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序

首页 > 07诗藏-0322部 > 03诗集-46部 > 12-台湾诗乘-清-连横 > 1-序


自序

  「台湾通史」既刊之后,乃集古今之诗,刺其有系台湾者编而次之,名曰「诗乘」。子舆有言,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是诗则史也,史则诗也。余撰此编,亦本斯意。

  夫台湾固无史也,又无诗也。台为海上荒土,我先民入而拓之,以长育子姓,艰难缔造之功多,而优游歌舞之事少;我台湾之无诗者,时也,亦势也。明社既屋,汉族流离,瞻顾神州,黯然无色,而我延平郡王以一成一旅,志切中兴,我先民之奔走疏附者渐忠励义,共麾天戈,同仇敌忾之心坚,而扢雅扬风之意薄;我台湾之无诗者,时也,亦势也。清人奄有,文事渐兴,士趣科名,家传制艺,二三俊秀始以诗鸣,游宦寓公亦多吟咏,重以舆图易色,民气飘摇,侘傺不平,悲歌慷慨,发扬蹈厉,凌轹前人;台湾之诗今日之盛者,时也,亦势也。

  然而余之所戚者则无史。无史之痛,余已言之。十稔以来,孜孜矻矻,以事「通史」;又以余暇而成「诗乘」。则余亦可稍慰矣。然而经营惨淡之中,尚有璀璨陆离之望。是诗是史,可兴可群。读此编者,其亦有感于变风、变雅之会也欤!

  辛酉花朝,台南连横序于台北大遯山房。
 
题词

  遗山野史少陵诗,今日于君并见之。千古才人一枝笔,相怜传世总伤时。

  难得知书有细君,十年相伴助文情。从来修史无兹福,半臂虚夸宋子京。

  掌故搜罗三百年,几多佳句集毫颠。任公尚有游台稿,好采遗珠续后编。

  鹿耳鲲身壮海东,延平剑气尚磨空。不须更写沧桑感,还我河山指顾中。

  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吴兴陈其采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2-卷一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