共积至十二节,以合周天一年三百六十日之数,数完自觉气满精生矣。行旬日功,禁欲节劳,保守精气,自有奇验。久久行之,则精气生旺,诸病不生,开关之功全赖于此。凡一节三十息完,生华池神水一满兑,是验也。若津液不生,功夫不到,必须另为。

  炼精化气

  夫炼精化气,乃逆行法也。欲知仙凡之隔,当知顺逆之分。经曰:顺则成人,逆则成仙是也。顺行则致一身之气化而为精,是以阳变阴,乃成人之道也。凡人有所感触而兴起者,或交感忍而不泄,或梦觉交而未遗,犯此者,精虽未:泄,然念头驰动,而流珠便欲去人,其精己离各脏腑,奔出于肾,凝聚于阴跷、会阴等处矣。由是其精有从溺出者,有结为悬痈者,有闭其窍溺不通者,有变为赤白浊者,有变为淋沥者,有致遗精不禁者,有凝结为痔漏者,有积久不泄,遂致一溃倾命者,种种遗患,难以尽举。仙翁所以怜悯世人,立此炼精化气之法;以却其病,以延其年,非大有福缘者,不能遇此。须要知其聚精当为何时,及其炼精为何功耳。如前云感触兴起、交媾不泄、梦交未遗者,非所谓聚精之时耶?此时能根据法行炼精化气法十余转,则运所聚之精悉化为气,又何有疾患哉?久久行时,则能使精元完固而可无漏矣。此炼精化气之法,人实难明其义。譬精犹水泽也,能以法运精使升,不犹地气腾其水泽为云雾乎?气升作甘津降下中黄,不犹云腾化作甘津以敷九野乎?精出于肾,止聚于一处,到此复上泥丸,降下中黄,则散于一身四大矣,《易》所谓黄中通理是也。诀曰:平气定其息,以手握龙身,鼻息用力提,龙神往上奔,神龙归大海,阴跷上暂停,自南转北去,须臾到命门,驾起我白驹,挽着辘轳行,夹脊三关过,曹溪上太清,兴云布甘雨,阵阵落黄庭,行此运气法,百病不来侵。炼士请细玩之,乃有得也。

  仙师口诀

  凡视听言动,皆我神也。欲行功,须先以意收回所散之神,次聚内外两肾中间之气,常兜二子向上,一遇阳生,即以左手中指掩马口,右手双指紧抵阴跷穴,随怒目切牙,吸鼻,咽气一口,驼腰憋腹,着力提搐入泓池水内,瞑目端坐,习静调息,息息归根,务令纯熟。又加导引按摩,吹吁呼吸,如有津液,漱咽下丹田。此乃筑基炼己之法也。

  凡行坐动,须从缓缓,若存若忘,不可急忙取效,所谓急则反受其敌也。迨夫调弄习惯,则放去收来多由得我矣。每泓池中水火相见了,鼻中重吸一吸,咽气一口,则津液心火都下入丹田。

  咽时即搐外肾,便津气 有声,然后徐徐稍放出气,如此谓之一次,少停再行。或略睡便起,不必拘于时候,要在次第行之。初次行一九,次七加之二九,至三九四九,数多为妙。然亦不可执定数目,恐劳神耳。

  已上法行之一年,则下田自实,第二年方可运用河车法。若神气充溢于四肢,津液流通于上下,谓之水火既济。使阴阳交媾于丹田之内,后行河车转运,使真气循环于一身之间。必须宁神定息静坐,先搅左关二十四,后搅右关二十四,次搅双关二十四。左右两膊,一前一后,更换相扇,共四十八。左右歪肩,共四十八。左右手屈伸二十四。顾左肩一十四,右肩一十四,仰头一十四,点头一十四。正立起,以手扶物,左脚屈伸二十四,右脚屈伸二十四。鞠躬,左右手舞足蹈二十四。将身向前凹脊,两手握固,大搅双关二十四。行毕少坐,方可起身。盖凡漱炼津液,为生心汞。汞为神水,炼至华池皆化为铅,一意常照泓池水中,乃两肾中间。肾生精,精化气。气者,大也。为聚火烧丹,每于子午卯酉四正时,可常叩齿集神炼之。液在下田则化为气。

  一见金精发现时,盒饭肘后飞炼,一撞三关,逆流直上,气冲泥丸,如戽水相似。凡定中药生,急急采之,肘后飞过,先过尾闾为第一关,次夹脊为中关,玉枕为三关。要闭塞两耳,耳乃肾之门户,勿使走泄。头顶紧缩,着力提,过尾闾,有九窍,上有四十二骨节,直透泥丸,犹日月之飞腾黄道也。第二关,如前法提起,飞过夹脊二窍。第三关,复如前法提起,飞过玉枕,有九窍。然此关颇难开,须闭息令紧,以大白牛车力如礼打之状,亦不能放。头顶气从肾中生,从夹脊直透上脑,其时药物都从顶门过,须臾觉脑门如火热且重,即缓缓抬身,徐徐放气,自明堂两眉间飞下,即吞入腹中,解化为水,经洞房,入黄庭,渐渐变成黄芽矣。近有修真之士,不得真诀,未能聚火,未能炼铅,丹田无药,下手便行搬运周天火候,妄致气血奔驰,虚阳冲脑,令人头晕目眩、耳聋、鼻流清涕,岂不深可惜哉?正所谓腹内若无真种,犹将水火煮空铛耳。诀云:按巽骨,攀心窍,此中消息谁知道,牙关咬定是秘传,从此元神入怀抱。此盖不用心,而以手行火候,正无为之工夫也。用左手按尾闾,尾闾即巽骨也。右手行火候,火候即周天火也。如斗柄之指十二辰,而心不动,至静中不知身之为我,我之有身,真液下咽。 有声,每滴有一铢,以二十四铢为进一两,水应坤策也。此只是八口,紫阳师云:口八八刀。盖指每灌漱津液,一口分三咽,咽之有声,止八口也,定中胎息自动,情极而嘘,如春池龟息,动三十六为进一两,火应干策也。一抽一添,一进一退,乃为周天火候,正所谓周天息数微微数,玉漏寒声滴滴符。如此行持,不记年月、直待脱胎神化,方为了当。

  日用经

  饮食有节,脾土不泄。调息寡言,肺金自全。动静以敬,心火自定。宠辱不惊,肝木以宁。恬然无欲,肾水自足。

  固精法

  人生之精,每生于子时。此时盘膝正坐,手齿俱固,先提玉茎如忍小便状,鼻即收气有声,直至丹田始满,口始微微放气,一放一收,要想脐中出入,每行七次。或阳举,亦以此法行,自倒矣,收气宜长而洪,放气宜微而缓。

  运气法

  凡运气,必先提谷道如忍大便状,鼻即收气,存想从背脊逆上泥丸,注意顷之,鼻方放气,即想下归丹田。

  健脾胃法

  《内经》云:人身背项下七节之旁,内有小心。小心者,命门也,男子藏精,女子系胞,常借胃土之功,胃弱则不能振精。精者,五谷之华,凡不寐、多思、手心热耳鸣、目眩诸火症,皆相火也。治之之法,一搓一兜,左右换手,九九数足,真精不走。一日之内,辰戌丑未四时,食后净室端坐,鼻收气闭住,左手将外肾连囊向上紧兜,右手在脐之上,心之下,用力横搓,默数三十遍,气急,口作嘻字吐出,调息再行,如此九次。却换右手兜,左手搓,亦九次。久行脾胃大健,精力强壮,饮食多进。

  翻江倒海法

  昔人谓大饱则脏气不流通,因生众疾,故中年人以节饮食为本。又云食取补气,不饥则已,过饱而以药物消化,尤伤和气。只须闭口,用脐下转气,左七右八,名为翻江倒海,如此不计遍数,自然嗳气,而饱者宽矣。又直下一口气,名为凿山开道,用之大验。东坡云:脾胃恶湿。水饮宜少,脾胃恶寒,生冷宜节。

  泻命门大法

  戌亥二时,上床仰卧,枕高四指,四肢宜伸,以鼻收气于右肾,火从口中嘻出,默数百次。却以右肋着席卧,蜷两足,钩两腿,一手掩脐,一手掩外肾。古人云:三焦须是卧嘻行。又云:睡如猫,精不逃,睡如狗,精不走。是为养元之大法也。

  擦肾治频诩法

  老年夜起频诩,亦一病也。昔林某频诩,一道人教以擦肾法。每卧时坐床垂足,解衣闭气,舌柱上 ,目视顶,提谷道,以手擦两肾 穴各三十六,少息,至四十九、至四十一,多多益善,行之旬日,果称奇妙。

  擦涌泉穴令腰足轻快法

  每日趺坐,两足相向,闭目握固,缩谷道,一手扳足趾,一手擦摩足心,至极妙,少息、再行,日五六度,能令步履轻捷。昔欧恩忠晚年患足疮,痛不可忍,得此法,用之三日而愈。盖此穴在足心,湿气皆从此入也。

  睡诀

  卧时必须蜷足、侧睡,以敛其形,若仰卧则神荡矣。

  固手指诀

  手不固,则心血不生。若行功时,必须将大拇指捏在四指根间,握固而定。

  固齿诀

  齿不固,则经络不通。若行功时,必须口紧闭,牙齿着实咬定,而不可放也。

  舌诀

  行功时必要舌抵上 ,则舌下玄膺穴开矣。此穴开,真气可流通于周身百节,若闭无益。

  坐诀

  身必正,头必直,背脊如铁柱,盘膝端坐,以眼垂帘,观鼻、观脐。如身屈曲、头缩,气即不能通矣。

  眼诀

  坐时开眼,则神不聚,须宜闭之。或想上下左右,则将瞳神向之便是。倘修大道眼要垂帘,养病必要闭目藏神,方为有益。

  漱唾诀

  行功时将舌抵上 ,舐久则生津,津生则漱之,漱之则咽下四分,留下六分,以俟火炎而润下,如平常时,漱津满口,分为三咽,泪然有声而下,不必存留。

  抚摩诀

  身不抚摩,则气不通畅。于清晨将两手搓热,将头面并夹脊、肾 擦极热便止。自然周身畅快而多益矣。

  摆身诀

  饮食后,将两手搓热,于脾胃间抚摩。再将两手握拳,绞固于胸前,横摆腰间七次,左右转腹亦各七次,须臾胃运而食消矣。

  运手诀

  手不运,则手肢不遂。每朝将左右手把手前骱绞扭,不计遍数,或在热面水内把手骱绞扭更妙,使老年再不手抖。日日为之,不可间断。

  运足诀

  足不运,则足力不健。行步时须将脚丢如踢球状,如此时常行百数步,则足力永健旺矣。

  去汗诀

  客汗不发,其邪气不得出,正气不能扶,而疾难奏功。倘遇病,如疯痨蛊胀痈嗝等症,必须发大汗三日方妙。

  暖丹田诀

  治小肠虚冷疼痛,端坐,两手摩丹田,闭息行功,运气四十九口。

  三不动诀

  肾不动,精全;身不动,气全;心不动,神全。三圆三全,自然成仙。

  三满诀

  精满不思色,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

  四大忌

  一年之忌,不可过劳、大怒;一月之忌,不可大醉;一日之忌,不可过饱;终身之忌,不可清晨时常受气。

  四少诀

  口中要言少,心头要事少,肚里要食少,晚间要睡少。

  洗眼方用皮硝六钱,清河水一碗煎七分,每次带热洗七次,每日照前,一年之后,瞳目光明矣。

  洗眼日期正月初五日 二月初一日 三月初四日 五月初六日 六月初四日 七月初二日 八月初一日九月初三日 十一月初六日 十二月初五日 四、十两月不洗。

  光绪十九年手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1-一得集-清-心禅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