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正统道藏太玄部-真人高象先生金丹歌-宋-高先

首页 > 03道藏-1689部 > 06正统道藏太玄部-113部 > 78-正统道藏太玄部-真人高象先生金丹歌-宋-高先
真人高象先金丹歌
  经名:真人高象先金丹歌。一篇,高象先撰,出於北宋时期。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真人高象先金丹歌
  高先,字象先,朐阳人也。余素昧平生,祥符六年,因四明传神僧禹昌,始得识公面於京师。佳其负才学而轻名壮,陶陶然以酒自娱;又视其眼光溢脸,叹日:真明了人也,始与定交,然莫测有他卫。洎七年秋,观公《承醉答诸宫高负外歌》一首,几二千言,虽朝上帝问道西华,率皆寓言。其排邪斥伪、娇正归真,真一之道也。余不佞春秋六十四矣,学道四十年问,百师千友,万言亿术,皆蒙蒙相授,迷迷相指,其皎然明白若象先是歌者,未之前闻。余惧览者目为狂怪之词,不悟至真之道,遂为注解,以示将来。
  歌曰
  东海高先真作怪,一个了心无比大,塞破乾坤造化炉,跳出阴阳生死海。
  雄哉权握天地机,上苍不许自身奇,闲谈王霸浑多事,锋错不露将谁知。
  忆昔余年十四五,明经早欲干明主,壮心不伏低时才,遂弄栈毫业词赋。
  赋成龌龊翻自鄙,篆刻雕虫安足贵,旋操洪笔落宏词,将应大中天子制。
  前年攘臂来京辈,曼倩飞书方自荐,酒酣览镜照客容,遽骇潘安鬓华变。
  舍鉴抚膺吁自语,倏忽浮荣宁足慕,金阙遂抛方正科,玉京上应神仙举。
  神仙举业竟何以,万卷无师问深旨,何殊乘舰泛尾间,南北东西渺无际。
  八月十五天清明,闭关思道心冥冥,兀然四大生虚白,不觉一灵升太清。
  太清四顾何漫漫,水晶宫殿冰相钻,巍巍双阙横云端,玉牌金篆题广寒。
  广寒宫中有平道,倒景未升天未晓,绛凤紫鸾柄碧林,白鹿黄猿睡瑶草。
  以指叩关声未已,有吏开关问行止,遽报高先字象先,思真不觉飞魂至。
  仙官得旨听然入,有顷双童出相揖,玉宸有命召先生,霞披飘飘玉趾急。
  双童引去黄金砌,绛节霓旌森羽卫,雉扇双开见粹容,再拜鞠躬俟天意。
  玉宸谓我凡问子,矣矣修真肯如此,急征仙籍问仙名,仙官答云有名字。
  举世何人识河车,子当西去求西华,西华夫人掌枢纽,使当指与真丹砂。
  仍命双童为前导,缥缥渺渺凌飞霞,百万里兮何咫尺,倏然已抵金天涯。
  朱曦半出扶桑东,轻云夹之光幢蒙,百花摘引如长虹,抓楹攫槛皆虹龙。
  琳琅琪树何青葱,天风四触声玲珑,珠玑宝殿森其中,双童指曰西华官。
  宫中彩仗何昭晰,有女方年十七八,鬓发缤纷垂暮云,素容轻淡凝春雪。
  双童前宣玉宸旨,送到象先高处士,已题仙籍有仙名,夫人为指长生理。
  夫人受命双童去,揖坐从容与仙语,万卷仙经传世问,不遇真人安得悟。
  夫人为我张华筵,珊瑚玳瑁寒相鲜,纷羽驾兮飞云耕,召双童兮邀彩鸾。
  群仙集兮祥云聚,天乐铿鍧声四举,滴沥金浆带露倾,婆娑丹凤和云舞。
  素容潜溢兮朱颜酡,献酬交错兮欢何多。夫人顾我兮歌短歌,圣贤莫若邱与轲。
  借问邱轲今何在,空留冢墓高嗟峨。前豪后杰循一辙,溺名涛兮沈利波。
  甘随石火风灯去,莫有柄心追大罗。红尘此日佳吾子,摆落浮荣如脱屐。
  向来虔奉玉宸言,为君析理长生事。君不见古皇问道崆峒室,虽得宏纲未全悉,
  回头蜀国访峨眉,天真皇人与真一。真一之道何所云,莫若先敲戊己门。
  戊己门中有金子,金子便是黄芽根。黄芽根为万物母,母得子兮为鼎釜。
  日月魂华交感时,一浮一沈珠自飞。明珠飞到昆仑上,子若求之凭罔象。
  得之归来归绛宫,绛宫蒸入肌肤红。肌肤红,鬓发黑,北斗由兹落死籍。
  大哉九十日成功,髻霏乔山有遗迹。又不闻,叔通从事魏伯阳,相将笑入无何乡。
  准连山作《参同契》,留为万古丹中王。首日乾坤易门户,乾道男兮坤道女。
  世人不识真阴阳,茫茫天下寻龙虎。日为离,月为坎,日月为易相吞啖。
  金乌死,玉鬼生,万物生因天地感。天地氤氲男女娠,四象五行凭辐辏。
  昼夜屯蒙法自然,焉用孜孜看火候。采有时,取有日,采兮取兮须慎密。
  勿使骊龙惊觉来,天真丧去明珠失。万一留心契上清,上清非道胡能升。
  眼前有路不知处,造空伏死徒冥冥。返精内视为团空,脐下强名太一宫。
  先想神炉峙乎内,次存真火炎其中。常当半夜子时起,采日月华投鼎裹。
  妄将津液号金精,漱下丹田作神水。自云冲妙符希夷,脱胎十月生婴儿。
  劳神疲思良可叹,往往容色先人衰。有烹金石为九还,砂中抽汞丹取铅,
  团作一斤安土釜,炎炎凡火相烹煎。其中方色各归一,依稀亦有黄芽出,
  似是而非迷杀人,往往饵之成疯疾。忽断盐,忽断谷,或阳兮孤柄,或阴兮寡宿,
  或向隅而坐忘遗照,或遁迹兮探山穷谷,或饵便溺为九还,或炼桑灰为大丹,
  或阴采兮复阳,采沂精气兮冲泥丸。何事千岐并万路,埋没真诠无觅处。
  草仙拍手笑方归,人间四大飒然悟。悟来嘿嘿心自知,腾腾兀兀都无机。
  信哉,端坐盘陀石,始觉奇之,又怪之。尝闻古仙有遗语,探山不是修真所。
  许错长寻偃月炉,游遍雄都并会府,二年出处当京国,求个同人求不得。
  遍历英才与隽才,未尝失口谈真寂。有客通衢情忽忽,双睛激电如惊鹊,
  浑浑行当草小问,鹦中一鹤孤突兀。迤逦潜随复潜视,神骨虽奇容色悴。
  此必高才下位人,揖坐从容询姓氏,答我江陵王者孙,祖先世列荆南君,
  旋属建隆真主出,听然纳玺称蕃臣。我昔少年心胆雄,文场一战魁草公,
  岂思一射失前望,武陵曾荐阿房宫。踪迹因兹沈下吏,九品公裳青宁地,
  折腰趋入谒刺史,阶下一拜不如死。早是徒劳顾飘荡,那堪枉被相诬罔,
  由赖汉绍明霍光,得全首领归南阳。旋辱天王需恩渥,一命遗催尉西洛,
  自嗟薄命非贵人,退归南海怡天真。负郭良田几百顷,禾黍离离堕云颖,
  王租输外有余储,足养嵇康懒惰性。去岁惊闻王御史,尝把文章奏天子,
  向来已庾麋鹿心,不顾丝纶重及此。外龙诸葛徒权奇,今日升平何所施,
  拂衣安得修仙子,九天高约云为梯。独步长阶方自适,喜辱先生问尘迹,
  各当拥手登酒楼,酒酣高歌豁胸臆。武阳鸿锺百余列,速饮连倾不得歇,
  直宜泼向沃焦山,大江须枯海须竭。坐中笔我一千言,龙门浩浩倾词源,
  势央昆仑塞渤淤,声撼天关摇地合。数百言兮何磊落,囚龙掣断黄金索。
  霹雳一声泾水湄,云中推下马头雹。数百言兮何高奇,虚籁寒生琼树枝。
  谁将宋玉倚天剑,秋空截断双虹蚬。数百言兮何清苦,霜猿斗月月当午。
  霸陵衰柳怯秋风,金谷残花愁暮雨。数百言兮何达观,万象强名声一断。
  大哉真觉觉来心,一切圣贤拂如电。雄哉朴凸歌中毫,宝之未敢呈吾曹。
  正当覃士急栈锤,纸价恐增朝夕高。奇君手有谪仙笔,奇君身有谪仙骨。
  吾皇丰爵安得摩,蛟龙不是池中物。我有赤龙天上诀,有口人问未曾说。
  奇君雄负天仙才,不惜天机为君泄。庸儿莫笑作虚狂,为君一跃大罗月。
  真人高象先金丹歌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77-正统道藏太玄部-盘山栖云王真人语录-元-王志谨 下一页 79-正统道藏太玄部-真诰-梁-陶弘景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