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正统道藏太玄部-龙虎还丹诀-宋-李真人

首页 > 03道藏-1689部 > 06正统道藏太玄部-113部 > 112-正统道藏太玄部-龙虎还丹诀-宋-李真人
龙虎还丹诀
  经名:龙虎还丹诀。宋李真人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龙虎还丹诀
  李真人述
  望江南龙虎诀
  初学道,须认得真铅。采取铅中金白雪,却将金雪作丹田,方始见重玄。
  真铅者,是铅中丹砂也。此丹砂从无而生有,从有而还无,禀冲和气而生,谓之丹砂,亦日河车,亦日炼秋石,亦日金花,亦号中男,亦日白马牙。此丹砂象太易混沌一气未分也。一气者,是元气始萌。从一生二,二者阴也。得白金之名,从白金二生三,三者丹砂也。三属木,木者属气,气者非金银质色也。学道之士遇此丹砂,於金鼎内,专志修学,十已得八九也。若以朱砂为丹砂者,徒竭功力。
  分明道,不离黑铅中。炼取五行寻药体,五行之内觅金公,法象在《参同》。
  阴中有阳,不离北方。若黑铅烧炼为药,何甩更言恍恍惚惚,此产在五行虚无之体。《太易》云:故黄芽产於河车也。河车者为之太素,形之神变,谓之有质。若用铅,非用铅。若弃铅,无有是处。经云:芽若是铅,去铅万里。芽若非铅,从铅而始。学道之门,切忌铅锡,何况弃铅寻真。故经云:铅非黑锡,汞非水银。
  分明道,朦胧在君家。龙虎见君君不见,徒将金宝作河车,争得见黄芽。
  朦胧是天玄地黄,阴阳大象之气,降在五行,为坎离之象,乾坤之根。《易志》云: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圣人以法象阴阳,探摘五行,反见有形。若容易探时,只在君家舍。日日看君君不见,此言属大道冲和之气,五行之初,杳冥充妙之象,非人家之所有,非几人可知也。
  还丹道,金水是良媒。须得华池终见宝,徒将砂向黑铅埋,莫妄损三才。
  金水二字,自生於物。亦日金水,亦号铅汞,亦为青龙白虎,亦称坎离。良媒者,真水真火也。经云:内有一飞一伏,外有一佐一助。木者本是束方真汞之象,金者是西方真铅之名,故知金水从一物中生。今人多将银末伏朱砂铅,逐成世宝,认此为白金,岂是自然。且用铅不用铅,三才全既。逐成得银,已损三才,岂是真正之理。三篇云:莫坏我铅,我命得全。莫破我车,废我还家。岂不明损铅之气,须认得真华池者。千经万论,不载於文。故《易志》云:白者金精是一阳,黑者水基是一阴。此实露玄机,学道之士细而览之,自然解悟。
  丹砂道,学者亦如麻。不识铅中含白虎,竞烧粪秽觅金华,争得跨云霞。
  经云:自古及今,学者如麻。不得丹砂,竭力倾家。若不识真铅,徒寻白虎。若不识真汞,莫觅流珠。今时人多将粪秽烧灰,炼洒取盐,与白虎水银,便为铅汞,此二物岂是四象为五行之体,八卦三才之形。且况修至药皆须净洁,弃却荣华,然后修阴布阳,设坛制炉,修合鼎器,探日月之精,炼五行之气,如此法天象地,运用机关,审定节符,尚未克成。岂有神仙出世之路,离几入圣之门,修炼不严洁,欲求长生,其理太远乎。求真万劫,不可得也。
  金花道,世上少人知。莫弄黑铅将造化,淮南全秘在华池,争肯泄天机。
  古歌云:化南作北,母子相克。转北成西,配为夫妻。此是真直之言,金木相克之道,明无杂类也。为铅属北方壬癸水,水中怀白谓之白金。西方卦主兑,白虎之名主杀害,淮南王炼秋石,以其色白,故号秋石。是以圣人炼秘有华池,不载於经诀。《参》云:欲写之竹帛,只恐泄天机。尚恐恶人窃弄,窥慢至宝。经云:宁取铅中金,不取金中宝。宝者,非家有也,非世问之宝也。此言昭昭自是,学人浅见,不晓经文。《阴符》云:金丹之卫百数,其要在神水华池。华池,世所稀留传,不许俗人知,岂得妄造次,攀引八石之功,非种类也。经云:玄象着明,莫大乎日月。天气下降,地气上腾,阴阳交感,结成至宝,布在人问。先圣徐从事仰观玄象,得悟玄机,遂探阴阳之精,以成至药。今人或以水精石,取日中火,月中水,为真水真火,是误也。《参》云:下有太阳之气,伏蒸须突问,先液及凝,号日黄舆焉。中卷云:金花先唱,有顷之问,还解为水,马齿栏干。此时探真精之气。顷刻须臾之际。岂将炼取几物,何年得成,况滞须臾之。道经云:文分时,不妄虚载。但总括韦歌,遍寻诸诀,自然心源淡薄也,遇矣。
  真龙虎,玉兔与金精。广见青冥含万象,朦胧降气结朱英,凡汞岂长生。
  丹砂一体,是日月之精,天地之宝,含五行之气,禀四象成形。岂得便将黑铅并水银为理,此二气朦胧之象,岂不是降冲和二气结为。《易志》云:日中有乌,名日阴精,结气朱英,炼之固形。月中有兔,名日阳精。歌曰:阴中炼阳,必谒仙堂是也。
  金与水,相见两交并。复卦发爻依刻漏,壶中日月结成形,沧海几回清。
  金数四,水数一,二物合为一体,如狸犬鼠雀之畏鹤,不虚谬也。歌曰:若能铅自俱,亦如犹见鼠。先圣纂集诸经,皆言玄妙真一之理,起悟后人,丁宁颇切,显露根基。自是后人各各自能,怕有妄牵引杂,由意心指授。若遇志人口诀,顷刻之问,便乃顿解心源,返掌之义,实不虚谬也。
  北方水,其数是真铅。一气克凝抽摘雪,须令金体重初元,此结道中玄.
  铅者,北方玄武之号,西方白虎之名。今人亦将网脚蕃铅,及诸处铅,或投水银,取笑呼为黄芽。或以黄丹及密陀僧已上为金花,谬也。《五相类》云:铅若探取即铅。世有气探玉梦,即霜铅也。世有筋骨黄芽者,三才全,骨肉不相离。又歌云:水银二气非他物,先为肉兮后为骨。骨肉相继得长存,从此河车金宝毕。如男女宛然,以表真如本初源也,号之元也。若不悟终世,无有得理也。
  北方水,龙虎自交彰。水火运时归一体,临炉早见五神光,根本昔中方。
  青童君云:世人若知太阳之髓,转换天地,驱役鬼神,云雷鼓风,龙虎交趾,变易潜通,五行相类,莫非天人,可以得知。几人何以知之乎。
  菩萨蛮还丹诀
  还丹根蒂将何作,须凭金火相销铄。金大得长生,方成夫与妻。
  夫妻情重重,共隐真人洞。真洞约回期,天符来便归。
  还丹父母将何作,木从火裹生枝博。枝博既芳荣,离宫火渐明。
  渐明终却灭,化土生金屑。土谢王金乡,金来归北方。
  还丹龙虎将何作,北方玄武南朱雀。朱雀变为龙,元宫养大虫。
  大虫食草木,龙爱吞金玉。交战向沧淇,俱伤血满形。
  还丹铅汞将何作,砂须剥面铅沈脚。砂精与铅精,露形不露形。
  争得相违背,须用三才理。汞采日中精,铅须铅裹金。
  还丹水火将何作,须知两位相交错。火在水中求,水从火裹流。
  水流遭火克,为有中男力。水被火波持,相擭一室归。
  还丹鼎器将何作,戊己正土为城郭。城郭善堤防,堤防是药王。
  药王能御众,臣下难飞动。外隔坎离城,谁人见鼎形。
  还丹火法将何作,初从复卦终于剥。旦暮用屯蒙,潜行造化工。
  进为春夏月,退象秋冬节。既未入坤宫,还丹道已穷。
  还丹秘诀将何作,因师口授亲糟粕。未悟莫施为,前程路睑铁。
  寻文终不的,义在文中出。文义纵惺惺,搏量早晚成。
  还丹节行将何作,师曾祝付留言约。莫近贵豪门,贵豪赚杀人。
  不须夸富有,富有难长久。隐遁且攸攸,愿将天地俦。
  还丹功用将何作,仙人尽号长生药。服了得延年,方知此理元。
  至药终须觅,只在坎离侧。向此得真微,天长地久期。
  沁园春注解
  七返
  《易》曰:七日来复,复其道也。又寅之申,申复之寅,此皆七返之道也。又自金之土,土之火,火之木,木之水,水之金,金复来之土,此亦七返也。金两见土,则乃立鼎器之象也。
  还丹
  天地真阳,光辉赫赫。然人不见者,何也。谓不能守天地灵根,散荡真阳於外,而不得存於内,故也。若遇七返之道,即还来身内,炼之为丹,故日还丹。还丹者,大药之总名也。即金丹是也。
  在人,
  谓七返还丹,天地得之成变化,变化然后生万物,万物之中,唯人得天地至灵之气,而内有灵气之根,即为还丹之根本也。在人谓丹基,在人之身内故也。
  先须炼己待时。
  既还丹在人之身内,则亦得旨。然后用功焉,以则用也。欲炼还丹,叉待时之至,则用功也。丹道若不得时,则不能夺乾坤造化之功矣。用功得其时,则丹道之功成耳。
  正一阳初动,
  一日十二时,亥之至,天地万物皆被其阴矣。阴之极,则时迁子,当建子之时,一阳内发,则成复卦 。此时正一阳始发动,则得潜龙之象也。又曰:初九,潜龙勿用者也。真人曰:一物有灵潜五彩。
  中宵漏永,温温铅鼎,光透帘帷。
  中宵即夜半之谓也。漏即刻漏,定时之法也。永即漏长之谓也。一阳既生后,至丑即二阳生,成临卦#1,阳火渐盛,则铅鼎自温,而未至炎热,犹人问釜器中贮水,以火发之,则岂不温乎。言阴阳配类,而凝成至药,旋旋入於鼎中,以火炬之,则金丹道长矣。今只言铅而不言汞者,何也。夫天地未辟之先,则一气而已。天地之先一气者,铅也。天地既辟之后,乃生二气,则日阴与阳。真人曰:二物会时为道本,阴阳铅与汞也'。故只言铅鼎者,谓先言一气也。铅独为天地万物众药之祖,故不言汞也。铅鼎既温,则真气熏蒸於四肢五脏,透于肤肌之外,光泽一身之问,无所不至也。《易》曰:九二,见龙在田之象也。光辉于地上,故日光透帘帷也。
  造化争驰。
  阴上阳下,阴能伏阳,阳能消阴。阴虽居上位,奈何不得进退之时,故阴阳争进退之势,而水火争进退之功,二气交并,则成造化之功。若阴阳二气不交,则造化元功之道不立焉。时既及寅,则三阳奋亨,而生泰 。《易》曰:九三,君子终日乾乾。真人曰:九三,君子觉龙吟未正,而犹上进,则与三阴争势,故日造化争驰。
  虎龙交媾,
  阴上阳下,阴即水虎,阳即火龙也。时又加卯,则四阳生于二阴之下,则成大壮 。《易》曰:九四,或跃在渊之象也。真人曰:四位推排虎降泉。故阳龙得势,侵陵阴虎之位,则有交媾之体也。又虎即阴中之阳物也,坎男是也。龙即阳中之阴物也,离女是也。男与女示一阴一阳,则有交媾之道,而成变化矣。《易》曰:一阴一阳之谓道。
  进火工夫犹斗危。
  阴虎之势亏,而阳龙之位盛也。阴虎不知其机,不识其时,不知其退,恃水能伏火,欲强灭其火龙,又不知龙已至於辰,得九五之位,而生夬 。《易》曰:九五,飞龙在天之象也。故日有斗战之危也。谓阴虎欲退之际也。真人曰:已知金虎伏,时听五龙吟。识此则乾坤之理尽矣。
  曲江上,看月华凝静,有个乌飞。
  人之身内有九曲江,即纯阳之所也。睹中夜月华凝静之时,令人进用炼丹之道,则除去尘事,致心境如月之莹然,后周毕九阳之数,炼二气为丹。饵之则皆历九江,而朝元海中也。真人曰:九曲江边坐外看,一条长路入天端。庆云捧拥朝赤子,瑞气徘徊处日姻。铅汞此时为至药,坎·离今日结成丹。功能济命长无老,只在人心不是难。海蟾子曰:九江无浪发三花是也。三花者,三田之道芽也。自子至巳,六位俱阳,则成乾 。《易》曰:上九,见韦龙之象也。真人曰:六龙齐驾得升乾。又曰:天下都游半日功。既成纯阳,则是谓太阴,而日之在巳,故日曲江上看月华凝静,有个乌飞也。真人曰:有个乌飞入桂官。又曰:几度灵乌宿桂柯。又曰:沈将海底去,抱出日头来。
  当时自饮刀圭,
  天有五行,即地有五行。天有五行者,水木土火金。地有五行者,火金水木土也,此即皆属二气之所生也,亦各以土为主。故炼丹之道,用以匹配,和合为药,入于鼎中。则真金产於二土之内,二土日圭,明金产土内,是谓刀圭。火系之则化为金液,上朝天庭,历泥九,降华池,而饮之则飞下层楼,直诣绛官,复流丹鼎,灌溉灵根,周而复始,无有休息。故《参同契》云:刀内雾散入五若风雨,此之谓也。又 曰:一味琼浆固吾衰朽。真人曰:一粒刀圭五彩辉,飞丹走入神仙窟。刀圭即金丹之味也。当时则进功炼丹之时也。
  又谁信,无中养就儿。
  寰海之内,尘世之问,人物之繁,孰知其际限。其中何人,信有神仙妙道,自无中致有。故真人曰:我独知之,劳生数尽,复归于无。今真人向无中,以妙道养育,成其婴儿,故日无中养就兄也。
  辨水源清浊,
  清阳而浊阴也。下丹田名日混元海。真人曰:混元海底隐生轮,海即气海也,水源即须认阴阳之根源也,匹配而不使差互也。阴阳差互,则有乖炼丹之道也。
  金木问隔,
  金克木生火,而火克金生水,水克火,金欲克木,木生火,而金不能克木。火欲克金,金生水,而火不能克金。故真人配水於乾、坎,致火於兑、坤,而安金於离、巽,排木在震、艮,然后足鼎於中官。中官者,土之尊位也,而制御八方。真人曰:五方行尽得丹名。又曰:八方周匝龙行火,五行四象问隔之。理无逾於此也。炼丹者先立鼎器,后运之九官八卦,行乎妙道也。
  不因师指,此事难知。
  金丹之道,乃出世飞升之事也。若不因先贤圣师指授,世俗之人安能得造幽微要妙者乎。真人曰:欲叩玄关,须凭匠手。又曰:贤良犹不晓,愚昧岂能观。
  道要玄微,
  炼丹之道,其要在玄微,微妙中夺得造化之机也。不知微妙之门,则金丹之道不可得而成之。
  天机深远,
  城玑用天之道也。又曰:金丹之道,如彼苍冥玄宜辽廓,而世之人不.可容易知天机也。使夫知者,其唯达神仙之道者乎。真人曰:谁识天机在掌中。
  下手速修无太迟。
  夫人之处浮世之问,轮回变更,生死日迁,命在倏忽,光景须臾,逝波峻跃,无暂止休。故真人曰:垂言勉人,访道寻真,速修丹道,以救浮世,安可稽缓,故日无太迟也。
  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蓬莱即神仙所处之官室也。世俗之.人,不可到也。欲趋之,则叉遇神仙-真人,修炼金丹之道,功成则形神俱妙,轻举云路,驰龙驾,控鹤驭,而可到也。金丹之道,又在修蕴仁德,阴一救世患,使三千之功,八百之行既就。仗此而出尘劳之境,达逍遥之乡,造真人之地,诚不谬矣。
  龙虎还丹诀竟
  #1按上下文,此处疑有 卦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111-正统道藏太玄部-龙虎元旨-唐-董师元 下一页 113-正统道藏太玄部-龙虎还丹诀颂-宋-林太古 回顶部